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22、绕指柔最喜欢的就是百炼金块
    现实再一次证明,无论谁再牛逼,还是得时势造英雄,没有大势,什么理想都是个笑话。

    下午安排得比较轻松,没有争分夺秒的录节目,毕竟三位主持嘉宾都来了,整个模式已经比较娴熟,胡蓉梅却认为这种娴熟也可能是另一种危机的存在,观众很容易把这种流程化的节目看得腻味,所以必须要追求更多的新意,也要更加全面的考虑到节目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毕竟已经开播了大半年,录了上百段来宾节目,大家都很清楚其中优劣势在哪里了。

    于是开了一下午的会。

    其实平京的演艺圈人士最熟悉就是开这种类似脑力风暴的松散会议,十多位栏目组核心成员散坐着七嘴八舌各抒己见,行话就是攒本子,把各种细节拿出来反复琢磨,期间接电话、倒水、上厕所、吃点东西都不影响,专门负责记录的秘书收集了满满几大本信息。

    晚餐时候胡蓉梅本来打算讹石涧仁请所有人吃饭的,结果王驊说他那边已经约好了局,倪星澜就撇着嘴仔细询问了都跟什么人,最后不得不放弃陪着一块的念头:“一群男人,脚丫子想都想得到是什么场面,那我先回家等你,再晚也得回家,不然哪怕是等个通宵我也要等着,就看明天录节目的状态会不会毁在这上面了,而且我会给她们说你干嘛去了。”

    这可是倪星澜当着所有栏目组的人公开宣称自己和石涧仁在同居了,所有人都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还开石涧仁的玩笑:“哪怕是再花天酒地,为了我们整个栏目组,你可都得按时回家跪搓衣板啊!”

    石涧仁笑笑不说话。

    依旧还是跟王驊开着那跑车一块儿去,但小伙子没进去:“老王肯定会带着他新裹儿的那小姑娘,我看着烦,回头我妈问我她也烦,还不如让老王自个儿玩开心点,我也眼不见心不乱。”

    能用个乱字,就说明心态在上路了,石涧仁拍拍他的肩膀,不强求伙伴去面对这种心病折磨,整整身上的t恤走进这家外观看起来低调无比的王府院会所。

    几百年过去了,政治体制都换了好几茬儿,但是在京城这种显贵名流骨子里的调调始终没变,找个看起来高雅古朴很有历史沉淀感的地方,一改白天看见那些商界经营呼风唤雨的精明强悍,随处可见都是手里盘着手串佛珠的高深儒雅状,当然伴随着还有各种奇香扑鼻的美人儿了。

    得益于这几年被几位风格爱好差异极大的女同志磨练得见识颇广,石涧仁现在对香水也能大概分辨出高下,起码这儿能嗅见的都没什么廉价刺鼻的味道。

    一座挂着竹帘的偏厅,外面就是潺潺流水和低吟清唱的丝竹乐曲声,彬彬有礼的旗袍迎宾把石涧仁带到这里,老王果然已经带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坐靠在锦垫红木椅上,正在跟其他几个中年男人说笑,看见石涧仁就抚掌而乐:“我说什么来着!愿赌服输,你买单啊,家里的母老虎再俊俏,阿仁终归还是个男人!总得出来逍遥自在的,是不是阿仁?”

    另外几位基本上都是上次在任姐夫妇饭局上见过参与茶场生意的老板官员,笑着给石涧仁示意,有两位还起身和石涧仁握手开玩笑:“还以为你会带着倪大明星来给我们下马威呢,年少一点不轻狂啊!”

    石涧仁确实有点过于老成,挨个儿客气的回应握手,基本上都能叫出来称呼,最后才面对老王:“载酒买花年少事,王大哥这样的兴致,确实比我这样的小年轻都更有活力。”

    老王才不在乎这词背后的含义呢,对石涧仁挤眉弄眼:“等着,湘婷有几个好姐妹,马上就到,果然就算上你会一个人溜出来,星澜这妮子,打小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还是你平衡功夫好!”

    石涧仁都不稀得解释自己的价值观了,笑着坐下来:“我就是来陪几位老板聊天出点主意的,都去月亮湖看过风景了?”

    几个单独来的男人也笑着凑近些,给石涧仁示意桌面上的杯子:“你也来,你也来,试试看这茶叶的味道,看能品出来哪种茶叶是月亮湖的品种不。”

    啊?

    一贯从容应对的石涧仁终于在女人问题之外,又挠头了:“喝茶?这个我不擅长啊。”

    有三位是经营茶叶的大亨了自不用说,另外两位官员看起来也是成天都端着茶杯的,一个劲怂恿:“别说那么多!茶师,来给这位先生上茶喽。”

    石涧仁简直苦笑:“我还指着过来蹭顿好吃的晚饭呢,空着肚子却叫我吃茶!”

    老王搂着那姑娘终于咕唧一声笑出来:“石先生可真是幽默!”

    老王还跟她显摆:“讨女孩子喜欢吧?星澜就不用说了,反正我知道阿仁这身边,嘿嘿……”

    另几人就趁着碎步出来的茶艺师坐在茶桌边开始繁琐茶艺表演同时,对石涧仁的私生活表示了景仰,居然还有人记得上回看见虎头虎脑的耿海燕,更有一位明显去过月亮湖的,对那位几乎以一己之力抗衡茶场的中科院助理研究员印象深刻,说是动不动就把石涧仁拉出来当挡箭牌。

    石涧仁仿佛看见那朵纤柔的小白花,在资本冲击下东倒西歪的依旧坚韧不拔,这会儿的苦笑更真实了。

    那茶桌乃是用一段什么看起来就名贵的原木劈开半圆柱搁放成桌面的,除了桌面光洁如镜,其他原木外层一概保留,古朴持重的架势显得格外贵气十足,连带那位茶艺师的动作都婀娜摇曳,十八般茶具表演性质多过实用性的展示开来,想来就是一杯自来水她奉上也是极好喝的。

    看见他注视,那茶艺师还轻声吟唱什么口诀:“……山顶泉轻清,山下泉重浊……山削泉寡,山秀泉神,其水无味……”标榜自家泡茶的水都是从京城外那著名的御用泉眼取来,可不是什么中下等的江水、井水,硬是把一杯茶都赋予了多少文化气质。

    谁说中国人没文化没素质了,只要吃饱饭,中国人骨子里那种对奇巧淫技的煞有其事钻研劲儿能让全世界震惊,只不过山里娃没这种爱好,而且现在已经有了自来水厂厂长的职业毛病,很想问一句这原水体到底有没有经过水质化验,而且只要经过了自家厂里那套设备走一遭,管你什么山阴山阳的水,都能变成同一口水。

    那才叫其水无味。

    当然这会儿没必要拆美女的台,忍着真有点咕咕叫的肚子,看对方摆出了四杯茶来,色泽不一,哪怕再不懂品茶,也能知道慢吞吞拿起来先嗅嗅再徐徐一口而尽。

    也不知真的假的,六位大男人都眼巴巴的看着石涧仁装模作样,老王还把手里捻着的一串什么珠子都加快了度。

    石涧仁忍住横抹一把嘴的动作,谢谢了茶艺师回想一下:“小弟我真没有品茶的经验,只是觉得,觉得可能第三种茶更适合我的喜好,比较不同。”

    富丽堂皇的王公贵族风格亭台楼榭中,顿时爆出几人的欢呼:“哎哟!有眼力!”

    “不错吧,我就说了我们这次的茶叶真的不错!”

    “连个外行都能觉得好喝……”

    最后这句也不怕伤石涧仁的脸面,正好这时候,迎宾小姐又轻叩朱门,推开引来一串香风丽影的美貌姑娘,正是夏季时分,穿得都是花枝招展五彩缤纷,但基本都是一水儿的膝上短裙,环肥燕瘦都没法形容,几乎一个模子出来的高挑俏丽长大眼睛尖下巴,进来的动作神态更是专业娴熟的羞涩中带点拘谨。

    结果这番做作算是做给瞎子看了,在座的男士基本上都没把注意力放她们身上,邀请石涧仁喝茶那位茶商得意洋洋:“白茶!所有人可能都以为我们会主打现在市面上最常见的龙井、碧螺春、毛尖之类的绿茶,也不是很难分支的红茶和乌龙茶,单挑一个在闽南出众的白茶,哈哈,居然在黔东南给培育成了好东西!阿仁,我们这票投资绝对一本万利了!”

    两位官员笑眯眯的靠回椅背上开始拿目光扫视品评美女,另一位据说资本最雄厚的茶商掰手指:“八百亩白茶种植基地已经证明了土质和方法可行,接下来就是要把整个种植规模扩大到八千亩以上,才配得上我们先期投入建设的茶厂每年三万公斤茶叶生产能力,阿仁,这次你这大股东可要稀释点股份给我们,大家共同财了!”

    石涧仁完全是陡然一下觉得那茶艺师的眼光都炽热了,下意识的反问:“呃……这种白茶我们对外能做到什么样的价位?”

    最后说话的那位茶商还相互看了看,示意那位依依不舍的茶艺师出去以后,才搓搓手给石涧仁一个大概的数目:“这就跟炒股一样,我们现在是拿到了一支绩优股,如果操作得当,中间档次的价位应该能炒作到两千到五千一公斤。”

    石涧仁好久没有心算四位数了,还是被这种高级茶叶买卖背后的暴利吓了一跳,年产值这样就能过亿了?

    看起来这个层级好像关注的金额应该更吓人,但是想想这可是地里长出来的东西。除了一开始投入较高,需要打通环节考察建厂,后面就只需每过几年一个茶树的生长周期才重新投资一回种植成本,其他成本低得很,持续几年都能有这么高的产出,后面几乎是白得纯利!

    而且和其他产业赚了钱需要留出备用金或者继续扩大投资不一样,这个基本上就是每年直接把纯利拿来按照股份分掉!

    这么赚钱的行业,那些种鸦片的什么真是脑子坏掉了,冒着砍头的危险还赚不到这么多钱呢。

    随着几个男人先后招手,莺莺燕燕坐下来的美女们,看着那最不起眼的年轻男人,惊闻他居然是这么一群老板里面的大股东,眼里可能看见的就是金娃娃了。

    这样的金龟婿干脆嫁了吧,伸出柔夷顺臂而上缠住石涧仁的那位心里肯定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