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30、书中自有黄金屋
    于是第二天所有录制现场的工作人员看见倪星澜的时候,都心照不宣的把功劳归结到石涧仁头上。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那种轻舞飞扬的光彩,顺带石涧仁也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这小两口肯定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总算是不让整个栏目组被牵连了。

    当然这也坐实了两人的地下恋情,可能普通人谈个恋爱遮遮掩掩显得多奇怪,在倪星澜这里就理所当然,整个栏目组还帮着保密呢,胡蓉梅刚私底下给几个主管说了声,大家分头传话的时候谁都使劲点头。

    实在是倪星澜和石涧仁平日里从来就没得罪人的举动,身为整个栏目组的头牌摇钱树,这俩都是客客气气的,以倪星澜现在都是一线女星高高在上的地位了,还成天保持了邻家女孩儿的形象笑颜可掬,一点没架子,每次回栏目组还给工作人员们带点小礼物什么的,关系维持得非常好,这样的情侣恐怕所有人都是祝福的吧。

    所以这天开始,录节目的效率跟质量又回到正轨上,也不是说昨天的不行,导演和胡蓉梅商量,估计得单独做成两三期,用来调和观众的审美疲劳。

    因为恢复战斗力的石正经又开始摆他的大道理。

    之前那位跟牛鸣雷捧哏的男嘉宾过了两天又来上节目,这次他是主动来上的,据说是之前从来没看过这档节目,也没那空闲时间,最近也正好是他有档期空闲在家休假,上回录了节目回去以后有点纳闷儿,这台上倪星澜和那石老师的设置到底是干嘛的,怎么整个节目录制过程感觉就他在跟牛鸣雷说相声,这哪里像个收视率高的热门节目呢,所以回头把之前的节目找来看了看,他的助理和经纪人还给推荐了几期反馈最好的。

    结果一看之下,这位本来就以居家好男人形象出道的男演员对石涧仁传递的价值观大为认同,自己溜达过来当了两天观众,石涧仁和倪星澜恢复状态以后在台上的一唱一和让他很是欣赏,主动提出再来上两集,甚至跟着录两天都行,通告费有没有都无所谓。

    原来多聊得几句,石涧仁才知道这位倪星澜都要称呼卢老师的男演员还是平京电影学院的老师,从这家表演艺术最高学府毕业以后,就一边当演员一边任教,和这年头大多数专注于分秒必争赚钱的演员明星不太一样,卢哲时不时的就在给自己放假,除了教学任务就是捣鼓些山区支教援建小学的公益活动,但基本上没有对外宣传,属于自己组织了个小团队在搞,极为低调。

    因为也在大学上课,所以接触年轻学生比较多,当然对如今的一些现实状况也看在眼里,有思考过能用什么方式来改善影响这种社会现象,现在看了见仁见智才陡然现跟他平时上的那些娱乐节目不一样,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

    石涧仁其实已经放弃对演员的面相判断了,实在是这些专业演员脸上表情、动态、声音都有太多的表演成分,经历过吴晓影的似真似假,现在他都有点怀疑倪星澜前两天的情绪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演的,再看看流水般来上节目的明星,连基本判断善恶都会产生疑惑,还是干脆别在这些专业人员中间尝试,免得影响了自己的自信心。

    结果这位面相平和的卢哲专心对待节目以后,顿时就展现出跟之前只能捧哏说相声不一样的水准来。

    因为石涧仁一直在节目里面宣扬读书,虽然从未给自己的读书会打广告,但认为阅读改变命运的态度非常清晰,这已经在节目里成了个时常被提起的中心命题,卢哲也很喜欢阅读,这就造成台上四位主持人里,牛鸣雷和倪星澜都是不太喜欢读书的,所以栏目组也挑选了这样一位嘉宾,说是见仁见智的忠实粉丝,也对石涧仁的渊博学识很仰慕,督促着自己去看书,却怎么都看不进去,这种事儿恐怕也不是少数,不爱读书或者看不进去书的人多了去,特来请教这种事儿怎么破。

    石涧仁已经驾轻就熟:“如果你是带着功利心去看书,带着完成任务的态度去阅读,那必然是个比较痛苦的事情,就好比很多学生在课堂上,明知道那书本里的知识是有用的,看起来就是很费力,多读几遍就想睡觉,想开小差,这都是很正常的情况,重点在于兴趣,假若你看的是自己喜欢的武侠小说,在座我想应该很多都有喜欢沉迷过,被这样的书迷进去了,整夜通宵都会不知不觉看过去,效率没法不高,对里面的情节、人物没法记不住,想忘都忘不了,对不对?”

    观众席上的好多男生已经一个劲点头了,卢哲跟上:“读书的感觉,就是和一切过往雄杰秉烛夜谈,是另一个时空的人写给我们的信,把别人的知识变成自己的知识储备,你跟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人聊天,话不投机半句多呢,所以还是要从自己感兴趣的书籍入手。”

    嘉宾较真:“可专业书籍呢,必须要了解的专业书籍呢,看起来就格外乏味读不进去,可又必须要看怎么办?”

    石涧仁和卢哲相视一笑,还谦让了一下卢哲来说:“专业书籍,那就意味着你大脑中要建立一个专业的知识结构,才能读懂进入到那个世界,在建立起这个知识结构前,最好还是找些相关的其他书籍看看,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参演过三国演义,这里面几百个角色,我还自以为读过三国志、后汉书之类比较专业的书籍,但要我把这些角色都记住不可能,结果剧组片场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小演员居然能如数家珍的把每个武将用什么兵器、擅长什么说得头头是道,再一问他连三国演义都没看过,就是因为喜欢打三国游戏!”

    年轻观众们哄笑起来,有个别还提高嗓门吆喝:“我也记得!每个关卡的boss是谁都记得!”

    笑声更多。

    石涧仁都没想到电子游戏还有这个功效,但是他对卢哲的方法论赞同得很:“我在影视公司的时候,哦,那就直接点名吧,导了赤子之心的那位导演谭思遥,仅仅因为十来年前看过一部英国爱尔兰之间的电影勇敢的心,就去找了类似的书来读,然后对英国中世纪历史感兴趣,最后却忽然掉进坑开始读富勒的西洋世界军事史,再顺着摸到阿彻琼斯的西方军事艺术,这都是很专业的军事论著了,他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拍一部军事大片,展现中国古往今来军事宏图的大片,这也是卢老师说的这种途径,如果对某个领域有需求,但又没兴趣的,找些浅显易懂的方法入门,建立起了基本的知识结构再读,这时候必然顺畅很多,如果连浅显易懂的方式都没法投入进去,那还是趁早放弃这个领域,八字不合啊。”

    石涧仁现在说话都有点牛鸣雷的调笑口吻了,观众和恍然大悟的嘉宾笑着点头之余,一直在边上做旁观状的牛鸣雷开口了。

    其实是卢哲主动给牛鸣雷和倪星澜设计了这个桥段,唱反调:“两位知识渊博的老师,我老牛就要问问了,不是人人都能跟你们这样把书看进去,哪怕现在我兜里有点散碎银子了,我还是愿意拿去听个相声吃个好吃的,打小就不喜欢看书,那怎么办?难不成按照你们的说法,不喜欢读书,不喜欢阅读就没法过上好日子不能成功了?”一边说还挤眉弄眼的把自己展现得魁梧些,好像示意自己不就是没读书么,怎么还混得不错啊?

    倪星澜也大力鼓掌的赞同:“我在剧组从来就不失眠,知道为什么嘛,只要拿出我的课本来,五秒钟内我就能香甜的睡着,这反而能帮助有充足睡眠好好拍戏吧?”

    回到卖萌状态的倪星澜,又是那个元气满满的美少女,观众们可喜欢了,就这么随便说一句都能换来最热烈的掌声。

    卢哲能跟她对戏:“那我考考你,你现在大三吧,西方表演理论史的三个阶段是什么?”

    听着这标准的老师口吻,观众们都笑得喘不过气来,倪星澜也演得好,脸蛋都皱到一块儿了,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顶做拜服状:“卢老师,求求你问到这里就可以了,这里我还勉强记得是表演理论的起源与展、系统与完善、最后是反叛创新多元期!”

    卢哲做老师状满意的点头:“我经常这样跟表演专业的同学们讲,如果你干什么都不专业,就一定懒且习惯得过且过混日子,这跟感不感兴趣,有没有天分没什么关系,同样的道理,如果你穿着有点……”一边说,再一边转头伸手拍石涧仁的肩膀。

    没错,卢哲哪怕是再低调,也是个明星,长相穿着都很斯文,还有点飘逸的过耳长,坐在石涧仁旁边,衬托出来这家伙就算是戴了金丝眼镜,还是有点五大三粗的,更主要还是石涧仁的穿着风格哪怕有化妆师造型师打理,他的气质总有那么一点点朴实的乡村气息,平时真的看不出来,站在牛鸣雷旁边还特别俊朗呢,跟卢哲一比就真有点土,倪星澜都跟着伸长脖子看,笑得咯咯咯的,观众们更热闹的听卢哲戏谑石涧仁:“这样的穿着打扮,证明你必然欠缺审美能力和时尚品味,和缺钱省钱也没什么关系。”

    一贯都是石涧仁在节目里用大道理点评别人,现在遇见个真文雅倜傥的,就能调笑他了。

    当然这三人一番做作,都是为了给石涧仁腾出时间组织话语。

    三位专业演员配合,还演出点飙戏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