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50、高峰深渊一念间
    这是第二天一早,石涧仁带孙临才去供水公司开例行工作会的时候,供水公司中方副总裁热烈欢迎他归来之余特别宣布的事情,国资委已经把石沱水厂厂长作为今年的行业先进工作者报上去了!

    开会前当然是包括马克等人在内一起欣赏了石涧仁的晒伤妆,外国人还很懂的理解这种黑乎乎的模样正是健康标志。

    看来安然度过了前段时间调查的副总裁在例会后还格外热情的握着石涧仁手介绍了来龙去脉,原来江州国资委有位老领导,据说是华野系的,看了石涧仁亲自下水去检查取水口的事迹报告,差点潸然泪下,原来他的老领导当年就是这种风格,每次临水作战,必定自己亲身下水检查水文条件,判断对战局的影响,没想到新时代年轻人中,也有这样的作风,拍着桌子就要报上去,而且听说这年轻厂长后来还真是因为在抢救管道工程问题中英勇负伤,更是大为赞赏,如果不是因为石涧仁负伤病休,还特么找不到人,当时老领导就要找他去见面谈谈的。

    说这话的时候,副总裁一半是惋惜错过机会,一半是语重心长的叮嘱石涧仁要做好准备,随时可能被召见。

    在这个只要被领导看上就能一步登天的体制里,副总裁肯定认为石涧仁要达了,无论他以前有什么背景,这样的达都会是锦上添花,怎么都不容错过的。

    石涧仁呢,这家伙有点好笑,但表情上还是忍住了,感谢了这个消息透露以后,就带着面色激动的秘书到车上返回,整个水务集团这段时间都在满负荷运转,哪怕周末也要高管加班,所以石厂长的女秘书还在办公室玩儿电脑呢,但几乎整个水厂都知道这是厂长的爱人,觉得理所当然,所以谁碰见她都是喊大嫂!

    柳清还挺喜欢这个称呼的,没准儿周末喜欢停留在这边就因为这个。

    石涧仁猜测这个叫法是陈有根那些家伙传开的,放松的坐在副驾驶上感受孙临才开车,水厂厂长从级别上来说是没有公务配车的,但是有交通补助,秘书也有,结果孙临才存了俩月就拿去学了车,据说手瘾大得最近很喜欢拿厂里的抢险车来练手,现在确实开得比较平稳,石涧仁拿英语会话,都不怎么慌乱:“最好别去开单位上的公车,这点小手脚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不说,而且很容易给人留下给贪小便宜的印象,存点钱弄个贷款付,买个两三万块的最便宜小车来开,都比这个好。”

    孙临才对石涧仁没有诚惶诚恐的小心翼翼了,借着自动挡腾出手来拍自己的头:“瘾大!就管不住手!特别您不在这些天,实际上把事情安排下去,坐在办公室生怕出事,心里慌又没啥可具体做的,有时候就去摸摸车,以后一定注意了,不过太便宜了好没面子的。”英语词汇量虽然不丰富,但表达不结结巴巴,确实有石涧仁提点的那种口语化风范。

    石涧仁满意的靠着:“你现在工资多少,买个好车,就算你是借钱绷面子,别人怎么想?还不都猜测你是利用职务之便,对你未来怎么看?我这都是因为从别的企业开过来的车,而且我不在乎这个体制,你呢?你想努力上进,就要注意着每一个细节,开一辆朴素的小车还是招摇过市的打肿脸充胖子?”

    孙临才一下就懂了,使劲点头差点撞方向盘上:“明白了!”

    石涧仁顺着才问:“今天会上提到会把我树典型当模范,你有没有觉得心里不舒服?”

    孙临才终于吓一跳,都转头看厂长了:“哪有?我凭什么不舒服?”

    石涧仁伸手帮他把了下方向盘示意他看前面:“我建立的体系是在各种别人基础上整理出来的,陈有根还有其他主管都付出了很多,重点在于最困难的这段高峰期,是你撑过来的,这段功劳确实应该是你的,但最终你除了点加班费什么都得不到,还要看着我去光鲜夺目的捞好处。”

    孙临才又看他一眼:“头儿,您不是这样的人,我也没想过这是我的功劳,一切都是你带着大家伙儿干的,没有您,我始终还是那个在劳资科的家伙,不是您教我,我根本不可能学会这些为人处世,说您是我老师或者师父有点肉麻,但真的教会我这些,我现在觉得就像开了窍一样,看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

    石涧仁想了想,干脆点:“我肯定还是不会在水厂干太久,我猜测让我继续当厂长有其他的用意,所以我走的时候,一定会推荐你来接替我……”话还没说完,商务车就猛的一个急刹,差点把石涧仁撞到挡风玻璃上,幸好他有系安全带的好习惯,然后孙临才都鼻孔喘粗气了:“什……什么?”

    石涧仁指前面的车:“慢点,慢点,如果觉得情绪太波动,慢慢开到前面路边,听我说完。”

    孙临才手都在剧烈抖动了:“不……我没有,不会,我从来没这么想!”

    石涧仁现秘书的脸都在剧烈涨红了,终于觉得这个冲击力还是大了些,苦笑着示意:“下车换位子,我来开,我又不是试探你,是让你有这个心理准备……”

    孙临才下车的腿都软了,后面的车气得按喇叭,石涧仁赶紧推开后面的门把秘书塞进去,自己抱歉的开走车:“本来我可以走的时候再跟你说这个决定,这也是最稳妥的,因为万一我的推荐没有被采纳,你不知道也就罢了,如果现在这样知道了,却没当上厂长,会有巨大的心理落差,也许会摧毁你的这种好势头,但我想给你个考验,也让你趁着我还在,尽量学习怎么从厂长的角度来做事,万一……嗯,不是万一,这很可能是一半对一半甚至更多,我推荐你很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根本就没人理我,你那时候该怎么办?是彻底对我失望,对水务集团失望,对这个社会失望,从此自暴自弃,怨天尤人,还是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已经具备了一个厂长的能力,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好一阵,孙临才的声音才幽幽的传过来:“头儿,我一辈子都记得您对我的教导。”

    石涧仁轻松的加转弯,换成了汉语,因为不想有单词的原因让秘书理解错误:“从你开始端正自己的态度,我就把你的长短处跟你分析过,督促你懂得思考和学习,接下来我再告诉过你这种缜密又细致的性格很适合在体制内锻炼成长,我不在的这一两个月不同阶段的情况,证明了你具备这种管理学习能力,特别是跟随领导,亦步亦趋再举一反三的能力,那么现在你缺乏的就是一颗心,一颗相信自己能出人头地的心,哪怕你潜意识里已经在使劲催促自己抓住机会,但过去很少成功的经历,让你已经有点畏手畏脚,成功其实很简单,就是有颗急切盼望出人头地的心。”

    后面的孙临才又在深呼吸,还有唰唰唰的书写声,随着秘书熟悉的书写,呼吸都匀净了。

    石涧仁说慢点:“人人都想赚大钱当大官,可大多数人只是做白日梦,所以这种心态只有在优秀的人身上才能转化为成功,这无关于天赋,只在于你是否努力,你有没有觉得你这个阶段的努力,已经让你看到些曙光?”

    孙临才的回应激烈得石涧仁都想捂耳朵:“有!我从来没有像这些日子这样感觉看到希望!以前,以前,我是顶替爸妈才有资格来水厂上班的,周围所有人都是在混日子,上班过日子而已,但是只有您教我才意识到还可以这么活!是您给了机会!”

    石涧仁笑:“不怕告诉你,我给机会的人多了,但努力到能看见希望的,还是少数,因为那些失败者,总会归因于运气不佳,社会不公,成功只是那些有关系,有背景人才有的幸运,但事实是,成功只是个结果,那是对你的回报,所有人都不关注你努力的时候,你所付出艰辛努力的回报,我希望你永远记住这点,成功只属于优秀的人,哪怕官二代富二代,不够优秀一样会把一手好牌打成输家,你要随时扪心自问你觉得自己够优秀不,能不能从周围脱颖而出,不停的提升自己优势,分析局面,清醒的给自己定位思考。”

    孙临才肯定没注意到石涧仁已经把车停在办公楼下了,厂长半转身对后面那个还在低头专心记录的秘书叮嘱:“请一直记得你的努力,你付出这么多努力,到底是想做什么,为了钱?为了当官?还是为了成就你这个从劳资科走出来的人,好了,这些日子,你就暂时替代我对整个水厂继续管理,只是和之前不同,你要试着想想,假如你就是厂长,还能做些什么,一个不激进,也不懒惰的厂长,应该怎么做?”

    孙临才坐在商务车后座上有点感动得痛哭流涕的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