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27、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正好省花费
    其实下午倪星澜也在争取好好表现,有点脱去少女属性,变得犀利成熟的味道,当有位女嘉宾在说自己谈过好多次恋爱,都觉得没什么感觉,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喜欢哪一个,这姑娘忽然就斩钉截铁的开口:“那是你没有遇见对的那个人……你感动过吗?在看电视电影的时候,有没有为什么情节感动流泪过,如果这都没有,那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但如果有过,你就会知道遇见对的那个人是什么样,没有提示没有标记,等你遇见,突然在某一刻你就会头晕脚软,醍醐灌顶一样知道!”

    可以说在说出这番话之前,倪星澜一直都是以一个阳光美少女的形象出现在主持台上,卖萌是她的主要功能,但是这一刻哪怕头上还是顶着丸子头,身上依旧是好看的黑白横条纹t恤加背带牛仔短裤,她的言语动作却有种蜕变一般的利落劲,直视年龄比自己还大的嘉宾:“如果你真的爱过谁,只要是真的深爱过,很容易就在两个人之间变成矮子,甚至于在某个阶段像个无助的野兽一样被困在里面,多了些莫名其妙,但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自卑,你有过么?”

    女嘉宾有点猝不及防,但没有预设精确台词的娱乐节目效果到底好不好,关键就在这里,如果任由场面朝着这个方向展,也许有人喜欢看这种非常真实的情节,但绝大多数观众却未见得关注,那个年轻的导演很有经验的掉转了方向,在耳麦里面指派牛鸣雷去挑事儿:“星澜,那我就代表西三环顺利大街的吃瓜群众们多问一句,大妹子,你从小到大谈过多少次恋爱?你还有这样的感受?你牛叔我都说不了这么深沉的话!”

    果然,观众们刚才还有点楞,在回想倪星澜说的这番话,诧异倪星澜都能说出来这么深刻的话语了,这会儿被牛鸣雷一带就跑调,震天介的鼓掌欢呼看热闹了,这中间当然是导演助理们带着观众起哄,但气氛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倪星澜本来就不是攻击女嘉宾,轻巧的笑笑,就是这么笑笑,全场唰的安静下来,坐在侧面的石涧仁还以为大家是急着听八卦的下意识反应,后来才看见报刊网络上把这一笑捧得那叫一个高,说是倪星澜就凭这一笑,直接从偶像派向演技派转变了。

    也许是看惯了倪星澜平日里青春烂漫,巧笑嫣然的模样,所有人印象里她都是个巨好看,巨灵动,天底下应该要什么有什么的公主,哪怕演些比较平民化的角色都有种公主落难记的味道,这也许就是黄晓薇后制人,却能比她更有普通观众缘的原因,但这一刻依旧还是那张清俊漂亮的脸蛋,可嘴角提起来跟眼神配合的时候,所有人都能看懂那说不出的味道,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用文字描述都是后来在网上有人写的了“虽然是笑容,却有点冷,唏嘘的样子,但就是这种极轻的情绪变化却在她的脸上表现出来,眼神里似乎带着颤抖更有些倦怠,哪怕是在明亮的舞台灯光下,忽然感觉到夜色温柔感,情不自禁的把我的情绪也带着往那深邃的黑暗中去了,也许就是星澜太漂亮了,平时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在她的容颜上,却忘了她已经是演了过十五年,名门之后,师出多家,还在专业艺术院校接受高等教育的专业演员,相比别的演技派,她还非得先抹掉身上那层偶像派的包装,才能被人注意到演技,这就是感染力!”

    这绝对是个铁粉写的。

    行业内有种不成文的说法,其实千万不要对大多数普通观众智力有过高要求,整体观众的接受能力很低,他们能看懂的就是大笑大闹,基于这个事实,所有有效的情节桥段必须设计得浅显易懂,并且必须对这些桥段反复利用翻转,这才能让每个观众都看懂想让他们明白的东西。

    这话有点刻薄,但事实上很多大卖的作品都是循着这条路线走的,自以为阳春白雪的高雅艺术范儿很容易被俗不可耐打败的原因就在这里,后者更容易获得名利双收的成功,但又有种理论认为有些人性本质上的东西是共通的,和智力无关,譬如美丽、悲伤这些具有感染力的东西,重点还在运用这些东西的人如何展现给观众。

    起码这一刻,倪星澜成功了,仅仅靠着静态的这么一笑,就把所有现场观众,乃至后来的电视观众吸引了,据说导演后期还特别给这个笑容做了个特写,这会儿听见姑娘的声音哪怕通过现场音响系统出来,都带着飘的味道:“爱过……”

    非常轻软,唇齿音,但咬字是专业的不含糊,感觉意思比声音还先到,不滞的飘然滑走,似乎还有点略带颤抖的深情低声,更像是夜深独坐在窗口的呓语。

    全场安静得好像一片羽毛飘到地上都能听见,石涧仁当然也能听得清晰无比,之前的笑容他没看见,但这声音带着的情绪简直让他胆寒,这仿佛有个黑暗的深渊在慢慢的把倪星澜朝着那边拉拽,那种灰色的感觉又开始在姑娘的声音里蔓延,他着急,急得马上就跳起来!

    其实有部摄像机镜头一直对着他的,没准儿导演那王八蛋也坐在几个监视器前面严密注视石涧仁的表情,乐得跟什么似的,还偷偷指挥镜头推进特写。

    结果倪星澜不知道看见石涧仁跳起来没,几乎同时,也猛的从座位上跳起来,只不过她是双手捂着脸的,然后却出嘿嘿嘿的笑声:“演得还行吧?”但观众们分明看见这姑娘眼眸被遮住前闪着晶莹的泪光,掌声一下就起来了。

    胡蓉梅脚下都动了动,还是忍住让导演喊咔暂停,看导演迅调整所有机位捕捉画面。

    观众可不就喜欢看这种画面么。

    其实就几秒钟,倪星澜深呼吸就控制好情绪,接过现场助理弓着身上去递的湿纸巾,毫不掩饰的在眼角轻轻按压几下,再放下又变成那个明目皓齿的美少女了:“不好意思,最近正在拍一部片子,叫做心若莲灿,经常揣摩角色到深夜,昨天晚上几乎整宿都没睡觉,有点太入戏了,回到刚才的问题里面,我确实有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深爱,只有爱过,才知道爱别人是什么感受,爱自己又是什么,所以在这里奉上我在电影里面的一句台词给这位嘉宾……”

    全场都好期待。

    姑娘还抬头稍微酝酿一下开口:“他爱他的船甚于爱你,就如你只是一叶扁舟,如果你为他而舍扁舟,在他的眼中你不再尊贵,如果他为你而弃舟,他将以一生的悔恨折磨自己,这句台词我之前一直不太明白,现在懂了,谈恋爱真的是个神魂颠倒劳心劳力的事情,可古往今来又有多少人能回避呢,今天的快乐也许就是明天的痛苦,人生最重要的就是活在当下,把握自己,天若有情天亦老,与各位共勉。”

    说完再带着很有舞台范儿的给各个方位鞠躬,款款的坐下,观众们大多还是年轻人,能听懂这几句话的很多,特别是最后这李贺的诗句已经很著名了,无论从表面上来以为是天长地久,还是从实际上理解这句话的深层含义,都觉得心有戚戚的使劲鼓掌,手掌心都拍红了的那种。

    然后台上就留下石涧仁呆呆站在角上,他是真没太在乎自己尴尬与否,第一反应是着急,着急倪星澜的心理方向太过晦暗,那种消极的灰暗情绪非常危险,就是佛学问道里面常说的心有魔障,迈不过去这坎没准儿就折了,那是真着急,结果接下来却听见倪星澜轻轻巧巧的转过弯来说这么一番话,对他又不啻于一记警钟,站在那随着那句台词思索,都有点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或许懂得思考的人,处处都是禅机吧。

    于是全场观众就在导演的指挥下看石涧仁了,有镜头还把观众做了个全面扫视,反正导演也没喊停,所有人都兴致勃勃的想看石涧仁怎么尴尬收尾,牛鸣雷调皮的远远打响指:“嘿!大兄弟!嘿,醒醒嘿!在录节目嘿……”

    观众们立刻从刚才倪星澜带来的那种情绪波动中被拉回欢声笑语里。

    石涧仁才好像从倪星澜之前那深邃的世界被拉回来,茫然的看看左右要坐下,下午坐他旁边的是位女明星,三十出头还挺当红的一位话题女星也挺能说的,得了导演的怂恿:“别介,别着急坐下来,都举手言站起来了肯定得说两句啊,星澜都说天若有情天亦老了,你那么文高八斗的起码回一句吧!”

    她这个建议显然大家都喜欢,又使劲鼓掌,之前鼓掌太用力的估计手板心都疼了,石涧仁只站在那愣了一两秒就脱口而出:“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死得早!”

    掌声都还没落下去呢,整个观众席上顿时笑得东倒西歪,有些夸张的直接滚到过道上了。

    那女明星就干脆笑得挂旁边倪星澜身上!

    这节目没法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