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11、无心插柳柳成荫
    石涧仁已经不止一次得到临终前的托付了。

    纪如青把偌大一个酒店集团和女儿托付给他,王汝南把自己的理想交到他手里,老头儿可以说把百年孤独的心境都给了自己的小徒儿。

    至于平时的托付,那就太多了,任佳琳把儿子给他,倪经纬把女儿给他,政府把水厂交给他。

    实在是这样一个信守承诺的君子,太值得信赖了。

    真正认清他的人,都明白这是个不会自私贪婪的家伙,如果想延续自己的心血,他确实是个最佳选择。

    柳清一点都不奇怪这个结果:“江州乐……他们餐馆的生意其实还行,主要就是做各种生意、政务上的宴请,规模蛮大的,不过没什么技术含量,不知道全国有多少家餐馆,反正老人家的这些亲属,我少量接触过一两回,的确也不是什么品行俱佳的人,估计还是这老爷子威势太盛,压住了他们,这可有得忙,希望他还能多熬些日子,起码给我们点准备的缓冲。”

    石涧仁在开车了:“除了子女不成器,我估计还有个原因,这江州乐集团也不干净,他这一走,可能各方压力内外交困之下,彻底就废了,老秦应该知道我现在和政府关系不错,哪怕要追查,交给我来代管或者打理,也能让政府适当的抬抬手,给了江州乐一条生路,从某种意义上来也是给他这些子女一条生路,事情到他就为止了,这些子女和老秦的主体没有任何关联,那查也查不到他们头上。”

    柳清看着外面的夜幕灯光,忽然说:“我不回去了,你回去还要逼着你又演戏,我一个人回去,我妈肯定又要东问西问,干脆就说我们在外面自己自在。”

    石涧仁也觉得回家被丈母娘逮住的几率比较大,飞快的瞥了眼自己的秘书:“谢谢你。”

    柳清笑:“明明是你帮我解决这个啰里啰嗦的事情,该我谢,不,我不说谢谢,你知道我的心意,我要这样永远的都当你的贤内助,哪怕不是妻子或者你的女人,我要这样一直陪着你走,说好了的。”

    石涧仁没有再说那些废话,沉默了几秒:“其实我真有偶尔想过,假如大唐网做成功了,实际上大唐网也不是个需要我去驾驭经营的局面,我曾经希望为国家带来的缓冲,为周围的朋友带来的人生改变已经达到一点目标了,实现了我的抱负以后,我是不是还有机会去做我自己,我想悄悄的就走了,就像我从来没在这里出现过一样……”

    也许是再次看见一位认识的老者濒临逝去,又或者是确实面对自己是最亲近的秘书,石涧仁还是难得吐露了点心声。

    况且这种话他断断不会跟其他人说。

    柳清有些皱眉,但没说话。

    石涧仁其实有点小心翼翼:“可能你会觉得我没良心甚至冷漠,但在我看来,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干净的相处方式,我不想成为谁的负担,更不想误了谁。”

    柳清抿了抿小兔牙,好不容易才说话:“你想一个人偷偷去哪?”

    石涧仁仰头想想:“其实我也不知道,学洪老师那样周游世界?这好像是我确实有点感兴趣的,又或者找个安静宁静的地方过点简单的生活,这更符合我的心态,干脆回到山上去,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适应那种有点艰苦的自力更生条件了……这么想来,我也不是以为的那么强大嘛。”

    柳清不说话了,定定的看着石涧仁,石涧仁连着瞟她好几下,现那目光都不闪躲,只不过夜间车厢里看不太清情绪:“那……我们回公司?都还没吃饭吧?随便吃点,我到读书会想想该怎么收拣老秦的这个摊子。”

    秘书轻唔了一声,依旧听不出来情绪。

    时间有点晚,但产业园美食街正处在生意火热的时候,石涧仁看看柳清的穿着就没去尽是加班员工的食堂,找了家小馆子点几个饭菜打包拎回去吃,结果等的时候,原本在车上一声不吭坐着的柳清下来了,明显是从石涧仁的挎包里翻了件他的蓝黑色翻领t恤罩在家居服外面趿着拖鞋走进来,个头高挑的她有种不施粉黛的慵懒或者说颓废感。

    更主要是面容神情上的感觉,随便坐在等待的石涧仁对面:“就在这吃了再走。”

    结果吃饭的过程依旧一言不,石涧仁吃完以后买单走人,把车开到唐楼停车库,两人也没到人多眼杂的办公室去,直接到读书会,作为整个产业园的总经理,柳清的车上一贯都放着最高级别的门禁卡,关上门就是个静谧得只有两个人的空间,只是有点大,整个几百平米空间,换做一个姑娘在估计会有点心里毛。

    石涧仁安定,这么热的天,空调都不开,坐在桌前开始静静的草拟关于江州乐餐饮集团的接手注意事项。

    秦良予做了一辈子的餐饮生意,据他说这两三个月突然心脏病高血压就犯了,一直都有这毛病,多年来高级保养保健品没缺过,但这回却知道大限到了,应该是知晓某些上层变动以后,心里慌。

    所以本来是全资拥有的江州乐餐饮集团就被他暗自委托给了律师事务所,立遗嘱全部捐赠给仁爱伤残儿童康复中心,再委托石涧仁重组集团经营管理,一切都是按照法律程序在走,只等他咽气就正式宣布。

    石涧仁不得不让卞锦林和柳清还有自己,准备全面承担起这家在全国有二十多家餐馆,年营业额四个多亿的大摊子来,还得防范或者更迭那么多管理人员,麻烦着呢。

    柳清也不说话,石涧仁的t恤,她穿着还是有点宽大,长度倒是合适,主要身姿太轻摇,所以还顺手掖了掖衣摆才坐在远处角落里的一张罗汉床上,洪巧云送的,她觉得石涧仁应该坐在上面打个盘腿给孩子们传经授道,才有那种古代贤达的味道,结果石涧仁经常把书堆在上面,现在正适合她靠着角落盘坐在上面,只开了几盏灯的读书会里,二三十米外的石涧仁都有点看不太清她了。

    哪怕天气再热,在这个几乎半层楼的大空间里面,还是很空旷的把空气流通起来,加上又是底楼,并不难过,所以这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石涧仁还给卞锦林打电话说了这事儿,在餐饮行业干了十来年的营运总监说自己马上过来。

    结果磨砂玻璃门被叩响的时候,石涧仁还以为是他,跳起来过去开门,肯定没想到外面站着的是耿海燕!

    这姑娘手里拿着一大包各种打包盒的吃食:“昨天回来的,过两天又要走,本来没想到能看见你,刚才卞哥打电话给我说了那餐饮集团的时候,叫我也来一起合计,给你拿点夜宵来。”

    一进门,眼睛基本上只搁在石涧仁脸上的姑娘居然没看见远处好像穿了伪装服的柳清,石涧仁想想还是主动指那边:“我们临时一起过来的,柳清,你也来吃点。”

    果然,看清了柳清身上穿的衣服,耿海燕眼神陡然凌厉,换做以前多半爆了,现在能严厉的看看石涧仁,居然把这股气势委屈的压下去了。

    柳清依旧没什么表情的过来:“在家没穿内衣就出门,后来不想回去免得我妈啰嗦,就随便抓了件他的衣服罩着,你别往心里去。”

    耿海燕神情再变,伸手揽揽柳清的腰低声:“不高兴?还是不舒服?”

    柳清挤点笑:“总有这种时候嘛,没事儿,有什么吃的?我也需要参会吧?这么穿,看不出来吧?”

    耿海燕有点笑谑:“看得出来什么?这么平……”一边说一边就直接在柳清胸口由上往下抹,惊得高挑秘书做了个含胸的动作躲避,结果耿海燕更乐了:“比我想象的还平?”

    柳清呸呸呸……

    石涧仁不参与女人嬉闹,重新坐回到书案边整理自己写的草稿。

    卞锦林也前后脚到了,也是对柳清身上的男式t恤先夸张的欣赏下,但不说话,坐下就跟石涧仁讨论工作。

    叫耿海燕来真是有原因的。

    卞锦林虽然是内行,但是他现在没有人手,特别是面对一家在全国各地开了二十多家高级餐厅的餐饮集团,他一个人不可能带着自己的网络公司营运人员全面接触。

    但耿海燕就有人手,这二十多家餐厅里面有十二家都和影院奶茶店重叠,可以说江州乐之前基本都是在江州和邻省加上平京开店,完全是借着润丰院线才快铺到全国十来个省会城市的,这些奶茶连锁店大多都在餐馆隔壁,而且更重要的是耿海燕手里还有一支活跃在食品市场的业务员大军。

    现在三百多人的业务员大军,其实是当年林岳娜培养起来搞全系统监察、督导、管理的,因为连锁系统就怕走样还有内耗,所以一百多名督查组全国各地巡察,成本耗费也不小,结果耿海燕回来就改制,把直营店改成连锁加盟,这支队伍慢慢工作量就比较小了,开始主抓化妆品店,结果仁人鸡爪小食品运转起来后,耿海燕还不停招兵买马,以当初的巡察督导组为骨干,跑全国各地的小食品批市场、市等等,这批人的战斗力相当强,可以说算是耿海燕回来这三年不到培养的嫡系,正符合当初石涧仁跟她谈过,面对挫折、陷阱的时候,就应该有批得力队伍的局面,结果可以用在今天了。

    这算不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