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13、哀者哀矣,然非哀者之哀
    苏以德的态度让石涧仁其实是略有疑惑的。

    对方对自己实在是太有好感了。

    从一开始在课堂上认识就有刻意交好的味道。

    如果说这种主动示好是万乾这样的状况也就罢了,商人目的有利可图而已,难得石涧仁对苏以德也蛮倾慕的。

    因为对方身上呈现出来的那种处江湖之远,观庙堂之高的态度,两者之间的分寸感让石涧仁有点豁然开朗的味道,原来现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有人在政府、民间、权力、公义之间找到了平衡点,在尝试着出声音,跟对方处事能力高下无关,而是也有人在这么做,是个懂思考的聪明人。

    毕竟从石涧仁的内心来说,他并不是多在意经济上的那些事业,那不过是为了获得社会话语权的台阶,重点还是在于这种社会价值观的拓展。

    苏以德隐隐是他的一个先行者。

    上次没机会观察到,今天石涧仁从对面的读书会过来,正好看见外面路边停着的那辆苏以德的座驾和倪星澜的同款。

    一位江州的律师选择价值过百万的明星保姆车出行,这除了说明他到处奔波的工作状态,也能说明他在这个行业的地位。

    单看气温始终在接近四十度左右的天气下,苏以德依旧提着硕大的公事包,穿着全套西装的认真架势,对比石涧仁的水厂厂长身份,或者其他都不怎么样的标签,这甚至还有点屈尊的味道。

    石涧仁只能理解为对方是看在统战部的面子上。

    不过对苏以德更加倾慕的另有其人,法务部的孟桃夭一看见就惊喜得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眼底流露出来的情绪感觉如果不是石涧仁用眼神制止,马上就要主动示爱了。

    换做其他律师,石涧仁就直接带到读书会那边去谈谈事情了解情况然后交给法务部,既然是苏以德,他也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先带着参观一下整个大唐网,毕竟苏律师上次就说过对这个贯通大6桥的工作很感兴趣。

    苏以德果然也闭口不谈江州乐的事情,兴致勃勃的跟着石涧仁挨个楼层部门看看,也没说把那鼓鼓囊囊的大包给放下,石涧仁礼貌性的说帮他拎,律师都婉拒了。

    四楼的齐雪娇、吴晓影、卞锦林正在开会,柳清忙着实施昨晚的安排,现在都很有眼力的跟这位石涧仁尊重的律师彬彬有礼握手,只可惜唐建文又跑越南展销馆去了。

    苏以德的笑容是专业而客气的,连对孟桃夭都很得体。

    孟桃夭就像个级粉丝一样眼巴巴的跟在后面,自从把她招进来,石涧仁除了在风土镇旅游公司等改制工作中看见过她,基本上就没有和这个法务部代主管打过照面,这会儿从她的表情也能看出端倪来。

    以至于回到读书会以后,石涧仁给这小尾巴做了几次眼神暗示,她都根本没看见要她回避的意思。

    苏以德五十岁左右的,宽厚的笑着在读书会那越来越多的书架之间背手徜徉:“很难得啊,在一家企业里面,高层主管几乎个个都是德才兼备的青年俊彦,还相互之间协调互补,这种局面未来肯定是大有作为的,石先生能把这样一群人都聚在一起,能耐非凡。”

    石涧仁诚恳:“现阶段还在摸索没啥成绩,不知道凭什么担当苏先生的厚爱。”

    苏以德没有正面回答:“我一直强调,我们作为一个体制外的非政府人士,要有一个出点,在现实社会中的职业出点,你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石涧仁居然楞了一下:“呃,职业……说职业经理人或者管理者都不合适,古时候出谋划策的人按照现在的说法,应该叫做顾问吧?”

    苏以德摇头:“这不好,你对自己的定位太模糊了,我看过你的履历,非常丰富也很吸引人,但同样也会让人比较疑惑,你现在究竟以什么为专长,节目主持人?这个要获取名气是比较容易,但社会地位毕竟不能靠这个来巩固,始终不入流,企业家?可你已经把所有的商业股份和职务都摘除了,难道最后只能挂名这样一个授课者的身份?这很不利于你的身份清晰,在这个社会没有存在感。”

    石涧仁争取:“我不需要这种存在感,我的做法只是为了……”

    律师的辩论手法是毋庸置疑的:“没有存在感,你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你身边的这些伙伴都可能流失,你别忘了,他们能聚到一起来,就是因为你给予了他们一次次成功的成就感,假若你在这个时候选择淡化自己的身份,哪怕你并不想作为其中的领导者,也会导致这个团队的凝聚力慢慢淡化,最终失去向心力继而人心思变,那时候恐怕怎么都收不会来了。”

    石涧仁有种倏然而惊的感觉。

    一直以来,他都很少有人,特别是长者能给予什么经验提点,没谁能面面俱到的毫无欠缺,苏以德的话直指人心,清晰得石涧仁慢慢点头。

    苏以德对他的接受思考能力看来也是认可的,语调放缓些:“所以你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这是你继续保证大家前行的出点,然后再找寻一个聚焦点,现目前当然就是打通江州这个国家西部大开门户连接欧洲的通道,足够把所有人聚焦在这里,准确的说,得加了……”

    苏以德给石涧仁展示出来的感觉更像谋士,而且是个立足在法律行业上的谋士,精准而清晰的划拉出来石涧仁近期的重点,最后才仿佛随口一样提到江州乐餐饮集团的事情:“老秦我认识他过十年,以前的他我是不会接这个单子的,但自从他选择提前退休以后,好像变了个人,所作所为最后还指向你,我才答应保证把这个餐饮集团保全下来,这是个纯粹的民事经济项目,而不是诉讼案件,如果他这边涉及到什么政治因素,我也会尽可能剔除掉,我想统战部把你介绍给我,这件事就不应该成为我的滑铁卢,我们的重点还是欧亚通道。”

    石涧仁也就不问秦良予到底有些什么可能导致出事的原因了:“近期我会把欧亚通道的方案协议书跟委托书交给您的律所,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交流。”

    苏以德还是那副有点西化的客气笑容:“我相信一定会很多的。”

    全程他连拎包的都没有带,直到石涧仁把他送上车,才介绍了等在车上的秘书跟助理,跟在石涧仁身后的孟桃夭点头哈腰的去帮忙关车门了,石涧仁很想提醒她这辆车的滑门是电动的,结果看见这姑娘在电动门徐徐自动合上的时候,一点不惊讶,更佐证了第一次面试时候就觉得她不是像资料上那样一个穷苦人家的来历。

    远远的看高级保姆车消失了,孟桃夭才转身对石涧仁雀跃:“苏大师!好有名的,我很崇拜他,以前来我们专业讲过课……”

    崇拜一个行业大佬,总比崇拜明星强,石涧仁点点头:“那接下来你就负责好跟对方律所的联系,这两件重要的商业操作案可能会同时启动,注意调配好人手最准备,需要扩务部也是应该的。”

    又一次如同石涧仁猜测的那样,孟桃夭没有像普通小职员那样先惊恐担心这么大的案子自己是不是应付得来,稍一沉吟就点头:“是!我一定会在这两个项目中,全心向苏律师学习,谢谢您给的这个机会。”

    这到底是心态还是性格血统决定的第一反应?

    总之石涧仁是满意的,很可能这也是团队里面下一块璞玉都不一定。

    回过头接连开会把这两件事重点沟通以后,石涧仁本准备一周以后去平京录节目的,现在因为水厂厂长的身份得先问问统战部,自己这个时候走合不合适。

    结果世事再次证明是无常的。

    仅仅距离秦良予和石涧仁见面不过四天左右,石涧仁还准备再去看望一次秦良予,就忽然接到苏以德律所的电话,当事人去世了,联络他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应该会宣布遗嘱。

    这一回石涧仁知道该先打电话给曹天孝,结果工作处的处长说他也立刻过去碰头。

    石涧仁只能猜测是帮自己站台或者背书。

    官场上的东西太复杂了,真不适合他这个山里娃来搀和。

    至于秦良予的去世,石涧仁反而一点都不意外,可以说江州乐集团已经是秦良予心头最后一块挂念的东西,放下就全都放下了。

    有时候人的精气神就是这么冥冥中顺理成章,特别是秦良予这样一个晚年猛然开始反思的人。

    这种场面石涧仁带上了孟桃夭和张明孝,应对可能出现的复杂场景。

    当然,抵达医院附设的灵堂以后,石涧仁看到的就是一大片哭得东倒西歪的亲友家属,起码有两三百人挤在这个区医院的礼堂,当年那个秦家村的小厨师秦智生都只是面带懵懂的站在外围。

    张明孝一副保镖跟保全主管的高级打扮还戴了墨镜,像护着大明星一样在前面给石涧仁分开乱糟糟的人群,孟桃夭再次体现出不一般的气质,没有畏惧或者娇气,只是略显紧张的绷着脸跟在石涧仁后面,黑色小西装和白衬衫跟张明孝跟配,然后石涧仁就站在一群哭得要断气的直系亲属面前。

    面对亲人的离去,适当的悲哀,可以表达感情的深切,但过度的伤心,只能证明智慧的欠缺。

    特别是在这样明摆着都想争夺遗产的局面下。

    那干嚎的哭声连孟桃夭都忍不住挂起点讥讽的表情了。

    她对这种场面认识也很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