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1、你甩我甩大家甩
    同一件事,不同心态的人看到的总是不一样感受。

    石涧仁对孙临才的塑造,可能在有些心理阴暗的人看来,还是会被解读成为甩摊子,用谈抱负讲情怀给下属打鸡血,榨取剩余价值,好让自己当甩手掌柜吧。

    也好,这种人永远不会理解杰出的人是怎么想的,也读不懂成功的那些人为什么会成功。

    整个周末石涧仁在两位秘书的协助下,对水厂和其他部分的工作做了全面梳理,周一一早就去市委统战部沟通关于自己新职务的情况。

    曹天孝也对石涧仁的肤色表示了震惊:“你做了什么?”

    朱宏涛身为领导,涵养功夫更深厚些:“看起来精气神还不错,确实恢复得还不错。”

    石涧仁不需要寒暄,把自己去北疆省考察的过程描述了一遍,连带自己在平京听闻国家政策可能会对果纳尔地区的边境口岸有特区规划都和盘托出,朱宏涛都听得很仔细,不停在面前写写划划记录,曹天孝表情明显有点向往,特别是听到石涧仁讲述那系列抢劫案的时候,感觉在听传奇故事了。

    结论有点出人意料,石涧仁合上自己展示了不少数据的小本儿:“民族政策不是我可以随便置评的,但北疆地区的展远远滞后于内地,边境口岸又具备极大商机的现实,在我讲的这个关于抢劫杀人犯事件中就可以看到些端倪,只有不平衡才会引起这种恶性流动,如果只是把这当成个治安或者犯罪事件来看,就不是治理者的高度,如何更加规范又更有成效的改善这些矛盾点,不平衡的地方,我想更高层的领导也看在眼里,思考在心里,所以我们能否把贯通欧亚大6桥的整个提案也跟北疆省联动,不光是为了让整个线路在北疆省得到支持,更多是让大6桥给沿途各省都带来好处,在这方面提出一揽子的解决方案,让北疆省切实看到大有可为,全力支持江州市倡导引领的这个方案,而不仅仅是得到上面安排,虚应事务的配合。”

    朱宏涛放了笔,十指交叉的思索下点头:“涧仁同志这个思路非常开阔,立意也很高,如果我们抛弃地域观念,抛开地方主义,用更宏观的角度来阐述整个方案,的确能让中央看到更多可行性,非常好,但是具体的解决方案呢?谁来做,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和分寸,谁来掌控?”

    石涧仁确实是了解了政府采纳运转的特点了:“当然还是统战部牵头,我……这边来组织人做,从商业的角度做这样一个欧亚大6桥经济带计划书,最后请市里面跟相关方面修正。”

    朱宏涛满意的点头:“这件事不是政府部门推卸给你来做,而是我很高兴你已经明白体制运转的优劣势,创造性往往是庞大体制比较缺乏的,正需要你这样的有识之士来做,这件事我会跟闫副书记汇报的,今天我们要谈的正题也恰好跟这个有关,如何把你这样的专业人士,有识之士纳入到参政议政的体系中来,其实全国都在摸索,我们江州是个有统战光荣传统的城市,你跟统战部也接触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了,好像一切都到了一个水到渠成的时机,我们准备开全国之先河,成立新阶层人士知识分子协会,用统战部的工作模式,把这个范围内的人士给联动起来。”

    石涧仁略微意外:“我还以为这个早就做了。”

    朱宏涛笑:“新阶层人士这个提法,是2oo3年左右才有的,以前主要是针对工商界人士已经做了这样一个协会,叫工商协,以资本回报社会,为国家做贡献,而新阶层人士更强调专业素养,专业能力,知识分子就更是以智力报国,以前在这块定义很模糊,其实无论是中央层面,还是我们这样的市委统战部,都在考虑如何把这块的工作做起来,让有能力的知识分子得到参政议政的机会,有抱负的有识之士得到更多施展机会,有研究的专家获得更多平台,这思路你能认可吧?”

    石涧仁不讳言:“从国家政权统治的角度来说,也需要把这样具有巨大意识形态能动性的人员集合起来,为国家所用,而不是放任自流一盘散沙,握成拳头才能做更多更好的事情,于国于民都是好事。”

    能坐十来个人的长会议桌边,石涧仁和朱宏涛对坐,曹天孝在侧面,像个主持人一样拿稿子念数据:“从全国来说,新阶层人士的统计人数是接近七千五百万,掌握或者管理着过十万亿元左右的资本,而光是在江州市本地,就有新的社会组织四千多个,从业人员十多万人,如何把这些行业协会管理起来,以前仅仅是在工商业层面管理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江州市统战部决定在这一块做全国领先的革新尝试,把这些零散分布的协会全部串联起来,才有了这样一个新阶层人士知识分子协会的综合性团体雏形,当然根据相关规定,全国没有先例,也没有编制,所以不可能一开始就成为政治团体,先作为民间组织,民政注册,然后正面领导挥出作用来,自然才能很快改变性质,成为具有政治地位的阶层团体。”

    朱宏涛看石涧仁的眼神表情:“精神能吃透不?”

    石涧仁点头:“说得浅显直白点,以前的各行业协会都是无足轻重的小舢板,但合起来就能形成巨大影响力,从而诞生中产阶级表达政治诉求的平台,这个调整很有必要,也很大胆,我要做的就是以一个水厂厂长的身份参与其中,全面参与组建这样一个团体,对吧?”

    对石涧仁的表述,朱宏涛得快写下来斟字酌句确认没问题才点头:“你同意担任这样一个工作么?假如你同意担任,那么你的每一句话都不能再随便说,特别是刚才这种涉及到政治理论的话语,稍有不当的解读,因为你的身份,就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了。”

    石涧仁没有马上点头:“中产阶级大多还是企业家,而不是最基础的普罗大众,现目前最让老百姓诟病的就是官商勾结,企业家也特别愿意同政府官员打交道,这几乎已经是个社会共识的现象,企业家希望求得照顾,官员需要得到经济好处,这就有违市场的公平竞争原则,从而彻底破坏社会公平竞争的价值观,如果搞这样一个新知协,会不会进一步造成这种现象,这是我作为一个草根,下意识的反应。”

    朱宏涛又拿起笔快写写划划,表情很严肃。

    石涧仁不怕严肃:“再换位站在政府的角度,如果企业家在掌握了经济权力之后,开始谋取政治上的权力,这就非常危险,因为很容易越过权利和权力的红线,越是成功进取的人,越容易带着雄心壮志看得高远,而忘了低头看脚下是不是踩线,这是我的第二个反应。”

    朱宏涛更严肃,写得更多更快了。

    石涧仁从他的眼里读到的是专注和警醒,所以继续深入:“纵观中国历史,资本控制权力的后果是极端危险的,所以新知协不但有存在的必要,还要加强有效管控,我如果来参与这个组织,希望能先强化新知协不是个为中产阶级抢夺政府资源的跳板,其次要行使监督反的职能,从行贿方斩断官商勾结的利益链条,确保公权力正确行使,特别是最后最重要的一点,中产阶级对公权力的正确行使,不然这个协会反而会造成破坏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作用。”

    曹天孝好几次想开口稍微提醒下石涧仁说话的方式。

    但朱宏涛非常认真,还在点头。

    石涧仁结尾:“这就是我前两天听曹处提到这个新知协以后的想法,这是柄双刃剑,用得好会对国家政治格局形成有益补充,用得不好,就会跟某些体制状况一样,成为官商勾结,富人买权力,权力催生富裕的市场,我的态度表达完了。”

    朱宏涛还把自己记录下来的手稿重新看了一遍:“很吃惊,你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很深刻,对我们在成立这个新知协的讨论意见上提供了相当犀利的看法,角度也很全面,我会把这个跟有关领导汇报讨论的,应该说这一次,我才切实体会到你说的保持一个独立角度有什么意义了,既不完全站在政府的角度,也不是民众的角度,更不只为中产阶级说话,理性的分析其中利弊,很有见地。”

    说到这里朱宏涛还笑了:“本来曹处长竭力推荐你来担任这个协会的筹备秘书长,是认为你在看人选材上有独到之处,看来还是小看了涧仁同志的能力啊,好吧,我们有句著名的老话,摸着石头过河,如果畏畏尾啥都干不成,的确有些干部有些部门是生怕出事,但这一回我还是把这句话送给你,市委统战部乃至江州市政府会全力支持你做好这个工作,那我们就算是达成共识了,今天你把江州市的所有4689家协会名单跟主要人员资料带回去,尽快拿出一个实施方案来,要钱,统战部可以争取一些民政资金,要人比要钱容易,你点到了,我跟曹处长都当仁不让的跑腿,只要是江州市范围内的人才,都能尽量给你凑到一起来,怎么样,哪怕现在你还只是个光杆司令,有没有信心在今年年底以前把这个协会成立起来?”

    石涧仁有点瞠目,这么大的工作量?

    还有比他更会甩摊子的高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