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19、乌黑的眼睛,就是用来寻求光明
    有点出乎石涧仁的意料,石涧仁满以为自来水厂那边的工作差不多该告一段落了,毕竟当初外籍厂长撒手不干的局面被理顺后开工,取水口隐患的问题也已经基本解决,自己挂职在水厂的意义已经不算很大,就算按照闫副书记让自己逐步接触各级代表关系,也应该另有安排吧?

    在石涧仁看来干事不就是争分夺秒么,连谈恋爱都费时间,再继续呆在水厂厂长位置上有点浪费生命,难道还要去供水公司打熬资历么?

    齐雪娇也认为不太可能继续在水厂耗费时间了,结果还是提醒他要打电话去询问曹天孝时,工作处处长有点懵:“啊?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指示安排啊,现阶段只是你在休假养伤吧,理论上来说再从平京录完节目,办理其他工作事务完成以后,还是要尽快回到水厂岗位上去,这个阶段国资委在水厂的调查你也知道不是针对你,所以放下包袱,呃,你才不会有包袱呢。”

    那既然是这样,石涧仁就切换到继续负责岗位的状态中去,到平京之前回了趟水厂,算是对差不多一个月左右以来,整个水厂不在自己视线中运行的检验。

    事实证明孙临才这个秘书,在厂长离开的时间里,展示出了石涧仁看重的那种细致跟平衡力,每天都有给石涧仁在电话里面汇报工作,每隔三五天也有找石涧仁见面交待数据情况,更是把国资委监察部等各种调查工作事无巨细的整理汇报,石涧仁忽然回到厂里,看见的各项数据跟工作状况,和孙临才汇报的没有差池。

    作为一个秘书,正如石涧仁给他传授的那样,在其位谋其政,了解自己的岗位表面上是对厂长全面负责,说到底却是对整个供水公司乃至政府事业部门负责,掌握好这个分寸,就明白该对厂长保持什么态度,该在工作中以大局为重心。

    所以石涧仁在秘书陪伴下,习惯性的做了全厂巡视以后,引来员工们有些惊喜的围着七嘴八舌,好不容易脱离包围,放心的给孙临才再叮嘱一番,当晚就前往平京了。

    因为德信律行已经在平京江州乐餐饮公司有律师早就开始摸排整理工作,所以石涧仁只带了孟桃夭和杜文婷一起,抵达平京第一时间前往这边先解决问题。

    作为江州乐餐饮集团实际上最为重要的管理环节,两边儿的办公机构是苏以德给石涧仁表明要立刻摆平的,江州那边盘根错节的本地亲属和各种暗藏的官员股份比较复杂,但这就是德信律所在江州已经耕耘了十来年比较擅长的,所以石涧仁负责平京,江州的全国代表或者著名律师,在平京可什么都不是。

    石涧仁一点不讲究的打了个车过去,本来问杜文婷自己去润丰的倪星澜工作室先坐坐,毕竟她给星澜做过助理,那边可是熟门熟路,小老板还是有点怵:“跟着您一块儿吧,您把我送到星澜那里,结果我又跳出来,始终觉得自己不够仗义,星澜对我那么好的,至于任总我就更有点不敢面对了。”

    这个得培养,年销售十几万的小店老板朝着购物网站总经理的目标前进还得培养气势,石涧仁笑着点头不揠苗助长:“也行,待会儿显得我也有两个人撑场面,你自己打电话给星澜说说,今天她应该已经在返回平京,准备明后天的工作了。”

    孟桃夭伸长脖子偷偷看杜文婷拨打电话,对明星还处在很好奇景仰的地步,她被石涧仁招进来也有近一年的时间,江州各方面算是熟稔了,但是对外的这些关系,现在才开始展开接触,她脸上的兴奋憧憬都掩饰不住。

    江州乐在平京有三家档次不同的餐馆,除了驻京办外面那家两层楼的不起眼饭馆是承包驻京办的物业,另外两家都是买的,城东和城西区各一家,都是七八年前乃至十年前买的了,面积虽然不大,却是位置极好的地儿,然后办公室就在其中城西区那家餐馆的楼上,石涧仁翻看着文件上面注明的地址还没什么概念,但过去以后现那条街上餐馆生意那叫一个火爆,而且天南海北的各种美食,俨然像个小大江南北的风格展示,有点纳闷:“这街道上没什么出奇的啊,不好停车又不好找的,怎么会这么多全国各地的餐馆?”

    后面两位女性还没回应呢,开车的师傅嘿嘿笑:“您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看看,看看那边是什么地儿,这些个餐馆都是有任务的。”

    说着还把车特意从那边绕了一圈,石涧仁立刻恍然大悟,看那边机关门口挤着的上访民众也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穿着打扮,再一问城东区那个地址,果然也是另一处上访上诉的重点区域,司机还门儿清的给他指那些站在路边看起来别有用意的人:“喏,那几个准保是哪个省市地方来拦截上访的,在到处扫听瞄人呢,瞄到了一准儿给办了,那个,嘿,就是那个蔫了吧唧的家伙,黄牛,一准儿是黄牛!”

    石涧仁诧异:“上访还有黄牛的事儿?”

    司机得意的显摆社会知识:“那可不,专门卖各级领导的车牌号,只有先熟读熟背了车牌,才能拦车告状啊!”

    石涧仁看着那一张张带着焦虑和悲怆情绪的脸,忽然心底有些悲凉。

    一转过弯就到,下车时候,却惊诧的现一贯活泼的孟桃夭低着头,看不到脸色,但也能读出身上那股子被刚才感染的味道。

    这样的部下,可能在别的公司会显得不够杀伐果断,石涧仁却是满意的,难得伸手拍拍她的肩头:“人生都有跌宕起伏,我们大多数人的努力,不过就是希望自己在面对这种无奈和不幸的时候,能够多点选择余地。”

    孟桃夭果然有情绪,只是默默的点两下头,好像在拭去眼角的痕迹,然后尽量把背脊挺直,但头还是埋着的,反倒是后面挂了电话下来的杜文婷神秘兮兮:“哼,反正我知道我们那县里面就有几个上访户,不是被收容就是被弄回去随时盯着,以前我们学校有一个,每逢大节假日就会派人来看着他,黑得很!”

    石涧仁却笑了:“那我怎么觉得你说起来像八卦呢?”

    杜文婷果然把眼底的笑释放出来:“别的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县那几个上访户,有真的冤假错案,可也有脑子一根筋的,以前我当然会人云亦云的骂政府骂体制,跟仁总你这两年,这个道理我还是懂了,任何体制都有黑白阴暗,尽量让自己光明的站在敞亮的地方,别落到那乌漆抹黑的地方,就是给自己更多选择,是么?”

    石涧仁点点头,不多说了,带着两位女职员过去。

    结果经过依旧高朋满座的餐馆,穿过狭窄的建筑通道到后面上楼时,一直低着头的法务部主管忽然低声说:“谢谢仁总,您说得没错,多读书确实有好处,我们这体制确实问题很多,两审终审制度在基层造成很多徇私枉法的冤假错案,但另一方面,我们的法制体系又考虑到这个问题,终审不终案,允许上访,所以才造成全国各地都跑平京来上访的局面,这在其他国家其实是很少见的,上访这事儿除了说明基层乱来,也说明国家其实一直保留了另一条通道来弥补,只是怎么弥补得更好,现在法律界争论得很厉害。”

    好像说到专业,孟桃夭的言辞就平静多了,抬起头来虽然还能看见点红眼圈,但是目光亮晶晶的有神采:“能跟随仁总您一起工作,学会看见光明,寻找光明,这比我以前在学校接受那么多的教育,看到那么多阴暗面,更能够指引方向,谢谢了。”

    石涧仁认真的看了看这个圆脸蛋的职员,点点头说声好,就带着她们上楼。

    看似灰扑扑一点都不起眼的五六层建筑,现在石涧仁知道这里距离整个国家中心区有多近,江州乐餐饮公司居然在这里买了一层楼当办公场地!

    这还是秦良予十多年前九十年代初买的,一方面可能真有司机说的那个意思,另一方面秦良予的商业头脑,在那时就已经上路开始越多少同辈了。

    哪怕没有电梯的台阶上地毯都磨得要穿了,依旧不能忽视这里就是这个国家最靠近权力中枢的方位,对于一个毕生都在做权力周边工作的人来说,秦良予可能不会全是商业考虑吧,按照现在平京房地产的展跟房价飞涨,这种地方肯定已经是有价无市了。

    连办公室大门都是十多二十年前那种咖啡色型材边框深蓝色玻璃的老派头,石涧仁推开进去,两个穿着西装的男性可怜兮兮的坐在前台外面的接待红木沙上,连茶水都没一杯,表情郁闷,而正面那分明就是餐馆收银台风格的前台后面,一个神情傲慢的姑娘正眼都不带看他们的。

    石涧仁刚对这两个男人的公文包似曾相识,身后的孟桃夭就悄悄拉一下他的t恤后面低声:“很可能是德信律行的人……”

    江州的小律师来平京还真就是这副德性,哪怕换做苏以德自己来,估计都没有好脸色。

    石涧仁刚要开口,身后却又传来点纷乱脚步,嘘嘘嘘的声音引得他回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