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3、高层次也有生理需求
    还好石涧仁也不用跨越认知水平去纠缠不清,一边起身帮吴晓影拉开座椅一边回应:“清者自清,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以苏先生的阅历应该能一眼就看得干净,未来也有很多相互熟悉了解的机会,我邀请吴总监来的目的,就是参与讨论关于这个新知协的成立过程,她在这类公共事务关系上是专业人士,未来我可能需要吴总监来协助我办理具体的工作,当然会跟苏先生有大量的交流。”

    吴晓影的优点就在于哪怕第一次听见新知协三个字,依旧能处变不惊,然后把询问化作眼神传递出来,还不露痕迹,苏以德当然会主动简单介绍一下了:“三年前我在全国代表大会上就提出了这个构想,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今年终于看到了曙光,中央有领导批示这个构想,想法可取,鼓励探索,所以才有了这一系列的展开,我也在思考怎么把这件事做好,统战部就给我推荐了石先生,现在我觉得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一般,没有几年来持之以恒的呼吁和奔走,没有国家大形势的展变化,没有公众群体意识的苏醒,没有江州市统战部的大力支持,没有石先生这样让我眼前一亮的合作伙伴,我可能拿到这个批示只会是激动加惶恐,因为我真的没想到这个批示是让江州来试行,原以为怎么也是中央自己来先试着做点什么,我呼吁的目的是希望国家能给予这个日渐明晰的阶层强烈政治诉求一个平台,结果直接放到我们面前来考验,吴总监能意识到这对于这个国家具有什么样的意义么?”

    让苏以德惊讶,这个看起来太过外表美丽的女子居然能娴熟的跟上思考:“是对现有的政治协商制度补充?真正给予这个新阶层表达政治诉求的通道?”

    石涧仁不太意外,苏以德轻轻鼓掌:“从本质上来说,这个平台就是为新阶层谋取利益,无论是政治利益还是经济利益,但整个新阶层又是专业人士,所有的利益都来自于对他人利益的维护取得的,因为绝大部分人是不懂得怎么维护自己利益的,必须要有人代表他们,这不是跟政府之间博弈,而是通过更完善的沟通渠道建立互动。”

    吴晓影还是能跟上的理解:“毕竟这部分基本上都不会接受党务管理,也具备很强的自我思考意识,为了不至于变成曾经那些不太好的捞取政治资本行为,确实需要这样一个有新意的平台。”

    苏以德都忍不住了:“吴总监本行是学什么的?这么年轻就能对这方面感受颇深……”

    吴晓影淡淡的好像在说别人:“我的前夫曾经也担任过一些类似的社会职务,最后也失败在这些局面中。”

    苏律师表情得当:“原来如此,看来我对这个水到渠成的理解又要再增加一条,多了吴总监这样一位亲历者,我也是从大概五年前才开始担任类似的职务……”

    石涧仁就慢吞吞的吃东西,听苏以德把整个脉络理清,大律师不讳言:“我的出点当然就是江州市律师协会,我是常务副会长之一,另外在这方面还有注册会计师协会、资产评估师协会等一系列专业人士行业协会是我构想在起阶段的中坚分子。”

    吴晓影也变得静静的倾听,偶尔吃点东西,换石涧仁开始提问,各个协会现目前的情况,活跃程度,分布状况,虽然还没看那份详细协会名单,但更多实际情况可能还是得来自于这样的第一手感观,苏以德把这个范围展开得很宽:“国外叫中产阶级,国内就是非公经济人士和自由择业知识分子,简单的说就是凭专业技能立足的成功人士,随着经济地位的不断提高,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在依次经历了温饱阶段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小康阶段的社会需求、尊重需求之后,必然会进化到最高层次的自我实现,这是富裕阶层必然的结果,如何提供政治引导,合理完善这种政治诉求表达渠道,对于整个国家整个体制都很重要了。”

    这听起来可能有点专业枯燥,但苏以德肯定能感觉到吴晓影是听懂了的,石涧仁就不用说了,他早就研读过关于人的动机等人本主义理论著作,只是他很少用引经据典的方式跟人谈,可能律师的风格就是这样。

    所以偶尔回应几句相关内容让苏以德简直惊喜,连吴晓影都笑称:“他早就越了您说的大部分阶段,还是个穷光蛋的时候就直接跳级到自我实现,理想抱负吓死人的那种,平时根本不食人间烟火!除了合作伙伴,没有娱乐,没有家庭,没有婚姻,拒绝爱情,喏,是不是早就跳过了这些生理需求之类的?”

    结果苏以德认真点头:“这个层次理论是为了简化给大多数人看,才分成金字塔状的五级,中间还有不少分类,而其实在金字塔尖之上,还有一个自我越需求……”

    石涧仁却摇头:“马斯洛关于自我越的阶段也只是模凌两可的论述,其实还不如中国传统哲学里面早就论述得比较清晰了,道可道,非常道……”

    苏以德愣了楞激赏的鼓掌,有点失去他一贯的风度了。

    吴晓影眼睛忽闪不说话,苏大律师又看懂了,不着痕迹的解释:“这六个字用在这里简直是精辟,意思就是可以说出来的道理,那就未见得是永恒的真理,这就是我们的东方哲学体系和欧美哲学体系不太一样的地方,我们更追求人性人文上的平衡,而西方讲究追根溯源的搞清楚搞明白,其实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清晰明了,也许这就是英美法律跟我们法律体系区别的地方。”

    说到法律,苏以德确实又有点滔滔不绝,剩下的时间,就是给石涧仁吴晓影普及了一下,关于这种政治团体民间团体在体制内外的定位还有参政议政能干些什么,以他在社会主义学院都能侃侃而谈几个小时的风格,要不是从坐下来开始就把手机放在旁边定时,估计能讲到吃晚饭去。

    最后,石涧仁和吴晓影在酒店大门口把苏以德送上车的时候,前电影明星都清楚自己接下来要干嘛了,因为回办公室的距离只是过马路,石涧仁顺手在旋转大门拿了把遮阳伞,张开后给吴晓影罩着一起慢慢走过去,就当是吃了两小时的午餐消化一下。

    搭配粉色衬衫和白色膝上筒裙的当然是白色高跟鞋,吴晓影慢慢走,好像在享受这种和雨伞不一样的感觉:“好厉害,你真的是越往高层次就越明亮,可我又很矛盾,既想你站到高处尽情施展你的才华,实现你的理想,又担心你跟政治牵扯太多,我肯定不愿再经历一次那样惨痛的心理崩溃,丢丢更不能……不会的哦?你不会的!我相信你,一定会游刃有余的处理好这些事情,对,还有齐雪娇呢,看得出来,她其实经常都在想感觉你的情况,但又不好意思问我,所以我都主动跟她谈所有跟你有关的情况……”

    清晰的听着身边白领丽人的情绪由高到低,再由低到高,自我催眠的坚定又变得调侃,那有点絮絮叨叨的言辞可以把到处放飞的心绪都拉回来,石涧仁笑了:“待会儿你从柳清那里借几个人,加上你的人手,立刻开始帮我把江州市的行业协会检索工作铺开,初选剔掉完全不靠谱的,然后我们再来筛选后面的,最后我亲自锁定最靠谱的人员成为批加入这个新知协的会员,先把这个架子搭起来,再逐步扩大影响力……”

    吴晓影举手:“那我要申请去这个协会当你的秘书!”

    石涧仁用无奈的眼神看她,吴晓影感觉自己在他面前永远都像个可以调皮的孩子,嘿嘿嘿的笑着想起来:“星澜呢?这次你跟她双栖双飞这么久,进展到哪一步了?”

    石涧仁真问心无愧:“还不错,这部片子有点悲情,她好像有些入戏太深,结果遇见了卢哲来录节目,后来去北疆片场顺便就接受他邀请去旅游啊,我跟倪星澜谈得挺好,重新规划了她接下来的职业生涯,接下来卢哲也会跟我们有一定程度的合作。”

    吴晓影立刻被这个新加入的伙伴带走了注意力:“卢哲?我看他的戏长大啊!我那可怜的演艺生涯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跟他一起上个戏!你说你能不能帮我潜了他,帮我跟他量身打造一部戏?”一边说还一边雀跃的伸手抓石涧仁胳膊摇!

    都当丢丢妈了,可无论谁来看依旧还是豆蔻年华的青春袭人啊,谁叫她一直以来都是以知性优雅著称的呢,这两年心态理顺更是容光焕,谁看了都忍不住多瞟几眼呢。

    还仗着个头比石涧仁矮不少,干脆挂石涧仁手臂上,石棒棒还得保证伞别歪了。

    结果一转到唐楼的大楼门洞下方,差不多要到下午上班时间了,一帮年轻员工不知道为什么非得在四十度高温的室外放风,难道是室内空调环境待久了觉得这样的阴凉处更自然风。

    总之就十多二十双眼睛看着这边的狗男女,然后石涧仁看见那个孟桃夭第一个带着夸张的表情转身往办公室里冲,结果立刻就成了争先恐后挤在门口了,但还是有人偷偷看这边,不知道是看石涧仁的黑炭头,还是看吴晓影的飘逸仙气?

    唉,今天员工们又有得八卦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