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04、你有资格被统战么?
    1204、你有资格被统战么?

    这好不声不响的刘备双股剑玩儿得不咋样,但身边随便带出来个人是赵子龙这样的猛人。

    看得出来高开明是真的服他啊。

    石涧仁也是再往楼走,才听杨武军介绍了这些高校教授和高开明的关系,原来统战部下属还有个独立的工作分支叫欧美留学会,专门负责把在全球各地,特别是在欧美发达国家搞科研搞技术的华裔留学专家给串联起来,前些年大量集了各个学科的专家,最近几年好像又多了很多家境富裕的留学生,可以说这个培训班的主要组成部分是欧美留学会为班底选派出来的,所以近半数的高校教授学术带头人基本都有出国留学经历,而那些企业各界人士很多也是喝过洋墨水的,石涧仁才是正儿八经的添头,最后加到班里去的插班生。

    那么,高开明肯定早是欧美留学会重点关注的对象,他的履历太惊人了,所以早进入了统战或者市内科委的重点人才储备库,哪怕这个人脾气太难搞,市内各家高校门招揽的还是不计其数,却都没拿下他,在留学归国专家们间都成了传了,没想到居然躲在这里!

    而且看看他跟石涧仁之间的交流状况,还根本不是用钱或者别的物质条件给留下来,是靠着人格魅力。

    什么时候听说高开明这种层级的研发专家还要紧巴巴的帮忙省钱了,无论放到哪一级研发心,都是流水介的朝面申请经费来满足这种技术大牛啊!

    有几位信息工程和计算机方面的教授干脆脱队不楼,直接留在研发心监控心,心痒难耐的看高开明到底带着人在捣鼓什么,是什么样的目标才能吸引到这种人不考虑经济回报,沉下心来全心投入的,唐建对这些技术高级知识分子也有点见猎心喜,甩掉石涧仁呆在这里跟他们切磋,说起来唐建其实也算是留洋派,只不过他回国开始考虑创业,到处考察转悠,并没回到高校体系来寻求落地,所以一直不在这条线的清单里面,有种遇见组织的味道。

    青年总裁他们站在外围看这些技术流派咋呼,部分科教授也有点旁观,但随着石涧仁他们走几乎都是高层办公室的四楼以后,青年总裁终于有些敬佩:“看来你们的确是干实事的,这位高专家我听说过,技术肯定不可能作假。”

    齐雪娇在这里接过了吴晓影的棒,简单的把各位高管的办公室看看,领着大家去五楼,现在因为一楼那边给了读书会,已经把展销会样板房给挪到这里来,大概模拟海外展销馆的模式,由她来给大家介绍下。

    吴晓影轻松的抱着手臂跟石涧仁在最后面:“清儿说她也打算去收养个孩子?这味道听起来不对啊,感觉一群无知少女这样抛弃了大好年华跟青春,抛弃了多姿多彩的夫妻生活变成修女似的,你这罪有点大!”

    石涧仁撇嘴:“怪我咯?”

    吴晓影笑:“我好歹是结过婚,看透了这档子事,洪教授更是结婚离婚都两回了,我们收养个孩子怎么都说得过去,你说要是以后纪总裁、耿老板这些小姑娘也跟着来这手儿,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真是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以后名正言顺的都能叫你回家吃饭带孩子。”

    石涧仁苦恼:“带孩子没关系,可能不能别牵扯旁的?”

    吴晓影嘿嘿:“我看难,收养嘛,当是做善事,又不影响以后遇到对的人再结婚,毕竟这些位都是不用考虑有没有经济实力的问题,假若连个收养的孩子都心理接受不了,那基本也不在考虑范围内,但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害苦了怀春女子的一片深情?”

    其他人都围在导游的附近走进五楼各种出国销售产品展台了,所以石涧仁和吴晓影干脆偷懒靠在展销厅门边,低声说话也没那么多顾忌:“那能咋办?合着对我有好感,那应该娶回家?不问问我的意见?我既没勾搭又没引诱的,已经很小心翼翼的照顾各位情绪了,你看我跟老高老唐相处多好,现在学员班跟大家关系也处理得很好啊。”

    吴晓影鄙夷:“那是没漂亮姑娘!你真不如早点结婚算了,趁早死了心……啊,也不能,耿海燕那性子,啧啧,纪若棠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再说星澜实际可是个天不怕的脾气,唉,我这是何苦呢,好端端的教会了这些小姑娘收养孩子干嘛呢,你说……”

    还没说完住嘴了,因为那位青年总裁看似不经意的溜达过来了,吴晓影还看看自己的动态穿着,柳清一贯班都是黑色套裙白衬衫,她则走华贵路线,一件复古长袖仿真丝印花衬衫,看着有仙气,只不过脖子挂了个高层符号的工作牌,站姿无可挑剔,也跟石涧仁之间没什么看起来的暧昧,嘴角发音:“如果勾搭我的……帮我挡住啊,孩儿他爹。”

    以她的眼光,当然一眼能分辨出来这是真有钱还是假有钱。

    结果青年总裁过来神态自若的和石涧仁打招呼:“非常棒,我看摩托车行业也有相当部分的参与,好像是江陵摩托?”

    石涧仁点头:“江陵摩托的陶总较认同我们的模式,越南展销馆他有股份,但在俄罗斯我们跟另外一家摩托车企业在合作,我们的宗旨是协助制造产业,而不仅仅是帮助哪家公司获得市场独占。”

    青年总裁不经意的看了两眼吴晓影,目光回到石涧仁身:“非常难得,我对石先生现在的架构感到非常景仰,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合作可能性?”

    话说这看两眼的学问深了去,既可以看成是色心不改的偷瞄两眼,也可能是不耐烦的驱赶,意思是怎么这么不知趣的杵在这里干嘛?

    吴晓影感受到的是后者,仅仅是个眼神或者眉目间的区别,她不以为意的笑笑还是抱着手臂,手指敲着蕾丝半袖给石涧仁做个表情:“我先回办公室了,待会儿再说这个事情,我觉得问题很大。”对青年总裁,只是展展眉毛示意下转身下楼了。

    果然,事实证明吴晓影判断没错,之前她还真是自作多情了,青年总裁第一句是压低了声音问石涧仁:“这位……齐总,听口音是平京的?”

    柳清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吴晓影的普通话那是广播级的字正腔圆,但普通话不等于平京话,可在平京胡同里长大的倪星澜,说话都跟齐雪娇截然不同,同为平京大妞,看似不施粉黛的齐雪娇说话,带着一股毋庸置疑的居高临下。

    可能对大多数学术派高校教授来说,只觉得这位年轻的女老板说话有股英气,但看不出这种英气的合理来源解释,见多识广的青年总裁一下分辨出来了,这跟很多平京高干子弟刻意挥洒的惫懒淡然劲儿不同,有很强的指挥感。

    石涧仁笑:“以前是军医大的骨科军医,习惯了使唤病人。”

    青年总裁别有深意的看一眼石涧仁,石涧仁能感觉到:“不用猜测这些背景关系,挺没意思的,你也不愿意别人跟你打交道动不动提你父亲或者兄长,对吧?”

    青年总裁虎躯一震,一贯看起来笑呵呵人畜无害的眼神都凌厉了一下:“有么?”

    石涧仁点头:“开班第一天,有人跟你认识握手的时候,提到听说你哥,你那表情跟现在差不多,别太在意这事儿,有钱有背景能平步青云不是你的错,多少人还求而不得呢,这是你与生俱来的,无可指责,你太在意这事,反而容易影响你的判断,主观情绪可不是个好东西,很容易让人发现你的弱点。”

    三言两语间,青年总裁闭眼,似乎在回味当时的场景,再睁开的时候目光奕奕的伸手:“万乾,对石先生这番说法很感谢,非常有幸能认识你。”

    石涧仁不倨傲的伸手握一下松开:“我没什么意图,大家都是有头脑的有识之士,能带来些好的思路或者影响,总成天以喝酒吃饭k歌为联谊交友的目的性有用得多。”

    万乾还真对得起他这个名字:“我是江州欧美留学会的副会长,在留洋归国的群体里面还能说几句话,如果石先生在这方面需要协助尽管开口,当然如果是金融投资方面的需求,那更求之不得了,我对大唐的投资前景很看好,不知道有没有融资的需求,我们有国内和海外融资渠道,再或者国内新三板、ipo市也是我们擅长操作的项目。”

    石涧仁客气:“非常感谢厚爱了,但资本的进入必然追求利润呈现,我们的计划太过长远,甚至有些理想化,所以还是交给时间来慢慢雕琢吧。”

    没想到万乾居然来了句:“我很佩服这种工匠精神,我想我们先不谈投资的事情,相互了解,让石先生也能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石涧仁笑了:“敢问万总是在哪里留学的?”

    万乾不讳言:“日本,我主要是在日本学习工商管理和金融事务,然后才回国组建自己的投资公司,在日本感受最深的是他们那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石涧仁哦:“日本也能算在欧美留学会里面?”

    万乾笑:“当然,日本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一直和欧美发达国家放在一个层面的,虽然经历了泡沫大滑坡,但实际日本经济总量还是很惊人的,值得我们学习。”

    石涧仁有点恍然:“原来欧美留学会是一个在发达国家统战起来的团体哦。”

    这统战工作的面儿可真够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