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3、八月裂帛
    倪星澜娴熟的在机场旁边一个内部单位停车区招到一辆日本产越野车,虽然没有豪华保姆车那么舒适,但比起中巴车一样的中型面包,石涧仁很快就体验到差距了。

    因为从这个省辖市机场到影视城,还有一百多公里路程,特别是最后三四十公里基本上就是脱离国道省道的荒漠土路!

    石涧仁这会儿肯定不敢欢喜的和唐建文坐一块谈工作,只能小心翼翼的照顾姑奶奶心情,但卢哲却很不见外的主动带了唐建文过来蹭车:“来这里拍过两回戏,我是见识过天山脚下的山路崎岖了,再找辆车有点浪费,能挤挤吧?”

    再减产的一线男明星,一年收个几百万都是没问题的,况且这位还是以演电视剧见长的,在这个电视剧远比电影报酬丰厚的年头,居然连这点钱都要省,倪星澜撇嘴往司机背后让了让,但伸手拉住了石涧仁在自己旁边,唐建文就当仁不让的挤石涧仁另一边了,把最宽松的副驾驶留给男明星。

    司机看来就是专门做影视城业务的,对上来两位明星都不惊奇,点点头出,全程不吭声,专心开车,两位唐建文助手苦命的带着行李箱子之类坐中巴车跟上。

    石涧仁却没多会儿就忍不住了:“这边是天山,这就是天山?沙漠呢?戈壁呢?”入世六年,基本上都在各大城市,哪有这种机会游山玩水,天山,戈壁,这样的词儿对他来说太有吸引力了,偏偏还把他挤在二排中间,最不方便看风景的地方。

    倪星澜对这土包子有点无语,但抱紧了他的胳膊把石涧仁朝自己这边拽得斜倚着:“这边是沙漠,越远就越深入沙漠,那边就是著名的火焰山,这一带算是绿洲,要到下了这条国道往影视城去,右侧才是天山,那时候才能看见些大山,现在没什么好看的!”

    石涧仁还是尽量够着脖子看外面,直到卢哲半转身朝着后面,才尽量坐正点,可倪星澜不松手。

    卢哲尽量像个导游:“这就是吐鲁番盆地了,往那边走确实是火焰山,是更为沙漠化的地区,我们走的方向靠近天山,山麓下的影视城以前是个边关古城,历经上千年的各种战火纷争,这边关一直保存下来了,规模虽然没有另一个西北地区的影视城那么庞大,但这里更为原生态,周围能取景天然景致画面的类型也更多更全面,所以反而是拍电影拍大片喜欢来这里,那种一直在人造景观里面取景的剧组根本就没必要来。”

    说是这么说,目光却尽是在石涧仁和倪星澜之间打量,哪怕是七八月的天气,倪星澜下剧组就经验丰富的换上全套薄型冲锋衣,手脚基本都躲在防晒防辐射的袖口里,头上也戴着帽檐很大的遮阳帽,再加上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跟口罩,基本上就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不会受到这边强烈的日照紫外线侵害,这也让她的眼神表情基本都被掩藏起来了。

    但身体语言遮不住,明显的情绪低落,紧紧抱着石涧仁的胳膊,却只看着外面几乎没变化的辽阔景致。

    从卢哲注意接触的短短时间内,倪星澜的情绪波动的确很频繁,欢快的时候如百花盛开,现在又有点带着忧伤的感觉蔓延成河了。

    因为看不到墨镜里面的姑娘是不是也在观察自己,所以卢哲没跟石涧仁有眼神交流,倒是热情的开始带动唐建文也参与聊天,询问他在北疆到底去了哪些地方考察。

    唐建文是真的踏实,来这么个著名的塞外异域风情地儿,几乎从来没去过任何风景区,全都在几个边境口岸和铁路沿线考察,连城市都只去过省会,了解当地的工商经济状况之外,大多数时间都在各种火车站、货场、边检服务区,风餐露宿说不上,但条件肯定是很艰苦的,灰色短袖t恤的手臂上都晒出明显的界线了。

    想想这可是个带着几百万回国的it精英海归派,本来可以趁着互联网风潮,随便抄袭点硅谷的领先项目在国内就可以过得很滋润了,却为了那看不见摸不着的理想,干得像个农民工一样踏实辛苦,石涧仁确实没把人看错。

    所以脸上带点微笑的石涧仁等他说完,也把自己在平京的工作作了沟通,吴迪已经带着财务人员抵达平京,开始配合孟桃夭和律所接管的江州乐公司进行财务审计,进一步完善财务手续,而耿海燕那边配合酒店集团里面抽调出来的好几支餐饮团队,对几个出乱子的饭馆餐厅进行填补,保证在这个交接期尽可能的维持正常营业,保证员工的不流失,运营总监卞锦林干这活儿已经好多年,很擅长,当然最为艰难的工作是在江州本地跟那么多秦家村的人周旋,苏以德承担了,加上赵子夫,喻明鸿等人的外围支撑,原本看起来巨大体量的江州乐集团,居然能被一条细细的蛇给吞了慢慢消化。

    这是唐建文的形容,笑说整个团队简直就是的雏形,各种专业相互契合,再填补上这个餐饮集团,未来可能真是个跨行业的综合性大团队,石涧仁得好好挖掘几个餐饮集团的中高层来带动进展。

    这俩说起工作就有点忘我,你言我语的快沟通基本上就忘了看风景和路途的枯燥乏味。

    卢哲全程半侧身,非常有兴致的倾听,还不开口打扰,直到越野车离开国道转下公路,那司机瓮声瓮气的提醒一声,整个车就突然倾斜了。

    石涧仁都猝不及防的朝着倪星澜那边滑了点,把她挤得嘤咛一声,倪星澜也是个高挑个儿,却很娇柔的再把自己缩小些,幸好石涧仁伸手拉住了前面的头枕。

    然后整辆车就保持这种有点歪着的态势在山路上行进了,回头看看那辆中型面包车,果然显得比越野车难受多了。

    这时候确实能看见与众不同的景致了,朝着北面进的车身左侧是一望无垠的荒漠,到这里有峡谷式的小河边才断开,那种几乎寸草不生的干燥贫瘠很有苍凉的味道,唐建文说跟自己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看见的差不多。

    但右边却是郁郁葱葱的植被,在怪石嶙峋的山体上包裹着,焕出勃勃生机,卢哲因为坐姿不好都摔了一回,还是勉力朝着后面显摆:“能感觉到中国的地大物博,大好河山了吧?”

    石涧仁和唐建文重重的点头,只有走过千山万水,才会深切的感受到这种国家地域的观念。

    说起这个唐建文的感触是最深的,从北疆边境口岸出去就是中亚前苏联地区,基本上都是一边倒的边境线这边繁荣,那边荒芜:“真是一次又一次的激起我的大航海梦想,哈哈,圆梦圆梦,一定要把中国制造卖到全世界去!”

    以前石涧仁很难接上他这个梗,卢哲却一下就懂:“你也玩过那个游戏?我也非常喜欢的!原来你们这个跨境贸易就是这个意思?”

    等到越野车抵达影视城的时候,卢哲已经基本上搞懂了大唐网的脉络目的。

    这让石涧仁再次觉得男流真的要方便些,他绝对不是性别歧视,但同样是演员,给倪星澜已经解释过好几回这个跨境贸易是怎么回事,这小姑奶奶还是搞不清楚和别人的区别在哪里,而卢哲已经敏锐的抓到重点:“你们不生产东西,却帮助企业把产品卖到全世界,而且是主动出击的到全世界去!”

    唐建文和石涧仁骄傲的小鼓掌,倪星澜没好气的开车门:“下车!一路上想打个盹都听见你们一直在哒哒哒……”

    石涧仁抬头看见的就是一座边塞古城堡!

    正是下午斜阳时分,看着那破损残缺的黄土城墙,嘴上真是情不自禁:“长烟落日孤城闭……”

    倪星澜本来跳下车,习以为常的对这景色熟视无睹了,闻言再看看就轻咬嘴皮:“整诗是怎样的?”

    石涧仁把范仲淹的这渔家傲念了,唐建文就靠在车厢里,听得摇头晃脑,从车头绕过来的卢哲居然背起手站在旁边的大石头上做瞭望状,塞下晚风拂来,把他身上的宽松灰绿色户外衬衫吹得有些迎风而御的味道,加上他的气质本来就很飘逸,很应景,要不是多了点中年福的肚腩,换上长衫简直完美。

    倪星澜还咬文嚼字的让石涧仁给她解释了整词的意境,那中巴车才艰难的驶过来,唐建文跳去招呼搬行李了,倪星澜看着周围没人才压低了声音:“我这心里就跟过山车似的七上八下,一会儿喜一会儿忧,真想永远能这样陪着你,可又知道这是不可能,对么?”

    真的,这会儿姑娘眼里闪动着无比清晰的忧伤,从石涧仁认识这个高傲的姑娘开始,什么时候看到过她眼里这种情绪,石涧仁犹豫下点头:“这就是废话,人终究要死,没谁能陪你一辈子,我在追求实现我的理想,并且希望你也能摆脱这样的情绪,拥有更高远的视线……”

    倪星澜深吸一口气,猛的扭转头不看他:“我听你这些废话已经好几年了!走吧!你要走就走吧,我不拦你去干你那些宏图伟业!去跟你的伙伴们折腾吧,再也别来见我,再也没有我,就当做从来都不认识我吧!”到后来,姑娘的声音已经有点嘶哑的喊着,转身就朝着土城里面去了。

    风吹过来,碧空长云黄沙漫,一派粗糙得只有岁月冲刷痕迹的自然景观中,嫩绿色的冲锋衣显得越来越模糊,好像很不真实,有那么一个瞬间,夕阳仿佛就在那摇曳的身姿肩头,迎面逆光的晕眩效果让视觉上根本看不清人影,迸出一股摄人心魄的苍凉美感来。

    石涧仁就站在那,也没举手挽留一下,甚至还掉头看了看另一边连绵起伏的天山山脉,没人能看见他眼中的情绪。

    只有十来米外的卢哲远远的站在石头上,最后跳下石头过来听见石涧仁居然已经倒回去跟那越野车司机商量,如果对方是返空车走,那不如稍微等一下,说不定待会儿,那三位就会租用这辆相当皮实的越野车出,长租十多天那种。

    卢哲笑了,摇摇头转身背着手也往土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