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23、吃人不吐骨头石正经
    可惜很难有人拥有这些难以企及的资源。

    用中科院的院士来保证种植品种跟水土条件的完美契合,光是这一点,普通人恐怕穷其一生都很难摸索出完美的种植方案来,而在这里,只要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整个体系运转下来保证每个环节不出岔子,这背后需要强大的人脉关系来保证地方政府跟其他眼红者无法随意掠夺果实。

    更不用说如何能顺利拿到那么大一片区域还跟当地人和睦相处,这是很多外来投资商最头疼的问题。

    最后也最关键的是,没有眼前这样几位各方面恰到好处各司其职的官商,换个人能有把握把几万斤茶叶以那么高的价格销售出去?

    砸在农民手中的优质农产品还少了?

    制约普通人的运输、包装、销售渠道,在这些人眼里,都是手拿把掐的事情,他们甚至能够决定市场价位!

    所以在确认了这批白茶真的达到了每个股东的品质预期以后,讨论的都是后面接下来细节,因为初期担心很可能产不出合适的茶叶,所以作为对当地方的补偿,石涧仁和齐雪娇共同持股从百分之三十涨到四十,当然石涧仁也明白,如果不是齐雪娇,这股份没准儿就巧取豪夺了,现在三家茶商共同出资三千五百万算是二期注资,其中一千五百万能保证后面所有的从包装到运输等各种环节资金,另外两千万算是稀释石齐二人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补偿。

    当初老王投资一千万得了百分之十二的股份,现在只多了三个点就卖了多一倍!

    权力转化成金钱还真是容易得紧啊。

    当然,这三位茶商共同拥有百分之五十一的控股权,也能保证整个茶场未来持续经营的赚钱能力,未来齐石二人啥都不用做就可以拿着干股坐地生钱了,还悄无声息的很难被人注意到。

    与之相对应的,石涧仁还是要张罗满足另外几千亩山地的事情,其实大家都清楚,这种事儿当地政府只会流着口水配合,根本谈不上什么成本,给石涧仁这个要求不过是找个莫须有的台阶,显得赚几千万也是做了事的。

    那几位已经倚靠在老板身上的美女,哪怕再人美脑子不灵光,也听出来几个男人之间讨论的金钱几千万飞来飞去的真实性,和小屁孩儿们吹嘘财梦想完全两回事,带着崇拜又热切的目光看着身边男人的惹人怜爱模样,恐怕是最让中年男人们有飘飘然的感觉,可能比劳累一番皮肉啪啪啪更爽,有位官员的动作都变得飘逸起来,笑着敬了石涧仁一杯,说以后大家齐心协力,各司其职的共同赚钱。

    石涧仁知道他就是负责农产品价格司的一个副司长,听起来不过是跟朱宏涛平级的副局级干部,但显然比那位江州统战部副部长能引的市场影响力大得太多了,而另一位官员则是商务部外贸那边的,肯定对产品出口有莫大的协助,这两位都是老王拉来的关系,相互之间心照不宣不说透就够了。

    那种神秘感更像是催情剂,有个娇滴滴的姑娘都抱着副司长开始咬耳朵了。

    结果石涧仁却偏偏就是在这个不起眼的环节上居然说了不。

    他没有生硬的推开旁边交缠着的姑娘,但也没伸手过去顺势抓摸,一直双手交错放在膝盖上,端着杯茶静静的倾听思索,同意了用现金稀释股份的交易,两千万说收就收,也不需要跟齐雪娇沟通就拍板的魄力,在其他人看来当然是他吃定了齐家小姐,殊不知石涧仁接下来就坦承:“这两千万不会离开那里,会作为二期茶场旅游产业资金投入,并且负责对当地山民朝茶农跟旅游从业人员转换做投入,这样我们就不用向当地政府提出收购、划拨土地,这八千亩新增茶山农地也不用全部靠我们来收购支出。”

    已经把注意力都放到手上,悄悄滑入山幽涧深中的茶商有点诧异的一起凝视石涧仁:“石先生什么意思?”

    这中间包含的可能性就太多了。

    老王似乎早有料到石涧仁会有变招,笑着打圆场:“上桌,上桌,我们边吃边聊……”就在茶室旁边确实已经摆上了美味佳肴,光是看那景泰蓝风格的餐具就显得价值不菲。

    机灵的美女有跳起来去支应照顾的,也有已经神魂颠倒彻底挂在男人身上施展嗲媚功的,石涧仁抬手让自己旁边这位也先过去:“如果数千亩山地茶场生产基地,那就覆盖了过几十公里范围的不低于三个乡镇,这关系到不少于两万名当地农村人口,特别是少数民族山民的生计,我们都有不少跟各地基层政府打交道的经验,假若我们提出这样的土地要求,地方政府会怎么办,恐怕我们是很清楚的,这些山地大多是闲置的原始地块,少数自留地或者宅基地以每亩不过一万元的补偿价格强行收购过来,对吧?且不说这笔钱有多少能落到山民手中,试想这些失去了土地的山民跟我们的关系是什么样?”

    茶商不以为然:“管他什么关系,不就是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模式么,茶场一样需要茶农,给我们打工还是农转非呢。”

    两名官员有点诧异的看了看石涧仁,主要是从他这种说话的态度上闻到些熟悉的味道。

    石涧仁还是笑着展开手臂扶着对方肩膀一起朝餐桌走:“这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假如我们不收购土地,而是引导当地人跟我们种植茶叶,那就是生产农户和收购商的关系,你觉得哪一个具有更高的生产积极性,哪一个又更容易配合我们的种植跟生产呢?”

    副司长都若有所思的轻轻鼓掌了,都不是笨蛋,这种话题一说就能明白石涧仁的意图:“从长远来看,我们收购这些土地虽然花不了多少钱,但在当地形成的氛围肯定不够好,而且从土地承包制的历史经验教训来看,茶农的积极性肯定是在捣鼓自己的农地时要好得多吧?”

    另一位茶商思考的角度永远还是他们习惯的:“如果这些茶场土地不是我们所有,别的茶商前来收购怎么办?”

    石涧仁摊开手:“从一开始种植的时候就签合同,既保证我们会收购,也保证他们必须卖给我们,另外我既然提出这个,就是我也有相当的把握,能够通过当地的旅游公司还有新成立的劳务公司来全面管理这些工作,这样应该能杜绝其他茶商对我们的侵害,最大程度的保证了我们的利益,也保证了当地山民对自己生存结构的保留,毕竟失去土地,对他们来说是个很巨大的转变,我认为没必要在我们这阶段冒险。”

    两位官员对对眼,转头多打量几下石涧仁,开始笑着问他是不是在担任什么体制内的工作。

    石涧仁承认了:“目前在国资委下属的一家企业做厂长,挂职的。”

    两位官员就恍然大悟一般微笑着点头,一副完全了然的表情。

    三位茶商显然不是这么想的,坐到桌边的短短几步就凑着商量几句,还把老王喊过去说话。

    石涧仁观察了一下他们的表情,也有点了然。

    站在商人的角度,特别是这种还基本上遵循几十年来常规结构的商人,肯定是要把所有生产资料都抓在自己手里才觉得稳妥,地是自己的,茶树是自己的,连茶农都是自己的工人,这才能保证最后的产出全都是自己的,况且这三人加上老王有百分之六十左右的股份,看起来是绝对控股了,可假若石涧仁从人员这个角度控制了当地人,随时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刻作,罢工甚至干脆自己翻墙把茶叶自己全吞了,以石涧仁在当地呈现出来的掌控力,再加上齐雪娇的背景,久经江湖的茶商都觉得有些拿不准了,别投了几千万打水漂给他人做嫁衣吧,某些权贵子弟的胃口大得吓人,跟他们周旋简直就是与虎谋皮。

    这种大鳄式的手笔,而且还能把这么凶险的招式蕴含在看似悲天悯人的借口里面,这可是大高手来的!

    最吓人的那种主儿。

    刚才两千万都不放在眼里的主儿,那所求肯定是更高啊。

    所以看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佳肴,气氛居然变得忽然有点诡异。

    不过这时候倒是能顺带看出来几位漂亮美女的智商水平,有还在继续撒娇的,还有立刻逮着机会吃那最昂贵菜肴的,也有起身来帮着老王招呼打圆场的那位什么湘婷,看来这姑娘是真不笨,找来的姐妹一个个跟吃了猪脑似的,完全凸显出她的优势了。

    结果反而是那两位官员开口劝茶商:“石老弟图的东西跟你们都不搭界的,简而言之一句话,我们都还在苦哈哈的求财,石老弟要的是政绩,多的你们就不用问了,这件事我们能给你们的担心打包票,别胡思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不说,以石老弟这样能品出来白茶特色的风雅之士,能一起做这档子事是各位的福分,来,我敬在座各位一杯!”

    这位副司长如果不是出身贫苦,对钱有点在乎,倒确实是个人才,石涧仁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就这样在权力和资本之间腾挪,固守自己的理想,还要为草根保全生存的空间,做个布衣容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