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8、黑暗给了人黑色的眼睛,有人却用它寻找光明
    拍外景很重要的就是电力来源,为了保证众多进口设备的不同电源匹配,影视剧组一般都会配备一辆大型电车,顺便也会把有些贵重的设备放在里面,比如卢哲给石涧仁介绍过的那种什么新的数字摄像套装。

    以前非要回到厂里才能洗印电影胶片,有些大片还指定要送到香港或者日本美国去调色,最后才做胶转磁,而现在只需要直接用电子存储就能回看,导演甚至迫不及待的粗剪了一段,利用厢式车的平整侧面投影出来。

    虽然是没有配音,没有配乐,只是没有调过色的原片,前后甚至还能看见工作人员的穿帮瑕疵,但从倪星澜冲上那个小沙丘,所有剧组主创人员都明白,这部戏有门儿。

    镜头先是对倪星澜的上半身做追踪,期间还用了几秒主摄像师的手提摄像机,剧烈摇摆和独特的视角很有冲击力,但这种手法已经很常见了,现在不是新奇,只是为了烘托慌乱的气氛,反观接下来助理摄像师稳定器用得很熟练,一下就捕捉到了倪星澜的面部表情,就好像倪星澜自身也是突然由动及静,整个画面凝固在那里。

    上嘴唇稍微抬了一下,干涸苍白的唇瓣本来很不好看,可这一刻却因为轻微动作带走整个画面,很细,很用心,很通透的仿佛把这个角色的内心世界全都展现给了观众。

    然后眼睛眨了一下,自然就把视线转移到她的眸子上,石涧仁前几天就察觉倪星澜时不时流露出来的那种勾人心魄的深远就来了。

    勾人的眼神通常是形容媚态,可倪星澜在这里显露出来的就是种把人勾着,往深渊里面拖拽的感觉!

    对于喜欢看演技派的观众来说,这时候也许会大叫:“演得好!”

    可设备车旁边寂静一片,所有人似乎都屏住了呼吸,因为所有人都能读出那种如潮水般形成旋涡的悲痛哀伤,正在席卷观者的情绪!

    而且仿佛和这种拉拽反向进行,泪水直接喷薄而出,再没有电影常识的人,也能知道倪星澜这下没有半点分割镜头什么假装泪水,泪水就是情到深处油然而生的涌出来,真的好像潮水汹涌澎湃的冲进观者感受里。

    又插入了几秒主摄像师的镜头,虽然尽量在控制,但没有机械的协助,镜头中就有点抖动,但显得更真实,接着画面切给了对面,就是卢哲早上看过的那段荒漠沙尘暴的画面,感觉有几十层楼高的昏黄云朵伏在地面之上翻滚,虽然没有精修画面,但震撼力是足够的,如果后期再加上些特效,大片的感觉就出来了。

    可景色终究是陪衬,立刻回切到女主角的脸上,主摄像师的机器又独辟蹊径的顺着她的头顶跟太阳三点一线,瞬间的眩光形成了亮瞎眼的光圈,似乎把观众都能电晕了,真的从生理上都能感受到女主角在炎热骄阳、巨大风沙尘暴面前的晕眩无力,然后再切回那台稳定的助理摄像师机器,空洞、愣怔的眼神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然后神经质的拿起手中的矿泉水瓶,颤抖着双手连着滑了两次,才把瓶盖打开,然后就大口大口的使劲灌水!

    可以假想,如果没有这个道具,那就只能大哭大喊大叫,难免落了俗套,偏偏就是多了这瓶水,跟泪水混在一起,这种看似平常随处可见的动作,在这一刻让人动容。

    没有歇斯底里的大动作,甚至连哭声都没有,就是用一种充满无形力量的静态表现,把悲伤、绝望展现得淋漓尽致,特别是那种大口大口吞水的动作,更像是强迫自己履行什么诺言,直到整瓶水都灌下去,镜头又在摇摆中切换一下,才看见倪星澜猝然跪倒在沙砾中,浑身跟完全放弃了生存意愿似的跌坐……

    就粗剪了这么一段,基本上就是倪星澜的独角戏表演,极为深沉的表演。

    通常好演员表演路数有两类,一种是影视演员的姿态,他们的表演紧跟着镜头的需求,是镜头性的一部分,有种外放的张力,大多数偶像派或者熟极而流的演员都是这一类,还得是口碑比较好的,面瘫的那部分肯定不在其中。

    而另一种就是戏剧化的,有种内化的细腻度,尤其体现在对于语言的掌握,台词的每字每句背后所支撑的情感体验,都能经得起推敲,并具有一种张弛有度的节奏感,这是很多老戏骨都来自话剧界的原因。

    但显然倪星澜这段戏,一个字都没有,根本忽略镜头的所在,只是自顾自的展现,让人感觉到巨大的悲恸却被严实的包裹起来,急剧膨胀却没有爆炸出来的控制,特别是导演后来这种连续的跳接片段,让倪星澜只靠着一两个动作和眼神,甚至一个静态,能瞬间感染观众,轻而易举的。

    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是内行,甚至很多都是影视专业出来的高材生,屏息凝神好一阵,才突然开始欢呼鼓掌,庆幸这部戏在这么鸟不拉屎的地方没白来,终于看到值得雕琢的素体了。

    听着那边的声音,卢哲也丝毫不动,他经历过的类似场面已经很多了,算是战功卓著,但这时候不再笑嘻嘻的淡然,而是前倾身体靠近倪星澜开口:“我跟石先生认识不过几天时间,如果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的,我想他会找你吧,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了?”

    倪星澜几乎就是晦暗的蜷在折叠椅子里,声音也很低:“都过去了,我想我知道您的用意,借着这样入戏的角度,让我切实体会到这种永失我爱的感受,也确实是利用好这次我跟他之间彻底分开的机会,揣摩到以前我从来体会不到的这种感受,演好这出戏,你也算是帮他完成了任……务。。”说到这里又有点哽咽,赶紧捧杯子到嘴边,好像用热气腾腾熏住了脸就不会哭出来似的。

    卢哲和之前的态度截然不同了:“有点绝望?”

    倪星澜迟疑了一下,却没有回应,好像在琢磨这个词儿,现在对什么都敏感。

    卢哲想了想:“绝望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勇气和希望,还记得我俩唯一一次共同出演过的那部悬疑电影么,我的偶像做主演,他还把你抱在臂膀上合影了。”

    倪星澜不明所以的点点头低声:“当然记得,他……也是我的偶像,可后来他……”

    卢哲点头:“跳楼自杀了,抑郁,他在人前总是温和乐观的,实际上却在承受巨大的压力,干我们这行压力本来就复杂,演不好怕名落孙山,人红是非更多,还记得那时候拍戏的间隙,我经常跟他躲在小门卫室里面抽烟么?”

    倪星澜终于有点缅怀的表情:“记得,臭死了,一身的烟味儿,导演又不敢骂你们,但是你现在不抽烟了。”

    卢哲还是点头:“他走了,我就不抽烟了,可能谁都想不到,正是在那小门卫室抽烟的快活时光,他教会我怎么做个明星,那时他已经是亚洲最红最红的大明星了吧,可是他一点都不快活,我就反复的想,我可不要走到他那样,所以后来大学毕业我就停止演艺工作一两年,全心教学,到现在我依旧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就因为我从他身上懂得了约束,这是他没做到的,而石先生一直在希望你懂得这点,这不是简单肤浅的指约束或者男女之情,而是你要明白当明星,我们面对太多的诱惑,如何真正的掌控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交给其他人,哪怕是交给石先生,这都是不可取的,普通人都不应该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明星尤其这样。”

    倪星澜凝视前辈,卢哲笑笑:“我想,石先生应该也跟你说过类似的话语,但你恐怕是听不进去的,这就是当局者迷,你眼中的他可能完全就是喜欢的男人,但你却没想过他实际上是个什么男人,所以说到这里,我建议你再把表演心理学好好重新温习一遍,特别是在今天这样已经经历过一次感情上的绝望以后,再揣摩一下你跟他之间的感情交流,我想会有些全新的感受,人是有选择能力的动物,哪怕是在黑暗和痛苦中,可以膝盖一软就选择放弃和逃避,也可以坦然应对和走出黑暗。”

    倪星澜的眼眸哪怕在黑夜中,也有点闪亮了:“你说我跟他还有可能?”

    卢哲做个骇然的捂头表情:“这下我知道为什么石先生有点头疼了,女人陷入爱情之中智商的确会直线下滑,我们说的不只是感情,还有整个人生,另外说句最核心的事情,我跟他最担心的就是你这因为拍摄这出痛失爱人的电影入戏太深,结合你跟他之间的这种情绪波动,产生消极灰暗的情绪,所以我才决定把最绝望的那一场戏提到最前面来拍,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如何从这种情绪里面走出来,同样也是从你跟他之间的感情纠葛里面走出来,心若莲灿,这电影名,可是一种境界,你能真的演绎出来这种境界么?”

    倪星澜蜷在折叠椅子里面,把自己包裹得更加严实了,但显然这会儿确实洗去不少灰暗消极的情绪了。

    没有谁是天生的强者,只有站在悬崖边的时候,才会真正的坚强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