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49、坐享其成这种事也会掉在头上
    来接机的柳清在接机大厅被石涧仁吓一跳:“这么黑?!”

    可能成天在沙漠,倪星澜天天看着已经看习惯了,没有觉得这种逐渐变深的黑炭头有多么大差别,反正她自己是几乎一寸不露在外面的,还每天用涂抹防晒霜笑称代替洗澡。

    可放在隔了好些日子看见的柳清这个角度,被石涧仁跟从酱油缸里捞出来的模样彻底惊住了:“我知道你是去了沙漠地区,可换个人没准儿就以为你去搞了身晒伤妆,你一点都没考虑防晒的问题?”

    石涧仁自己也习以为常:“不就是黑点么,我又不靠脸吃饭。”

    柳清还凑近了伸手摸摸,确认质地:“但没有多少晒伤的痕迹,脱过皮没?”

    石涧仁自己再摸摸:“我从小就在山上干农活,晒得习惯了吧,真有你说的这么大区别?”

    柳清接受了事实:“唉,你再晒晒估计就能去冒充非洲人了,等着看明天其他人怎么说吧,先回家?”

    石涧仁摇头:“回水厂。”

    柳清不算很意外:“这么晚了还要交接?曹处长给我说了要调整你的工作职务的。”

    石涧仁其实也不完全清楚:“继续担任这个水厂厂长的职务,但在这个职务之外给我另外增加了一个社会职务,新知协筹备组的秘书长。”

    秘书就蒙圈了:“新知协?是干什么的?”

    石涧仁也摊开手:“目前一无所知,估计跟我之前参加那个无党派人士培训有一定关系,算是在有意识的考察和培训我。”

    柳清再看看黑炭头:“如果要当官,齐小姐那边能提供渠道不是更清晰一些?”

    石涧仁摇头:“不是当官,我对于担任政务、事务官员都非常回避,因为那会消耗我大量的时间在官僚事务中,所以无论是当电视台副台长还是一个管委会副主任,再到现在的水厂厂长,我都还能接受,更多是在通过这种不同岗位职务的变化,了解接触政府,我说过,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大唐网的事业探路,老唐负责商业,我负责跟政府打交道,现在齐小姐负责上层渠道,我更细化成了本地政府的交流沟通,这个目的性不会动摇,我也跟统战部的领导深谈过,希望他们能接受我的这种独立态度。”

    柳清还是忍不住撇撇嘴:“跟政府打交道,还不是他们想怎么就怎么!”

    石涧仁点头:“这当然是现状,大部分现实都是这样,但同时也要看到,政府也是由一个个人组成,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在风土镇接触到的政府工作人员,跟在市里面不同,这里又跟平京中央的不同,我对江州能接触到的这几位官员还是比较认可的,我从未想过从他们那里获取什么政治、经济利益,更着眼于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工作方式选择,只要能谈,有商量的余地,那就是进步,你还想指望一台巨大的国家机器怎么样?在我的知识范畴里,这已经是中国最稳定高效又最能沟通的一副局面了。”

    秘书撇嘴,不喜欢讨论政治:“我估计你不是去唐楼就是去水厂,我也不回去了,直接把周末给磨蹭过去,接下来国庆后新大楼的建设展开,我就干脆住在公司,我妈问得太多了。”

    石涧仁被洗礼得也有些心境上的变化:“我想跟你爸妈开诚布公的谈谈,这样撒谎延续下去不是个事儿。”

    柳清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别!你是要逼我辞职还是跟我爸妈断绝关系?本来只是点疑惑,一旦彻底说黄了我妈接受不了,你让她对街坊邻居怎么说,只能说我是离了婚,那简直要把我妈逼死。”

    石涧仁敢坚持了:“我们的工作关系又不会改变,又不需要他们对外宣布什么,我只是给他们坦承这个来龙去脉,并且劝说他们不要太过在意你这……啊,我一定就成了耽误你婚姻家庭的那个罪人,让你妈骂骂也比欺骗他们好。”

    柳清反而笑起来了:“得得得,你这就是个自相矛盾的事情,是我不想结婚,拉你当挡箭牌已经是我厚着几年脸皮做的胆大妄为,结不结婚,对我来说真的无所谓了,现在很多人把结婚当做一件人生中很重要的事,我其实觉得现在这样才是最轻松的,跟你在一起工作开心,开阔眼界开心,从没想过能走到现在的局面也开心,而且还很自由,想想吧,要是我真的结婚,嗯,可能我就真不是现在这样呢,只是如果我妈不闹腾就完美了。”

    石涧仁还待说什么,柳清指前方,自来水厂大门已经出现,和石涧仁几个月前受伤离开的时候不太一样,现在都接近晚上半夜了,大门口外面还热闹非凡,更不用说工厂那边灯火通明,石涧仁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月电费一定会创历史新高。

    柳清听了他的自言自语笑:“江州的气温已经创了新高,接连好多天四十多连晴高温,秋老虎一直扛着没过去!”

    石涧仁这些天可是经受过七八十度地面高温的熏陶,嘿嘿笑。

    车开得近了才发现大门口外面是开的夜市!

    尽是些简易遮阳棚,一字排开在水厂大门外的马路牙子上,烤串的、卖点日用品的、夜宵糖水的居多,足有好几十家,甚至还有气球打靶的,倒是热闹非凡,而且随着这辆深蓝色商务车减缓速度经过,不少里面的人都出来,认出来了:“厂长?是石厂长回来了么?”

    还有趴到窗边看的,确认是石涧仁在开车,使劲对周围广而告之。

    石涧仁放下车窗笑着认出来是厂里工人,有些是家属:“对,疗伤和我那边的一些工作事务处理好了,现在赶回来,大家这段时间辛苦了!”哪怕深夜,一开窗确实有种热浪袭来的感觉,和在北疆到了晚上都会很快降温不一样。

    周围的人群简直轰然叫好,估计也有喝了酒的缘故:“您还是回来了!谢天谢地……这些日子把孙秘书倒是累得够呛。”

    石涧仁陡然有点紧迫感:“好好好,那我先去办公室,有机会我再跟大家交流……”

    女秘书却开门伸手:“给点钱,我去买点夜宵端办公室。”

    石涧仁嗅着那外面的各种香味,真的有点饿了,连忙照办。

    十多米外的门卫室早就闻声打开门门:“是孙秘书安排搞的夜市,因为这段时间大家伙加班的比例非常高,很多人基本上都住在厂里了,他说照顾大家生活跟家里家属关系,趁着夏天搞个夜市,周围几个新楼盘还不少人来光顾,但据说这一拨儿秋老虎过了就收,不影响形象。”

    石涧仁回头看看,就笑着点头挥手。

    孙临才看来是真的开窍了,作为一个没有多少修改规则的代班领导,在这样高强度加班的状况下,能动脑筋从别人想不到的角度,缓解工厂跟工人之间的关系,这可不光是给够了加班工资就能解决的问题,人心总是需要张弛有度的。

    起码自己这趟去沙漠无人区走了一趟回来,都感觉浑身充满了劲,比上回去意大利的感觉还好。

    看来劳逸结合确实是自己也应该运用的。

    把车停在办公楼下,如果是以前,他就直接去厂区巡查了,但现在需要尊重孙临才这个代班领导,顺着大楼楼梯上去时候,发现办公区里面加班的各部门人手也不少,好些办公室沙发上都放着被褥枕头,一路上都有员工主管在惊喜的给他打招呼,但比厂区外面的纪律性好得多。

    所以石涧仁走上三楼,孙临才已经满脸激动的站在那带着两名助理迎接:“厂长!您回来了!”

    本以为自己多半不会再回来的石涧仁,这会儿也有点回到家的感觉,随手递上自己的小包给助理,然后和孙临才握手:“辛苦你了,走吧,先带我去看看各车间的工作,边走边说!”

    等柳清拎着两摞热气腾腾的吃食上楼来都摆好了筷子,还忍不住吃了碗滑溜溜的冰粉凉虾,石涧仁才跟孙临才并肩回来,没什么皱眉的严峻,孙临才在这个高热暑期把整个工厂运转安排得井井有条。

    作为一家把安全生产、正常运转作为最高目标的水厂来说,不需要多开拓进取的业务诉求,孙临才跟随石涧仁已经协助管理了半年多,萧规曹随的原理还是掌握得很圆满了,特别是把石涧仁以工人感受为核心的那套思维吃透了以后,他在沿袭石涧仁那种随时巡查的风格之余,搞好了工人的后勤保障,让整个厂区的运转非常好。

    要知道这过去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江州地区的用水量达到一个恐怖的数字,但运转不到的一年的石沱水厂就默默的攀爬到全市水厂供水量第一位的宝座。

    作为全市投入成本最高,规模最大的水厂这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但如果叠加上发生的一系列纰漏,外加新厂还需要磨合运转,逐步开放生产力的客观因素,这个成绩相当引人瞩目。

    结果这份功劳当仁不让的挂在了石涧仁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