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47、闪亮明星的磨难
    依旧再继续上路向前,依旧伴随着的是仿佛漫无尽头的沙漠。

    对于习惯了现代化城市生活的人来说,这种初期的兴奋雀跃,继而厌倦,慢慢再变得不疾不徐,习惯了这种无法一蹴而就改变现实的局面,就那么一路往前。

    所以感觉好像什么都没改变,又感觉脱胎换骨的变成了另一个倪星澜。

    或者说回到了那个最真实的倪星澜。

    这一点在终于抵达邵家明说的另一处宝藏时体现出来。

    一大早依旧趁着气温还没起来就出,中午过后就远远的看见前方的地形忽然就从已经看得有些怀疑人生的黄沙漫漫变成黑灰色点缀其中,车台里面也难得听到邵先生的解说:“我们的旅行已经接近尾声,注意地面的风凌石……”

    结果没说多久,已经习惯了在沙漠里避免陷车的石涧仁,一个不小心就突然遭遇轮胎爆裂,前方远远的卢哲幸灾乐祸:“老邵说在这里等你们,看你们自己换解决!”

    接近十天的自驾游旅行,石涧仁无比熟悉这沙漠脱困跟换轮胎的破事儿,下来检查轮胎是侧壁破损根本就没有补救的余地了,直接从车斗里面找出排列的备用胎来更换,邵家明确实有经验,每辆车上都有四五条可供更换的车胎,小点的临时补一下,大点的就只有换掉,反正现在石涧仁只剩两条胎了。

    这时候的倪星澜已经能跟着跳下来帮忙,还自嘲现在最盼望的就是住进什么有房间的旅馆,好好的洗个澡,这么几天只换衣服简单的用湿毛巾擦拭身上,感觉都要馊了。

    石涧仁不让她动手,自己手脚麻利的就操作了,于是倪星澜最多就是拿把扇子在旁边给他扇扇风,还是热风,就那么靠在车厢边上,看看埋头劳作的男人,再把目光投向远方,而且越来越频繁,最后索性自己回车上去了。

    十多分钟以后,石涧仁换好了车胎,跳上来动这辆一直任劳任怨的皮卡车追过去,却现前方三人都已经下车,正在徒步攀爬一片黑灰色的山丘。

    倪星澜都波澜不惊了:“完了直接回江州?”

    石涧仁点头:“昨天晚上用卫星电话给柳清说了一声,大概还有三天就应该到江州,考察的工作达到了目的,我这病休假也该销了,就看市里面接下来有什么安排,总之都是围绕这个欧亚大6桥的工作运转。”

    倪星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谢谢你陪我来西域,算是了了我一个心愿,接下来我就回平京,现在我有很多迫切需要去做的事情,很期待。”

    石涧仁把车停在了灰绿色皮卡的旁边:“知道还要能做到,你遇人不淑的阶段应该已经过了,彻底明白自己有多大的能量能做多少事了,我很期待看到你的变化。”

    倪星澜笑笑没说话。

    石涧仁跳下车就看见山丘上的卢哲在对他们使劲招手示意上去。

    想来可能山丘那边就是什么特殊的景致,石涧仁等倪星澜一起就往上爬,结果没想到这山丘和之前的那些黑灰色的石头山好像有点不一样,尽是拳头大到西瓜大的各种散碎石块堆积起来的,稍不留神就会踩滑蹬落石头,石涧仁就让倪星澜到自己侧前方,尽量手脚并用的往上爬,还摘下腰上那双一路上辛苦了的工作手套给姑娘戴着保护芊芊玉手。

    倪星澜没什么顺势摔他怀里的举动,长手长脚的比石涧仁还爬得快,让他颇有些心惊肉跳,生怕她踩空。

    所以等石涧仁爬上山丘顶部的时候,倪星澜已经反身站在那看了一会儿了,然后就在石涧仁刚勉力伸长脖子找那三位的时候,姑娘一把伸手抱住了他,不过跟以前的区别很大,属于很用力的使劲抱了一下就松开,但双手手套抓着石涧仁肩膀眼对眼:“谢谢你,阿仁,这一刻我才觉得我是彻底属于我自己的,我的未来有无数的可能性,是你教我解开了自己打的死结,我不会再为爹妈那点事情矫情,也不会再纠结在爱不爱的事情上,我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很满意,没有谁能牵绊我,我会按照自己理解的方式去改变我周围的东西,你会一直远远的看着我,对么?”

    哪怕已经下午三点过,在烈日的烘烤下,荒漠上升腾着一股股热浪,叫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稍微有点风都会不加分辨的变成狂乱的风力,沙粒飞扬好像在警告这不是人类该来的地方。

    在这样的环境里,任谁的神经都会变得强韧起来。

    一贯习惯于看着对方眼睛的石涧仁伸手帮倪星澜把架在遮阳帽上的墨镜拨下来,再拉上口罩:“心如朝圣般追寻险境,远离平凡的通途大道,我觉得这次旅行值了……”

    但没曾想倪星澜这时候拍拍他的肩膀:“我说过我爱你,以前是爱你这个人,爱你对我的好,现在我想我懂得爱你的灵魂了,你确实是万里挑一的灵魂,我的灵魂始终陪在你身边,你不娶我不嫁,十年、二十年、一辈子,我倪星澜都会在乎着你,这千万年的沙漠作证,你可别被我抓住了把柄。”

    石涧仁后悔为什么要担心太阳晒伤了姑娘的脸蛋,拨下那墨镜和口罩了,根本无从判断倪星澜的心思,特别是现在姑娘站在比他高的石块上,阳光似乎是从略微后方直射下来,只能看到有种傲然的气势从声音跟身体姿态展现出来,居然有种相形见惭的味道!

    特别是抬头凝视着那硕大的墨镜,气势上就输了半分。

    最终点点头:“一步步来吧,付出、守候,不祈求拥有,这种不求回报的态度,希望你能理会我的苦心。”

    倪星澜再拍拍他的肩头:“我懂,现在开始你说的什么我都懂,因为我相信你,我也会试着这么去做,还别说,心里觉得还挺有趣的,好像远远的都能跟你心心相印的感觉,不再像以前那样苦苦纠缠,心里酸甜苦辣什么味儿都有,好吧,记住我们的约定哦。”

    石涧仁还想再问问到底是什么约定的时候,倪星澜已经转身跳上高处,石涧仁跟上去,才看见上面就是一大片类似的黑石头滩涂,密密麻麻到好远的地方还越来越黑,如果都是这种散落的石块,确实是皮卡车没法开上来的。

    邵太太热烈的在那些石块中间跑来跑去,卢哲在拍照,转过来给这边的年轻男女也拍,邵先生笑眯眯的抽烟,等石涧仁走近了才指着周围说:“喏,和田玉听说过么?这里就是了,这些石头中间很大比例都能打磨出和田玉来,只是品相好坏的问题,去找几块吧?”

    啥?

    石涧仁和倪星澜哪怕刚刚说那么相互震荡内心的话,这会儿听了还是虎躯加娇躯都是一震,倪星澜难以置信:“这些破石头是玉石?”

    石涧仁比她更清楚点:“和田玉?四大名玉之一?”

    邵家明耸耸肩:“这里都是干涸以后的河道冲积而成,行话叫籽料,拣点回去找个玉石铺开料,没准儿就有好玉石在里面呢。”

    倪星澜噗嗤一声笑,就原地蹲下去,还调整下位置,正好躲在石涧仁的影子里,随便抓一块小点的在自己脸前面比划,实在是不相信这种黑乎乎的破石头就是玉石。

    石涧仁相信却没什么冲动,环顾四周点头:“昆仑山下和田玉,总算是见识了,到这里我们的旅程也算是结束了?”

    邵家明玩味:“真的不捡点?又不要钱的,就算是留个纪念啊。”

    石涧仁也不多标榜自己,随眼看看周围,捡了块指甲盖大小的在手里颠颠:“嗯,对,做个纪念,邵先生,这一次旅行真是感谢你的安排了。”却有点诧异这小石头的重量。

    黑瘦精干的邵家明眼睛亮亮:“我带过好几位老板来这里,跟家产万贯无关,他们依旧很热衷于赌一把,希望能开门拣宝,起码也是个好兆头,都是要大拿特搬的。”

    倪星澜蹲在那抬头:“我喜欢玉石呢,不过我还是喜欢成品,他对钱财没兴趣的,诱惑不了他,你那块小石头我看看,我也捡个做纪念。”真的循着石涧仁手里那块黑亮的石头也随便捡了一块。

    结果邵家明笑着拍拍石涧仁的肩头:“奇人异士终究不是凡人……这小石头比大的值钱,因为大的开出好玉的几率小,但你们拣在手里的可是实打实的陨石,在欧美市场这可是收藏者很青睐的藏品哦。”说着从地上也捡起两块,使劲对砸摩擦,果然就磨出点金属颗粒的感觉来!

    倪星澜还得石涧仁提醒:“陨石……就是天上的流星穿过大气层,烧化了以后的碎屑掉在地上。”

    年轻明星恍然大悟:“哦哦哦,那个字看得多,但剧本上没用过,我还读损石呢,这就是流星?好!我们都把这个拿回去好好收藏起来,有意义,非常有意义,见证了我们的感情!”

    石涧仁摊开手掌,看着那指甲盖大小的黑亮石头,再次感叹世界的奇妙,这样其貌不扬的小石子居然来自无尽浩瀚的星空!

    邵家明再怂恿:“拿点拿点,这么多,不要白不要,来都来了,还有四十几公里就到县城了,反正油料、饮水都已经腾空了这么多载重。”

    跟个保险推销员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