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7、一个无解的追问
    第二天一早整个剧组就从土城拉出去,到十多公里外的戈壁滩拍沙尘暴。

    当然,剧情是沙尘暴,前些天早就拍过类似的飞沙走石镜头画面了,平时这里也不是随时都有,而且整个剧组到沙尘暴的场面里去拍还是很危险,没那个必要,所以今天主要是模拟天气实地拍摄,卢哲还一大早就跟导演摄像一起观看了之前单独拍的景色画面,很震撼,佩服了摄像组的胆大,年轻的导演摄像也表示了对电影事业献身的决心。

    等到倪星澜上场,那就是两台固定在皮卡车上的工业风扇来模拟狂风,还反复调整了距离,能把衣服吹到平行即可,别真的飞沙走石打磨了当红明星的脸,那就得不偿失了。

    卢哲找了块布压在脑后棒球帽下,看着就跟日本鬼子那披风帽一样,但防风遮阳很有效,他又坐在移过来的红色遮阳棚下,近距离的看化妆师和助理给倪星澜做打扮,还给妆容提建议,哪怕一夜都没怎么睡好,倪星澜还是专业的,反复的在重新看剧本,然后闭上眼感受模拟那种情绪,睁开眼的时候明显能看出来她在竭力切换自己的身份,但有点难,有些表情模凌两可,又或者做出来很生硬,反倒是脸色的憔悴让化妆师比较容易调整。

    说起来这种戏,她脸上的粉底就跟油画整个画了一遍似的,整个色调重了不少,有种酱油抹过的味道,再加上嘴唇“干裂白”,很惨了,当然往好了想,也能有效的保护皮肤不受恶劣环境的伤害。

    卢哲还要让她更惨:“喏,剧本上你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在沙尘暴里面,再也看不到了,这不是你可以决定的,这是命运的安排,哪怕你曾经跟他有过美好的日子,但这一刻失去了,永远的失去,再也没有了,来,跟我看着远处那个点,那个沙丘顶部,插了标尺的那里,专注的看着,回想我这几句,永远失去了,他说话的样子,他张开手臂帮你挡风遮雨的动作,他在批评你,或者说你笨的样子,永远,再也看不到了……”

    语调很平缓,像在念画外音,更有点催眠似的口吻,化妆师都察觉到偷偷瞟了眼卢哲,但倪星澜已经把视线聚焦到远处,长长的眼睫毛哪怕是化了憔悴妆,还是很清晰的带出来颤抖,不规则的颤抖,只有很近很近的目光才能观察到那双眸子里的瞳孔在放大,那是种生理上本能在希望看得更多,看得更远的反应。

    其实一直在说话的卢哲转头偷偷对远处张望的导演做个ok手势,再把手指在嘴前做个鸭嘴噤声,导演果然就没有喊咔,只是用对讲机呼叫所有部门准备开拍。

    卢哲回过头来拍拍穿着破旧旅游冲锋衣的女主演:“去吧,去告别……”

    倪星澜就有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卢哲在她旁边低声:“不一定要说话,甚至不用声,做你自己,你不是在演绎角色,你的悲痛,你的沮丧,你的世界,这一刻你只是想表达你的情绪,曾经的一切都成了过去……”

    等卢哲往后一退步,旁边轨道上的摄像师就被推着一直跟倪星澜并行,而且是紧张的用耳麦通知弯腰卖苦力推车的助理:“慢!快点,慢,草!卧槽!”

    摄像师在很多剧组是仅次于导演的高层,助理以为骂他,有点吓着了,却听见耳机频道里导演那边也在情不自禁:“好!好,稳住!稳住……太牛了……草!卧……槽!”

    中国语言真的有些奇妙,特别是这卧槽二字,光是语气和前后轻重音不同,就能带来完全不同的褒贬意。

    卢哲没有到导演的遮阳棚下面去看,抱着手臂眯着眼和其他剧组成员站在后面,看着那个身影带着从昨晚开始就越加重的孤独、哀伤气息踉跄而行!

    这一跑就是几十米,摄像师分明现倪星澜根本就没在乎地上悄悄标注的终点位,又或者干脆就忘我一般眼神定定的,带着通透的绝望!

    可能换做其他演员都要喊咔了,借助偶尔几个移到正面的眼神特写,导演肯定明白这种状态可遇不可求,直接提醒:“上稳定!上稳定……”话音刚落,摄影助理就窜出来,身上穿着件黑色皮背心,从腰间伸出来一只金属臂,娴熟的控制着金属臂上的一台摄影机,起码还有两个人跟在他身边帮他保证扶着设备和别摔了,后面还有人在跟着理线,其他人都很紧张。

    拍娱乐片无所谓,基本上只要大概对上剧本就行,搞艺术就是这点烦,一点点不满意,或者状态不好就可能重来,假如是演员已经情绪演到位,摄像或者灯光、照明哪个环节没做好,导演会当面骂娘喷一脸口水的,所以现在谁都能看得出,光是个背影,倪星澜就演出气氛来了,工作人员们简直膜拜:“卧槽……真的想不到!”

    果然跌跌撞撞的助理摄像师追上倪星澜的时候,轨道也差点到头了,主摄像师居然二话不说就摘了自己云台上的摄影机跳下来跟在后面做辅助拍摄!

    一般来说电影拍摄都是尽可能要求借助轨道、摇臂等设备来寻求匀平稳运动,保证最后的拍摄效果清晰稳定,身上穿着减震云台的助理摄像师小碎步的跟着拍摄已经算是捕捉得很专业了,也来不及换这叫做斯坦尼康的运动减震背心给他,可主摄像师明显是舍不得这个场面,提着摄像机就在斜侧方跟着跑,偶尔还会跑到前面去!

    还好倪星澜只是出原定点十几米就站住了,猛刹车的动作差点把助理摄像师摔倒,幸好小助理拼命抱住他,才抱住了设备别跟着摔下去,人摔了都没所谓的。

    然后让导演、摄像特别是道具魂飞魄散的现,倪星澜手里居然拿着瓶矿泉水!

    那男主角就是因为把最后一点水留给女主角,又保护她躲避沙尘暴才丧命的,什么时候剧本上说有瓶水了?

    气得导演猛转头!

    演员站起来的一瞬间可能进入状态都忘了手里拿着什么,助理呢?化妆师呢?道具都不检查么?这些王八蛋很可能毁了这个镜头,导演想杀人的眼神转过来,结果化妆师连忙悄悄指卢哲。

    没错,就是卢哲最后塞到倪星澜手里的。

    一身破旧冲锋衣,满头带着尘土的胡乱长,脸上既有粉尘污垢,还有“小擦伤”,导演就听见耳机里摄像师又在不停的用喉音卧槽,赶紧回头看屏幕,凡是能凑到这边监视器的剧组高层都尽量凑过来看,然后一片的卧槽……

    什么时候中国语言艺术变得这么贫乏,只能用这个词儿了?

    当然,偶尔也会冒出来一句:“我靠!”

    这个长镜头整整拍了二十多分钟!

    要知道现在除了特殊情况,影视剧都很少拍长镜头,电视里面这么搞多半都是偷懒省事儿,这种艺术片拍长镜头,只能说是画面确实值得。

    最后倪星澜是摇摇欲坠的被几个助理跑过去抱着抬下来的,原本预计要分拆成十几场,起码鸡零狗碎要拍一天的外景戏,这就把重头戏拍完了!

    卢哲远远的看着倪星澜状态,挤过来给还凑在显示器前面的导演建议几句,道具赶紧上阵,立刻调整场面,拍摄周边镜头,特别是有倪星澜被救出来以后,坐在救护车尾部喝水的画面等等,总之是趁着倪星澜现在的状态要把能拍的一口气拍了。

    作为女主角私人指导,卢哲也过去给倪星澜补充说了几句。

    到得晚上,导演就破天荒的给整个剧组放一晚上的假,可以到二十多公里外的县城去好好的放松嗨皮一下,只要明天早上十点能按时回来重新开始工作就行。

    可还是有半数以上的剧组成员跟着导演这帮人挤在剧组那辆设备车上,观看了倪星澜今天上午那只能用震撼来形容的表演,因为导演迫不及待的晚饭前后就开始做模拟粗剪,这也是有了数字摄影以后才有的新优势。

    这时候包括导演都能明白卢哲塞给倪星澜那瓶水的用途。

    也就是个设计的小道具,更能够演绎出角色内心感受的道具,也许有些老戏骨什么都不要,就能通过眉眼之间一丁点小变化表现出对于人物的细腻把握,用一颦一笑就融汇出了情感、氛围,但有个小道具,能够很取巧的加倍提升效力。

    电影学院的副教授当然很熟悉这种小伎俩了,导演和科班出身的演员当然也都知道,可真正能通过一瓶水就表演好的,那也是可遇不可求。

    但显然倪星澜今天用好了。

    安装在一辆货柜车里的设备间爆出近乎于欢庆的掌声,倪星澜却没有去看,依旧是裹着军大衣,手里捧着一杯热可可,神情萧瑟的面对同样坐在木头折叠椅里的卢哲,对那边的掌声置若罔闻,只声音都有点沙哑的开口:“他没有给你打电话么?”

    听着这音调,就跟脱了水似的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