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5、道可至而不可求
    石涧仁还好点,好歹看着赤子之心电影电视剧组拍摄,见识过倪星澜这样专业演员在镜头前直接变成另一个人的场面。

    唐建文和他的助手就纯粹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头一遭。

    见识到平日里好像邻家女孩儿的的倪星澜,也就是个漂亮得有些不像话的姑娘,忽然就在演绎另一段人生,更让他们开眼的就是平日里看起来或紧凑或漫长的影片节奏,原来这里都是拆成几十秒,几分钟的镜头零零碎碎的拍摄,有时候说两三句台词,导演就在喊咔,而不轮到倪星澜说话或者正面上镜的时候,这姑娘就站在角色位上,保持一个动作纹丝不动,可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不动,就凭这份儿功力,就不是一般人做得下来的。

    导演就不停的在红色遮阳棚跟拍摄现场之间切换,哪怕周围天色黑下来,还是有人立刻爬上高处搭起几盏太阳灯,硬是把那块拍摄地照得如同白昼一样!

    卢哲看了一会儿表演,转头看见石涧仁,就给他招手,有助理想拦住的,还是卢哲介绍这就是倪星澜的经纪人,兼润丰影业的独立董事高层,吓得那拍摄助理赶紧消失。

    石涧仁也有点诧异遮阳棚下面的设备:“不是拍电影么?还能现场回放?”

    卢哲笑:“听说你还给润丰做了两年副总裁,现在居然不知道redone,整个电影行业在今年,就被这玩意儿给颠覆了,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玩意儿要彻底改变影视业的生态,我们电影学院专门做了这个课题的。”

    石涧仁有以前的底子,凑近了观察:“电影也像电视剧拍摄一样了?”

    卢哲点头:“电影百年,一直都是用胶片,所以拍了以后在现场看不到画面,所以以前很多摄影大师和导演是重叠的,也就是近些年才把普通摄像机挂在旁边同步,让导演可以看看到类似的现场拍摄画面,但去年年底redone数字摄影机推出原型机以后,所拥有的胶片景深感和接近于传统摄影机的产品指标,迅引爆行业,所见即所得的电影场景也能做到了,这不但省却了大量胶片经费,也省却了宝贵的拍摄机会,以前洗出胶片来才现的遗憾纰漏,现在基本上现场都能立刻找到并重来,美国已经产生了一系列关于这种产品的软件和配套设备,这绝对是个里程碑似的电影史转折点。”

    石涧仁在赤子之心电影电视拍摄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这种差异,现在有些感叹:“嗯,普通观众根本注意不到的地方,一部部电影的背后,实际上这个科技高展的时代,每个角落都在变革,可惜还有很多人只沉浸在自己那点眼界里,根本感受不到这种温水煮青蛙背后带来的巨大改变。”

    卢哲看看几十米外的倪星澜:“变化是很大,她九岁的时候,跟我拍过一部戏,我们都是配角,不过我是男一配,她只是个龙套!”

    这话里没半点傲慢跟炫耀,更像个老伯伯在讲故事,石涧仁也抬眼看了看,然后就不抬眼了,盯着地上,好像要把黑黢黢的地面看出花来:“嗯,您继续。”

    卢哲瞬移:“我也是六岁登台,父母都是话剧演员,几乎跟她一样的成长轨迹,所以我完全明白她的感受,我们几乎就是打上了顺理成章标签的那类人,顺理成章成名,顺理成章主角,顺理成章进入高等学府深造,再顺理成章的大红大紫,因为我们具备这种常人触及不到的环境,我也是在十七岁主演第一部电影成名,一切都顺理成章,可就是在那部二十多岁才拍的男配戏里,由此改变了我的轨迹。”

    石涧仁有点惊讶的抬头,卢哲表情温和,比温和的小布衣还柔和,远处的太阳灯给他染上点缅怀的忧伤:“那时我还浑浑噩噩的是个刚出头的新人,觉得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连导演我都可以满不在乎,可自从那部戏以后我就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了。”

    石涧仁再抬头看远处那一动不动的姑娘,卢哲也看:“本来对倪小姐,我只是觉得和其他类似的年轻女演员差不多,最多家学渊源占点便宜,但她那部赤子之心我却看到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老实说电影有点粗糙,后来的电视剧更有点赶工,但倪星澜已经特立独行于其他同期小花旦了,我就想知道到底是谁影响了她,当然这个念头不是很强烈,能在演艺事业上顿悟的演员很多,我也看不过来,直到在节目中重新遇到她和你,这几天的接触以后,我就知道她的这种转折点在你这里,看似恋人、亲人又或者经纪人和艺人之间的复杂关系。”

    石涧仁苦笑:“我不是演员,但更想通过影视剧这种文化层面的东西传递些东西,我也没有把倪星澜当成工具,我只是想竭尽所能的帮助她成长,蜕变成我想象的那样,但也许她的家庭不像你,或者说女演员的思考角度和男演员不同,我们在经纪人的合作关系之外,还有这种我没能处理好的复杂纠葛,但我是问心无愧的,我从没想过儿女私情,更不想这成为我和她之间的牵绊,现在我甚至在打退堂鼓,我似乎在害了她……”

    卢哲摇头:“当局者迷,你是这样,她更是,当她的感情世界里面充满了你对她的影响之后,你再说什么都装不进去,甚至会引起反效果……我来吧,你去忙你的,我来陪着她拍完这部分剧,回头我再联系你,我还有些想法想跟你谈谈。”

    石涧仁没想到他这么直接的接过了这个重担,还愣了一下:“你就这么信任我?”

    卢哲笑起来确实有种迷人的亲近:“在影视圈和电影学院这么些年,我看人还是很准的,应该说是希望你能信任我。”

    两个男人坐在导演摄影棚里对视了几秒,石涧仁毫不拖泥带水的站起来:“感谢,那我就按照今晚回市里面,接着到省会,再到三处边境口岸的顺序考察工作去了,随时听候你的电话。”

    卢哲伸手:“期待你的工作顺利,我这边不会让你失望的。”

    石涧仁再远远的看一眼倪星澜,真的就走了。

    让挤在外围看得兴致勃勃的唐建文他们诧异得很:“这就走?桶面还没泡好呢!”

    石涧仁只能说:“端上,端上车里吃!”

    结果他们前脚走,后脚剧组就放饭了!

    活该石涧仁这倒霉孩子,连方便面都没吃上。

    一出镜头之外,又是好几个拍摄助理围上去,西北荒漠地区的夜间降温很快,在太阳灯下烤着还好,一出来立刻就能感到寒冷,所以哪怕是夏季也立刻披上了军大衣,然后就在红色遮阳棚下面迅支开了两张金属折叠小桌子,导演、制片主任、摄影师以及主演,还有蹭饭的卢哲就坐在这边吃,而其他几十近百号人就在旁边围着几口大锅,用一次性饭碗盛饭舀菜吃,剧组真的就是个浓缩的小社会,阶级划分来得如此明晰。

    卢哲一点都不见外,乐呵呵的坐在桌子边张罗摆菜,还很懂门道的叮嘱送饭菜来的工作人员拿点调料过来,等倪星澜和导演说着戏过来,他居然自顾自的在桌子边把五六个菜重新加调料都弄了弄:“这个羊肉味儿有点大,加点孜然压一下,然后这个番茄品种西北地区的有点硬,口感不会太好,所以我调了点糖,还有这个……”

    制片主任赶紧套近乎:“早就听说您喜欢弄点菜,尝尝,尝尝……咦,神了嘿!画龙点睛,这才叫菜肴嘛,之前我们都吃的啥玩意儿啊!”

    卢哲真是演什么像什么,还搓手,就差腰上加个围裙了:“都坐都坐,明天晚上我亲自下厨!”

    导演几个都给吓着了,不停的偷偷看倪星澜。

    这姑娘只是普通的礼貌,但肯定用余光扫视了的,拿起饭碗才好像不经意的问了声:“他人呢?”

    卢哲正在跟摄像师讨论这边的口味,随口回应:“走了,连夜赶到市里面,还要去省城和几个边境口岸,啥都没说,走了。”

    倪星澜应该是没想到石涧仁居然这么狠心,手上一下就把透明的一次性饭碗就捏翻了,但后面没作,而是默默的低下头,哪怕是披着军大衣,都能感觉到二十二岁的年轻女演员全身都收缩了,从肩头到手肘,不由自主的内收,就这么一个几乎无意识的小动作,一股强烈的哀伤气息就蔓延开来!

    导演和制片主任等人肯定是注意到了,都是心思敏感的圈内人,心里跟明镜似的,下意识的抬头相互看,把视线还给了卢哲,卢哲不动声色的摇摇头,这几个立刻就找个借口站起来去吃大锅饭了,制片主任还拍拍卢哲的肩膀,从力度判断应该不是埋怨,而是哀求千万要把这位的情绪给调整回来。

    整个组吃过饭还有几个小时要争分夺秒的拍呢。

    仿佛千山鸟飞绝的西北荒漠土城里,除了隐约能听见远处其他剧组的细微声音,就只能听见风声了。

    然后在卢哲静静的吃饭过程中,终于听见对面难以抑制的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