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10、生活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但一定是你自找的
    石涧仁赶紧趁着去看秦良予溜号,开门的柳清随手抓了车钥匙就跳出来送他,上车才有点抱歉:“我还以为你要回产业园那边,你受伤的事情就没跟我爸妈说,只说你去参加市政府安排的学习培训,准备下一步说你被派到外地去,嘻嘻!”

    石涧仁想笑没笑出来,拿手机拍拍自己的手:“秦老板可能不行了,本来我有些事情要请教他的,回头如果我这边的事情比较忙,就只有你帮我继续关注下他这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不。”

    柳清看自己身上的家居衣裤,还有点不习惯展露给外人看:“那我不陪你上去了,就在楼下等你,要不帮你买点什么礼物送上去?呀,不过我没带钱,给我点钱……”

    开车的姑娘很自然的把手掌伸过来,石涧仁索性把钱包放她手里:“除了今天拿零钱买两张公车票,这都没动过,对,妈身体还好吧,我看她下楼的时候有点动作不对劲。”

    哪怕知道石涧仁是按照平时习惯的对白称呼,柳清还是忍不住温柔的连钱包一起握住了手:“年纪终究还是大了,前些天跟朋友拍照,不小心摔了一下。”

    石涧仁意识到自己的称呼这会儿太撩人了,反手拍拍姑娘手背收回来:“那多陪陪你妈,这一拨儿过了,我估计有个极为繁重的阶段,重点看上级给我什么样的安排,只要不是去当什么机关领导,能对齐总和老唐的这档子事有帮助,我都会去尝试。”

    柳清点点头:“嗯,确实也就你最近稍微平静点,我才能轻松些。”

    但有时候真是话不能说太早,等石涧仁从医院大门出来,就变样了。

    石涧仁空着手上楼的,问到秦良予住在这家医院的什么病房,就把房门号短信给了柳清,他俩真是已经熟极而流得跟一个人似的,知道秘书一定会妥帖安排医院门口的商家给送上来。

    这会儿上楼的时候,石涧仁脑海里只有稍微的转悠,凭秦良予离休前的身份和江州乐餐饮产业集团的经济地位,怎么也不该来住这么家二级甲等区级医院吧,这两年出入几回医院,又多了齐军医这种大拿,石涧仁也比较清晰现在医院的架构,起码在江州,军医大和医科大的两个体系附属医院是最好的,然后才是几家专科医院,连自己当初住区级医院做手术,都三番五次被齐雪娇或者柳清要求转院呢,以秦良予的地位怎么都该去最前几位的,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真是细节出真知,等走到医院最好的那几间特护病房的时候,石涧仁看见楼道上除了站着一群或坐或站的中青年男女,还有两个面色严肃的黑西装坐在楼道口,曾经在耿海燕被砸伤的病房中,石涧仁就见过这种领口上别着红色徽章的法检人员,心里就是一咯噔,老秦出事儿了!

    这些日子一直在接受类似政治格局学习的小布衣现在当然明白,秦良予这样一个官员出身的商人,现在出现这种人员坐在这里看守,多半不会是商务上的经济纠纷,很可能已经涉及到反贪或者纪检部门了。

    从认识这位江州驻京办主任起,石涧仁也清楚秦良予绝对不会是一尘不染的,仅凭他那市值几个亿的江州乐餐饮集团,就不是那点主任薪水或者承包一个驻京办餐厅就能解释得通的。

    不管秦良予怎么辗转腾挪,终归无法绕过身为国家干部,却最终展出偌大个产业的这条灰色轨迹来,这也是之前那位苏律师所说,既然到了那个位置,如果不想瓜田李下,有任何可能性的事务都最好不要沾。

    当官就别想财,想财就别当官,这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秦良予显然不是那种人。

    以他八面玲珑的风格,在位的时候始终不愿离开这个处级干部职务,给更高的官位都不走,肯定就是看中了这个位子的油水充足,更有在平京这个特殊方位担任管家,能跟江州最高领导交流接触的机会,那么在位的时候多半不会有事,而一旦退下来那就很难说了。

    特别是现在假若传出来他不行了的话,那就基本意味着没有用了,该扔石头或者盖棺定论的时候就到了,难免被拉出来当武器或者掩体沙袋。

    石涧仁早就听师父讲过这些个龌龊,也许这也是他绝不往上走,绝不从政的原因之一,身处那张大网里越想往上走,自己就越不是自己,不由自主的会变成无数个节点之一,牵一动全身的节点。

    这就是走上楼梯短短几秒钟看见场面,石涧仁脑海里闪过的东西,换个人处在他这样正当红的时候,没准儿会掉头就走,石涧仁没什么犹豫,继续迈步走过去,果然一名黑西装站起来询问他找谁,身份怎么样,甚至要求提供身份证记录备查。

    身份证在钱包里,但石涧仁依旧坦荡荡的掏出水厂工作证递过去:“我是他朋友,今天打电话知晓生病,过来看望。”

    黑西装甚至还盘问了石涧仁是怎么认识秦良予,现在身为什么样的身份以后,真的当面记录下来这些话,才放行。

    这接近十分钟耽搁里,楼道上十多个男女自然是盯着石涧仁看,石涧仁也反过来把他们仔细打量一番。

    从奶茶连锁的时候,跟江州乐开始打交道,后来石龙镇、月亮湖到产业园,江州乐的餐馆都有强力助阵,既有秦良予很认同石涧仁的原因,当然也没让江州乐少赚了钱,但这个过程中,石涧仁一概只是和秦良予口头达成协议即可,余下能看到的就是餐馆经理级别的最基层人员了,他还没看见过秦良予最亲近的这些人。

    其中年龄最大的那个男子应该四十多了,抢在其他人之前过来询问石涧仁是谁,听闻石涧仁名字以后很有些防备的把他送进病房,其他人更加奇怪的看石涧仁这两手空空的模样,哪里像是来探望病人的?所以有位黑西装也跟过来,站在了病房门口。

    石涧仁的目光还是在中年男人等人身上巡视而过,然后投到病房里躺在一堆仪器和输氧管中间的老朋友脸上,只看这一眼,石涧仁再次确认,秦良予也没多少日子了,他这状态几乎处在身体机能内外衰竭的阶段,更重要的是,秦良予自己也接近放弃了。

    简单的说,已经能嗅见那股死气,在老头子最后的阶段,石涧仁无比熟悉的气息。

    生命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物质在人体内生生不息,到最后离开躯壳带走了生命力,能不能永葆青春的获得长生不老的特权,这已经是古往今来无数站在人类巅峰上的王者梦寐以求的事情,拼了全天下的资源,也想让自己再活五百年吧。

    而秦良予这样一个官商复合体,操劳几十年迎来送往,也该享受下幸福生活了吧,但石涧仁看不到什么想跟病魔或者命运斗争的迫切希望,老人就那么神情木讷的躺在那,比石涧仁印象中那个驻京办主任也就过去三五年时间吧,才七十岁不到的年龄,陡然一下就变得如此苍老了!

    这种巨大反差,的确很容易让人感叹生命无常,感到人活一世到底有什么意义,位高权重、家财万贯到最后还不是死了一抔黄土一座坟头,光条条的来又光条条的走,什么都带不走,曾经显得那么重要的勾心斗角,腥风血雨,在岁月面前都是个笑话。

    石涧仁来不及感叹,上前几步躬身:“老秦,我来了……”

    仿佛眼珠都枯涩了,意识也停顿一下才转过来对焦:“啊,来了?”

    外面稍微喧哗一下,一套看望病人的花束跟水果篮中规中矩的被店家送上来,不过石涧仁和秦良予都没有回头去关注,年轻人低声:“熬不过去了?”

    秦良予已经有些散开意识的眼珠对石涧仁默默的点两下,声音比电话里听见还衰弱:“不想熬了,这一次是过不去了,所有根底都被翻出来,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我也罪有应得,做过很多错事,活该。”

    石涧仁不会安慰人放宽心或者别想那么多,点点头就在旁边坐下来:“朝闻道夕可死,好吧,还有什么放不下的需要我帮你做?”

    秦良予苦笑一下:“外面我的子女后辈看见了么?”

    石涧仁点点头还是实话实说:“看见了,没什么成器的,这时候的心态恐怕都纠结在你的遗产上,既没想过你现在躺在这里的前因后果,也没想过力挽狂澜,只想的是要别其他人多分点,几乎全都是这样的想法,落到这种地步,我想你还是要负很大的责任,我早就说过,从秦家村牛皮哄哄的状况,也能看得出来你对他们的约束并不是很严谨,所以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

    秦良予真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枯槁一般的面容都回光返照一下动容了:“你……唉……”

    石涧仁可能真的是从万乾的身上感受到了家教的重要性,不是说万乾就有多优秀,而是对比王驊,再看看现在病房外那帮庸才白眼狼,自己以后真的要把教育孩子当成重要的选项:“我是不会跟他们打交道的,糟心,更不用说还要我协助他们帮什么忙了。”

    没想到秦良予丝毫没觉得他冷酷冷漠:“照顾他们?我死了,江州乐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几千名员工就会彻底改变,有手艺有脑子的当然能另起炉灶,可大多数……我已经把整个集团公司股份转赠给了你的青少年康复中心,未来请帮我把这份责任……”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