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09、风吹高岗,云清流长
    其实多走得两站路,拥挤的公交车上也没人知道站在狭窄的过道上,略显局促抓着座椅上拉手的那个稍胖男子是谁,好几个坐在最后一排的还比较关心那辆一直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劳斯莱斯,实在是那亮铮铮金色钟形车头上的小天使太让人目光流连了。

    七月底的天气,哪怕江州的公交车已经普及了空调,万乾还是满头是汗,估计是对这种环境不适应造成的生理反应,不过表情很放松,没什么局促感,还有点好奇的俯瞰旁边轿车上的人:“嘿,你看那男的把手放旁边腿上了嘿!”

    石涧仁看看,但笑着没说话。

    万乾也没在意这个:“以前坐在车上就觉得旁边大巴车上总是在俯视我,今天换个角度有点意思啊……你接下来有什么工作安排?”

    石涧仁气定神闲,连暑气都没点,跟着车身运动还能轻微摇晃:“接下来?要去平京录节目,然后挂职的事情估计会有个转折,其他的按部就班吧,现目前我们所有人共同努力方向不是一两天完成的,得耐下性子打磨,有点你说的那个匠人的精神。”

    万乾耐不住性子:“网络公司那边我的确是有兴趣参与融资,如果你担心短视行为的话,我以个人身份注资,一千万以内都可以马上完成,更多我也能去安排筹措,绝对不控股不指手画脚,安安心心跟着一起做我该做的分内之事。”

    蓝色玻璃钢座位上的乘客忍不住抬头看了眼这两个站在旁边的男人,估计心里都是满满的卧槽,真能吹!

    万乾哪怕是换成了翻领t恤,可还是能轻易看得出腰间皮带或者别的地方价格不菲,再加上他那掩盖不住的有钱神态,站在公交车上确实有种违和感,但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人也不少啊,石涧仁就好得多了,浅灰色衬衫扎在深咖色休闲裤里面,哪怕也是牌子货,可他穿起来就是要闲逸些,气定神闲得绝不像个有钱人:“哦,真感谢好意,但这已经不是我在决定的事情了,上次听说你们在搞公益事业?”

    万乾笑笑很轻松:“项目很多,从城市医疗救援、贫困地区医疗救助、青少年素质培养、大学生见习实践培训,我们都有在做,有些已经做了近十年了。”

    不得不说石涧仁本来是顺口岔开话题的,眼睛都亮了亮:“能给说说具体的项目情况么……”

    万乾果然不是信口胡言,一桩桩解释过来,企业早期还是以捐款捐物给相关机构做慈善,后来现这些机构暗箱操作比较多不太靠谱,加上亲身去看过一些边少老穷地区以后,他父亲就开始自己搞,成立法人代表的公司或者机构,那时候他还是个跟着父辈出去自驾游的孩子,所以到现在他们几个兄弟姐妹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分别到一线去带队,譬如他自己就是个城市民间义务救援机构的名誉队长,偶尔会以这个身份出席某些活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没那么多精力去培训训练,帮忙站台就是表明个态度,资金维护上也没吝啬过,回报社会嘛,这点起码的责任感跟意识还是有的,反正只要真实能帮到某些群体,我们企业还是很乐于去承担这份社会责任的。”

    自驾游现在确实很流行,但倒回去十多二十年前就这么玩儿的,那确实底子比较深厚,一直在专心听说书的乘客忍不住又抬头看了看青年总裁,眼神已经敬畏不少,估计确信这是个人物了。

    石涧仁没提自己搞那个伤残儿童康复中心,也不谈自己读书会的远景,只是比较认真的探询这些项目的由来,青少年素质培养主要是基于现在城市少年儿童娇生惯养的现状,大学生见习实践更多就是目前大学校园跟社会脱节的现状,帮忙在中间衔接过渡一下,可以说个个项目都不是人云亦云,而是比较精准的面对某个社会问题做出的一点修复,哪怕覆盖面还很小,但起码一直在尝试着做。

    这让石涧仁除了感叹这世上聪明人和有心人其实随处都有,真别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一样清高孤傲的存在,给万乾的回应就是:“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有个好父亲……”看看万乾悻悻的表情才赶紧解释:“不是那事儿,我说的意思是他对你们这一代的言传身教,你知道么,我在平京工作过一段,接触类似的家庭情况,那哥们儿被绑票之前叫一个玩世不恭……”

    万乾才笑起来:“多,这种事情多得很嘛,嗨药的、的、满世界找刺激的,多了去,但绑票还是太刺激了吧?”

    差不多都到站了,石涧仁指指下车,那位听得津津有味的乘客居然也跟着起来下车了,然后看见那辆劳斯莱斯轻轻滑到两个聊天的男人身边,上车后带着几不可闻的动静一溜烟开走了,只留下几双注意到的视线掉一地眼镜,这有钱人真是神经病啊。

    原来是万乾笑说自己家其实也在这附近,现如今江州配得上他们家这个档次的别墅群都在北部区这边几座湖边,所以本来还有换一次车的石涧仁索性被他送回去了。

    石涧仁对这次刻意交好放开了警惕,毕竟做的这些公益事业佐证了对方的品性,万乾甚至不介意大家用慈善公益事业联系起来:“从产业园参观之后,这些天我委托人全面了解了你这几年的情况,非常惊讶你的历程,甚至还上门拜访过江陵摩托的陶总,跟他谈过对你的直观感受,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跟你表达我的态度,如果你有兴趣到我的企业来一起做,那是求之不得,假若你要再做什么新项目,算我一个,总之就是希望未来能跟你有任何一种形式的合作。”

    相比可能体量更大一些的润丰任姐,石涧仁对这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企业家接受度也更高一些:“嗯,先还是感谢万先生的厚爱,日久见人心吧,我们不着急这一时半会非要用什么形式显示关系,更重要是相互多交流,如果接下来我还继续担任水厂厂长,也欢迎万先生到水厂来做客,我想……未来我们可能确实有合作的机会,但具体干什么不用太过刻意,水到渠成顺其自然吧。”

    万乾的火候儿还是差点,想了想另辟蹊径:“那回头我跟你产业园那些伙伴往来没什么问题吧?”

    石涧仁点头:“这也是交流的途径之一,好,就在这里,我最后慢慢走回去。”

    万乾还有点关注楼盘:“我们家早期也做过些房地产项目,这里还不错,比较老牌的高档小区了,行,只要你不觉得我交浅言深就好,我是认准你这个人了。”

    在有些人眼里的傻帽或者假道学装圣人,在有些人眼里就是瑰宝,识货的人当然知道这种知行合一的年轻人有多么宽广的前程,这样的涨停板潜力股,这时候还不赶紧投资,那非要等到一飞冲天以后和其他恍然大悟的人一起去混为一谈么?

    石涧仁没想这些,顺手在小区门外买了袋水果拎着先过去看丢丢,不过走到小区楼下的时候正在拨电话,看见楼道门口台阶上坐着个老婆婆,双手捂着脸,低着头看不到表情,胳膊支在膝盖上无声的坐着,傍晚时分的环境下看起来有点艰难孤独。

    重点看面相的小布衣觉得那瘦小佝偻的身躯不知道在经历什么,是晚年的悲痛,还是老伴的离去,又或者儿女未尽孝道,还是悲伤些什么东西?

    所以挂了电话拎着水果袋子走过去,刚要蹲在老人面前问问生了什么,那老人家忽然打开捂着脸的双手,先被已经走近的石涧仁吓一跳,但还是尽量对着周围大喊:“藏好了么?我来找你了哦……”

    然后身手敏捷的就跳起来去找那不知道是孩子还是老伴儿的捉迷藏伙伴了。

    陡转的剧情让石涧仁笑得有些合不拢嘴,明明自己还在教训别人主观情绪要不得,原来这会儿也会按着自己的思路去揣测别人。

    嗯,要汲取教训,要汲取。

    然后就是这会儿时间,这栋楼里就正好看见柳妈走出来,惊讶:“回来了?怎么没叫小清去接你?”

    得,看着前面还有几十米就能看见儿子,石涧仁却被丈母娘给截胡了,不过又有点后背冒冷汗,要不是看见那老婆婆耽搁了一两分钟,没准儿柳妈出来就能看见自己的背影正去那边楼呢!

    脸上还是带着笑容把手里的水果袋子提起来:“喏,今天刚开会培训完毕,回来顺便买了点水果……”寒暄着刚上楼出电梯,他刚刚挂掉的电话又响起铃声来了,正是他下车以后才有机会联系的秦良予,刚才铃声响了好一阵都没人接。

    那边的声音听着就精力不济:“阿仁?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还以为你都忘记我这个老朋友了呢,来……看看我吧,我不行了……”

    照顾老人十多年的石涧仁确实能分辨出来那头秦良予的精气神都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