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6、人生不是换个剧本就能重新开始的,只能痛苦修正
    1236、人生不是换个剧本能重新开始的,只能痛苦修正

    远处的太阳灯关了,只有几盏照明的白炽灯,这样的灯光下,使劲收起肩头控制情绪的姑娘看起来格外单薄,让人无限怜爱。

    卢哲超的声音没杨武军那么金石为开,但重在平和清晰:“我们来说说戏,好么?”

    倪星澜有点诧异的抬起泪眼婆娑,但瞬间能收起鼻息眼泪,控制住表情不解:“什么?”

    卢哲超平铺直叙:“你跟石先生的戏啊,一个电影明星和穷小子之间的剧本,对吧?”

    倪星澜皱了皱眉头,情绪稍微被带走了一些:“什么?”

    卢哲超没有回应这两个连续含糊的什么:“清醒点吧,他跟你之间没有爱情,你把剧本理解错了。”

    这话来得是如此直接,直接得倪星澜脑子可能都空白了:“你!你在说什么?”

    卢哲超还是端着那一次性碗筷,还给自己盛了点油星子不多的番茄蛋花汤:“我在说虽然我没看见你和他之前拍的那些画面,也没看到你俩之间的剧本,仅仅从我看到你俩到现在,你把剧本理解错了,你根本和他没可能。”

    倪星澜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悲悲切切的情绪彻底不见了:“卢,卢老师……”

    卢哲超点点头:“没错,换个人来跟你说,你恐怕都是不屑一顾的,我好歹也拿了一次金鸡奖和两次百花奖,创造经济收入的数字暂时还高过你,现在你还是沪海戏剧学院的大三学生,虽然我曾经报考沪海戏剧学院失败了,但现在我是平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理论课副教授,起码我现在的身份,跟你说话,你还不至于嗤之以鼻,你实际还是被到目前为止的一切荣誉跟地位捧得忘乎所以,单凭这点,他跟你不是一路人。”

    好像遇见个各种武功招式都克住自己的正统高手,倪星澜快速的鼓了好几下嘴,真的还是按捺住发作,当然泪水不见了:“凭什么这么说,你才认识他几天,知道帮他说好话。”

    卢哲超放了手里东西还找了根牙签,才舒适的靠在椅背:“凭在航班,你吼了他,还拿小毛毯砸了他,可最后下飞机时,我还是看见他那座位留下叠得整整齐齐的小毛毯,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为别人着想的善良,这个人面对你毫无顾忌的示爱时候,表现出的是自我约束,而不是不计后果的占有,这么清晰的美德,你认为我看不到?那还要怎么设计表现这个人的细节,才能说明他的性格特征?”

    口吻真的像是在跟一块演出女演员讨论角色设计的表演者。

    哪怕是这时候,倪星澜听见这样的评价还是忍不住抿嘴笑,但控制得较艰难:“他本来很好,还要你说?”

    卢哲超点头:“可你呢?其实从你的内心来说,你始终认为自己是高于他的,从外貌来说,你漂亮,他身甚至还有点土渣味儿,从名气来说,你恐怕始终认为你是倒贴,是下嫁,看得起他,他应该理所当然的回报这份感情,可你想过他又凭什么非要接受你这份感情呢?其实在化修养,你远不如他,外貌容颜,我想不会是他很在乎的重点,至于明星财富,恐怕他你我更清楚那有什么意义,你最为骄傲的几点,都不是他会动心的方面,你有什么自信让他非得爱你呢?我对你这个角色具有的自信心感到莫名其妙。”

    倪星澜震惊了,语塞了,特别是这个喜爱什么都用剧本来理解的姑娘,被自己的方式打得落花流水。

    卢哲超还不松手:“最重要的一点,你真的了解他?”

    倪星澜已经喃喃了:“还不……是那样?”

    卢哲超说话其实很没咄咄逼人的味儿,但正如石涧仁之前评价的那样,看似平和下隐藏着锋芒:“哪怕在你面前好像有点缺陷,有点束手无策,我更愿意相信自己判断,那感情更像是个老者对自己的孩子溺爱或者迁,而不是爱情,当他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他的品行几乎无可挑剔,特别是他的高度自律,超乎常人的自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因为只有先学会克制自己,才能在这种自律管理自己,我对他的这种做法感受特别深,因为当初我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是大肆揽金,不顾一切拍片赚钱的机会到了,我却能在别人的教导下,约束控制自己的欲望,从此以后,我才彻底的产生对自己的自信心,我能够掌控自己,你呢?你能做到么?”

    倪星澜呆呆的:“他,他也告诫过我,别只盯着赚钱……”语速忽然变快,使劲点点头:“对!他也教我控制自己的欲望,但是,但是……”

    相石涧仁那偶尔去美术学院串场的代课老师身份,卢哲超才是正儿八经的卢老师:“好了,这次讨论的重点是你和他的角色根本不在一个交流层面,这么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有一颗平静内心,有一颗温柔心肠,有一颗智慧头脑的人,你都没有与之匹配的自身,谈什么恋爱?表演心理学你考了多少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关于角色心理的分类你都白学了?巴尔巴的人类表演学呢?学这么多东西你从来没换位思考一下他的感受?更何况你还一直处在高高在,俯身迁他的心态,那不是南辕北辙么,如果非要修改这个剧本,其实应该反过来,你崇拜他,发自内心的崇拜,可能这场感情戏才更合适一些。”

    倪星澜琢磨着这句话,然后脸色越来越惨白。

    卢哲超多会观察角色气氛的:“好了,整个剧组都在等着呢,去继续拍戏吧,是我让他继续去工作的,也是他让我开导下你,可不是要我帮他说什么好话,明着这么说吧,影视圈里以前他可能最期望的是跟你一起开创局面,不好意思,现在我很认同他这个人,我想来抢占这个局面,才答应这个事儿。”

    哎哟,多明显的,刚才充满了沮丧和悲苦的倪星澜腾的一下跳起来,她腿长嘛,更像弹簧:“什么?!”

    卢哲超还是稳坐钓鱼台:“弱者怒如虎,强者静如水,稍微这么试探下,如果他在这里,可能会对你失望不已了,根本没想清楚前因后果,却只有狭隘的占有意识,一个内心不够强大,心永远都缺乏安全感的你,凭什么让他喜欢你呢?他认识你有好几年了吧,你难道到现在还没分辨清楚,你跟他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倪星澜站在那,看着远处探头探脑想过来,又不敢靠近的其他演职人员,但为了能按时开拍,电工已经提前把那几盏需要预热才能达到亮度的太阳灯打开,好像也慢慢把倪星澜的脸蛋照亮了,没卸妆,还带点脏污的姑娘低头看看面前这和石涧仁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但也有着另外一种温和劲儿的卢哲超,特别是卢哲超眼神带着的那种平静跟善意,让她之前反复无常的情绪收敛下来,咬咬嘴皮轻声:“从我跟他认识,他说我笨,看来我是真的笨?”

    卢哲超摆出课时候的老师派头:“嗯,很多人把自己的小聪明当成智慧,石涧仁是个有大智慧的人,我估计是因为这个,他看你才像是看着淘气的孩子。”

    倪星澜还有些痛苦的使劲闭了闭眼,好像在片刻间把自己和石涧仁的几年历程拉了一遍快镜头,睁开眼是苦笑了:“我自己笨,身边也没个明白人,尽是怂着我扣屎盆子的,卢老师,您可得教教我。”

    这话终于是诚心诚意的了。

    卢哲超却避实虚:“感情的事情那是你们自己的事,虽然我不怎么看好你俩,他委托我留下来帮你,是解决你在拍摄情绪的事儿,也许迈过这道坎儿,你才是真正的成长,懂得道理二字是什么意思,先拍吧,我会一直在这边给你做辅导的。”

    啧啧,卢哲超在电影学院课虽然谈不一节课价值万金,那也是证明了实力的,现在来做这样一对一的专门辅导,倪星澜心悦诚服的躬身行了个大礼,卢哲超也大喇喇的接受了,只是挥手示意赶紧去。

    不过显然卢老师课这才是头一节,倪星澜明显有点心绪大乱,不是心不在焉,而是她心里应该充满了问号、句号、感叹号,更多是悲苦或者后悔的沮丧,哪里有心思潜心进入到目前的拍摄来。

    卢哲超也没白坐在遮阳棚下,亲自操刀跟导演商量换了拍摄内容,把一些不太重要的环节找出来先拍,并且顺势把后面几天的拍摄先后都调整了,先拍最难的那段。

    导演都忐忑了:“能行么?现在她这个状态可不算太好!”

    卢哲超居然东拉西扯:“我现在正在院里带职读导演系研究生,我有种感觉,倪星澜这股子精气神,你看看,这有点迷茫混乱的精神头,不正是女主角应该有的么,好好点拨雕琢下,能拍出名堂来!”

    可怜的导演真的不敢质疑这电影学院副教授兼一线男明星,苦着脸点头,被卢哲超拉着潜心研究剧本,还要重新做分镜头了。

    到底谁才是导演啊?

    不带这么玩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