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29、为你钟情,倾我至诚
    男人和女人对待感情的态度有很大区别,这是石涧仁现在的切身体会。

    可是从面相上来说倪星澜真的不是一个喜欢走极端的姑娘啊,他有点迷惑不解:“你怎么了,不管我们之间处在什么样的关系,也没到这样消极的地步啊,今天早上一看见你,就觉得你情绪太不对劲了,好好把这事分析下,成么?”

    倪星澜翻眼睛:“你还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了?”

    石涧仁算是镇定下来了:“我俩认识又不是一年两年,相互是个什么样的人都很清楚了,你喜欢我,有好感这我当然是很感激厚爱,可我的态度也早就表明,老实说,就算我一夜不归刻意保持距离,换做往日你最多打骂我一顿,你是个豁达开朗的性子,不会这样变得有些灰暗了,知道么,早上看见你的眼神,我真的吓了一跳。”

    倪星澜有些倔强的抬头看着他,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石涧仁尽量平和点,尽可能认真的去寻找那眼神中是不是还有阴霾。

    结果就有这么神奇,看似一触即火药桶似的的局面,只靠这点眼神就能消除无影踪了。

    其实石涧仁可能没意识到为了不让倪星澜产生抵触情绪的这种平和眼光,他表现出来觉得是温和,在姑娘看来就是温柔,只是这么对视着,就好像热腾腾的蒸汽熨斗似的,把倪星澜心里的边边角角都熨得服服帖帖,之前的情绪慢慢变成委屈,嘴都不知不觉嘟起来,再过一会儿就变成嘴角牵起点笑了,然后那眸子里哪还有半点消极灰暗,甚至有种喜上眉梢的调皮在顺着石涧仁的目光倒缠回来,倒是把石涧仁吓跑了:“好了好了,开朗些,有什么不开心大可以跟我谈,难道我们只有男女关系一条路可走么,工作室也有了,名利双收都来了,还能做出很多正面榜样引导改善别人,我们明明可以活得高级一些嘛,我去煮汤圆,你吃几个?”临走前还是小心翼翼探身把飘窗给关上,看着就有点心慌。

    明明刚才还气呼呼的姑娘,这会儿已经有动手动脚的征兆,从表情到动作都柔和下来,然后借着石涧仁探身关窗的时候,顺着飘窗台上的垫子跪着爬过来,伸手揽住了他的腰,石涧仁要躲,倪星澜的动作很坚决,立刻就变成挂在他肩头,最后石涧仁不得不背着她去厨房,因为倪星澜还从飘窗台上拿了本册子:“喏,剧本,这些天一直都在揣摩这个正在拍的本子,这边录完节目我就直接下剧组,后面取外景在北疆……哼,你说了要去北疆看我的,上次就是你没去看我,我才会摔马遭罪!”

    厨房是完全开敞的,因为整个房间里压根儿就没有餐桌椅,所以厨房口有个吧台,搭配两把高脚吧凳,倪星澜也是够狠,这房子原本全都是柳清折腾出来的,她却根本没留第三个人的位置,连碗筷都只备两套!

    石涧仁烧上水坐在吧凳上,也能顺便把倪星澜放在另一张凳子上,然后开始翻那本厚厚的剧本,正是倪星澜在节目里提到过的心若莲灿,文艺片,剧情其实简单得很,一对城市恋人在北疆荒漠旅游,最后男的遇险死在了沙漠上,反正以石涧仁做过影视集团副总裁的眼光看起来,这种片子就是标准归类到去国际上拿奖的目的,哪怕有倪星澜的名头在那,最后的票房也不会太好,光是男主角死掉这种情节,估计绝大部分电影公司都根本不会拍了,现在的观众都玻璃心,根本不能承受这种折磨,老嚷嚷着生活已经够累了,来看电影看明星就是图个乐呵,谁还这么深刻啊,但实际上在文艺界,没点虐心的东西都不叫文艺。

    倪星澜愿意接这部片子,估计最大的原因也就是文艺性,这个女主角有大量考验演技的情节设置,从开始两人在大都市里面的生活,普通白领的那种困惑挣扎,情侣之间常见的摩擦怨怼,几年的感情下来相互觉得已经走到了尽头,于是决定分手前再按照当初认识时候的梦想,到向往已久的北疆旅游一圈,留下点美好印象再分手,谁曾想风光是美丽了,一路上也一直磕磕碰碰,最后在遭遇沙尘暴的时候,一直可能另有新欢的男主角却把活下来的希望留给了女主角,留下女主角感悟人生新境界。

    快高效的浏览了整个剧本,确实给女主角要求了很多追求内涵的表演细节,看得出来导演组跟编剧都是很认真的,特别针对倪星澜做出了很多建议和设计,有些情绪的调动点在哪里都从剧本上标注出来,但真的表演起来,演员本身是不是具有足够演技,才是把这些纸上东西演绎出来的关键。

    简单一句话,倪星澜本来可以靠着旷世姿容吃饭,却要在这部片子里靠用心跟演技来证明自己,因为这种片子,只要稍微在表演上流于表面浮夸,就很容易被影评家跟观众批得一无是处,这种电影就是来看演员细节上表演功底的,根本灭有火爆情节感官刺激。

    所以为了把片子里面那个本来对平淡生活已经失望之极,后来却痛失所爱的女主角演好,倪星澜应该是反复揣摩之下,把自己代入角色,都有点魔怔了。

    当初王驊第一次拍电视剧的时候有点代入过深,还被倪星澜嘲笑了,但显然有时候角色、心境、见识和当下的情绪正好契合到了一起,一个优秀的演员就是能戏里戏外都分不清真假了,因为只有这样完全把自己的灵魂都沉浸进去,才能拍出精髓来,有些顶尖演员拍前花几个月入戏,杀青以后半年到一年都还沉浸在那个角色世界里,非得慢慢走出来,这才叫表演艺术,和文替武替、轧戏的那些流水线拍戏两回事。

    倪星澜这会儿看来也不是完全出戏,不是她那爽朗的平京大妞风格,轻轻开口的语气都更像女主角的人设:“你教我要朝着每年一部精品的路子去展,你觉得这部成么?”

    石涧仁苦笑:“我如果还是润丰的高层,直接就毙了这本子,因为赚钱的风险太大,有你在,拍什么轻松喜剧言情、武打玄幻神鬼不好?非得冒险拍这种……可我又清楚,只有这种片子,才能帮你把格局拉起来,彻底促使你提高演技,一部高一个台阶,过得几年,就彻底和那些一直在拍赚钱娱乐片的同行拉开差距,奠定地位了,但这部戏……唉,真不符合你的情绪。”

    倪星澜双肘放在吧台上,似乎把整个上半身都压在这支点上,她肩膀本来就宽,这样更显得肩头高耸,单薄孤寂:“你也知道,遇见好本子的几率有多小,还要能找到投资方,导演也要足够专业,所有的环节都得凑上了,反正当时我一看这个本子,就觉得跟我几年前看感情戏的剧本感觉不一样了,想拍,所以就决定作为工作室的第一部独立制作!”

    石涧仁这经纪人真的不合格,这才知道片子的定位所在,关键是无论倪星澜选择的这条有些艰难的路,还是成立工作室要独立奋斗,不都是他引导出来的结果么,怪不得倪星澜如此上心,可这种走心的演技沉浸,关键还是这样一个有点幽暗的角色,现在倪星澜已经有全身心投入的忘我,影视圈里这样走上抑郁或者精神错乱甚至自杀的例子比比皆是,这时候就应该是经纪人的职责了,既不能打扰艺术创作把角色拉出来,还得在生活、拍摄中尽可能保持平衡,有点难度。

    香港那位著名的影视歌巨星不就是抑郁坠楼在经纪人面前么,前两年刚生的事情,石涧仁做经纪人做影视公司管理,肯定知晓情况。

    所以当水烧开了以后,石涧仁把袋子里的冻汤圆倒进去的时候,拿定主意:“那……这次我陪你去下剧组。”

    坐在吧台边呆呆盯着剧本的倪星澜还没反应过来,好像话语进入耳朵到脑子里都走了几秒钟,才难以置信的转头:“什么?陪我下剧组?”光是这么一句话,就能看见一股强烈的喜悦夹杂着生机涌上她的脸庞,整个房间似乎都被照亮了,哪里还有半点阴霾,只有幸福洋溢的光彩。

    如果能保持这样的情绪,怎么都不会让情绪变得消极阴暗吧?

    石涧仁只能用这种使命感来说服自己,嘴上还不承认:“你说得有道理,我这两年在经纪人这个工作上确实有些失职,但最主要的是这次我决定到北疆去考察一下,顺便就跟你一起下剧组,一方面照顾下你的工作跟情绪,另一方面主要还是得在北疆周边考察跟大唐网的欧亚大陆桥工作有关细节,你知道我习惯于什么都有自己亲眼看到过的调查……”

    倪星澜才不管他这么絮絮叨叨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这么啰嗦的撇清解释,直接从高脚凳上弹跳起来,带着欢笑扑到石涧仁身上,慌得石涧仁丢了手里的筷子跟锅盖,用力的一把接住软玉温香的投怀送抱:“小心!小心锅子,在煮东西……”

    可激动兴奋的姑娘已经雨点般的把柔软唇瓣在他脸上到处盖章了,嘴里还含含糊糊:“我就知道!嘻嘻,我就知道你个口是心非的傻蛋舍不得我!我爱你……”

    这种精神状态确实有点走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