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44、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真不是剧本剧情,邵家明指指东北方向:“无数的小金矿,违法开采,就在这片区域,所以现在明白为什么这里时不时的就会提到军队,为什么我一开始就不顺着公路走了吧,我这种行为就叫打点,当地质地貌符合我的预期,停车用探测器试探一下,确认有门儿,就对着卫星打个点,每一个点就等于是我的芝麻开门宝藏,随时等着我来开采,也许到了某一天,我的技术力量达到了无影无踪来挖掘然后消失,我再来自己的花园慢慢收割果实。”

    小布衣和资深演员愣住了,看着周围的荒漠匪夷所思,卢哲还问是什么技术力量。

    邵家明笑:“其实很简单啊,譬如重型直升机,吊个挖掘机过来,哗哗哗的挖了用直升机运回去找个小厂房慢慢淘,成本有点高,但这里不光是金矿,还有别的矿藏,很有趣的。”

    这太出他们的思维范畴,好一会儿,石涧仁才站起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算是见识了。”

    结果再来个没想到,邵家明嘿嘿笑两声起身拉卢哲起身:“还有更大的宝藏呢,我们去看看!”

    这让石涧仁上车的时候都点晕乎乎了,这特么都是什么人生啊。

    所以石涧仁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摸出自己那个随身记事本放在副驾驶,记录下沿途的整数坐标,感觉这样就能找到自己回去的路。

    特别是在一处极为难得快跨越的公路路面时候,石涧仁牢牢记住了这个坐标数据,以后不管怎么样,起码自己能顺着卫星定位仪找回到路上,然后好歹顺着路能找到有人烟的地方去。

    接下来的路程就出乎意料的一路往西,根据石涧仁艰难的回忆那张大比例航空地图,现在仿佛是奔着全中国最大的那个沙漠而去吧?

    如果说这无人区是传说中吞噬性命的地方,但好歹面积只有这么大,军方和采矿以及盐厂好像已经星罗棋布在里面,那巨大的浩瀚沙漠根本就不可能穿越存活吧。

    石涧仁有点忐忑了。

    倪星澜终于对石涧仁这个举动开口:“你……在记什么?”

    石涧仁和盘托出:“这位邵先生面相上绝对不是大奸大恶的人,如果说偷采金矿都不是更大的宝藏,我真的要怀疑我是不是看错人了,现在小心无大错。”

    倪星澜沉默了一会儿:“一开始,你是怎么给我看面相的?”

    驾驶员还得回忆那时的感受:“我说你是贵重之相,如果跳过了遇人不淑的坎儿,未来不可限量。”

    倪星澜补充:“你还说了我有点傻的。”

    石涧仁不吭声了。

    倪星澜却慢慢的从后排起身,然后迈动长腿移到副驾驶座上,顺手捡起那个记事本,光着脚蹲在座位上就开始逐页翻看。

    石涧仁有点紧张的抓着方向盘提醒:“系上安全带!”眼前又不是在正规道路上行进,随时可能猛爬坡猛下落,副驾驶蹲着的姑娘就会一头撞挡风玻璃上去。

    倪星澜没抵抗的伸手拉上安全带,但目光一直集中在膝盖上的记事本里。

    车厢里又陷入了安静,只有车台在呱呱呱的充当导游,石涧仁基本上都不回应了。

    倪星澜好一阵才开口:“你这本子上,天南海北什么都有,连个北疆乡下农村养羊的买卖能带来多少回报都测算了,就是没有我的名字,我就这么不重要?”

    石涧仁想了想说:“最重要的不需要记在本子上,需要记的是容易忘的。”

    倪星澜放了本儿,抱着膝盖,下巴就放在膝盖上,宽松的纱笼长裤,估计是兼带美观和保护不被暴晒:“这个重要,可以理解为你对我的事业上期望,也可以理解为你喜欢我,就看我自己是怎么想了?”语气还是平稳的,无喜无悲的专注于讨论,她身材苗条纤细,这样蹲坐抱着腿就感觉整个人被折了几折,特别楚楚可怜。

    石涧仁的话语也开始流畅,而不是小心翼翼的挑选语句:“倪星澜,你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优势,只把自己的视野局限在情爱之间,那叫暴殄天物,特别是你的漂亮外表、明星光环、身份带来的滚滚财富,都会影响你的感情世界,可以带来极大的扭曲,你所有的一切,都可能因为感情投入毁于一旦,可惜了。”

    倪星澜语调放慢:“我就不能有爱情?”

    石涧仁摇头:“有,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和幸福的权利,但在整个生命里有孰轻孰重的比例,你可以全身心投入到感情里,感到愉悦美满,但且不说这种投入对你有多大的风险,单说你选择满足自己,还是通过自己去改变影响更多人,这就是个小我跟大我的区别,我期望你是后者,但如果你选择前者,我也祝福你。”

    倪星澜还是能保持平静:“但你会继续朝着大我的方向前进?”

    石涧仁点头:“我的思维模式就是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可能在这个时代有点假大空,但我在尽量踏实的做。”

    隔着硕大的墨镜,看不到倪星澜的眼神有什么变化,声音终于有些难过:“这几天,我终于能把我俩……对,就是我和你认识开始到现在的场景都认真的回忆了很多遍,悲哀的现这几年来,都是我在主导拖着我们的关系朝感情上走,你一直在抵抗,还在试图拉开距离,我真没想到我第一次真正喜欢一个人,就变成这种局面,这算不算也是遇人不淑?”

    石涧仁竟然点头:“可以这么看。”

    有点痛苦了,因为声音变得有点低低呐喊:“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爱情和事业都得到满足?”

    面对这样美得惨绝人寰当红女明星充满感情的纠结,石涧仁这贱人还能保持平静如昔:“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我就不用废话了,单说你本身,你具有强烈的成功意愿,你内心是期盼做得更好,获得事业上成功的,到现在你已经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这种成功已经在你的血液中,同样也会带到你的生活里,你习惯支配,习惯碾压,习惯你想要得到的就必须得到,哪怕面对你最不可逆转的权力,你都不会放弃,这是一种巨大的优点,这说明了你的优秀,但也说明了你还没遭受过挫折,所谓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越过遇人不淑这个坎儿,你就是强大的。”

    倪星澜终于扭过头,摘下墨镜对着石涧仁,哪怕石涧仁的视线还集中在前方的车辙印上,还是能感觉到那双剪水瞳眸带着浓烈的情感传递过来,声音也是:“可我真的爱你啊!”

    石涧仁真是大心脏:“相由心生,一个人走过自己的人生岁月,经过各种风雨,都会留下几分痕迹,有的是命运安排,有的是自己的选择,明星也好,凡人也罢,对于人生,还是多几分从容和淡然,看看外面的景色吧,我们能活着的就是几十年,也许到了暮年时候,你回头再这么一看,人生并不会因为你是明星就给你太多特权,这些烦恼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能把握自己,你既不需要去做男人世界里的太阳,也不需要去做任何人的点缀,你才是你自己,也许我不过就是你在这条路上的一个绊脚石而已。”

    好一会儿,倪星澜才缓缓的开口:“你是这个世上,对我最温柔,最体贴为我着想的人,可能以前我把这理解成爱情,现在看来,真的是在玷污你这份付出,因为爱情终归是为了得到我,把我哄上床,让我死心塌地的爱着你,唯有你是一点都不考虑回报的,只是想让我好,变得更好,哪怕未来我跟你毫无关联,你也只是会远远的看着我?”

    石涧仁飞快的看了她一眼:“你能转过这个弯儿,说明卢老师开导你,确实比我做得好,我也有考虑回报的,无论是作为演员传递更多美好的东西给观众,还是作为艺术家带来更多让观众感动,相信这个世界是朝着光明的,这就是你比我能带来更多回报的方式,也许有人会觉得我这样太虚伪,太不真实,说的都是假话空话,可我相信你能理解我,因为我们已经在这么做。”

    倪星澜默默的把目光几乎黏在了石涧仁身上,任凭车身颠簸,都没有被拉开半分,良久,才好像从喉咙里出点呻吟:“我想起,有个编剧在剧本边上可能随意标注的一句话,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那时我还小心眼的以为是在讽刺嫉妒我,现在我知道了,我就是千篇一律,遇见了万里挑一。”

    石涧仁还咂摸了这句话,不要脸的点头:“我活在这世上,无非是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人,做点有意义的事,那就不枉此生了,对,最好还能像现在这样看见些美丽的景致。”

    随着石涧仁指外面的手指,倪星澜艰难的把目光挪开,之前的戈壁荒滩已经变成了金黄色的真正沙漠,无边无际的沙漠像黄色的大海,太阳照在上面,万点光亮闪耀,天空无尽浩远,蓝色通透得没有一丝云彩来影响那种纯净,由于日照和云影的作用,在这广阔无垠的大沙漠衬托下,天空竟幻成一片碧蓝明净的大海,两片海洋交接的地方也不再是平直得那么毫无变化,起伏地耸立着锯齿形的沙丘。

    浩浩渺渺,起伏不断,人在其间,顿时显得那么渺小。

    三生有幸,能见如此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