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1、此之良药,彼之毒药
    其实石涧仁不太需要这点缓冲,等三人活跃了气氛就开口:“这是个走极端的错误看法,我们反复提到阅读是种改变人生的途径,阅读终究只是个工具,是通过这种工具,让你的内心富足,腹有诗书气自华,刚才卢老师也说过,读书能让你跟一位位圣贤雄杰促膝深谈,是了解很多事物展规律的便捷途径,每一本值得阅读的书背后,就有一段丰富的人生阅历,看的书多了,自然也就等于经历了多少阅历,这中间当然有如何读书的关键,不是读死书,也不是只读那些感官刺激的书,这世上没有什么非读不可的书,只有适合你的书,看了以后觉得三生有幸,可以改变自己思维的书,这样的阅读就是捷径,如果从小就没有读书的环境,自然也错过了养成阅读习惯的人怎么办呢?”

    这个反问让所有人都专注的看着他。

    石涧仁指指倪星澜和牛鸣雷:“其实你们两位正好说明了另一种解决办法,那就是言传身教,星澜从小就跟随祖父父母练功演戏,牛大哥没少跟着师父跑江湖,你们比大多数读书人更加幸运的有人教导,这跟阅读的道理是一样的,长辈师父用身体力行的方式来教导专业能力,灌输做人的道理,也许百年、千年前我们很多行业都没有阅读文字的能力,那么多技能和生活阅历更多是通过这种口耳相传的方式沉淀下来的,同样的道理,书里面有糟粕,师徒传承里面问题也不少,而且这种传承讲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没有博览群书来得可以相互印证,提炼找寻更适合自己的,所以你们二位已经是相当幸运了。”

    卢哲偏要在这个时候打岔,举手笑嘻嘻:“我是最幸运的,从小跟随父母演戏登台,长大以后又接触到阅读的快乐,此生能二者合一,我已经非常感恩满足了。”

    石涧仁也顺手吹捧下对方:“卢老师身上有种复杂的气质,大家可以观察他在谈到专业和比较熟识的人时候,言辞锋利敏锐,隐隐还透着点逼人的傲气,可面对大家的时候,却有种谦逊的平和,对谁都客客气气,这两种矛盾又复杂的气质被卢老师娴熟的交替穿梭,你可以说他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像很多人那样收起了锋芒,磨平了棱角,也可以说是顺其自然的学会了接地气,可我猜测,年少得志的卢老师正是前阶段比较骄傲,可随着看过的书越来越多,有些东西就慢慢刻进他的一举一动里,那种感觉就是一个人的气质里,肯定会藏着他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人,因为气质是岁月长期沉淀的产物,是漫长又瞬息的时光能赠予我们最好的礼物。”

    这种在台上当面拿人来点评的做法,而且还是位口碑名气都相当不错的明星,是很罕见的,看着台上神情闪动,最后终于泰然处之的卢哲,观众们有点恍然大悟,又有些好奇,倪星澜聪明的代替了:“卢老师,是这样么?”

    卢哲做了个捋胡子的老气横秋动作,其实他还不到四十岁呢:“我先解释下,我们这个节目真的没有事先台词剧本,我跟石先生也仅仅只是在节目现场接触聊过几句,仅此而已,但这时候我终于体会到古人云,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受,知我者石先生也!”带头引起片掌声才解释:“其次就是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不光是演员,教导我学会怎么表演,也是爱好读书的人,从小跟着他们四处奔波登台的时候,手边经常都有不同的书籍,形成了这种阅读的习惯,虽然随着长大,难免有青春期的迷茫和逆反,甚至也有狂妄自大瞧不起这个那个,但还是书籍,教会我这点经历在历史长河中简直不值一提,古往今来这样伤仲永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又才慢慢回过头来重新捡起书,阅读更多的书来充实自己,直到今天被石先生给阅读了,谢谢。”

    石涧仁很有风度的回应身边男明星敬礼,接过话头继续:“但现实中的实际情况是,很多人既没阅读习惯的培养机会,也没遇见可以指导引导的人,那怎么办?这样的人就没有任何机会了么?实际上还是会有些人出类拔萃的跃身出来,但这样的人真的凤毛麟角,因为没有读书带来的阅历,没有人告诉你怎么做才是最有效的,那就只有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尝试,这种盲目的尝试有可能穷其一生都找不到方向,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会感到迷茫的原因,这就好比种地的时候,有长辈教导庄稼的生长规律,也有可能接触到什么新型农具,这自然就事半功倍,如果靠自己去摸索,可能根本就等不到搞清粮食是什么种出来的就饿死了,所以,懵里懵懂摸索一辈子太碰运气,好的师父可遇不可求,唯有阅读才是最靠谱的选择。”

    卢哲是最热烈鼓掌的那个,还忍不住帮石涧仁结束:“读书不是为了炫耀和财成功,也不是为了轻信和盲从,而是为了思考和权衡,这样在很多做选择的时候就会正确不少,自然也会得到生活的友善回应。”

    这回轮到石涧仁给他鼓掌了。

    今天这样主持嘉宾在台上相互吹捧鼓掌的情况以前确实很少,这也让倪星澜敏锐的察觉到,下来就怀疑:“你是不是……想让卢哲来代替你做这档节目?”

    石涧仁承认的点点头:“一来他的明星效应比我更好,二来我也确实有大量的事务要做,如果每次都因为我让录节目变得比较赶,对节目质量也有伤害,起码我觉得卢先生在部分时候可以替代我,他的身份跟口才表达能力也更合适,给观众更多新鲜感。”

    倪星澜确实有些变化,多了些思索,可她权衡的是:“那你就更有理由一年到头不来跟我见面,又只有我腆着脸跑江州去找你,除了面对各种八卦绯闻,演出一个倒贴的形象,还得面对江州那一大堆你的红颜知己?”

    石涧仁已经不跟她讨论这个思考角度的问题:“抓紧时间收拾东西,你还回祖父家么,明天一早就出去北疆剧组了。”

    果然,只这么一提,倪星澜的情绪又变得高兴阳光了,但是要摆资格:“你出差多还是我出差多?我从小下剧组的时候你还在干嘛?去去去,把你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了,不懂的来问姐姐!”可趾高气扬之余又要给自己找不高兴:“给她们说了没,要不要我给齐姐打个电话解释下?”

    石涧仁摇头:“已经把日程安排通知柳清了,有些大唐网的人也会到北疆跟我会合,你说你这工作室……对啊,我得给老牛打个电话。”之前一直被倪星澜的情绪带走了思维,终于想起来跟牛鸣雷要讨论什么了。

    看石涧仁拿着手机坐到飘窗那边去,倪星澜自己兴致勃勃的蹦跳着接管了石涧仁的行李箱,看石涧仁没注意,还偷偷摸摸的把两人行李给混装了,大箱子是两人的衣物,小箱子才是随身携带物品,她确实娴熟,哪怕后来很多都能安排助理做的活儿,也爱自己做,只是这长腿妞艰难的趴在大箱子上企图把要爆开的箱子压住锁上有点好笑。

    石涧仁已经跟任佳琳通过气:“任总那边不谈利润不可能,你这工作室可以打着到政策特惠区去成立的旗号试试看,最近我听说北疆边区这边要搞特区,无论是在这里,还是琼海跟那几个著名的影视城,对影视文化公司都有这方面的优惠,你那团体的金额也不算小了,独立注册也算是合理避税,这样的说法任总也是认可的,试试看吧。”

    牛鸣雷当然是千恩万谢,让石涧仁感觉自己像个去慈禧太后那说了好话的大太监:“你的志向就是赚钱出名,这事儿无可厚非,但在这个目标下,没必要为了钱跟任总或者别的渠道分裂,那是得不偿失,只要一切都在朝上走,那就有未来,也能把你的团队全都集合在身边,反而是只要生乱,就很容易被内部的各种心思抓住机会,切记谨慎三思。”

    的确也不是当初那个乍一得志便不知道姓什么的牛鸣雷了,一叠声的感谢:“听您的!说起来这几年,全靠您的支招,我才能混到现如今这份儿上,您还一文不取的高姿态,这大半年的跟着栏目组听您说道理,也不是白给的,这些话啊,我是从小就听着长大的,但非得到了这岁数,可能非得有您这样的人说,我才觉得可以一信,您放心,我牛鸣雷哪怕是有万般毛病缺陷,但对仁总您是打心眼里服气,这趟您去北疆就是因为这事儿?如果能行,我就把公司放在北疆了。”

    石涧仁笑说自己帮他探探路。

    放下电话,才看见倪星澜也在打电话,挂了电话的姑娘直跺脚:“卢哲!说打你电话打不通,给我说明天想跟我们一起走!你这都什么体质啊,不招女人开始招男人了,想安安静静过个二人世界都不行!”

    可光是想想能一起到那天远地远的地方去,倪星澜又忍不住嘴角挂笑了。

    石涧仁确实是包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