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15、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欧美国家被称为人上人的律师行业,在中国从来都不是个多光鲜的地位,古时候被称作讼棍,甚至有些谋士当师爷都羞于说自己在干这个,而现如今基本上生存在在一个灰色地带,不为别的,官方民间都没怎么把法律法规当回事,靠这个生存的律师自然也得不到多大的尊重。

    起码石涧仁几次在医院的经历中,都能看到那些基层律师和业务员也差不多,到伤患那里传单揽业务。

    不过任何行业都有金字塔塔尖的存在,孟桃夭就很清楚苏以德的地位:“一般人都以为律师主要是打官司的,其实这种诉讼业务比较低端,刑事诉讼的最普通,民事诉讼专业程度要求高得多,做到苏先生这样非诉大律师的,拥有自己的专业团队,只为大企业提供资产服务,全国也就几十位而已,到哪里都是座上宾,我们学校好多人都把他当偶像。”

    石涧仁回头看了眼这个有点小神秘的法务部代主管:“你呢?你是个什么水准?”

    孟桃夭飞快的收起对苏以德的崇拜,又变回那个有点略活泼的小职员:“他是我最向往的目标,不过他的奋斗史不可能复制,第一批改革开放后出国留学的精英,苏先生还能从那批人中间脱颖而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再说当年国内法律界顶级人才缺失的情况,现在也不可能再重现,所以我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但很明白永远不会达到那个地步,能跟着公司参与和苏先生的合作,就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石涧仁了然的点头:“有目标,又能看清自己的实际情况,好事儿。”

    两位旁边站着的年轻官员互看一眼。

    张明孝就没什么远景目标,伸长脖子看热闹,还偷偷的把腰间伸缩甩棍和电警棍给挪到顺手的地方,酒店安保还是有权购买配备这些东西,只不过带到企业范围之外用的话有点违规,不过他不在意:“秦家村这些人,还是有点傲哦,牛皮哄哄的……”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秦良予在那个看似层级不高,实则权力渠道都很惊人的位置上一呆就是几十年,又有手腕展成这么大的产业,秦家村鸡犬升天的气焰是必然的,以前在那小别墅和秦智生不多的几次接触说话中,好像江州本地官场很多人都会到秦家村去拜访,在外面不可一世的官员,到了秦家村都会毕恭毕敬,所以这些村民有现在这种连律师都不放在眼里的态度很正常,这种几十年熏陶出来的气势,让他们都忘了根源已经远去,他们现在其实什么都不是了。

    对石涧仁来说,这样的官场,既然轮不到自己去改变,那就更耻于与之为伍。

    三言两语间,果然是把麦克风给牵到了休息室里面说话,苏律师那厚重沉稳的声音开始念遗嘱了:“根据秦良予先生生前遗愿,将江州乐餐饮产业集团他所持有的股份,全部捐赠给予江州仁爱青少年伤残康复中心,该企业其他三名股东已经认可同意一并赠与……”

    哄的一下,外面顿时炸开了锅。

    除了张明孝,这边另外几人都有心理准备,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但灵堂里其他所有人除了惊诧就是怒容,有些粗鄙点的已经忍不住开始大骂了。

    孟桃夭只能点着脚尖凑在石涧仁耳边说话:“按照公司法,必须还有其他股东认可才能全部赠与,但……秦先生肯定是实际上的独掌大权,其他股东都是虚构的,这在他们那一辈的企业家里面很常见,这种全面理顺法律关系和平衡利益有关方的大案子,也只有苏先生他们这种地位才做得下来,他也是经验最丰富,好比现在按照我们的法规,必须要书面签署认可放弃继承权,才能生效,而不是这样好像港片似的以为不去协商就视为弃权,吓唬吓唬这些人而已。”

    石涧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苏以德从课堂上就表现出来的这种不拘泥有了更新认识,只不过对耳边带点气息的细语,还是挪开些距离。

    孟桃夭悄悄撇嘴,重新回到秘书模样的站好。

    苏以德的声音轻易压住了哄闹:“鉴于江州乐餐饮集团展的二十八家,有十二家来自于跟平京润丰集团签署的战略合作,有三家来自于跟江州清仁地产、石龙镇旅游景区、月亮湖旅游景区的合作,所以特聘请与以上企业相关的石涧仁先生担任未来江州乐餐饮集团的独立董事,全面行使对江州乐餐饮集团有限公司的监管看护权,随时拥有对该公司所有人事任免和企业资产重组的最高权限……”

    这已经是石涧仁担任的第三个独立董事了,从润丰集团离开以后,石涧仁其实还挂着个独立董事的职务,每个月还有小一万的工资呢,但这个没什么实际意义,主要是和任姐之间那点香火情,然后供水公司那个独立董事也有类似的薪酬,当了厂长以后没有撤销,但石涧仁也没能领双份工资,只是在独立董事的基础上多了份厂长津贴。

    但从现在看起来,这个餐饮集团的独立董事才是真正最有实权的职务。

    虽然和国外的独立董事主要是代表小股东监管董事会不同,但这个仿佛可以旁观整个企业的独立董事却权力巨大,也就是说可能除了不能直接获利和直接插手管理,对所有管理层到总经理董事长都能任免,那不就等于随时能把自己的意志通过自己人行使,甚至把企业干脆改头换面的要是变到他自己名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刚才听闻整个餐饮集团要被赠与给一家风马牛不相及的慈善企业,已经让全场轰动,但还找不到个泄点的话。

    现在明明白白的就是把整家集团着落到了石涧仁身上。

    凡是了解石涧仁的,当然清楚这样的安排只会是让石涧仁能更好的旁观监管这家企业的健康运转,但是在其他人眼里,以己度人的眼里,这必然是要裸的收到自己荷包里去,只是个时间程序的问题!

    灵堂里面的人群简直要暴动了!

    不可能!

    这份遗嘱肯定是假的!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遗嘱,干了一辈子居然把钱给了外人!

    幸亏秦良予的冰棺被摆在最里面靠墙的地方,不然看现在这个局面肯定都会被毫不犹豫的掀翻!

    这时候没人想过那些财产是谁带来的,谁才是曾经这个王国的核心,秦家村的人只会认为本来属于自己的被抢走了!

    石涧仁感觉到身侧的曹天孝全身都紧绷了,因为有几个还留在外面的人恶狠狠的转头看过来,对着周围的人在指石涧仁这边,之前就认识石涧仁的秦智生等年轻人更是齐刷刷的转头。

    就算是苏以德的麦克风声音里面都能听见那休息室里面也闹开锅,说不定还有跳起来做动作的,因为麦克风明显在什么地方磕碰了两下,苏以德再说话,也有点做过动作的喘:“江州乐餐饮集团现共有店面二十八处,办公场地两处,其中二十六处为全额自有产业,四处为租赁商业地产,上一年度全年营业总额627亿,去除各项经营支出成本和管理成本,盈利万,此次赠与仅涉及餐饮集团主体和自有产业,将本遗嘱宣布之日以前所有财务关系剥离……”

    这样天文数字一般的金额,更让人疯狂,苏以德加快语:“集团尚有过17亿流通现金在各位现有高层及遗嘱继承人手中,如果拒绝在本遗嘱上签字认可,本律所将代表江州乐餐饮集团保留追讨款项的权利。”

    石涧仁现法律用语稍微复杂点,不亚于相面的故弄玄虚,还好只是稍微回头,法务主管凑近解释:“意思就是说,之前的债务和盈利,不参与捐赠,只把固定资产和整个餐饮集团本身转过来,但如果有继承人不签字的话,整个赠与转让协议会很麻烦,而现在就摆明了用之前的利润,分布在各家手中的现金流买签名,如果签字就能保留手里的钱,不签字那就视为非法侵占,可以申请法律执行追讨……”

    石涧仁抬抬眉毛,刚想到这么大的集团,每年都要赚几千万,最后只有一个多亿的现金盈利?眼中已经看见大量人群开始恶狠狠的朝着这边挤过来,他还是习惯于惜香怜玉,伸手往后一展:“小孟先走,退到……那门边。”他是心里早有预计,所以站的地方不在人群中,还尽量靠近一个侧门。

    张明孝更是一个迈步就挡到石涧仁面前,左右手都在腰间抓住了自己的家伙,随时可能拉出来威吓。

    曹天孝和杨武军不太清楚他腰里是什么,更被整个场面吓一跳,这不是他们最头疼的么!

    这样纷乱的局面中,石涧仁居然听见小法务居然哼哼冷笑两声,躲在自己身后掏出手机拨打:“我是孟主管,这边已经获得了律行宣布,遗嘱正式生效,可以通知耿总那边的人持委托书和律师函到各家店面还有办公场所接洽了,如果有纠纷直接报警,申请冻结营业。”

    石涧仁再次感觉到自己真的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五六年前涉及到王汝南的遗产案时候,孤立无援到还得靠纪若棠把自己弄出来,现在一大群伙伴跟团队,顺理成章的展开了工作。

    只不过面对的贪婪场面也更大一些,几乎不容躲避的就黑压压涌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