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41、这是什么鬼旅游!
    几个小时以后,回到省会的石涧仁就看见了卢哲,意料中又在意料之外,倪星澜亭亭玉立的站在旁边。

    戴了墨镜和口罩。

    所以石涧仁就无从观察这姑娘的大部分情绪状况,只能从外观看起来没有怒气,也没有娇气,比较平静,面对他观察的目光,也有静静的点头示意,石涧仁同样回应。

    卢哲不看这双男女反应,扣上手里的电话:“走吧,等着呢!”

    随着他招手,背后一辆北疆地区很常见的进口越野车滑出来,卢哲当仁不让的爬上副驾驶,石涧仁自然就是帮倪星澜开门咯,姑娘还有说谢谢。

    石涧仁摘下这些天那个双肩背包抱在怀里,其实里面除了三四件换洗内衣,什么东西都没有,他自己身上更是除了钱包、手机就是个记事本,离开平京时候的行李衣物全都在倪星澜的大箱子里面呢,只是离开平京时候如胶似漆的两个人,现在竟然已经多了点彬彬有礼的生分。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还真奇妙。

    石涧仁不觉得尴尬,还主动开口问:“最后戏拍得怎么样?”

    倪星澜没摘下墨镜,但隔着镜片看了石涧仁的:“还行。”然后就没有多余的补充了。

    其实给石涧仁的感觉,更像是回到了几年前那个李尚俊的粉丝团出游韩国时的状态,他就点点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了。

    卢哲也没说插个话调节气氛,车厢里陷入了安静。

    但倪星澜的墨镜没转回去,就那么静静的对着石涧仁,不知道在看什么,想什么。

    北疆省会城市真的很小,可越野车也没走多远,很快就从郊区转进一片开阔的农林区域,被停车引得睁开眼的石涧仁相当惊奇的看见越野车竟然停在跑道上,旁边停了一架墨绿色的老式双层机翼螺旋桨飞机!

    同样是影星,看看人家卢哲玩儿的什么!

    石涧仁很想给自己旗下艺人这么说一声,但现在还有没有经纪关系都未可知了,所以他闭嘴。

    但显然倪星澜下来也有点吃惊,伸手摸了摸那满是斑驳的下机翼,看见那些金属皮都坑坑洼洼了!

    而且这时候才能现午后的北疆有多么炙热,机翼都是烫的。

    卢哲给石涧仁得意洋洋介绍:“北疆太大,我这哥们儿是在这边开公司的,小通用航空公司,专门搞农业撒农药,地质勘探,地理测绘之类的业务,怎么样牛逼吧?!”

    石涧仁也怀疑:“除了民用航班,我没坐过这种特殊的东西,这……根据我不多的一点飞机知识,这起码是五十年前的东西了吧?”

    卢哲勇敢:“我也不知道,敢不敢跟着我一起走?星澜,走么?”说着自己就拉了旁边的舱门台阶上去,把手也烫。

    倪星澜看了眼石涧仁,就跟着跳上去了,反而是小布衣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飞行员,觉得那两位面相还不错,才惴惴不安的跟着上飞机。

    他不是怕死,而是觉得值不值的问题。

    里面果然跟石涧仁已经熟悉的头等舱天差地别,整个热得跟蒸笼不说,靠着机舱壁上左右各三个座位还得掰下来坐,结果两男一女的乘客很有默契的呈v字形对坐,卢哲可以面对对面隔着座位的男女,指点他们系上安全带,飞行员出来检查一下,也没确认其中居然两位大明星还有个新近热门主持人,就点点头回去起飞了。

    结果起飞体验比石涧仁在那些高级大型客机上还好点,仿佛就是汽车挂了个二档的距离,就轻巧的升空了!

    要说一点不紧张,肯定不可能,倪星澜的双手都扣紧在那翻板座位上指节都白了,但依旧没出声。

    石涧仁确认自己说话不会抖了,才询问旅游线路:“飞到……哪里?”

    没想到卢哲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那个著名的死亡无人区,具体在哪里降落,后面的路程怎么走,都是我那两位朋友安排的,很好的朋友,从平京过来,在这边搞这个小航空公司已经好几年了,爱上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愿意回到平京去,早就邀请我来,特别给我当向导。”

    石涧仁就对这位向导比较感兴趣了,然后试着把注意力转头从背后的舷窗看出去。

    这才现飞机飞得非常低,和平时的客机航班完全两码事,感觉就是擦着树梢或者山包顶部在飞行,刚刚平静点的心,又给提得高高的了,偷偷看过去,倪星澜的手指节又在白,卢哲也看了眼,赶紧扭回头:“我拍有部空军的片子,跟他们转场,坐过几次这种飞机,但……也不至于飞这么低吧,据说这种飞机现在基本都是民用,还能玩跳伞呢,不知道我们能不能体验一下。”

    石涧仁看他满脸期待的模样,终于景仰:“你什么都想尝试下?”

    其实机舱里面说话声音要大点,接近吵架的风格,卢哲就有点突破形象:“对啊,做演员最过瘾的就是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这跟看书也是一样的道理,但别人的人生终究是别人的,体验的过程一是为了拍戏,二是为了去伪存真,可不是让自己变成另一个人,星澜,不知道这一课你觉得我上得如何?”

    倪星澜应该是在竭力控制情绪,所以只点点头没说话。

    其实没说多久的话,飞行员像是被提醒了似的,打开驾驶舱朝后面招手:“邵总说可以带你们讲解下面的景色,我们现在正在翻越天山南部山系,然后就可以抵达沙漠边缘了,邵总在那边等着呢,你们也可以来驾驶舱参观,可我俩都不是导游,有什么需要询问的么?”

    石涧仁的第一反应还是:“能给我一份地图么?”他很不习惯这种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

    飞行员笑着从驾驶舱直接扔了个黑色文件包过来,掉在倪星澜脚下,姑娘艰难的弯腰捡起来,递给石涧仁的时候,指尖放大了颤抖,那文件包都在拍石涧仁的手了,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机身在颤抖,因为好像忽然遇见什么风,这一共只能坐八个人的小飞机就开始剧烈颠簸,就好像一片枯叶在狂风中一样无助。

    石涧仁接过文件包的时候,倪星澜有刹那的不松手,想说什么,但是忍住了。

    结果卢哲代替石涧仁问了:“为什么一定要飞这么低?”

    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飞行员嘿嘿嘿的笑:“这个月的升空配额早就用完了,所以我们现在是违规升空,得稍微避开点军方雷达。”

    后面仨乘客都震惊了!

    不就是个旅行么,怎么演变成了规避空军雷达管控的地步?

    然后石涧仁几乎是下意识的:“那这种出事以后,保险公司赔不赔?”

    俩飞行员都愣了下,哈哈哈的在驾驶舱那边笑得前仰后翻,石涧仁都后悔影响了他们掌控操纵杆,倪星澜脸上绷得很紧,隔着口罩都能看出好像在竭力控制脸颊,卢哲代替她使劲探身拍石涧仁的腿:“你保了很多么?谁是受益者?”倪星澜肯定觉得这是个好问题,耳朵都立起来了。

    没想到石涧仁回应:“我没保,我是帮你们问的。”

    倪星澜立刻就转回头去。

    真晦气!

    小飞机贴地飞的好处就是就算遇见点狂风,躲避也比较简单,顺势升空,绕过脾气不好的部分天气又下滑,两位飞行员看起来很娴熟了,还介绍说因为邵总的生意好,基本上给公司配额的升空时间次数,上半月就能用完,所以一般做业务都是能不报就不报,打擦边球。

    然后剩下的时间就是石涧仁喋喋不休的问飞行员方位,然后自己在那份大比例航空地图上找寻方位和移动方向,卢哲好奇他的计算能力,使劲凑近了观看,但也没说换到这边来坐,不知道是怕影响了飞机平衡,还是不遮住倪星澜的观察目光,这姑娘明显一直在看,哪怕机舱里相当昏暗,都没摘下墨镜。

    飞起来到处漏风的机舱里就没那么热,石涧仁还借助舷窗外面的强光找到了大概方位,心里就舒服多了,跟个强迫症似的,然后飞机就开始下降,大概真的就是飞行员说的那样,从省会出来翻越了一片山脉,直接看见茫茫隔壁的边缘,就在这边缘的一条细线的公路上,远远的看见几个小点,这架飞机直接压下头就猛的落地了!

    说实话习惯了普通航班的滑翔降落,可能会对这种固定式起落架的战地降落方式很不适应,起飞时候根本没想到的剧烈震动,甚至带着弹跳的味道,倪星澜都抱头尖叫了,就在她不顾一切解开安全带,顺着惯性原理想扑向更靠机尾的石涧仁刹那,飞机一下停住了,石涧仁一把抓住了她,不然这姑娘估计得砸进驾驶舱里去!

    机舱里的三位旅行者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连石涧仁都忘记给飞行员说声谢谢,仓皇逃离机舱!哪怕外面热得跟进了开水锅一样,还是站在地上感觉安全一些!

    飞行员还在后面笑得哈哈哈,看来有点故意的。

    路边的黑点再次给了石涧仁诧异,先卢哲说的两人,居然是一男一女,看着就是夫妻的样子,其次,听起来能开航空公司的老总,居然只开了两部极为普通的破旧皮卡车!

    这种玩家,不是很喜欢把自己武装到牙齿的酷改装越野车么?

    人生还真是一出没有剧本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