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24、假正经还是假装不正经
    风骨这玩意儿千百年来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既有铁骨铮铮,宁死不屈的,也有当面慷慨激昂背后卑贱无两的,石涧仁其实都在一点点对自己的风骨做出改变。

    换做以前,他哪里会来参与这种沆瀣一气的官商勾结?

    而现在既然这一切是在政策默许或者社会规则视而不见的状况下,与其说清高的也跟着装看不见,不如参与其中,虚与委蛇的引导事态展朝着更有利于大方向的角度。

    伸手端过身边美人儿奉上的茶杯,石涧仁半躬身的迁就过去:“周老总,你我相识虽久,但接触很少,王大哥比较熟悉我,我们做事有个目标,到底是为什么这样做,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月亮湖,这是我从拍电视剧时候就相中的福地,现在中科院的农村展研究所正在对那里进行改造改良,这是硬件的一方面,让月亮湖地区周围有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另外就是软件,让当地人能有工作、有改善生活的经济条件,光靠旅游产业我觉得对于这个有些偏远的山区有点难,所以当初才主动跟乔老爷子推荐月亮湖地区,希望能考察下是不是把那一带作为茶场种植的基地,我的做法就是为了让这块福地能生根芽,拥有一个可持续展的空间,这就是我的目的,我可以明确的说,这个项目我能做到一分钱都不拿走,全都留在当地展,并且协助各位赚更多的钱,就因为我觉得这个地方对我有福,风水好,值得我经营好,也正如骆司长所说,我所图的不在这里,仅仅就是为了讨个心安。”

    也真是亏得他了,居然硬是生造出这样一个听起来冠冕堂皇的理由。

    还偏偏让在座各位都能信!

    这就叫做派!

    前后分红投资几千万,就为了把这块风水宝地经营起来,保佑自己前程远大,其实这种心态在上流人士里面还挺流行的,千金难买心头好,花个几百上千万请一尊佛像到家里,穷人想的是哎呀,这东西这么贵,砸在手里咋办,有钱人就是放在那当个供养,心里乐呵,跟老王手里盘的那串什么上百万的珠子差不多道理。

    这种做派还真不是普通人有的,说给普通人可能没人信,说给这些见多识广的商人官员,反而心有戚戚的点头,三名茶商还有些惭愧:“石老弟视野开阔,心胸更是不把这点放在眼里,别往心里去,来来来,走一个,相信这片洞天福地一定会在各位倾力协助下,风水流长!”

    石涧仁这时候觉得带个女伴儿也挺不错的,只抬抬手那美女就迫不及待的起身帮他迎着敬酒了,而且石涧仁觉得这些来自南方的商人挺好,喝黄酒什么的没那种狂灌烂醉的死缠烂打劝酒做派,可能都没有强烈的业务员心态,更不在乎这点美食美酒,淡淡的点到为止,喝点酒都只是为了助兴,陪身边的美人儿咂个肥嘴儿渡两口多有情调啊,几个大男人相互之间搞什么一口闷嘛。

    于是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旖旎起来,也就石正经这巍然不动的,慢条斯理拿筷子挟菜吃,旁边蠢蠢欲动的美女劝了两回酒被他淡淡的拒绝后,也挺懂事儿的走温柔路线。

    不过这就造成桌上其他人好像被对照出来,不太好公然狎戏亲昵,也只好摆点样子顺口说点啥,有位茶商就好奇的询问石涧仁到底所图大业是什么。

    几千万甚至几年下来上亿收入都不看在眼里的高人到底在操心什么生意,还有点想跟着喝口汤的意思,本来这种聚会不就是互通有无交流信息作为最大功效么。

    这会儿石涧仁当然不会说什么灯塔大业了,只简单的解释:“跨境贸易吧,也不完全等同于外贸,近阶段主要就是围绕国家西部地区大开和欧亚大陆的运输通道畅通在想办法。”

    这听起来确实很高大上,几位商人顿时恍然大悟,奔走这种层面的人,哪里会在意一个小山区的茶叶收成,老王也觉得脸上很有光,笑着把石涧仁在润丰影业当副总裁,占了几成股份却毫不犹豫的放弃回去江州搞了个文化产业园,从零起步捣鼓这些事情当成段子来说,三位茶商彻底放下心思,一次次表示景仰的端杯,倒是把石涧仁身边的美女喝得霞飞双颊,更添几分美丽,哪怕石涧仁刚才毫不在意的等其他几位都招手了女伴,才得个最后剩下的,可这平均水平也高得很呢,只可惜他连正眼瞧的时候都没有。

    结果一直低声笑着跟女伴搂腰耳语的那位商务部官员终于开口:“石老弟眼光独到啊,最近国家政策有朝着那边倾斜的苗头,说个题外话,这家未来会有百分之四十以上出口业务的茶叶公司,我建议注册到石老弟那边去。”

    三位茶商又觉得这几个官字口的是不是串起来在演戏啊:“江州?把茶叶公司注册在江州?”

    官员笑了:“不是,我说的是他操心的欧亚大陆北疆边境……据我所知啊,大概最迟不过半年,国家会在北疆边境一带划出块外贸经济特区,我听到的风声是很可能只是个县级市级别的范围,但如果企业注册在这个特区交税,可以享受非常优惠的待遇,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说到后面的叫卖口吻,倒是把他怀里的美女逗得忍俊不禁,其他姑娘也笑得花枝招展。

    她们能听出来这档事儿的含金量是不可能的,就像她们关心的只是相互之间的名牌包包,化妆品是什么牌子之类,根本意识不到这样的信息背后能带来多少利益,连石涧仁都眯了眯眼。

    他会观察人,别人何尝不是,那官员笑着对石涧仁举杯:“石老弟,到时候可得好好感谢我,这里可不只是税收政策非同一般,还有快上市的绿色通道,年营业额一个亿左右的企业,光是税收就能减免过三百万。”

    茶商们眼睛都亮了。

    老王肯定也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帮石涧仁举杯喝酒了:“没错,我也听见这个风声了,特别是针对文化影视机构,阿仁你可以跟星澜商量下,把她那个工作室给放到那边去注册影视公司,好处就不用我跟你说了,接下来你们小两口悄悄的混个新三板上市,保证你老婆抓不到半点把柄!”

    这话里的信息量就太大了,几位后来的美女不知道认不认得这个没戴眼镜的黑大个年轻人是石正经,先是听闻他跟倪星澜有关联,再听说居然倪星澜还不是正宫,有两位惊讶得樱桃小嘴都能塞个鸡蛋了,一直倚在石涧仁身侧的美人儿更是眼波流转,想得可多了。

    其他几位男性当然知道老王暗指的他老婆是谁,哈哈哈的笑着给石涧仁频繁举杯,半点没有嘲讽的意思,还很熟稔的用玩笑帮他开脱:“看看有点份儿的爷们儿,谁没点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呢,是不可避免的!”

    美女们丝毫不觉得这是封建男性至上思维在作祟,还娇笑着用小拳头捶旁边人的胸口呢。

    石涧仁没觉得暗爽:“影视公司,这王大哥倒是提醒我了,其实国内几个影视城基地本来就有这种地方政策倾斜吧,边境地区的比这个还来得更好?”

    农业价格司的副司长索性认真点解释:“虽然我不接触影视文化产业,但……琼南省只是个旅游农业省,本来是我们重点扶贫的区域,但为了振兴旅游产业,出台的政策力度之大出你想象,譬如说注册资金一千万的影视公司,该省可以补贴五百万,虽然是以其他各种形式抵扣,这也很吓人了,租办公室,补贴一半租金,买房子每平米补贴一千,如果在当地拍摄,不含演员片酬仅仅所有在当地的花费,当地政府直接返还其中百分之二十,更不用说税收基本上全免了,你想想,为什么最近电影上频繁出现琼南省?我们私底下都在开玩笑,这琼南省是要彻底抛弃我们农业部了么?”

    石涧仁恍然大悟:“我当影视集团管家的时候,可没这么好的政策,但公司也只是在几个影视城注册了分公司,嗯嗯,这个有点意思,要好好寻思一下,毕竟在国内几个影视城或者琼南那样的风景名胜注册公司起码还沾点边,说得过去,天远地远到毫无关联的北疆边境去注册公司,有点……”

    茶商跟他的思路差不多:“有点匪夷所思是吧,鸟不生蛋的地方去注册个公司?虽然肯定只是代办公司在那边,我们也只需要每年做账交点税,可也太离奇了些。”

    商务部搞外贸的官员更熟悉些:“那可不一定,北疆在很多人印象中都是荒漠,其实我从小就在北疆长大然后来京的,这次拟划定的区域就有塞外江南的称号,草原风光相当不错,作为一个北疆人,我还真是邀请各位老板有空到北疆去考察投资,石老弟最应该去看看。”

    可能这就是信息资源吧,普通人很难企及到的这些资源,只在这个层面流转,获利的阶层当然也限定在这里了,普通人哪里知道这背后的弯弯绕绕,而且哪怕知道了,又能做点什么呢?好比这几位姑娘,听了也就是听了,不会产生任何影响,阶级就是这样拉开差距的。

    石涧仁正转着这些念头呢,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倪星澜的,周围一群人可都是最熟悉这种场面的,光是看他挑眉毛的表情就哄然大笑。

    这就开始查勤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