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25、这时候就想什么都用钱解决了?
    1225、这时候想什么都用钱解决了?

    倪星澜是说得轻描淡写:“可不是我这么不懂事,任姐估计听说你跟老王在外面花天酒地,打电话叫我扫听扫听,那长不大的王大哥是不是又给换了个小蜜。”

    石涧仁觉得一桌子人的目光都集在自己这里,还得防止旁边那美女窃听,含含糊糊:“哎,我哪知道谁跟谁啊。”

    倪星澜不笑:“说话不方便吧,唉,反正你看看,回头给我说是个什么模样,有姓名好……我忽然觉得任姐这样也挺可悲的,谁都以为她呼风唤雨的,可这两口子的事儿,我光是想想她一个人在家,等着老王回去这场面觉得这人啊,真没意思。”

    石涧仁终于还是拿着手机起身了,给一桌子人表示点歉意,结果老王带头起哄送他,但基本都是语气词,没透露什么实际含义,倪星澜还是听见了,有点幽幽的:“没事儿,是一个人在家看剧本,忽然有点伤感,你去喝酒吧,晚点还是想你回家来。”

    只有生瓜蛋子才相信女人说没事儿是真的没事儿,石涧仁是听出来语气音调不对:“怎么了?”

    倪星澜兴许是听见话筒另一头安静,知道石涧仁换了地方,语调多了些笑意:“想你啊,从小到大觉得我喜欢的男人肯定是既要顶天立地,还得细腻疼人,这人倒是找到了,可也太容易招其他女人了,而且我也知道现在一直是我在单挂着你,兴许曾经有那么一瞬间,你可能真的喜欢我了,但这么多分开的日子,我又感觉到你离我变得遥远了,心里寡寡的。”

    女人的第六感还真是有些神秘莫测,石涧仁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亏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虚,沉默的拿着电话。

    倪星澜停顿几秒说话:“道理我都懂,打小懂,看那么多言情戏片场,听那么多台词,这两个人之间啊,怎么可能永远都甜得蜜里调油,一早儿知道这喜欢个人,投入了感情那没道理可讲,被抛弃被踩在脚下的时候,那叫一个疼,所以一直对那些小小年纪情啊爱的冷眼旁观,结果没想到命里遇到你这克星,才知道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这整颗心捧给你了,只盼你哪怕不要,也别嫌腥。”

    石涧仁深吸一口气:“没这么低下,这有点自怨自艾的味道了,自己的内心够强大,不会有高下,我……”

    倪星澜却在那边扑哧一下笑出来:“好了,台词,是台词啦,说是帮任姐抓小三儿,我才是当小三的,我俩现在这种局面,又能怎么办呢?你要全心全意的做事,我要保持形象,起码还要奋斗十年,你不会抛弃我吧。”

    石涧仁却没半点轻松的感觉:“哪有抛弃的说法,别看这些消极的东西,你多豁达?”

    倪星澜都开始鄙视他了:“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信口开河,我的剧本都是别人写好了,我有得挑?你知道我现在的戏路要挑个能符合你要求的本子有多难么?”

    石涧仁清楚这个局面:“那……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录节目呢。”

    倪星澜好像听出来什么,嗯一声快速的挂了电话。

    石涧仁起码呆呆的站了半分钟,才把心里那股子沉甸甸的感觉给咽下去,再回到桌边,还真想使劲喝几杯酒,但最终忍住了,只不过那刚才时不时贴着他的美女再靠近,石涧仁下意识的有点躲闪,别人也不是真傻,保持点距离感了。

    后面的话题也不那么严肃了,轻松聊些闻野史,差不多的时间老王招呼换地儿,其实没吃几口的石涧仁确实没法再忍耐这种别扭的感觉,主动提出先走,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起哄他要回去挨板子了,没强留,但较离的是那位美女笑吟吟的挽着他一块告别了,还帮石涧仁拿了茶商准备的协议和产品资料。

    石涧仁猜测可能应该是要结账,倒也没什么矫情,出来直接问多少钱,那姑娘楞了下说是王先生全面负责的,她只是不能留在那当电灯泡啊,石涧仁还是摸出钱包:“不好意思,我确实没有其他含义,我也不太懂聚会交际的一些名目规矩,这里我带着的现金您看够不够。”

    那姑娘有点看怪物一样看他,但还是没说话的把一叠钱给收下了,只是出门的时候忽然发现他没去地下车库,才诧异的转头:“您……叫司机开车出来接?”

    石涧仁理所当然:“朋友送我来的,我打车回去,不好意思不能送您了。”

    那姑娘正要忍不住开口,结果这会儿门口的迎宾经理匆忙从柜台赶过来,奉把车钥匙:“您是石先生吧,刚才您的朋友把车钥匙给您放在这里了,如果您喝了酒,我们也能安排司机开车。”

    石涧仁又看见那把午露过面的奔驰车钥匙,转头对姑娘还是很有风度的:“好吧,其他人都我更适应这种场合,我现在又能送您了,能行吧?”

    姑娘欣然笑道:“我只是好您钱包都没给自己留点零钱,怎么打车呢,还准备我送你呢。”

    石涧仁真没想过这个细节问题:“哦,我打车到有伙伴的地方借钱付账嘛,谢谢您啊,车在哪?”

    迎宾经理简直是一路小跑的给他带路到停车位,石涧仁都想摸小费了,可惜兜里是真没钱,那姑娘注意到了,从坐进副驾驶开始无声的观察他,可能也是下班了,没有在岗的职业属性,还得石涧仁提醒她系安全带。

    老实说这辆当初即将离任副总裁时候配给他的s600那辆嫩绿色的超跑更契合石涧仁风格,黑色车身桃木内饰,有点古板但绝对稳重到精致,规矩的像个出租车司机一样问清楚方位,接下来被保养得一尘不染的轿厢里没有半点声音,专心开车的石涧仁终于把情绪完全平静下来,直到抵达一处有点陈旧的高楼,那姑娘才出声:“好,是这里,要去喝杯茶么?”

    以前听不懂吃夜宵的暗示,这回石涧仁好歹是大概知道了,笑着摇头:“还要去工作,祝您生活愉快。”

    推门出去的姑娘终于回头开口:“您还真是个好人,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好人,谢谢你……”在石涧仁礼貌回应点头的时候关门才忽然俏皮的回个头:“我也看过您的节目,现在终于相信您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了……”

    石涧仁苦笑着挥挥手,开车离去。

    没有回家,他肯定知道倪星澜说的回家是他那个被倪星澜重新装修过的两居室,这会儿给孟桃夭打个电话,确认她果然跟的德信律所的人还在江州乐公司连夜奋战,干脆开车去了那边。

    完全放弃抵抗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十来个人正在忙碌,孟桃夭临时找来自己在平京的两个大学同学帮忙,那两位德信律行的律师也是类似做法,借了几位自己关系较密切的同行协助,分成几个小组梳理整家公司的所有财务、营业等各方面信息,孟桃夭忙得头发有点小乱,但依旧捋着衬衫袖子跳过来很兴奋的汇报,石涧仁冷静的点点头,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随便找间办公室开始看整理出来的件纲要,顺便再把带来的新协议跟白茶资料递给法务:“你们注意休息,不用这么拼,如果需要可以找润丰影视或者见仁见智化传媒借人手,主要是防止资产流失和小动作,对了,这张名片是海燕食品的华北大区业务部,你安排人联络拿了那边蹲守拍下来的各种照片,也许用得着。”

    孟桃夭脆生生的答应下来,然后有点楞的抬起头:“这,这是什么?”

    石涧仁看了茫然:“啊,调整股份的协议……”法务已经转过来件夹,一叠钞票夹在其,看厚度分明是石涧仁之前给那位姑娘的夜资吧,在诧异之外忽然有点窘,感觉私人空间给带到办公室来了,而且还是那么不靠谱的感觉逛了青楼回来,连忙伸手:“对不起对不起,我自己的现金两千块,放错位置了。”

    孟桃夭做个鬼脸拿给他,然后还调皮:“我以为是仁总悄悄贿赂我的辛苦费呢。”

    石涧仁楞一下,又递回去:“啊?那……当外面这些朋友的加班费,或者你请他们吃夜宵?”

    孟桃夭也像看怪物一样看他:“仁总,你是不是有点不在状态,我们请外面的人协助,都是一板一眼的有标价劳务费,我自己加班也写了加班条的,而且……而且我加班不是为了这点加班工资,是因为你带着我们在做事,从小了说这次江州乐如果能完美的资产转移并运转起来,未来这家企业能为慈善做出的贡献可能在全国都要排前列了,往大了说这让我的工作很有使命感,这是您教我们的,你这怎么突然神叨叨的……”

    石涧仁悻悻的把那两千块钞票收回来:“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好好好,继续工作,待会儿有夜宵算我一份,我在这边沙发凑合一晚了。”

    孟桃夭深深的看一眼这个有点混乱的领导退出去:“我们定了酒店的……您要吃什么?”

    石涧仁突然觉得自己跑这边来工作是个错误,会不会又让人误会了在撩妹!

    这世界不能简简单单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