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46、活着就为了吃?
    其实石涧仁的第二个建议很简单:“刚才你也提到了团队,那就是班底,我希望你的工作室不是只有你,而是逐渐吸纳别的艺人,特别是年轻演员,这点我可以帮你看人,协助你挑选更有潜力和有品质的年轻演员,利用你的影响力,给他们机会,协助他们成长,只有在你周围形成一个群体,带动更多年轻演员,逐渐填充你的励志团队,你才能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如果是以前的倪星澜,一定会娇嗔石涧仁是想趁机多看小姑娘,想当明星的漂亮小姑娘那可多了,是不是都要说说戏啊,现在却一口就答应下来。

    反而是跌跌撞撞艰难爬上这边沙坡,浑身都汗湿透了的卢哲拿着手机听录音以后,有点出神,倪星澜这时候就嫌卢老师汗流浃背的不雅观了,撵他到后排去,卢哲也不抵抗,坐在后面反复听这段录音。

    倪星澜转头看他:“怎么样?你对石老师是不是有了更新的认识?”

    卢哲缓慢点头:“再一次给了我惊喜,百分之九十九我都能听懂,但是关于你特别提出来你可以帮倪星澜看人是什么意思?你挑选人很有一套?”

    倪星澜乐了,满带自豪骄傲:“润丰影视经纪公司总经理!挑选人就是他的专长,这绝活儿我就不跟你显摆了……”

    石涧仁却诚恳:“如同我跟卢先生第一次见面就能觉得您是个有大智慧的有识之士,后来在节目里也谈过对您的一些气质看法,我有些家学渊源是关于看人相面的,除了邵先生这样给晒成脸膛黑得紫,都看不出来细节的以外,大多数人还是能分辨好坏的。”

    卢哲果然有识,一点没有大惊小怪:“观相?古往今来关于这个都有不少论著,没想到还有石先生这样专精于此的,那我对你更有信心了,嗯,倪小姐不去帮忙看看晚餐做得怎么样了?”

    石涧仁已经把车开到这边来了,倪星澜瞥他一眼:“就知道你人老心眼多,算了,给你们机会开小会议,提醒你一声,看上他的人多得很,平京城里几千万上亿玩资金运作的老板,红三代女军医都有,可别把价码开低了,我都替你害臊。”说完就跳下车去了。

    卢哲却先摆功劳:“我在倪小姐的心态这件事上,解决得怎么样?”

    石涧仁诚心实意:“好,这几年我没少开导她,但是一直没让她的眼界展开,始终没法越过男女关系这道坎,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心气提起来了,起码以前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不允许你越过她跟我谈影视圈的事情,更不用说之前情绪低落的灰暗负面,完全看不到了,谢谢卢老师。”

    卢哲点点头:“虽然我这十来年都有在课堂上跟学生这样引导解惑,但这次是单对单教学任务,起码也是研究生导师级别了,有跟你谈点合作的资格吧?”

    石涧仁笑:“您在开玩笑,您在影视圈的地位比倪星澜还高,大道理上甚至还能教育我,所以如果有什么能合作的项目,我洗耳恭听。”

    卢哲鸡婆的:“那你猜猜我大概想做什么呢?”一边说,还把一张脸给凑上去让观相的看。

    石涧仁看着这张保养得当,但也是中年叔叔的温和圆脸猜测:“跟倪小姐合作影视公司?如果你们能强强联手,我是非常推荐的,您能帮她指引大方向,毕竟倪小姐还年轻,冲劲还是很足的,另外还有些其他年轻人……”

    卢哲不愧是在影视圈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手,摆摆手:“好好,别乱说了,我知道你想顺势把倪小姐干脆托付给我,你好拍拍屁股走人,我觉得你在她心目中是不能替代的,现在只是她认清了自己的存在价值,看到了未来努力的方向,疏不间亲的道理我还是懂的,这种涉及到感情上的事情你们未来自己慢慢解决,女人和男人在感情上不同的,要时时浇灌,你真玩个消失看看,立马翻脸不是前功尽弃了?所以影视方面跟她合作没问题,但公司之类的方式就免了,我也不喜欢被拴在公司,一直都是签片约,而不是公司约,更不在什么公司当大股东,我如果缺钱,去拍连续剧好了,以我近二十年的口碑,以我现在的成绩,我就算去拍烂片,还是会有人找我投资拍片,所以赚钱不是问题。”

    石涧仁有点意外:“那您的意思是。”

    卢哲想想:“可我不会拍烂片,起码尽量约束自己不随便拍,因为这是对于观众,对于期待我的人来说,要有个交代,这是我作为一个有点天分的人,欠观众的一个人情,所以未来我依旧不会搞什么影视产业,我只想当个职业的演员,当然,如果倪小姐的工作室真的按照你规划这样做起来,我优先选择参与她的剧组,只要剧本合适,价钱随便开,够吃饭就行了,我想我拍点励志影片还是有点市场的。”

    石涧仁当影视集团副总裁的时候就清楚这种一线男星的价码了,几乎是同档次的女星价位翻一倍,倪星澜这样特别当红的小花旦都没法跟这种具有极大票房观众号召力的老牌明星比,因为卢哲这种定位面对的是二十来岁到五六十岁的女性观众通杀,想想李尚俊的粉丝消费力吧,女明星容易吸引的是单个土豪,而显然广大的观众号召力才是王道,每人掏点电影票钱,都秒杀几个土豪老板的赞助了。

    所以他难得有些看不懂:“那……您到底是要……”

    卢哲笑了:“影视是影视,我想做饮食……你那个江州乐餐饮集团,我很有兴趣参与。”

    这下是彻底把石涧仁雷了个内焦外嫩,实在是没想到卢哲居然提出的是这个:“什么?”

    卢哲点头:“我知道我提这个有点冒昧,但希望你能听我说完……”

    石涧仁当然有这个涵养:“您说。”

    卢哲娓娓道来:“抵达这里的时候,听你跟那位唐先生讨论过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抱歉我一直在旁边听着,这些天其实除了开导指导倪小姐,我脑子里转悠的都是这个事情,因为我好吃。”

    石涧仁瞪大眼,但没打岔,卢哲掰手指:“江州乐在江州的三家餐馆我都去吃过,他们那个招牌的五虎上将我也介绍过不少人去,但实话说,江州乐在平京不过是个川味菜系的二线餐馆,算不得什么大牌,菜品也不过是占了调味特色的优势,更主要是他们主要做政府系统的宴请生意,这在平京就很一般了,大多数上档次点的餐馆都在抢这个市场……你看,连江州乐这样的餐馆我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平京城里只要有什么特色菜馆,新的餐馆出现,我都会偷偷去尝尝味道,只要不拍戏,在家我大部分时间都是给老婆孩子做菜,我还借着拍戏的机会正儿八经拜了好几位大厨师为师的。”

    石涧仁继续愣,卢哲才说清原委:“我想做个餐馆,私房菜菜馆,这是个做菜人的乐趣,可又没那份操持的心,最简单就是直接收购一家餐馆,但那又不符合我的价值观,不可能为了这个爱好去花费那么多钱,我宁愿把这笔钱用在乡村教育或者别的慈善事业上,所以听说你这家餐饮集团是挂名在儿童康复中心名下的,当初润丰集团搞那个儿童康复集团我还有点诧异,任总的风格怎么会突然搞慈善,原来跟你有关系,那么能不能我来担任这家餐饮集团的名誉主席,一来满足我的爱好,二来也可以帮这个餐饮集团做个品牌代言人,为康复中心保证比较正面的营收。”

    石涧仁不是傻子,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有点感动,不,是很感动。

    卢哲喜欢吃,知道江州乐的五虎上将都是真的,但对于一家八竿子打不着的餐饮集团,资产几个亿的规模,他这样洁身自好的人,怎么会贸贸然的就答应来当个名誉主席,还明显是不要钱的那种,说什么爱好都是台阶。

    目的只有一个,既然是为了康复中心,那么这家餐饮集团就有必要良性运转下去,之前石涧仁和唐建文交流的时候,是剖析过整个利害关系的,就算能理清所有复杂关系,消除所有负面影响,哪怕是把卞锦林调过去当总经理管理,也未见得能保证短时间内开始盈利,整个架构随时都可能崩塌。

    有时候这样一家错综复杂的餐饮集团,半途接手还不如白手起家。

    卢哲却提出来一个相当具有操作性的解决办法,由他这样一位国内知名的男影星来担任名誉主席,对内可以安抚所有员工,增加他们跟着新集团走的信心,连这么大的大明星都来了,未来肯定展会更好,对外可以瞬间提高江州乐餐饮集团的名声,提高社会关注度,无论是石涧仁他们面对还在接受调查的部分江州乐集团关系,还是增加社会上对这家属于慈善机构的餐饮集团监督程度,都是有益无害的。

    他做出这样对自己一点没好处的事情,仅仅就是为了满足一点点口腹之欲?

    这一切都应该是建立在对石涧仁的认可基础上吧?

    就像这外面宽广的天地,总有些人会因为共同的认知,走到一起来。

    外面已经在招手喊吃饭了,可远处恰好是晚霞时分,整个沙漠都被晚霞笼罩着,色彩变得柔和极了,落日光芒染红了天,橙红的光也融入朦胧的热浪雾气中,不时闪过的海市蜃楼还是别的什么也似在霞光中浮动着,飘浮不定,一排排热浪抖动着出现在那线条优美的沙丘上,折射出一层霞光列着长队,从容不迫地汇集到一起,然后幻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