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9、程序员的思维
    内心强大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心如磐石,石涧仁肯定比倪星澜更早走出情绪波动来。

    葡萄美酒夜光杯,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些从小就耳熟能详的边塞诗,现在终于以现实的景色展现在眼前。

    和平京、沪海能感受到的那种日新月异变化不同,这里的荒漠、山脉跟千百年前没什么两样,哪怕是城市也看不到时代变迁的紧锣密鼓,更多是一种悠然,一种潜藏了巨大变革的假悠然,因为时代是在坚定不移的朝着前面运行的,一旦在那些火车头地区得到验证,就会毫不犹豫的猛然拉动整列火车向前冲锋,这些猝不及防的地区必然会产生巨大的撕裂感,来不及上车,或者不适应高运动的人,就会狠狠的摔下来。

    所以稍有能力、脑子灵光的人,不是跑到火车头地区去找寻机会,就是在本地占领先机,只留下那些普罗大众毫无知觉的陷入危机而不自知。

    这就是社会这列火车的本质,如何才能让这列火车运行得更合理,让更多的人在一种适宜的状态下上车,恐怕才是具有历史社会责任高度视野考虑的问题。

    石涧仁当然就是带着这种目光来考察的,从中央的角度,在这种边境口岸设立开区特区,目的就是通过这些点,拉出改变,提醒警示更多人,这个世界无时不刻都在变化,等于是先让某些车厢预热慢跑起来,有个缓冲的余地。

    有了这种思维模式作为指导,再看沿着边境线上的四处边境口岸,石涧仁和唐建文毫不犹豫的从地图上就去掉了其中两处的可能性,一个是另一边的接壤国不具备展空间,另一个是周边城镇地区稀少,拉动缓冲意义不大,剩下两个最大型的边境口岸一个就是石涧仁听说可能设立特区的地段,另一个是唐建文更看好的最大外贸口岸,所以在省会城市简单考察一圈三两天以后,租用的越野车就朝着这两个口岸进,实地勘察哪一个对未来大6桥的进出更有意义。

    唐建文思索着点头:“三流的企业想的是靠特区经济减免税占便宜,二流的企业考虑抓住机会如何赚钱,一流的企业引导这个机会,开创这个局面,这两年我这眼界水平也跟着你水涨船高啊。”坐在前面副驾驶的助理也是满带倾慕的点头,另一个倒霉蛋坐在七座越野车的后面,幸好这辆车体型较大,四个人又没什么行李,收起最后面的座椅还能躺在里面打个盹呢。

    石涧仁把自己在车里靠得更舒服些,实在是这种长途跋涉太容易感到疲倦了:“这种提高自我认知的言论在传销、直销里面比比皆是,他们就是靠这个来煽动欺诈认知的,其实就是剽窃了正统的心理激励,这玩意儿就是一把刀,看在什么人手里怎么用吧,我们的关键还是在于如何见实效,而不是空中楼阁。”

    唐建文慢慢点头:“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我一直确信我们的突破口在阿尔泰山口,这里是北疆省外贸经济最为繁荣的边境口岸,具体的你到现场看看就知道了,当初我第一次来,也被震撼住了。”

    石涧仁和他的讨论永远都不带什么感彩,理性得很:“嗯,我也不是迎合上意,因为有内幕消息说上面可能会选择这里,就认为果纳尔边境口岸地区更好,而是从地图上看起来,果纳尔地区更靠近民族聚居密集地带,这样能更好的带动当地经济民生展,从战略的角度上来说,或者直接点说从平京的角度看起来,果纳尔地区更具有对内展的意义,这就是个很有趣的事情了,江州市提出构建大6桥打通西北运输线路的想法,是为了把整个西部地区盘活,接通到欧洲的线路,这是个向外的举动,而中央的思路是想把这一带拉动,经济搞活,这是个向内的举动,这两者之间到底是矛盾还是兼容,就看我们能怎么考虑了,既要让老百姓得利有好处,还要让国家战略得到实施。”

    唐建文当然不需要提醒人是种懂得选择的动物:“这就是国富民强咯,哪怕是有矛盾!也要让这种矛盾化解为兼容!”

    一贯白胖胖和和气气把跪舔客户挂在嘴边的营销总监突然说了这么句有点霸气的话,把前后两位助理都听得伸长了脖子。

    石涧仁倒是不意外,笑着拍唐建文的肩膀:“对嘛,你好歹还是个it软件专家出身,程序出bug不是家常便饭嘛,程序员、工程师的目的不就是消除bug么,不能因为这点那点的问题就完全推翻整个程序,那也太劳民伤财了。”

    唐建文也笑:“你可别对程序员说,你的代码有bug,咱们第一反应是你环境有问题,然后就是傻逼你会用嘛?”

    石涧仁恍然:“那该怎么问?”

    唐建文得意:“你应该委婉的说,你这个程序和预期有点不同,你看看是不是我的使用方法有问题,咱们本能的就会想,草!是不是出bug了!”

    石涧仁哈哈哈:“好吧,这个笑话再次证明了沟通方式的语言艺术,你按照程序员的思维来解决这个问题,我用政府体制内的思维来考虑问题,嗯,现在我逐渐开始理解到我去挂职带来的妙用了,不是我们从政府那里可以得到什么,而是我们可以并行思维,从社会的角度,从政府的角度同时考虑,然后我们再相互磨合出一个经得起推敲的结果方案来!”

    唐建文也哈哈笑:“石政府说得有道理!”

    石涧仁摸下巴:“其实政府的态度很简单,为国为民有利的建议,这本来就是为了巩固这个政权的做法,当然会欣然接受了,但重点在于建议要言之有物,而且得提出可行的实施方案,不能假大空的哎呀,我要让一亿民众吃上饱饭,这话肯定是没错,可具体怎么做呢?得拿出怎么做的细则来,不然根本就没人鸟你,大放厥词谁都会,那些只会诋毁抱怨的人,换个政府,一样不会解决问题。”

    唐建文在平京也混了不少日子:“可政府机关的效率也未见得好啊。”

    石涧仁点头:“我们是聪明人嘛,同一个方案,我们可以给自己更多的选择,以我的见识看来,区县镇乡基层开始,越往上,能达成共识的几率就越大,因为越往高处走,视野、素养跟进取心都不同,然后不同的部门自身利益跟出点也不一样,任何事情都有方法论的,不能因为我们的方法不对,政府部门的效率低下,就彻底否定了努力的可能性,这个机制也总是人设计的,程序也是可以调节bug的不是?”

    唐建文佩服:“你怎么都能绕着弯儿说到程序上面,生怕我听不懂。”

    石涧仁连忙吹捧他是天赋异禀……

    从省会过去阿尔泰山口五百多公里,司机一言不的开车抵达这座边境城市以后,靠边停车时忽然开口:“你们……注意点安全,就在前几天听说这里生了枪杀案。”

    唐胖子和石涧仁立刻给吓一跳:“啥?”

    司机也懵:“我只是听同伴乡亲说的,这里从来没生过这种事情,就是突然有人冒出来开枪杀人抢钱,警察正在查。”停顿一下才补充:“你们都是做大事的好人,好人。”

    石涧仁和唐建文相视一笑,拍拍司机的肩膀,就笑着走了,看来哪怕是个啥都不明白的司机,也能听明白他们说的东西不是坏事儿。

    唐建文倒是叮嘱自己的助理把这个事情记下来,开石涧仁的玩笑:“回头你给齐总说一声,给我也配个女保镖嘛,看起来好气派,现在纪总和耿老板都有了!”

    石涧仁白眼他。

    不过那位司机说得没错,刚刚走上街头,唐建文就觉得跟自己上回来的感觉不一样,街头到处都能看见警察和军人,而且对于石涧仁他们这样明显外地人感觉的接二连三都有军警检查证件,询问来这里干什么,紧张的气氛很浓厚。

    助理有个电脑包还被要求打开来看,肯定就是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危险的武器。

    唐建文娴熟的跟人家套近乎,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军警其实也和气,提醒的意思比较重:“有犯罪分子制造抢劫案,具体细节不能说,但你们最好不要带大量现金,这种包有时候都容易被人误解里面装着现金,二话不说上来砰就是一枪,多不划算?”

    这也是个妙人儿,啥都没违反规定,但啥都说了,唐建文带着惊愕的表情跟石涧仁继续走,其实没有封闭什么地方,很快就到了个集市。

    准确的说,这个边境城市就是个集镇的感觉,如果说江州作为直辖市,和其他省份比是见面高一级,这个边境省份却是见面低一级,同样是县市,却简单得只有横平竖直两三条街道,没什么高大建筑,最好的基本都是政府相关地段,这个集市其实也就是顺着宽阔的马路边墙根,摆地摊的味道。

    可一眼望过去,感觉整个城市的人是不是都集中在这里了,怪不得其他街道看着尽是门可罗雀没什么人影,随眼望出去都是几百上千的人扎堆儿,而且让石涧仁更加诧异的是,这个集市交易的居然就是钞票!

    一捆一捆的各种外币,还有人民币!

    就用当地常见的布褡裢或者塑料袋、甚至化肥口袋这么装着,满满的一口袋一口袋都是钞票!

    怪不得那持枪抢劫的人会来选择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