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21、吊打收工总是比较快
    王驊随意的拆下把车钥匙丢石涧仁面前:“把车给你开过来了啊,明天到演播厅有个媒体接待会,还有些影迷粉丝什么的会到场,你坐个灰不溜秋的出租车简直玷污演艺界的名声,谈完没,赶紧的,好多事儿还等着呢,老王说中科院那茶场要见钱了,几方都等着跟你坐下来谈收成。”

    闪亮的奔驰车标在桌子边上骨溜溜的转了两圈,再看看那手里皮绳上金色的奔牛标志,王驊从气质到做派都完美演绎了纨绔子弟的定义,吕展鹏对上石涧仁这朴素的模样拿乔,面对最为熟悉的权贵风格却只想跪舔,长期混迹在京城当个小老百姓也就罢了,越是擅长疏通关系,看重关系的人,一眼就能分辩真假,谄媚着点头哈腰的凑近点:“这是……倪小姐吧?这位公子是……”

    倪星澜已经不见外的直接坐在石涧仁椅子扶手上,还厌烦给打扰了:“什么小姐,有你这么说话的么,一边凉快去!”

    王驊直接:“别废话,这公司既然是说了要什么来着,送给阿仁的吧……”站在门口的孟桃夭赶紧补充:“是赠与给康复中心,石先生负责监管。”

    王驊连复述都觉得费力:“哪,就是这意思了,阿仁看中留下你没?看你这软骨头的样儿,估计也入不得他的眼,滚蛋吧!”

    吕展鹏被羞辱得脸上红一块白一块想张嘴。

    牛鸣雷笑眯眯的靠在门口,外面已经挤满了办公室的员工,仿佛没人觉得这是来砸场子要拿走公司控制权的,都跟看戏似的听这位非著名笑星随口丢包袱:“兄弟!我跟你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我是什么小虾米也就不用说了,这位王大少是润丰影业的少东家,几十个亿的润丰院线听说过么,那是什么背景不用说了,他跟倪星澜这样的大明星都得尊称一句仁哥,别人什么时候瞧得起你这点饭馆生意了,不过是看在前人面子上来帮忙收拾这破摊子不至于被倒腾没了,如果你这种小脚色还真把自己当个玩意儿,傻了吧唧的想螳臂当车,那就没有回头路了哦。”

    吕展鹏勉力:“我没有,我只是想问清楚……”

    牛鸣雷都秒杀他:“问什么问,多问一句能多分点遗产么,你还是去隔壁医院给屁股做个核磁共振吧。”

    这下倪星澜都奇怪了:“啊?为什么?”

    牛鸣雷满意这个捧哏的:“看看脑子有没有问题啊,多半会现痔疮长在眼睛上了。”

    外面的职员观众们都有点惊呆了,没想到这位笑星说话如此没遮拦,骂人不带脏字的风格却能怼得人很无力。

    吕展鹏终于放弃抵抗:“秦总安排我在股东认可书上签字,我压根儿就没看见上面写什么,还以为他在考验我呢,谁知道他去世这么快,我要帮他站好岗……”

    王驊就那么没个正形的歪屁股坐在大班台边上嫌弃:“你多大根葱还站岗,长得像博美跟藏獒串的一样,你还以为你是国旗班的站岗标兵?趁早别丢脸了……”

    还是石涧仁不计前嫌:“他们来帮我解释证明下身份也简单,这两位律师从之前就开始在办理手续公务,一切都是按照法律流程手续在走,没什么可挑刺儿,如果你不想最后清算资产的被牵扯上刑事责任,还是积极配合一下,我在平京会呆四五天,如果转移的那些账目或者关键资料手续丢失,那就给了我抓个人来杀鸡儆猴的借口,你不会傻得这么伸长了脖子挨刀吧?”说完起身,倪星澜袅袅的摆出地主婆神态跟着轻哼一声出去了。

    孟桃夭简直仰慕得差点五体投地,陪两位同样目不转睛的律师恭送这几人。

    感受着看都懒得多看一眼的不屑,吕展鹏一点反抗意识都没,甚至连愤恨都不敢有,看着下面炫耀似的滑出来那辆嫩绿色urcie1ago开始轰鸣声浪,刚才看着还人畜无害的石涧仁上了副驾驶,牛鸣雷都只能当跟班一样上另一部跟在旁边的奔驰s6oo,就知道人家跟自己的差距了,之前各种幻想变成泡影,转头通知公司下属全面接受律所资产手续交接。

    倪星澜肯定是想随时都跟石涧仁当连体人了,可惜王驊这回一定要拽石涧仁上他的车,那么贵的车,居然只有俩座位,倪星澜愤愤不平的幸好有杜文婷这个前助理在,轻言细语的跟她聊这次石涧仁派她一起来平京就是要跟倪星澜的工作室合作的,那位冷面女助理开车,牛鸣雷都尽趴着听后面的谈话了。

    王驊的确是有话要跟石涧仁谈,当初润丰送到韩国去培训的小艺员们差不多已经做了三年的练习生,公司也花了不少钱,现在是不是该拉回来给公司赚钱了,这提醒石涧仁寻思把那批送到韩国去搞视频聊天的线女演员们也该找回来了。

    当初拍赤子之心的时候,淘汰落选的那些年轻女演员被小泽收罗起来在视频聊天上打出天地,后来视频聊天被封禁以后,又带到网络购物上面做美女客服,不得不说小泽的渠道建设也有这支美女团队的功劳,当时各部分都舍不得放走这批资源,可大唐网那时还远未到需要客服团队的阶段,所以借给了李尚俊的韩影娱乐株式会社在异国搞视频聊天,现在似乎能派上用场了。

    除此之外确实就是茶场那边需要跟石涧仁好好沟通,毕竟明面上石涧仁和齐雪娇在整个茶场建设中占据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现在初期的两三千万投下去,已经看见成绩看见产品,几家股东就要合计接下来的方向,究竟怎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王驊的意思是他爹声明会一直跟石涧仁他们站在一起,任凭石涧仁拿主意,但也告诫那其余几位股东背景也不小,还是要好好周旋和气生财,这边确认今明天就约个局,大家见面先简单谈个底儿。

    哪怕开着跑,只有两个人的狭窄空间里,王驊再没了之前的轻浮劲,开车也一点没冲动忙活,有条不紊的当老司机之余挨个把事项给石涧仁列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建议怎么搞,思路明确的讨论工作模样,就像个三十出头的商界老手那般沉稳,石涧仁忽然笑:“我要是把这会儿用个摄像机录下来给你妈看,不知道她有多开心。”

    王驊反而鄙夷他了:“喂!是你教我这么做人看人的,现在我也觉得这是个正确的态度,也有点努力的样子,可你连个餐饮集团那点钱都不放过,却没问我要不要也来参与你的那些事儿,星澜给了你多少私房钱?”

    石涧仁点头:“最近可能是比较缺钱,但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我反而觉得这种饥饿感能够让我的这些伙伴们一直保持清醒,不会坐享其成的飘飘然。”

    王驊有点受伤:“我俩的关系,你还没把我当成伙伴?”

    石涧仁笑着伸手过去拍拍驾驶员的肩膀:“你不一样,我希望见仁见智能够延续成功,然后再有几次成功的商业运作,让你彻底摆脱你母亲的影子,有自信自己能成功,你比几乎所有同龄人都多了这么好的机会,这既是幸运,也压垮了不少人,心智不够坚定的家伙会一直纠结在这上面,所以这个阶段你要靠自己奋斗,反而不要跟这一大群伙伴搀和,未来有的是合作机会。”

    王驊才笑:“这会儿我是觉得我老子那态度稍微消极了点,我妈又过于强势了些,好像豁然开朗一样能看明白很多人和事,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石涧仁就跟他分享自己最近认识的万乾等人,算是手把手的教别的家世环境又如何教导出来什么样的人,其实更多算讨论,把自己最近在做的事情也细细摸摸罗列了一遍,让王驊清楚这一两年自己在录节目之外干了些什么。

    托京城堵车习惯的福,路上说了两三个小时才抵达传媒公司,倪星澜下车就迫不及待:“看看!这俩简直就跟谈了恋爱似的,脸上放光!”

    王驊哈哈哈的去联络安排晚上的局了,牛鸣雷才给石涧仁说他也有些话要说,倪星澜不松手了,警惕的拉着石涧仁:“他难得来趟平京,我就跟个外室一样,多么难得被宠幸,有话当面说,我还有什么不能听的,难不成你想在节目里把我给踢了?”

    说起来一档热门节目,现在三位主要嘉宾主持之间的关系好成这样,胡蓉梅过来都觉得乐呵,牛鸣雷赶紧小声点给石涧仁凑近讨论:“看了倪小姐这个自立工作室的局面,再看看王少这家文化传媒公司,我也想搞个实体,你能帮我在任总那边拿点主意不。”

    嘿嘿,这世上真没有白来的午餐,无事献殷勤必有原因,不过看看倪星澜和王驊的钱财滚滚,牛鸣雷眼红也是当然的,肯定是也想这样既不拉爆关系,还一定程度上独立起来捞钱。

    这条渠道找石涧仁去疏通,的确是最合适的,倪星澜听得都脸上满是嘲讽了。

    不过没想到这是这事儿,居然把她也一股脑拉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