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12、该来的终究会来
    卞锦林通过行业内部轻而易举的拿到了江州饮食协会名誉会长的全国各地门店清单,这种随处印刷在宣传资料上的清单是彰显企业实力的常见内容,一点都不保密。

    耿海燕的人手直接就在全国各地,所以立刻开始安排分头前往不同门店做市调,了解第一手资料,哪怕现在还没拿到遗嘱生效后的法律授权,准备工作却要开始做了。

    柳清显然得负责一大堆未来的相关手续工作,毕竟仁爱康复中心是挂在产业园的,等于说所有权某种意义上来说,未来江州乐也是她的!

    只不过经营权和监管权在石涧仁这个自然人这里,有权对江州乐餐饮集团做任何处置。

    如果说之前柳清还是只有脚下这块物业,看着是资产不菲,但都是不动产,靠物业收取的利润还不怎么可观的话,现在猛然一下真的变成了亿万级富豪!

    卞锦林解释这种级别的店年纯利润做到三百万基本上是个标准的及格数!

    继纪若棠、庄成栋、耿海燕之后又一个亿级企业老总诞生了!

    可当事人和在座者脸上都没什么惊喜,石涧仁更是好像在讨论当初成立的那第一家奶茶店似的轻描淡写,看到营运总监的胸有成竹,耿海燕的令行禁止,就心满意足的靠在椅背上端着碗醪糟汤圆慢慢吃不说话了,柳清稍微有失水准,有点心不在焉的讨论,也不像往日那样随时都拿着小本记,卞锦林都现了,大约四十分钟把事情商量好,说自己回去再连夜做套运营方案随时做好准备,啃了俩鸭子头就溜之大吉了。

    耿海燕手脚麻利的把吃剩的东西收拾痕迹打包:“待会儿拎过去再给高总监他们加班的吃。”

    看她这精打细算的模样,柳清终于扑哧笑了:“有你这样的么……”

    耿海燕振振有词:“我泡一缸子鸡爪,自己吃一支,拿几千只来包装了卖,跟这个性质不一样?不浪费嘛,晚上你不回家住哪?”

    柳清居然被她的谬论说服了:“啊?也是哦,就住那边高管公寓,明早再回去换衣服。”

    耿海燕转头看石涧仁:“你呢?”

    石涧仁拎打包的袋子:“我过去跟高总监他们再聊聊工作,你呢,还回厂么?”现在耿海燕基本上回到江州都扑在工厂那边,顺便也可以跟父母住一块儿。

    耿海燕摇头:“这会儿再回顺林区就太晚了,再说我也好久没看见你,想跟你多待会儿,跟你一起过去聊聊。”她倒是没什么不敢说的。

    石涧仁不逃避:“嗯,走吧,接下来柳清你这边肯定会很忙,你早点休息。”

    三个人起身出来锁上读书会的大门,去技术部直接到对面上楼就行了,柳清还得过马路到以前的车行高管公寓去,结果就在门口,对耿海燕低声:“我给他说两句,单独的……”

    耿海燕眉毛挑挑,还是点点头拿了门禁卡到对面大唐网门口进去了,但关上门没走,就在门内看着这边。

    柳清面对石涧仁:“我不收养孩子了。”

    石涧仁知道她这大晚上的自己在思索要憋点什么出来,但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啊?”

    不过没等他说不是已经确定了这个事,是不是太儿戏了点,柳清就伸手捧住了他的脸,捧莲花的那种,总之就是固定住了石涧仁的脸:“我决定了,我就收养你,收养你这个孤儿,陪着你一辈子,让你再也不是孤儿,不管你打算离开去周游还是悄悄回什么地方去,我都陪着你,照顾好你,你别想拿那什么集团总裁还是总经理来跟我交换感情。”

    唐楼中庭门洞下的灯光不算很亮,青年男女站在那,还有点演偶像剧的味道,远处的耿海燕身形都动了下,想开门出来或者听个声儿,还是忍住了。

    石涧仁的身形也动了动,本来想把脸挣扎出来的,定住了:“不是交换……”

    柳清一动不动:“为了收养好孩子,我也看了不少书,自己做了功课,说到底你也就像书上说的那样,心理上在这块是受了创伤的,一味的把感情固定在工作关系,甚至不敢投入感情,还随时都做出一副能掉头就走的不在乎来,其实就是心里害怕,害怕要是再把所有感情都给了谁,要是被抛弃的话,你恐怕就受不了了,是不是?”

    石涧仁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这话不能说对,可潜意识里好像又有点道理,这种能自控的能力,不光来自于对自己的严酷要求,好像又确实是听老头儿说了太多女人翻脸无情的段子,情到浓时你侬我侬,简直能爱到命里去,可相比大多数人说男人花心,其实女人转身的时候那才叫一个断然决然。

    多恐怖的女人啊,千万别被眼前的柔情迷惑了。

    这话从小到大听了十几年还是有很强威力的。

    柳清不知道看清他的眼神没:“别人我管不着,反正从今天开始,身份证我就给你收了,护照还有户口本一直都在我那,如果你敢一声不吭的跑什么地儿去,别怪我再也不给你坐镇后方,满世界找你去!”说完,稍微踮起点脚尖,就狠狠的在石涧仁嘴唇上印一下,力量过大,甚至嘴唇好像都在牙齿上磕着了,然后不等石涧仁说话,就转身跑过马路去了。

    石涧仁跟着跑两步,只来得及喊:“喂……小心,小心过马路。”

    柳清不回头的挥挥手,长腿迈步确实快,不多会儿看见那边公寓大堂落地玻璃亮起来,但估计这个公寓也用不久了,随着这一带越来越繁华,已经有不少商家来问这些铺面出租的问题,以前找产业来填充,现在是优中选优,这也是时势的变化吧。

    石涧仁只有靠想点这些让自己的思维不要变得沉沦下去,但还是在路边有点茫然的站了好几秒,实在是这个清理内存的过程有点艰难,那看似平静实则深情坚决的话语刻得很深。

    直到耿海燕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跟你说什么了?又是亲又是抱的。”

    石涧仁挠着头转身:“没说什么……之前她想学洪老师去收养个孩子,现在决定不这么干了……”

    假日酒店对面的路灯下比唐楼的景观灯还亮些,耿海燕的眸子就亮晶晶:“我就知道你这个秘书蔫儿不拉几的实际上有名堂,你说我得要多宽的心,才能看得下这些女人,然后不心里憋屈,你这算是帮我在锤炼脾气么,真的,现在我在外面跟人谈事情,都很难生气了,这口气我都能忍下来,再看其他人,那都是浮云!”

    石涧仁苦笑一下:“我也觉得相比男女之情,工作上、事业上的那些事情都是浮云……走吧,早点去说完早点休息,睡一觉有些情绪就没有了。”

    耿海燕深深的挖他一眼:“你倒是说得轻松!”

    事业上其实也没那么轻松,第二天上午,曹天孝就给石涧仁打电话来了:“昨天……你去看望秦良予了?”

    石涧仁主动:“好像看见现场有有关部门的人员在监管?”

    曹天孝也就直接些:“他正在被调查,你还是注意点影响避嫌。”

    石涧仁不兜圈子:“当初是他介绍你跟我认识,在我的工作历程中也有不少协助,我不否认他可能有违规违纪的地方,但那是相关部门查证惩处的工作,我只是去看一个生命差不多走到尽头的朋友,另外他让我去,就是跟我谈把整个江州乐集团捐赠给产业园康复中心的事情,这方面我不知道涉及法律法规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就算江州乐是不法所得要收归国有我也不抵触,但这个集团现有数千名员工的生存是不是也能够被关注下,假如……我说的是假如秦先生去世或者入狱,很可能整个集团就土崩瓦解了,因为现在那几位子女都不是能正确处理这种局面的人。”

    曹天孝沉默了几秒:“你这样很危险,反而还把自己牵扯进去了。”

    石涧仁嗯:“先明面上我跟产业园和康复中心没有一毛钱关系,其次我自身也没有任何畏惧审查的地方,我更不愿这个集团成为藏污纳垢或者隐藏犯罪分子的地方,只是希望政府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能一分为二的来对待,员工失业……不少还是家里的顶梁柱,一个人影响一家人,我只希望能保全员工不受到这个事情的影响。”

    曹天孝再沉默下,但这次比较快:“好,我把这个事情跟领导汇报下。”

    石涧仁放下电话,坐在几案边,刚准备重新投入自己的工作,手机又响了:“仁总,这里是大唐网前台,有位律师先生说来找您谈某家餐饮集团的事情。”

    有点诧异这件事的效率,石涧仁嗯:“我过来迎接,顺便通知法务部的同事过来读书会一下,谢谢。”

    他这里确实距离前台很近,打开门迈步就是,只不过刚走到几步之外的门口,看见七八月江州最热的天气下,一身三件套标准西装外加手里面拎着大公文包的律师,不是那位给自己上过课的全国代表苏大律师还有谁?

    这么快就重新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