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2、哪怕是狗,也可以带一带
    平庸的人会认为这个世界是一成不变的。

    实际上哪怕手边的一草一木都在瞬息万变,那个巨大的体制也一样。

    只是太过庞大,很多人管中窥豹的意识不到而已。

    石涧仁也是第一次知道直到2oo6年,国家都还没建立起完善的知识分子乃至中产阶级的政治诉求体系来。

    但总有人会意识到,总有人在推动完成,哪怕体现到他这里,只是个实际经办者,但这一切终究是在点滴完成。

    石涧仁清楚这事儿绝对不是朱宏涛主导的,很久以前看过那位带点怨气的正职部长似乎也不是,甚至闫副书记都不是,那位书记对经济类更感兴趣,这种项目应该属于社科范畴。

    时间紧,任务重,石涧仁拿到一个被曹天孝提醒是绝密文档的加密u盘,还附带一本保密手册,说涧仁同志早就该补补课了。

    这个称呼的变化似乎也说明了石涧仁身份性质的转变,看看,这都没人对他这个名字称呼感到好笑的。

    曹天孝还给石涧仁传递了个让他恍然大悟的事情,原本这个新知协的主筹办人是苏以德,正是这位苏律师和统战部一起全力推荐了石涧仁来担当具体经办人。

    怪不得当初在学习培训的时候,苏律师会特别给石涧仁说未来有合作的机会,看来还真不是指后来因为江州乐餐饮集团事务的重逢。

    所以在石涧仁回产业园的路上给苏律师打了个电话,理论上来说这个协会目前就他和苏以德两个人,苏以德显然是前期一直在运作促成此事的经办者,他才能让整个事情脉络清晰化。

    老苏很有趣:“刚刚接到朱部长的电话,简单的提到你的讲话,我已经尽可能快的学习了,你不至于这么快就来考问我学习得怎么样了吧?”

    石涧仁诚恳的邀请:“这些天您有空的时候,我们尽早见面谈谈?”

    苏以德和唐建文一样有客户是上帝的心态:“关于餐饮集团的转移变更进展,也要跟你沟通下,那就中午一起吃个饭,我这会儿过去产业园还差不多不算晚吧?”

    石涧仁也顺着这件事:“那也行,我这边正好有个新的进展咨询下您的意见,待会儿见。”

    既然是跟律师谈事情,就不用整火锅这样江湖气息的东西了,石涧仁打电话给柳清吩咐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事务安排就直接把车开到大酒店这边。

    秋老虎的江州,中午下车那被太阳直晒的明晃晃地面,让石涧仁都似曾相识的回到了那片沙漠,想起从电脑包里找出那两块指头大小的石头来,在一片诧异的目光中走进大堂,先拐弯去大堂边上的名品廊,早期内地的四五星酒店都喜欢这样搞个高档商品区,一来能招揽些大牌入驻提高酒店档次,二来也能给客人比较尊贵的感觉,配得上他们的消费,算是快提升酒店档次的小伎俩,石涧仁就记得里面有个小珠宝店,承包者实际上是个江州珠宝商,过去三言两语交代清楚了定制饰品的业务,店长知道他的身份,毕恭毕敬的双手接过那黑乎乎的石头承诺一定抓紧时间尽快完成。

    就这么点时间,张明孝已经闻讯过来了,夸张又彰显身份的瞠目结舌:“哪!?您这是去了哪里?东南亚当了海盗么?晒得这么黑!”

    石涧仁可以跟他淡淡的显摆:“楼兰古城,无人区穿越,最后到了昆仑山下拣的和田石头,这不做点小东西?”

    保全主管已经要跪拜了:“怎么去的?!怎么去的?怎么不带上我!带我去开个车跑个腿儿……”

    石涧仁拍他肩膀:“以后有机会,工作表现好,当成福利安排好不好,纪小姐呢?”

    张明孝有改换阵营的苗头:“我还是跟着您好了!纪小姐现在专心扎根在度假酒店,一周才回来一次,得了您回来的消息也该回来了,不过这次她在黔东南那边,远,有照片没,给我去显摆下!”

    石涧仁笑:“有机会自己去了,才是最大的显摆,不过有点危险啊,帮我在中餐厅定一桌,就两人,别浪费的工作餐,不,三人。”

    张明孝还是有上班的概念,看石涧仁摸手机就拿着对讲机安排去了,公共事务总监接到电话态度有点惊喜:“哟,我还以为最后找我呢,看来母凭子贵排名也不是那么很靠后嘛。”

    石涧仁打心眼就带点笑意了:“中午能来酒店这边中餐厅吃饭么,介绍我们未来的合作律所给你,然后我这边有些新的工作要展开,或许也需要你伸手协助。”

    吴晓影摆架子:“礼物呢?”

    石涧仁温和:“都有,都有,过几天诚心实意的给各位都奉上。”

    吴晓影满意的提着裙子边下台阶:“嗯,这还差不多,不声不响的就跟星澜去玩失踪,我跟你说,得好好想辙和她们几个解释,我都替你为难!”

    石涧仁已经看见苏以德那辆豪华保姆车了:“我不为难,回头说,这边苏先生已经到了,你随时过来吧。”说着收线过去大门口跟门童似的迎接。

    苏以德还做着很惶恐的模样:“你这态度让我很容易就觉得你不打算付劳务费了!”

    石涧仁很少哈哈哈的跟人谈事情,都忍不住调侃:“那您这态度很容易让我觉得贵所的收费标准很高!”

    苏以德还是提着他标志性的大公事包,石涧仁揣测起码能放三个笔记本电脑,而且还是标准尺寸的那种,他的助理都没说帮忙拿,所以对这位现在依旧穿着西装三件套的律师打心眼有好感,并肩说着上楼,一个眼神张明孝就知道安排对方的助手和司机用餐了,这方面保全主管确实很来事儿。

    到餐厅坐下来的时候,石涧仁已经把卢哲希望过来担任名誉主席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苏以德只是摸出手机放在旁边桌子角上,一直点头听,并不贸然表意见,连石涧仁都补充了这位明星以前跟自己并不算很熟,但人品德行都是很不错的,他才拿起清水杯少少喝一口说话:“这也是对你的人格魅力认同,不错,虽然这跟法律上的手续无关,但是他的参与,肯定会让整个事件的展方向受到很大影响,现在我这边的进展比较缓慢,还有三位直系亲属没有签字,他们提出了用现金补偿换取放弃书签字的要求,如果我们执意按照遗嘱执行,就只有付诸诉讼,虽然是很有把握的诉讼,但旷日持久会把整个资产转移进度拖下来,也就让你的团队无法全面获得控制权,他们不怕拖,拖垮了整个集团也无所谓,就是吃准了这点要耍赖。”

    石涧仁信任专业人士:“您觉得该怎么处理呢?”

    苏以德笑笑:“作为律师来说,其实是个苦差事,要跟三教九流各种层面的人打交道,而且往往到了需要律师出面的阶段,基本上都是代客户跟些拎不清的人交流,每个人读过的书,挨过的刀,走过的路,爱过的人都不一样,你想跟所有人说明白,讲清楚,需要跨越的不是语言,而是语言背后的认知水平,以及决定认知水平的智商、教育、阶层、信仰等无数鸿沟,一般这种时候,我的建议是给狗让路,不丢人,快刀斩乱麻的付出一点少许代价换来集团的尽早整顿运转,我从你那位事无巨细的秘书那里已经看到她准备出来的一系列运营、培训、物流甚至采购团队的计划书,正在有条不紊的进入,你既然是确实要一家健康运转的大型餐饮集团,那就可以快的换取战役胜利。”

    石涧仁思索:“但如果卢先生加入的信息传开以后,整个餐饮集团的形象肯定是会向上走的,我是否能够选择用少许的股份换取他们的放弃书签字?不能影响经营权的那种纯股份收益,比如说百分之一什么的。”

    苏以德不打哈哈了,双手交错轻点几下:“如果所有人都能看出来餐饮集团的价值提升,他们肯定求之不得,但我个人意见这有点饮鸩止渴,相比未来这家餐饮集团的前景跟市值,付出再少的股份都是不划算的,你清楚百分之一股份对于一家年盈利近一个亿的集团是什么概念么?这是永久的百分之一,甚至还可能引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集团的再转让再变更,都需要征求他们的意见,这等于一次次给他们勒索机会。”

    石涧仁点头:“我从来不吝于最阴暗的心理揣测别人,但他们是秦先生的直系亲属,我不是假慈悲,而是希望给他们看看,秦先生遗嘱中做出的这个决定,会最后变成什么样,如果他们拿了钱离开看着餐饮集团蒸蒸日上,我想,他们的心态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可想而知,应该会永远都处在愤恨和怨毒中,认为是拿走了他们应得的东西,而不会关心这家餐饮集团实际上做了什么,但哪怕是个最小的股东,他们也有权了解整个情况,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省得我们去说明白讲清楚。”

    苏以德的笑容又浮现出来了:“你对人性的把握很清晰啊,假若他们真的能从中受益感知,那固然好,虽然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比较低,但哪怕是他们依旧心中忿忿不平,却也不得不对你的所作所为服气,你对自己的光明磊落也很自信?”

    石涧仁问心无愧的点头:“对,我相信自己能把这家餐饮集团的利润赋予康复中心,并让各方面满意,而我的伙伴们做到该拿的拿,不该拿的一分不沾。”

    苏以德意味深长:“看来在经济财务上,石先生确实是无懈可击,但我听说你在男女问题上还是有点人不风流枉少年?”

    刚刚好,吴晓影款款的走过来,一件粉色白边的纯色衬衫加白色直筒裙,简简单单就能穿出清新而温婉的感觉,甚至能让人瞬间有种细水流长的美好感受,站在石涧仁身边伸手:“苏先生好,上次见过您,我负责石先生的公共事务,非常有幸能跟您共事,我能参与你们的午餐么?”

    苏以德都笑着起身握手了:“石先生身边的女性朋友真的太让人惊艳了,我一定要经常来这边请大家吃饭。”

    偏偏这时候吴晓影转头看到石涧仁的黑乎乎脸色,还是有点意想不到的轻呼一声,那叫一个眼波流转,风情万种。

    真是想说清白都很没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