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40、换个正确的旅游方式?
    唐建文满意的欣赏了石涧仁的诧异表情:“看见了吧,这就是边境口岸贸易的原始雏形,或者说原生态,大量的货物要在这里进出,也有大量的交易要在这里完成,与其说通过复杂的货币结算,不如来这种民间交易市场先更换货币,然后交易,效率、费用都少得多,每天现金流量惊人。”

    石涧仁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个就跟田间老农一样的乡下汉快的拿起几块“钞票砖”在手里掂几下就报出个数字,然后从自己包里拿出另外一种钞票砖,快的从其中大概掐了一叠出来,就交换完成了,没有验钞机、没有点钞手、没有计算器,甚至都没有仔细的数数到底有多少钞票!

    那可是钞票啊!

    石涧仁看见他们交易的品种相当繁多,美元、卢布、人民币还有其他多种货币都在用,和其他地方的钞票没什么两样,一张都是可以满足一两天生活的啊,就这么随意的一块砖,甚至一摞砖的搬来搬去!

    读万卷书,行天下路,可能就是要来见识这些在家里匪夷所思的场面吧,只有亲眼看见了,才会相信原来这个世界这么大,现实远比书上写的还要离奇。

    石涧仁都要修正自己那个阅读可以感受不一样人生的论调了,当有了足够的书面知识储备,特别是建立起了自己的人生观和知识结构以后,还是要多出来看看世界,才能拥有更宽广的世界观。

    不过他还是有点疑问:“政府允许这样的事情?”

    唐建文耸耸肩:“城里面每家银行外面都有倒外汇的黄牛,只是这里需求量特别大罢了,每年国内外皮草、羊毛、棉花等农产品交易量极大,就好比一个城镇周围农产品要流通一样,可这里多了条无形的国境线,现在国内外物质条件形成了落差,这就更加大了资金物资的往来,方圆几百公里国境线上就这么一个合法的边境口岸,如果非法越境抓到可是重罪,所以贸易量全都体现在这里了,相比堵得太严实,到处边境上无法收拾,还不如这样有个相对可以管控的渠道,其实我们在西南边陲、东北边境等地都能看到类似的情况,只是这里地广人稀,口岸太少,所以集中在一个点上,显得格外惊人罢了。”

    大6桥也是座无形的桥,其实铁路一直都从这里跟全国铁路网贯通,另一边也跟每个国家的铁路网连接起来,但就如同眼前看到的这样,无形的一道道国境线把铁路网分割开来,任何一列货车,或者一架马车要经过,都得经历繁琐的通关手续跟货物检疫检查,其中产生的费用和时间、精力消耗,当然就比不过从公海上流转的航运线路。

    假如能够打通大6桥带来便利,眼前的一幕太直观了。

    四人考察组在这里停留了三天,仔仔细细的从交易集市到边境口岸的一系列仓储物流、建设园区等等都去观摩过,唐建文已经从外贸口那边取得了几张介绍信,以互联网物流企业的名义,可以在相关地区申请参观,所以一般不对外的外贸仓储区、海关货场等地才让他们去看过,当然从这些地方的驻守军警那,唐建文倒是又顺口聊到些细节,原来几乎每年都有那么一两起极为恶性的持枪抢劫案生在北疆,只是因为消息封闭或者容易遗忘,本地人不怎么在意,内地就更不知道了,警方在现场抓获过其中极少数,大多数都石沉大海般消失了,根据内部交流的信息,这种案子其实一般都是内地来的悍匪,可以说就是内地十来亿人口中最为凶残的那种流窜犯专门跑到北疆这个地方来抢劫现金的,主要就是在省会和这几个边境口岸,每次得手的基本都在几十万到上百万,然后消失无踪的逃回内地去了。

    总体来说,对这种犯罪,基本无解,除了寄希望于那些犯罪分子在别的地方被抓住,枪支弹道信息重叠,才能销案,根本无从查找破案。

    这让石涧仁和唐建文在前往果纳尔边境口岸的路上有点感叹,一个安定而富有活力的国家社会对于普通民众多么重要,而规则又对整个社会的运转至关重要,这些江洋大盗千百年来为什么一直都未曾消失过呢?

    俩书呆子说起那些铤而走险的家伙,还是有点感觉那是另一个世界。

    连司机都听出来这是俩文化人,有时候跟着憨憨的笑几下,吃饭的时候会主动推荐点比较有特色的当地食品了,虽然每次石涧仁和唐建文都叫上他一起吃,这个司机都坐在靠门边的方向,给当地人打招呼聊几句。

    同样是北疆省外接中亚地区的边境口岸,同样有铁路通往欧洲,果纳尔的景色就跟阿尔泰山口截然不同,如果那阿尔泰山口是连绵起伏的天山山脉中劈开的垭口,整座城市都在比较典型的荒凉地区,这果纳尔周边好远就开始是平得绿油油的庄稼地,单从城市地区的环境来说,果纳尔好得太多了,但在边境口岸这个重要环节上,却又远不如阿尔泰山口的经济价值繁忙重要。

    好在石涧仁是个善于总结的,虽然这两个口岸前往接壤的都是哈萨克,到欧洲的距离都差不多,但相比之下阿尔泰山口更靠近北面,到俄罗斯的跨境边贸几乎全都是通过阿尔泰山口前往,光是中俄之间的贸易,就足够让阿尔泰山口跟果纳尔拉开巨大的差距了,这也佐证出北疆口岸的主要边贸成分还是集中在俄罗斯,甚至连前苏联地区都覆盖不多。

    唐建文认可了这种看法,他感觉国家如果把政策朝着果纳尔倾斜,除了拉动落后点的地区,也是因为这里环境条件更好一些,能够吸引投资方来这里运营,毕竟追逐水丰草美是人类的本能,可现目前看起来,这里也就只有这点优势,哪怕国家颁布了倾斜政策,带来的拉动改善依旧有限,毕竟石涧仁提到的那种注册空壳公司的行为,算是虚假投资,大量的资金只是假装来了这里然后就走掉,虽然每年的确会增加可观的税收,但对于这里的民生经济改变不会有本质推动。

    石涧仁也有些失望,只有来看过以后才有言权,琼海省搞类似的影视产业经济倾斜,是因为那里的确有无敌海景,能够以美景宜人作为资源来换取资本进入,而这里呢?

    在北疆这里可以号称塞北小江南,在江南这点条件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当家的要拉扯各家各户展不一的孩子,还真是艰难的活儿。

    他没现自己已经习惯于带着这种思维模式在考虑问题了,而且还本着了解第一手详尽资料的态度,在果纳尔周边仔细考察了当地比较原始的农牧业经济。

    唐建文是有中亚各国签证的,大概十来天左右,跟石涧仁一起考察完毕,也算是更加明晰了方向,带着自己的两位助理从阿尔泰山口出国了,石涧仁送到汽车站的,唐胖子忍了忍还是提醒:“应该给倪小姐打个电话,她年纪轻名气大,可能有点脾气是正常的。”

    石涧仁故作惊诧:“什么时候你也叛变成了她的同伙!”

    唐建文嘿嘿笑:“相处下来倪小姐已经很没有明星架子,虽然跟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不是人人都像吴总监那样,可以完美切换到另一种人生,你这种处理方式我觉得还是太生硬了些。”

    石涧仁终于挠头无奈:“如果再不快刀斩乱麻的处理好,这就要演变到反目成仇的阶段了,这男女之间确实没法做到跟我们这样完全因为理想和目标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也就好像我们考虑的事务,大多都是基于相互兼容,没有非黑即白的绝对选择,大可以各种选择并行运转,但好像掺杂了女性因素,就一定要做出选择,而且是有她无我的选择,这不是事态极端化嘛,我是不怎么认同的。”

    唐建文鄙视他:“谈个恋爱你都能唧唧歪歪生出这一堆学术派看法,哪有这么复杂,喜欢就爱了,当然我也承认你这招惹的姑娘有点多,那就自求多福吧!回头见!”

    目送伙伴上车离去了,石涧仁又有点寡寡的,不过他调整心态很快,立马就切换到独行状态,让那位已经很熟络的司机大叔把自己送回省会告别,自己就背了个临时刚买的双肩小背包就开始上路了。

    这么远既然来都来了,他给了自己五天的游历时间,记得之前倪星澜的拍摄计划是十五到十八天左右,且看卢哲有没有联络吧。

    读书和旅行,本来是石涧仁给自己下山以后定下最重要的两件事儿,远胜于找个媳妇儿,现在好像越渴望这种自由的感觉了。

    结果这倒霉孩子刚坐公共汽车抵达天山景区,就现现实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徐霞客式旅游,压根儿没有万水千山只等闲的出尘飘仙气质,不知道是不是马上就要接近开学了,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孩子,各种大中小学生暑假旅游团,把石涧仁严严实实的堵在了只能看见后脑勺的景区长龙里。

    偏偏在这时候接到了卢哲的电话:“办完事儿了!我在省会,最值得期待的旅行,走起!”

    看看自己的旅行状况,石涧仁毫不犹豫的就转身换团了,只是挂电话前很想问问倪星澜怎么样了,但别人没说,那就是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