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4、改变没有那么容易
    其实这样的电影剧组,对于重要主演,特别是倪星澜这样的一线演员是有紧密联系的,何况倪星澜工作室也是投资方之一,倪星澜的来去接送都应该是有高规格安排的,全都因为石涧仁,才放弃了这一切变成原以为两个人浪漫之行的,谁曾想变成这样。

    唐建文远远的肯定也注意到这边有点矛盾,过来表情多多:“还不赶紧去劝一下?女孩子很在乎这点感受的。”

    石涧仁苦笑下:“你不说你对谈恋爱没兴趣么。”

    唐建文居然远眺荒漠叹口气:“曾经沧海难为水啊……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咦,你还别说,这种环境就是天然的会让人感到伤感!不适合我,好奇的来看看剧组拍摄场面,我还是带人重新到周边考察农副产品,如果欧亚大陆桥贯通以后,能不能为沿途当地带来变化,我想也是上面会看重的一个说服力吧?”

    石涧仁确实已经收拾起情绪,给唐建文传递了自己在平京听说的消息:“如果商务部这边都有可能对北疆边关口岸开特区的意图,那说明国家还是希望借助这个边境口岸做些什么,改变些什么,这就是大势,有些人看到的只是这种特区会来带税收便利,关心着点蝇头小利,最多也只会带来些商业机会,我想我们应该看到的却应该是乘势而动,把握住这一波局面,开创大局面。”

    唐建文的比喻是新潮的:“嗯,就好像冲浪的高手,这时候能判断到浪头在什么地方,要真正做到牵一动全身,不光是给江州带来金融中心的展变化,也给大陆桥沿线带来改变,才能顺势而为,大家一起来推动前进。”

    石涧仁点点头,背着手一起慢慢朝土城走:“所以这些天你们先考察,我特别注意调节下倪小姐的情绪,然后尽快跟你们会合。”

    唐建文还是机敏:“你不是失恋了吧?现在这么积极的要跟着我们去投身繁忙的事务工作中,化悲痛为力量?”

    石涧仁想笑,才真的现有点挤不出来:“哪有,我觉得我在这方面的说教已经有点到了极限,就像倪小姐的承受力可能也到了极限一样,我还是希望能跟她好好谈谈,她现在的情绪太不合适了。”

    唐建文居然摇头:“你未见得有这种机会了,女孩子会非常在乎你刚才为什么不叫住她,也许那一刻她就彻底死心了。”

    石涧仁终于笑出来:“看不出来你还很懂女孩子嘛。”

    唐建文没表情:“没吃过猪头肉,成天都能看见猪在跑啊。”

    石涧仁确实有点心乱如麻:“如果能对我在感情这份儿上彻底死心,那倒是好事,我担心的是她未来展的心态。”

    唐建文都鄙视他了:“都闹到这种地步,你还有什么资格假惺惺的管她心态?你以为分手还可以做朋友?没砍你两刀就算是轻的了,待会儿我还是离你远点。”

    石涧仁只好生硬的岔开话题:“你觉得这影视城大概投资有多少?”

    唐建文嘁的不屑,懒得跟这做了错事的大男生废话。

    两人就已经走进拱形城墙洞里,三五米高的城墙能有多大的门洞,古时候估计骑马的将士都最多只能同时两人冲出来,所有的建筑都是黄土夯实的结果,看不到一块砖头,岁月流逝带来的就是黄土上到处坑坑洼洼,沧桑得很。

    就跟石涧仁这会儿心情一样,眉毛都是耷拉的,走进来就有点傻眼,里面乱得跟他心里一样,刚才还在前面几十米的卢哲怎么就不见了,更看不到前面的倪星澜,放眼望去除了穿着褂子留长辫的清朝人,就是满脸彪悍的不知哪个朝代武林人士,还有好多不耐烦打着喷嚏的马!

    两个从没来过这种兵荒马乱拍摄现场的商界精英有点傻眼,好像他俩才是穿越错了地方的异族,相互看看,选择小心翼翼的退步到城墙门洞里,天晓得那摄像机在什么地方呢?

    但卢哲显然是熟悉这里的,晃晃悠悠走进去就拐弯顺着墙根走,三米三高的土墙里面其实很小,只是个每边一百多米的四方土城,曾经这里真的是古迹遗址,就是大概五年前他跟剧组来拍了部苍茫武侠片,跟当地政府和文物部门合作,花了一百多万把仅余的三十米土墙复原成了整座土城,在原来只剩些地基残骸的建筑街道上全都恢复了,你说他熟不熟悉?

    有时候有些片子道具投资巨大,就是这么消耗掉的,不过那家投资方之一本来就是这座影视城的老板,借着一部戏复原一个地儿,还顺便做了广告推广,这种事情已经成了影视圈的商业范例了。

    所以卢哲没有走街面上好像正在拍什么古装片的片场,娴熟的循着地面拉扯那些黑色橡胶电缆,就找到藏在一片土建筑中的制片中心,果然看见倪星澜那嫩绿色的冲锋衣无比鲜艳的被周围到处土不拉几的建筑衬托出来。

    这会儿已经有一大群穿着t恤牛仔服的业内人士围住了她,然后外围的人在东张西望中肯定看见了这边走过来的卢哲,有点不敢相信,迅的嘈杂开来。

    倪星澜矜持了一下,还是满带表情的转过头来,眼角都是用鄙视加成了,然后当然是更加失望,真的是面如死灰的那种!

    卢哲倒是春风满面,还挥挥手顺势摘了自己的墨镜,让更多人确认是他,然后好几个机灵的迎上来:“卢老师好!过来下剧组?没听说有新的剧组要过来啊,您这是……”

    卢哲居然还能认得其中个别人,握握手走近些,结果跟他握手的人就更多了:“我是陪着星澜来的,受他经纪人所托……”

    倪星澜皱紧眉看他一眼,没说话,转身走了,作为幕后投资方兼女主角头牌,自然是有好几个男女围着她一起进了后面的土屋,外观看起来可以当布景,实际上里面已经改造成了休息间。

    卢哲却没跟着过去,走到旁边搭起来的红色遮阳棚下,这里有一排黑色包金属边防震箱组成的工作台,上面摆满了各种显示器和操作设备,戴着棒球帽的导演还有几名重要人员都得热情的和他打招呼:“真没想到您来,有点乱,今天还有十几场戏要拍……您来指导下!”

    这话其实是客气,除了个别情况,导演就是剧组的灵魂,制片人是总经理,对外来人士特别是同行非常忌讳,不过卢哲有点特别,他不光是一线成功影星,大奖都拿了好几个,还是电影学院的副教授,当红演员带出来好几个,然后其他从业人士就更多了,别看不到四十岁,有种辈分特高的感觉,更主要还是口碑好,再玩世不恭或者深谙影视圈那些潜规则的人,都得承认卢哲仿佛是个一直站在旁边静静看着的家伙,熟悉不熟悉的人几乎都从他身上挑不出什么做人的刺来,实在是从面相上他那柔和带笑的平顺模样比石涧仁的温润无方还没有侵略性,引得无数女性倾慕,却早早的跟个学生结婚绝无绯闻。

    所以才有这么几句客气,谁知道卢哲真的就过去坐下,有点惊讶的看那些设备:“radone?全平京现在我听说只有两套吧?今年美国才出产的牛货!”

    导演等人脸上都在放光:“润丰有人面儿,领先全球抢第一批货搞了一套,星澜有面子,抢在其他剧组之前拿到了!”

    卢哲的目光其实没有多在那些设备上停留,顺手拿了摊在屏幕面前的打印稿件开始翻看,导演等人有点面面相觑,但还是忍住了没说话。

    其实卢哲翻得很快:“别多心,我是她经纪人安排来辅导情绪的,在平京就觉得她太入戏,看了剧本就能确认了,年轻,可能第一次体会到入戏的魔力,有点控制不住,我来帮她把把关,只针对她的情绪,其他的我都不会乱开口。”

    导演等人长舒一口气,连忙凑近了小声:“还好吧,您要不要看看之前拍的东西。”

    卢哲点头:“挑你们觉得最出彩的给我看看……”

    几个人凑成一堆。

    最多半小时,倪星澜已经换了身冲锋衣,只是没她自己穿的那么大牌,女主角穿得有些脏兮兮的冲锋衣,连带她已经有点弄脏弄乱的型脸蛋,在一群现场助理的围侍下出来,其实看上去,这才是一线大牌明星的排场,整个剧组最终大家能不能拍好,什么时候回家,什么时候分到钱,什么时候看到电影上映,能不能借助这部片子在行业内改变命运,都得看这些大牌,特别是倪星澜这样的优质大牌,被整个剧组都是捧在手心的。

    卢哲不起身,随便抓了顶剧组的棒球帽戴着,坐在导演组后面的折叠椅上,翘着二郎腿若有所思的看着副导演开始过去说戏,灯光、道具立刻忙碌起来,有人在拿着喇叭大喊换成多少场次,之前的所有细节都要换掉成有倪星澜角色的场景。

    这就是标准的大明星拍摄节奏,来之即战,战完就走。

    影视城的场地租赁时间都是按照天数计算的,有些吃紧的甚至得按照小时来,倪星澜拍广告或者干别的事情时候,整个剧组抓紧时间拍其他没有她的镜头,特别是这边讲求运气才能拍到的一些天然场景,极少数镜头甚至得用远景或者背影替身之类来完成,而倪星澜只要回到剧组,从她登机抵达开始就做好准备争分夺秒了,实在是这些一线大牌的片酬比场景还贵!

    所以有些要钱不要脸的一线明星,同时拍几部电影,不停在几个剧组之间当飞人,这就叫轧戏,除了大牌导演敢骂,大多数导演都是敢怒不敢言,连时间都紧张到这种程度,不停在几个角色之间切换,台词都记不住,只能假装对口型,回头配音,更别提揣摩角色内涵,演技突破了。

    石涧仁这时候才跟唐建文他们深一脚浅一脚的顺着泥泞小道上那些被马踩出来的坑洼找到这里,这才知道原来整个影视城屁大个地方,居然同时有三个剧组在拍摄。

    倪星澜已经走到镜头前面了,看都不看那边灰头土脑的几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