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20、贱人就是矫情
    两位一看脸上就带着市井气的年轻女子正在对着石涧仁挤眉弄眼,觉得石涧仁接触女性都很非比寻常的杜文婷有点不敢相信,孟桃夭则是皱眉,石涧仁却一眼看出来带着耿海燕那种泼辣的气质,给孟桃夭指指那俩可能的律师,自己倒回去:“你们是海燕食品的业务经理?”

    果然,这俩也就二十多岁的女子完全不把石涧仁当外人:“我们是仁人食品的片区经理跟业务主管,以前跟着赵老师培训的时候就见过仁总了,耿总更是只要开会,三五句就要把你拉出来说道,从前天开始这公司里的人就开始折腾,有下班以后往外面搬东西的,有偷偷摸摸提前溜号的,我们全都拍照了,在这数码相机里。”

    一边说一边给石涧仁展示手里一台明显磨损很大的银色小数码相机,二指宽的小屏幕上,却很清晰的拍下各种画面,就是蹲守在这家公司门外捕捉的镜头,快翻看一下就明白这两位可以说是二十四小时蹲在这里都拍了几天,也许从耿海燕跟卞锦林开始合计如何接管开始,就来记录了,也许有人做事讲究排场和派头,可自己这一系仿佛都足够草根,用这样的方式倒简单明了的把很多细节都照顾到了,所以连连点头:“辛苦了,这些天真是辛苦你们了。”

    俩拍照的女子满不在乎:“好玩啊,比天天扫街好玩多了,一开始来就不许我们进去,其他饭馆都有人拍照呢,那是把相机留给你,还是只给你卡?”

    石涧仁把整个相机都递回去:“这是你们平时的工作用具吧,先带回去在你们那边备份,我这边还要去谈判,应该用得上这些资料,留个电话给我,回头联系你们。”

    其中一名女子娴熟的摸出名片,还给石涧仁叮嘱:“这个,这个穿西装的高大老帅哥,一看就是管事儿的,最人五人六的就是他,开的车也最好,每回拿的包都不一样,大包小包的带走。”

    石涧仁看她们放大照片给自己强调,都笑了:“这都是耿总教你们的?”

    两位业务经理撇嘴:“多新鲜!做业务到处拜访老板,没这点眼力还能跟着耿总和林总监混?”

    石涧仁真的把那相机屏幕上放大到整个头的模样记住,客气的把两人送下楼,才回转来,孟桃夭已经和那两位并肩等着了,果然是德信律行派到平京来的律师,有点委屈:“我们拿着律师函过来,之前还能沟通公办,接触财务数据,等遗嘱宣布以后,就直接不许我们进入了,因为那边继承权承诺书还没签字完成,这边也不能找法院讨执行令,只能每天过来守着。”还指了指前台旁边两位满脸不屑的保安。

    这就是国内现状的缩影,按照法律流程,这个时候应该是律行全面监管委托,在过渡阶段甚至应该全面接管防止资产流失,可自上而下都不太把法律放在眼里,人情关系大过天,两个千里迢迢过来的江州的律师根本压不住场子,看来在律师行业正如苏以德说的那样,平京地区是绝对高于全国其他任何地方的。

    石涧仁同样感谢了两位律师的辛苦敬业,自己走到前台:“我找……吕展鹏,是江州乐餐饮集团平京公司的总经理吧,我是本次餐饮集团资产转移的法律监管方石涧仁,需要跟他谈谈。”

    前台想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石涧仁还是那句话:“就算这里的人把整个公司搬空了拆成空架子,依旧不可能阻挠企业变更重组,我对整个企业上到总经理董事长,下到一个服务员厨师还是前台都有更换人员的权利,你确定要得罪我?哪怕有人迁怒于你,我都能把你重新放回到岗位上来,你相信这点么?”

    这话也同时是对着保安说的。

    二十几岁的前台姑娘犹豫一下,还是选择避开神仙打架的场面,小鞠躬的前面带路,保安看她都动了,顺水下坡的让开路,从有点昏暗的前台,一下走过有些陈旧,但占据大半层楼的开放式办公空间,顺着靠墙的的一排各种片区业务部办公室,指引最后一间总经理办公室,在几乎所有办公室职员的目光锁定跟随下,前台都不敢跟石涧仁说话了,匆匆忙忙转身就跑,也没说倒个茶。

    石涧仁从管理影视集团的时候,就深谙这些普通打工人员的心态,这也许就是他们绝大多数永远都只能在这个层面展的原因,连站队都不敢那么坚决,只能瞻前顾后的看着自己那份工作。

    孟桃夭尽量高傲点把小下巴抬高点,可惜她道行还是浅了点,摆不出柳清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而且当了两年老总,柳清现在还能熟练掌握嘲讽眼神了,杜文婷没那么重的侵略性,但也敢随意的打量周围环境,清楚自己真的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到外面就畏手畏脚的小店老板,对上这种局面很泰然。

    石涧仁叩门,两三次之后没有得到回应,直接拧锁推门进去,果然是两位业务经理拍下照片的那个中年男人,带着愠怒抬头:“你干什么!”一瞬间的威怒还是很有气势的。

    在上楼之前,石涧仁对这个总经理的认知就吕展鹏三个字,现在结合照片上看见的全身照,瞬间有个清晰的感观,四十出头的年纪,身材高大略显臃肿缺乏锻炼,标准北方人长相确实很端正,听口音甚至还应该有点东北的感觉,但看似眉宇轩昂,不怒自威的带着豪杰之相,其实仔细点就能分辨面色双眼都带着浑浊的迷蒙,应该是个好酒之人,作为秦良予名下直接掌管平京和北方起步的七八家餐馆,还对其他餐馆都有工作管辖的以前集团总部总经理,才干只能说是中等偏上了。

    秦良予宁愿选择他而不是自己的儿女同乡后辈来掌管这里,除了对方信得过,就应该是在这边工作范围比较吃得开,这种人要说服起来可能有点费事。

    这就是石涧仁对吕展鹏的初期印象,回头给四位跟着自己来的男女示意一下,孟桃夭立刻伸手把门从外面关上了,这姑娘比同龄人要灵活会来事儿得多。

    石涧仁当然会对不同的人摆不同的架子,他又不傻,大多数人不是用善良和真诚可以打动的,拉了班前椅坐下来:“自我介绍一下,石涧仁,不知道你有没有……”

    相比石涧仁刚才进门时候的判断,吕展鹏的反应略显鲁莽,很不耐烦的打断:“我管你什么人,有什么说法拿法院的裁决书来看,别跟我在这里废话,没那闲工夫。”

    石涧仁就直接反击:“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打算在这个资产赠与重组的阶段借机侵吞企业财产?别忘了在秦老爷子去世前,律师行已经全面进入公司,对公司现有资产做了详细评估,最终跟法院一起来执行的时候,我不希望有人因为想浑水摸鱼,判断失误坐到牢里!”

    吕展鹏相当不以为然的哈哈两声:“少跟我……”这时候外面经过一辆什么车,带着很有些嚣张的尾气声浪,把吕展鹏的声音都打压了,这可是在全国最高行政机关的附近,这可是条巷子一样的胡同街道,什么公子哥儿这么胆大包天。

    石涧仁忍不住翻个白眼,其实是针对外面的汽车声音:“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想法跟关系,我看见秦老爷子那份股东委托书上也有你的签字,你作为企业总经理和股东之一,也是认可了他的赠与行为的,现在这样持不合作态度没有什么好处。”

    好像点了个炮仗,吕展鹏重重的把手边的账本还是别的什么一叠文件砸在桌面上,出沉闷的一声:“你懂个屁……”

    不知道是不是八字不对,刚轮到吕展鹏说话,这回是外面办公室里面喧哗起来,影响了吕展鹏的气势,气得他提高嗓门大骂:“还有没有规矩了!谁特么在外面闹腾,给老子滚蛋……”

    然后装修陈旧的总经理办公室就推开了,原本显得灰暗落伍的办公空间里,似乎每个空子粒子都忽然变得明亮起来,探头进来的不是倪星澜还有谁,她的眼里直接就只有石涧仁,银铃般的笑两声跳进来抱怨:“到了平京不先到公司看我,跑这里来干嘛?要是被我逮住你在嗅蜜泡妞,我可要大耳刮子抽你!”

    话是这么说,可哪里有半分耳刮子的凶悍了,跳进来皓齿明眸的只锁定在石涧仁那,把正准备长篇大论说服教育对手的石正经给噎住了,况且姑娘脖子上那条石涧仁戴上的心形小吊坠上又裹了条chocker黑色项圈,让身上原本平凡无奇的红色格纹衬衫变得大不一样,胸口的打底衫蕾丝露出大面积肌肤肯定会很惊艳,梳着半丸子头哪怕架着墨镜都满满的少女感,是个男人看了就容易挪不开眼。

    这也就罢了,后面直接进来的是王驊,依旧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晃着手里的黑色编织皮绳上车钥匙:“多大的生意,让你居然先跑这边来,我看看,不就是个饭馆儿么?那谁……”

    耳中听得外面嘈杂一片,和石涧仁进来时候静悄悄的一片不同,牛鸣雷简直是杀出重围一般探头:“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要倒下来!这都什么饭馆,趁早收了回我那门脸儿去饭点儿了都!”

    就他,这么随口说句话,外面都哈哈哈的笑成一大片。

    吕展鹏的表情就从惊艳、惊诧再到惊喜,忍不住站起来就点头哈腰:“坐,坐……那谁,还不倒茶?”

    明明有足够碾压的实力,非要絮絮叨叨的讲什么大道理,费那么大劲干点什么不好?

    真是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