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2、反复无常磨人心
    果然第二天一早,同样戴着墨镜的卢哲笑眯眯等在了机场。

    倪星澜当面肯定足够热情礼貌,石涧仁昨天晚上在沙上有点落枕,脖子一直是拧着的,卢哲看出来,到了贵宾候机室,就主动帮石涧仁端脖子,他个头没石涧仁高,身材已经略微福,但看着就俊雅和气,而且和李尚俊的帅气是完全不一样的路数,很生活化的文雅,以至于端脖子的架势都更像是个厨子,引来不少空乘服务员在旁边围观,然后一个个的排队找三人签名。

    石涧仁感觉自己完全是沾了另外两位的光。

    倪星澜估计是在憧憬两个人的塞外生活,一直坐在边上翘着二郎腿偷偷笑,不管石涧仁和卢哲聊得颇为投机。

    实际上石涧仁下山这些年,并没有和文化人打多少交道,仅仅在美术学院有少许接触之后,基本上都是商界人士,詹浩思算是很投缘的,但很明显现石涧仁一伙人操心忙碌的事情不那么纯粹是为了经济利益之后,比较现实的台湾老帅哥就慢慢的淡出了这个组合,石涧仁是没想到在中青年演员中,还有这样文化味儿浓厚的思考者,有点惊喜。

    机场聊,飞机上聊,一路上倪星澜都戴上小气枕跟眼罩睡了一觉,醒来从小毯子里摘了一直播放轻音乐的耳机,听见的还是石涧仁在跟卢哲天南海北的聊,然后才惊诧的现,卢哲居然要把石涧仁拐了去!

    北疆省多大啊,全国最大的省份之一了,江州这直辖市跟它比就是个小绵羊,倪星澜过来下剧组当然就是在漫漫黄沙的影视基地了,说是取外景,现在的剧组基本上都不会拉到鸟不拉屎的一个什么纯野外拍摄,毕竟整个组那么多人吃喝拉撒、衣食住行的后勤很麻烦的,影视基地就是起到了落地接待,还有简化布景的作用,石涧仁原本是打算倪星澜在剧组的二十来天时间里,用陪两天自己外出走个两三天的模式,以影视基地为轴心,到周围各处考察看看。

    结果卢哲飞一路就给石涧仁洗脑,他约了俩特牛的朋友兼向导顺着漫漫荒漠穿越著名的罗布泊,甚至还自作主张的给石涧仁规划了线路,他不说他准备去那边境口岸看看么,本来从影视基地过去有一千公里,几乎就横穿了整个北疆省,反正都要穿,不走寻常路的穿越无人区,领略一下从未体验过的著名荒漠岂不乐哉?

    不得不说这份五星级的旅游线路立刻打动了石涧仁,美女都很难打动的小布衣,对读万卷书,行千里路却很痴迷,一直都有点心心念念这几年没机会在全国各地跑,反而是耿海燕、庄成栋和林岳娜实现了他的夙愿,等听得卢哲说这两位向导有多么难得以后,没什么犹豫的就答应下来。

    签下口头协议的时候,倪星澜终于爆了,一把扯了身上的小毛毯砸石涧仁身上,压低了声音手脚并用:“谁说允许你跑了!你是经纪人,说好了去探班陪着我进组,谁让你到处乱跑了!不许!”

    这是真急了,完全可以想象那种失望的感觉嘛,憧憬了好几天的美好行程,以往千篇一律的下剧组都变成了最为期待的假日,现在竟然一下翻车,这没良心的又要跟着别人跑了,姑娘都咬牙切齿了,连带对平京电影学院的老师也很不尊重:“卢老师!这是他第一次陪我下组,第一次去探班,我这部戏很重要的,你怎么说走就走,为了他我连助理都没带,丢下我一个人在剧组怎么办?”

    卢哲多斯文个人,平时也是以爱家疼老婆著称的,这会儿快四十岁的男人了,还吐吐舌头把自己蜷起来朝另一边装没听见,留下石涧仁自己去抵抗,但看他长边支着的耳朵,肯定在收听直播。

    石涧仁坐中间呢,接住小毛毯跟个受气包似的小心翼翼看倪星澜:“别生气!别生气,只是个计划,还要调整,肯定是以你的工作状况为重点,再说卢老师也是前辈,有很多可以找卢老师学习的地方,要不卢老师先在剧组盘桓几日,给星澜也做点指导……”

    卢哲没口子的答应下来,倪星澜又忍不住笑了,实在是卢哲在影视圈口碑确实是好,如果说石涧仁是商界的一股清流,卢哲就是娱乐圈的温吞大王,当初为了留校教学,居然停了自己一两年的影视剧演出,后来出演也越来越少,本来他这种三十出头的男演员,这起码还有二十年的黄金捞钱期,他还硬是就把主要精力放到教学上面去,这几年很是培养出来些大腕,倪星澜读的学校在沪海,那也是久仰大名很想讨教的。

    结果没等倪星澜的笑持续多久,航班降落在影视基地最近的大城市机场,刚刚走出来,就看见唐建文带着两位助手乐呵呵的等在外面,姑娘的情绪又一下子跌到谷底:“石涧仁!你到底是来陪我进组,还是打着幌子来折腾其他事情的?”

    如果说之前在航班上倪星澜的言语还可以理解为有点情侣之间的撒娇,这会儿明显就有些恼怒了,卢哲肯定善于分辨这种情绪上的细微差别啊,有点惊诧的看看石涧仁,估计是对男女主角之间的人设有了新的看法。

    石涧仁的地位确实在直线下滑,都要卑躬屈膝了:“别闹,别生气!你知道我的,既然来了,那就尽量做到不浪费,你的工作是拍戏,我一直坐在旁边也无聊是不是?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嘛,但绝对是以你的剧组拍摄作为重心!情绪,调整好情绪,怎么现在越来越易怒了。”

    倪星澜的情绪确实已经没了以前常见的那些跺脚鼓腮帮子的撒娇小细节,深呼吸:“石涧仁,你可别一个劲的欺负我,觉得吃定了我就可以随心所欲,我……”还是忍住了没让难听的话出口,赶紧快步走,已经有人注意到这边了。

    卢哲都要为石涧仁觉得尴尬了,赶紧东张西望,石涧仁没脸皮的,跟着长腿妞在旁边有点小跑:“情绪,你想想,我同样一个反应做法,去年前年我都这样,为什么现在你却有截然不同的情绪反应,而且是钻牛角尖的那种……”

    倪星澜猛刹车,转头差点没撞石涧仁脸上:“还是我的错了?!”

    两人都戴着墨镜呢,石涧仁上回平息怒火的眼神没什么用,甚至他连无辜的态度都没法表现出来,只能伸手轻轻拍倪星澜的肩头:“别生气,我错,我错了,好不好?”

    果然,倪星澜简直就是下意识的居高临下:“错哪了?!”

    话一出口就想起当初石涧仁在节目录制现场对中国太太的调侃段子,然后就扑哧一声笑出来,反手一巴掌打石涧仁肩头,又带点娇嗔的味道了:“你就知道气我,你看看,看看,法令纹都有了!”

    唐建文眼观鼻鼻观心的装着没看见近在咫尺的大明星和石涧仁打情骂俏,走近了才小小的招手:“感谢让我们有参观影视剧组的机会,一定不给您添麻烦。”

    倪星澜的心情只要拉回来就真是个为男人着想的:“你不会,他才会,一天到晚都把我气得够呛,只盼望你们别太废寝忘食的拖着他忙工作,也给我点和经纪人相处工作的时间,ok?”

    唐胖子很没自尊的一叠声:“ok、ok、ok……”

    卢哲一直在旁边观察,可能作为全国最高电影学府表演系的专业导师,自身又是一线演技派男演员,他在察言观色这个环节上和相面的小布衣有同样高的造诣吧。

    既然是因为对石涧仁感兴趣,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能碰到这样怀揣理想,又追寻梦想的同类很难得,更难得的是石涧仁应该已经摸索出来一条路了。

    这就让年长十多岁的卢哲很有了解的,而观察石涧仁周围的人,就是一个最简单了解他的途径,因为无论谁把自己隐藏伪装得再深,也没法把周围所有的人都伪装到同样的层次,这点,石涧仁在当初传销组织里面就验证过了。

    夏天正热的时候,北疆这里有火焰山火盆之称,所以唐建文他们也一点都没有海归商务人士的派头,t恤牛仔裤还有外面的十几座面包车都很普通,唐建文还歉意的介绍:“想租个商务车都难,地方实在是太小了,如果不是这个影视基地拉动了本地经济,估计连机场人流量都支撑不起来。”

    倪星澜才不关心拉动经济呢,隔着墨镜都能感觉到她翻了个白眼,出了看似气派,实则根本不能近看的机场,就朝右边转弯,看都不看唐建文他们的车,两名助手推行李去了,石涧仁对唐建文做个无可奈何的摊手表情,追过去了,唐建文还回应了惊骇的鬼脸才笑嘻嘻转头跟卢哲握手做自我介绍。

    卢哲现对方居然认不出自己是明星,就再指指前面的身影:“倪小姐,一直都是这样喜怒无常的?”

    唐建文也背后不说人坏话:“没有!倪小姐从来都很亲切的,估计是……嗯,天气太热,情绪不好。”

    连他都能看出来,卢哲自然是更觉明显了,现在对这位微胖的家伙的也很有兴趣了:“您的工作主要是做什么的……”

    唐建文多能聊的,手都不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