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45、幸运和不幸的一念间
    但显然再美的景色,每天重复看,谁都会审美疲劳的。

    仅仅三四天,刚开始还会看得惊呆的游客三人组就对这样的沙漠美景觉得枯燥乏味了。

    一眼望去,之前的金黄色现在变得极为单调,连一棵树木都没有,沙漠的广阔使人很容易感到疲倦,似乎永远走不出去一样。

    特别是在中午前后,太阳光照格外强烈,晒得沙漠都直冒烟,偶尔下车那沙子热得烫人,叫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逐渐又感到沙漠的可怕。

    更何况陷车的事情也终于开始频繁生了。

    哪怕邵先生选择的是沙漠边缘的线路,但因为没有任何参照,也远离了据说有不少执勤哨卡的公路,一个不留神,轮胎就会陷入到看起来平坦扎实的沙海中,包括邵先生自己都会陷,这时候两部车同行的好处就出来了,相互不停的拉拽对方出沙坑。

    可总有距离得比较远的,这天下午刚从车台里面听邵太太说今晚的宿营地就在前方,石涧仁看见那辆灰绿色冲上前面的沙坡停住,卢哲带头跳下来,他就眼光离开这么一下下走神松懈,整个车感觉跪倒似的脚下一软,前轮就陷进去了,呼叫以后车台那边传来的是邵先生戏谑的口吻:“好了,就这几百米,我们也懒得回来救了,自救吧,不行就明天早上走的时候再来拖车,做饭了!”

    没有参照物的感觉就是连空间距离感都出问题,感觉近在咫尺的前车其实还得翻越两个沙丘,看起来稀松平常的沙丘翻越起来因为表面沙会流动,非常费力,所以石涧仁转头给倪星澜建议:“要不你自己先慢慢走过去?我把车给刨出来。”

    倪星澜都习以为常了:“陪着你吧,没准儿还能帮你搭把手……”说着随便抓了张头巾把自己头颈处全都包裹起来,比石涧仁还先打开门跳下去,实在是坐在车厢里几个小时,也憋得很了。

    石涧仁庆幸自己当过棒棒,熄了火下车到后面货厢取出沙铲和带洞合金钢板,穿越这种事情真的很磨练意志和应对技能,他觉得自己现在都能回张明孝他们那个圈子去开讲座了,主要还是邵家明这个向导传帮带太厉害。

    检查只是右前轮陷下去之后,就脱了外面的衬衫,只穿着一件白背心,戴上工作手套就对着淹没了小半个车轮的沙子动手铲,远远的卢哲居然从车里拖出来一架带着长镜头的单反相机拍摄这边,也没说过来帮个忙。

    倪星澜也潇洒,拿着一瓶水在略微有点阴影的车侧靠坐,一直一曲的两条长腿看着更像是模特拍照,总之石涧仁只是劳作中偶尔一瞥眼,都还是得承认,这裹着头巾戴着墨镜的长腿妞好看。

    石涧仁自己买的背心都是随便在北疆农垦军团小商店里批的十块钱货色,没有型男的紧绷感觉,更像是老干部的打扮,倪星澜看着他嘴皮动了动,忍住了开口,直到看见石涧仁瞥了自己一眼,才有点自嘲的味道:“你说假如我们在一起,哪怕是我这样的长相,你也会跟这景色似的审美疲劳?”

    石涧仁不抬头:“人和景色不同,人有感情,有内涵,有气质,如果一直在努力,那种魅力是会不停增添的,但不追求改变或者进步的话,的确很快就会倦怠,这是人性或者自然规律。”

    倪星澜不说话了,看石涧仁身上的汗水开始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涌出来,很快就把白背心浸透了贴紧在皮肤上,那曾经在美术学院都能做人体模特的上半身健硕肌肉这几年虽然少了体力劳动,好像变得柔和了一些,但依旧充满了力量,特别是在这种光是站着不动都能汗流浃背的环境里,大幅度的运动简直让汗腺爆炸,豆大的汗珠就看着挂在脸上身上,随着动作被甩开,更映得他那变得越来越黑的臂膀油亮油亮。

    石涧仁可能意识不到这种造型充满雄性原始因子,倪星澜看着不由自主的有点舔嘴皮,甚至还把舌尖都在嘴里裹成圈打转了,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赶紧喝口水,喉咙有点干。

    其实从那天两人开诚布公的平静剖析过相互情感之后,特别是再抬眼看着广袤的天地,倪星澜已经很少这样盯着石涧仁看了,这会儿慢慢的全身软下来,坐到还有些滚烫的沙地上,都似乎没有知觉,反而觉得这种滚烫能顺着身体传递到心里,把那一颗心儿也变得滚烫。

    只是和以前会跳起来亲昵不同,现在的倪星澜只是把抱着手臂放在曲起来的膝盖上,再把脸蛋放在手臂上,侧头看着那个专心劳动的男人,就在石涧仁把沙坑基本刨出来,试着把合金钢板插到车轮下,提供一个宽大结实的爬离沙坑基面后,就拍打着手套上的沙粒,准备上车动试试看:“上车,还是干脆你帮我动试试看?”

    倪星澜觉得整个人仿佛都已经化成水了,声音也轻轻柔柔:“我是有点笨,一直都在想得到你的爱,其实……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为我已经做了这么多,我居然还不满意……我们会永远都保持这样的关系,对不对?”

    石涧仁稍微凑近的看她的眼睛:“如果不是晒太阳晒多了说胡话,我说过会尽可能的陪着你长大、成功,但任何人都是不能陪你一辈子的。”

    倪星澜撑着膝盖懒洋洋的站起来,还有点摇晃:“嗯,我觉得你的魅力也在不停增添,这种身体力量的美感,以前在剧本和书本上也看到过,一直觉得汗津津的臭男人有什么美感,现在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学到了……”转身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去。

    石涧仁只好挠挠头自己去开车,小心翼翼的感知车轮在合金钢板上的动作,感受车轮从坑里爬出来的成功小喜悦,倪星澜却毫不在意的拿过石涧仁丢在挡风玻璃下的小本儿,抽出里面的笔:“具体点说,你希望我做到什么样才叫成功?现在我知道赚很多钱肯定不是你说的成功标准了,你希望我应该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让石涧仁停下了油门,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倪星澜的语气,以前从未有过的认真跟专注,对事业上的专注,一直以来,倪星澜在演艺事业上石涧仁最多帮她提了些形象上的建议,连在上通告和做节目的时候,她都是以专业人士自居,很少征求石涧仁在这方面的意见,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你演戏的还是我演戏的?”

    所以伸手打开了空调,还把送风口都往倪星澜那边拨点,又不至于直接吹她身上,借着这个沉思和梳理了一下:“当初我对影视公司之所以离开,就是因为失望,失望这个最佳传播正面引导的渠道变成现如今的样子,中国电影大体上走进一个不思进取,更缺乏社会和艺术担当的局面了,现在的电影公司更喜欢的是大ip大明星,喜欢架空的甜腻的爱情故事,要不就是奇幻壮观的穿越故事,疯癫浮夸的喜剧故事,还有精密算计的犯罪故事,总而言之市场也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吸引眼球的畅销品,但实际上这些东西都像是从无菌的实验室培育出来的怪物,充满了洁净整洁的内在苍白,说难听点,就是壮观的意淫。”

    倪星澜快的记下来,后来干脆摸了自己的手机打开录音器放在中控台上,这样她能更专心的看着那个专注说话的男人。

    石涧仁确实不是只抱怨:“赤子之心的时候,我还没完全想清楚,究竟应该能传播什么,这次你的心若莲灿还是局限在男女情感上,但比市面上大多片子已经有意识到内心的感受,这些日子在北疆各地考察的时候,我看到的是内地和边疆的巨大差异,还有我这一年多在低效官僚体系里面工作的感受,同样巨大的城乡差异,充满我们生活中每个角落的那些消极力量,当一个奋斗的个体试图战胜这一切时,在中国阶层固化越严重的当下,这种现实社会里,我们的电影最应该做什么?”

    倪星澜的眼神显然是听懂了,可能更是那句不经意的我们的电影,就让她的眸子亮晶晶期待:“最应该是什么?”

    她可能也没意识到自己现在这样子有多么让男人心动,认真的倪星澜,全心仰慕的目光简直能让男人的内心极度膨胀。

    石涧仁都得忍住轻轻摸她头的冲动:“励志,我给你的第一个建议,就是你未来拍片,接剧本,都应该考虑励志,我最近在某些会议上就提过这个,讲大道理没人听,我们在节目里面讲得都多了些,所以可以请卢老师暂代下我的职责,但你可以把大道理放到故事里面去讲,在当下的局面,励志作用的电影,用观众喜闻乐见的方式讲出来,传递那些仰望光明的信念,是努力才让人看到曙光,当我们不堪重负被生活击倒时,是努力让我们重燃希望继续前进,这就是励志电影的作用,一部、两部、三部,一直这样拍下去,因为这种电影也是容易引起观众共鸣,还能带来社会反响的,你现在所具备的独立工作室,影响力跟票房,都可以在这个道路上前进,这对于你的形象也有莫大的帮助!”

    倪星澜还闭上眼似乎在用力思考,睁开的时候用力的点点头:“好!这个我明白了,从题材到剧本、再到角色搭配、团队,我都会从这个路线上去做……其实你这么说,我心里真的敞亮了,励志题材其实也是很有票房的,关键还是看怎么讲这个故事,对吧?”

    石涧仁欣慰的点点头,车台却响起来:“干嘛?你们在干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么,怎么没动静了?”

    倪星澜大不满,抓了通话器:“在谈话!在讨论中国电影如何改造!”

    结果没想到,立刻看见卢哲连滚带爬的就从远处的沙坡冲下来,朝这边深一脚浅一脚的跑。

    石涧仁都翻白眼了:“他真心要听,就不会拿着通话器参与么?”

    倪星澜笑了,可以说是这么多天,第一次看见她自内心的绽开笑容,真如初放的莲花一般灿烂:“快点!快点,还有什么,赶紧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