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06、灯塔
    万乾在晚餐的时候果然少了之前那种昂扬的我有钱态度,开始换着用微笑或者谈吐来改变自己的风格,石涧仁甚至能注意到他在不停的切换,爽朗点或者儒雅些,主动跟之前很少交流说话的高校教授们沟通,特别是石涧仁都比较欣赏的几位归国派男教授,他们无论从外表穿着、言谈举止都比较洒脱,不是很追星,但说起见仁见智显然也看过,对社会上的话题什么都能聊几句,但不较真,说起自己的专业也点到即止的不炫耀专业术语,主要是气质就很有西方学者的范儿,反正没什么酸腐味。

    石涧仁能看出来,万乾也能看出来,这种人是最好交流的,也很容易从对方反应看出对自己的接受度,他果然在尝试寻找更适合自己的风格,而不是那个可能面对商业伙伴更有效的财大气粗形象。

    懂得在不同场合塑造不同的形象,这已经算是初窥门径了。

    比你聪明,比你有钱,比你漂亮的人,却比你更努力,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讽刺,那这个社会还要不要穷人丑人活了?

    其实不过是这些人能看见希望,很多普通人究其一生可能都没看见过希望,既有身处环境、际遇的关系,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在于从来没有主动抬头去看过,似乎从来没想到改变命运的钥匙永远都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寄希望于别人。

    纪若棠果然在晚餐结束前从风土镇赶回来,没有风尘仆仆的仓促感,一件一字领露肩宽松中袖搭配筒裙,清新笔挺得就像梳妆打扮完一样,商务气质又带点露肩的小性感,肩头蝴蝶结绑带透露出来的少女心,让姑娘的脸上混杂着清纯和诱人的混合魅力,也拿着个小对讲机过来俏皮的对石涧仁摆摆手:“哥回来了?”

    正如吴晓影开玩笑说的那样,培训班上真没什么挺漂亮的女性,有那么一两位五官姣好的也明显比洪巧云都年龄大,所以随着纪若棠小鹿般的弹性脚步进来,不少学员就注意到了,再看她毫不掩饰的跟石涧仁亲昵动作还有称呼,有点恍然大悟,所以万乾有点平静的笑着介绍石涧仁和这位酒店集团的年轻女总裁抢了他请客机会的时候,大家更不觉得意外,所以万乾顺理成章的定下来全培训班结业后第二次聚会到他的公司,希望能在为各位学员同学事业工作上服好务,做出点特色,哪怕石厂长这一次的聚会珠玉在前,万乾还是很有信心能联系来一批各种海内外学术项目供大家参考联络,如果有什么资金项目方面的需求也可以提前给他说,好有的放矢的派人去找。

    纪若棠就亭亭玉立的站在石涧仁椅子边,看万乾站起来侃侃而谈,还顺便讲了个在日本学习时候看见的匠人小故事,用以佐证了自己虽然是做投资的,也有一颗雕琢的心,得到不少科研学者的鼓掌,起码觉得不像以前那么动不动就有很大金钱差距了,纪若棠听得表情端庄,但跟着鼓掌完毕悄悄把手指在石涧仁衬衫肩头敲两下,好像有点调侃的意思,因为看出来点石涧仁改动后的影子。

    餐后石涧仁跟纪若棠站在酒店门口挨个儿送走了所有学员,纪若棠甚至还给每位都准备了精美的礼品提包,让学员们很惊喜,有人迫不及待翻开看,有人却觉得很不好意思,还有七八辆商务车把回家的学员送往各处,更换来不少衷心的感谢,然后两部学院大巴车带回去部分外地学员,杨武军其实想要石涧仁顺势讲点什么的,石涧仁温和而坚定的拒绝了:“我觉得润物细无声最好,什么样的人,能传递什么讯息,是身体力行做出来的,用讲话的方式来对聪明人讲道理,有点惹人烦。”

    杨武军还没曹天孝那么熟悉石涧仁,欲言又止的点点头上车致谢走了。

    夏日就算夜幕降临,天边也带着光,暑热从地面辐射起来依旧有点闷,纪若棠却背着手轻松的有小半圈步伐:“上课累不累?”

    石涧仁回头看看她温言:“应该我问你累不累,让你这么赶回来。”

    纪若棠表情轻松:“跟耿老板一起回来的,经过区委顺便去接的她,也就顺便从她那搬了些小食品搭配公司礼品送人,我们都在顺林区做事,有时候晚上跟她在区里逛逛街喝个茶什么的,她还是很好相处,起码不会算计我。”

    石涧仁指指街对面的员工餐厅一起走过去:“都是出类拔萃的聪明人,不会鸡肠小肚的。”

    纪若棠点点头:“如果没有都喜欢你这个矛盾点,真还可以做朋友,她有种我不具备的冲劲,想到什么就立刻去做的执行力,我更习惯于算计好了各种资源再动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我跟她都很明白,对方不会太在乎金钱上的问题,这就让我觉得太轻松了。”

    过马路的时候,几年前荒凉稀少的路面现在已经有不少车辆疾驰而过,就算有斑马线,红绿灯在2006年的江州是个比较少的玩意儿,所以石涧仁抬手,轻柔的小手就放到掌心了,自然得跟以前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过了马路石涧仁刚张开手指,纪若棠就若无其事的把手溜出来:“耿海燕看见估计要拿杯子砸我,上次听说她拿菜刀去区政府闹,把我吓一跳,真没想到做生意还有她这种搞法。”

    石涧仁笑:“改革开放的初创阶段,就是撑死胆大饿死胆小的,各种草莽做法延续到现在还有一点点市场,但很快就会结束了,未来的时代会更适合你的风格。”

    纪若棠没什么得意的口吻:“今年酒店是个净亏损状态,全在投入,食品公司一定会成你最重要的现金奶牛了。”

    石涧仁摇摇头:“不是我的,他们自己商量,我在整个团队能起到的作用需要逐渐退出影响了。”

    纪若棠不意外:“就像你不再插手了解酒店的事情?”

    石涧仁若有所思:“我的精力也有限,既然把灯塔砌起来,剩下的就是尽量维护好,照亮给……我想我自己主要能照亮的就是读书会的孩子们,更多的航程,更多的区域就是你们去照亮了。”

    已经到了餐厅门口,纪若棠忽然小声:“那是不是就可以谈恋爱了呢?”

    她贼兮兮的动作把石涧仁逗笑了:“你不觉得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比这个更重要么?”

    纪若棠做个鬼脸才跟在他后面走进去,耿海燕还是普通的牛仔衬衫,一点看不出来是大老板,正兴高采烈的在跟大桌子边的众人描述什么,顺着大家的目光看过来,只飞快的在纪若棠身上停留下就挪开:“我去新大楼看了!赶紧装修,赶紧搬家,明年我要做全国招商,请到大楼来,多气派!”

    唐建文还怂恿:“就冠名仁人大厦,经销商哗哗的给钱!”

    柳清泼冷水:“这是区政府以支持高新科技产业的名义给予补贴政策倾斜的,可以允许租赁,但不得出售改变商业写字楼性质的。”

    耿海燕不在乎:“我又没有要冠名,多给几层,经销商来一看,哗,就镇住了!楼层低点都行,我们搞食品销售的没什么文化,业务员都在外面跑的,不用那么高的地方,开经销商大会的时候,多拉点条幅,拉满!看着就气派……”

    庄成栋都能讽刺她了:“麻烦你有点欣赏水平,什么拉横幅拉气球已经是乡镇企业才搞的东西,我们要做个大型电子屏,临街一排巨型广告画面,高清彩色的画面,平时各家分点,到了你开经销商会的时候,全部换成仁人食品的,几层楼高的画面围着大楼一圈都是,那不是更气派?”

    耿海燕都憧憬了:“嗯,还不赶紧去装修?!”

    庄成栋忽悠她一起掏钱,这两家确实是完成大楼工程的主力。

    齐雪娇基本上笑眯眯的坐在旁边看,晚餐她都只吃点西蓝花什么的减肥,但看眼神,似乎有点羡慕耿海燕的快乐可以来得这么简单,对石涧仁进来只是挑挑眉毛,只对一下眼就知道石涧仁之前有点恍惚的感觉已经没了,真的,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需要看一眼,仿佛就能明白,那种感觉让她心惊。

    其实石涧仁也没怎么说话,坐下来就是带着微笑听庄成栋有点兴奋的给大家比划整个大楼装修计划,目前这也是大家聚在一起吃晚餐时候最主要的话题,毕竟一栋三十多层的大楼将把所有关联企业都收进去,包括喻明鸿等人从酒店集团离职以后开办外贸公司等配套公司都会一并搬进去,连纪若棠也决定把酒店集团的管理层挪过去,毕竟作为一家集团性酒店办公管理层,一直停留在其中一家酒店,内部会形成不太合适的偏移,纵然这样大集合,可能还有相当的富余空置,是对外出租,还是留作未来发展,各家企业分别占哪些楼层,都是挺有趣的讨论。

    而这样一座价值四亿的高楼,其实金额已经不是个特别碍眼的事情,而是作为这一带比较地标性的建筑,成为整个企业群的里程碑,象征着这帮伙伴在这座城市真正树立起自己的丰碑,或者说灯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