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48、天上的星星都能摘给你
    石涧仁理所当然:“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来到北疆,拣得这么一个小小的纪念品,已经得偿所愿,更大的收获是能有邵先生做向导,畅游这样的美景,不知道该付出多少导游费才能化解心头的忐忑……当然最好是找这两位要,都是大财主,我是穷光蛋。”

    倪星澜优雅大方:“这次来北疆,我已经找到我最重要的东西,这些石头还是留在原地吧,只要保有我心头最重要的东西,赚钱都只是小事情了。”

    卢哲超潇洒自如:“老邵,不用试探了,这真的有追求的人,我也不跟着献丑了,好歹我还有个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形象,可别崩塌了,我也捡个小纪念品拿回去做个小坠子给老婆孩子吧。”

    倪星澜笑话他:“那一块也不够啊。”

    卢哲超真糊弄:“请工匠师傅砸成两块儿不就行了,我说是天上的星星变的,那就够了。”

    倪星澜猛转头,果然看见石涧仁对这个说法深以为然,满眼都是赞同得要照此办理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你准备砸成几块?”

    石涧仁随便掐指一算:“以前买口红都一箱的,现在怎么着也得砸个十来块吧,我看那钻戒上面的碎钻才那么大点呢,是个意思差不多就行了。”

    邵先生哈哈哈的大笑:“像你们三位这样不当然的还真是罕见,朋友!真心值得交往一辈子的朋友,石先生、倪小姐只要看得起我老邵,以后来北疆,想体验这种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尽管找我,我老邵随时对各位敞开大门管吃管喝管玩。”

    卢哲超还调戏他:“我知道你也算是一土财主,这位石先生是真有能力有前景的,不投点过来一起感受下?”

    没想到邵家明居然说:“不了,有些人相处一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我老邵是逃避现实,偏居一隅的山野村夫,如果跟石老弟搀和了经济往来,那就俗了,君子之交淡如水,这茫茫沙漠里只有水才是最珍贵的,什么玉啊金的,迷花了眼的人才会真的当成宝贝。”

    石涧仁笑着拱手,这是个真明白道理的世外高人了。

    可笑世人看不穿。

    倪星澜也有点世外高人的味道了,对邵太太最后捡过来一人一块指头大的纯精铁,也就是只有内行才会找到的陨石烧得最彻底,剩得最精纯金属残渣,也只是拿在手里把玩,等到玉石山游玩重新上车,却关心的是个石涧仁意想不到的问题:“以前听说你买一箱几十只口红连员工家属都送,这十来粒儿都是怎么分,老唐这些人不用给吧?”

    石涧仁笑:“丢丢啊,洪老师收养了个女孩儿小艾,听说齐雪娇也要去收养个孩子,我觉得老卢真会形容,这就是天上的星星,嗯,给孩子一定很喜欢的。”

    倪星澜居然对这个新消息不太清楚,多问了几句叹气:“看来我也可以考虑下这事儿,反正都是做好事,我也有这个能力跟精力,不然偶尔得闲心里面还是有念想。”

    石涧仁摇头:“我倒是不太推荐这事,吴晓影我没亲身经历,洪老师去福利院接小艾的时候我一块儿的,这些孩子的命运变化不是只被收养那么简单,你再有能力能收养几个,更不用说动机还不是只为了孩子,这种事情随缘吧,我更愿意在卢老师的协助下把江州乐集团搞好,全面拓展儿童康复中心,再逐渐延展到福利院跟孤儿们接轨,如何用透明有效的方式,来帮助这些孩子……读书会!我可以把这些福利院的孩子尽量跟读书会再联系起来,聘请他们在读书会做小工作人员,有学习阅读机会的同时和普通孩子增加交流往来,嗯嗯,回头好好跟他们各家协商一下,群策群力把这事儿给做好了,先在江州做,再慢慢顺着江州乐餐馆扩散,接着是酒店、奶茶连锁……”说到这里才觉得自己好像走进自己的思维了,侧头看看旁边的姑娘:“好了,如果真的全心投入,哪里会感到有念想。”

    倪星澜也笑了,抱着膝盖靠回椅背上:“我才刚上路呢,哪有你这样修炼了十几二十年的……”目光里确实是充满了期待。

    果然这回皮卡车只颠簸了不小一会儿,就重新冲上公路,然后很快看见远处已经仿佛很久都没见过的城镇,连倪星澜都欢呼:“终于可以洗澡了!”

    结果立马两部车就被路边的军警给拦住了,所有人都下来,然后开始对两部车做了极为仔细的全车检查!

    石涧仁主动把自己那块小石头和邵太太送的精铁都放在手掌上,脸膛晒得黑黑的战士不屑一顾,专心在载重15吨的车斗里查找,连车底都去看了,还拿小锤子挨个儿地方敲,最后有点匪夷所思:“你们真的只是过路看风景的?”

    倪星澜一身裹得严严实实,站在旁边看了那战士其实也稚气未脱的认真表情得忍住笑,石涧仁诚恳:“真的只是看风景。”

    可能石涧仁的表情确实谁见了都会觉得真诚吧,战士就举手放行了,还祝他们来北疆玩得开心。

    这让倪星澜小心眼的猜度:“你说老邵会不会知道有岗哨,才会故意怂恿我们带着矿石之类的走,然后这个时候出糗?”

    石涧仁笑:“他应该只是用这种方式简单的就筛选掉了哪些人是贪婪的,哪些人又是值得结交的,如果是真的带了矿石,以他对这里的熟悉,早就选择绕着走了,我相信他有这个实力,现在不过是提醒我们一下,未来如果有朋友来,这里普通的模式是怎么样,别被他这特殊旅游方式给误导了,以为什么都没人管,什么都很容易似的,卢老师这个朋友很低调也很厉害的。”

    倪星澜也点头:“嗯,应该也很有钱,邵太太手腕上那串白玉珠子如果都是真的就价值连城了,嘿嘿,昨晚烧煤气灶的时候还给烧了下,她都不当回事。”

    石涧仁哈哈哈。

    邵家明果然低调,在这里还有自己的分公司店铺,但也只是招呼三人沐浴更衣之后,把车扔在大院里就陪着上机场了,正儿八经的民航班机,两口子看着一点不像在荒漠里面找金矿探玉石的奇人异士,平平常常的一双夫妻陪着一起飞回省会,只有在这里,才有前往全国各地的航班。

    这边的随从甚至连三人的机票都已经买好奉上,邵家夫妇没有那些繁文缛节的客套啰嗦:“我知道在那样的天地待久了,只有立刻回到自己的家里,才有最为强烈的反差,才会更清楚这世上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祝我的三位好朋友事业顺心,家庭幸福,只要来北疆,就来跟我们一起去看看新开发的什么景致,如果你们有什么觉得能打动我们夫妇的景色,也请邀请我们去……”

    说到这个,倪星澜终于笑着指石涧仁:“这事儿你们还真该跟他好好聊一下,他有个风景区,月亮湖美得跟什么似的,我不会形容,有空你们看看赤子之心电视剧就知道了,这两年他一直在改造那里。”

    石涧仁确实是个讲究礼尚往来的:“嗯,那就说定了,我这边最近应该会去黔东南考察茶场工作,到时候联络各位,有兴趣去看看的,一道过去坐在山头茗茶,我相信跟戈壁大漠的苍凉是另外一种感受。”

    邵家夫妇相视一笑的答应下来,挥手送别。

    这点情景倒是让倪星澜多次回头,给石涧仁小声:“这样的夫妻关系,是不是你最认同的?”

    石涧仁忍得住不回头:“琴瑟和鸣当然是最好,但鞋子合不合脚,只有夫妻二人自己才知道,旁人没资格评说的,但他们的经历也足够复杂,普通人未见得能撑过来。”

    他的航班和两位返回平京的不同,卢哲超说自己肯定会很快到江州正式处理关于江州乐集团“被聘为”名誉董事长的事务,所以体贴的把石涧仁让给倪星澜单独说几句,没想到倪星澜也够洒脱,只是抱抱石涧仁告别:“其实回过头来想,我除了没把自己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想清楚,一直以来对于我俩的感情现状,我还是比较平和的,可能主要还是这部电影的代入情绪影响了我,坏事儿变好事,让我更成熟更明白自己要什么,该怎么做,回了平京我就住那房子了,你不会觉得是我那什么鸟占什么窝吧?”

    石涧仁摇头:“不是鸠占鹊巢,房子空着才是浪费,只是可能有点不太适合你的曝光度,邻居什么的看见,安全问题也要注意。”

    倪星澜轻松潇洒:“把左右挨着的都买下来不就得了,不是你,我的助理怎么可能不随时跟着呢,好了,我也要跟老卢谈谈合作的事情,回见!”眼里真是没了依依不舍的眷恋。

    石涧仁满意的点点头,回到自己的航班区才摸出那个一直在频繁震动的手机来,从那已经堆积如山的短信里找寻需要优先回复的,工作上的柳清依旧每天都有简短总结留言,唐建文关心石涧仁在北疆还看了什么,齐雪娇说自己去平京开会了,洪巧云和吴晓影都有发来关于孩子最近状况的短信,孟桃夭的跟卞锦林的要搭配起来看,所以石涧仁都有飞快的简短回应。

    然后果然看见曹天孝的短信,开始是询问催促怎么不开机接电话,后来估计是联系上了柳清,让石涧仁回来以后就立刻给他打电话,电话里声音有点着急:“你不是国家在职干部,养伤期间去旅游,这个无可厚非,但你去了个什么地方,连通讯方式都断了,赶紧回来,这次工作性质调动不能怪我们没有提前通知你,谁让你一直联系不上呢,赶紧投入工作了!”

    有点自作自受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