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03、这位就是猛将兄
    1203、这位是猛将兄

    唐建也在公司,专门回来跟齐雪娇商议亚几国的实际情况,搞得自己好像个驻外使节,从经济到化,再到海关甚至连哪些清廉哪些手黑要手续费过路费都门儿清,亏得他带着两位以前跑前苏联地区的老外贸,省事很多,总结是跟以前他在亚多国的商务活动两码事儿,现在才算是摸到了实际工作的门道。

    柳清作为地产公司老总,带着石涧仁的同学们先参观了在路边的读书会以后,才带到旁边的大唐交给唐建。

    应该说起来读书会给了学员们很不错的观感,书架、桌案、座位都不是糊弄的花架子,看得出来也是使用率较高,维护得很好,很干净,到处挂满了古诗词和堆满的书籍,还有孩子们在留言板写满了各种自己的理想和祝福,大多数都是靠勤奋苦读才走学术之路的教授、副教授们看见这些很亲切,仿佛想起自己当年无数个孤寂苦读的时光,可以说他们这部分没有谁不是从图书馆、自习室、研究室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听柳清介绍说是石涧仁在江州各地区镇开始推行的纯公益活动,很感兴趣,一直在问。

    柳清已经接待过很多方面的人参观,自然知晓卖点在哪里:“其实我们没有把这看成是公益行为,仅仅是我们这群合作伙伴在工作之余回报社会的一点做法,因为有这么相当一部分孩子,可能从没进过图书馆、书店,因为少有机会接触课本之外的好书,也许某一天丧失了阅读的兴趣和能力,没有阅读的人生,也会丧失很多可能性,而实际这个群体非常之大,在乡村,在城乡结合部,在城市的某些街道角落,很多孩子哪怕家里有一定经济能力,也会沉迷于电子游戏、玩乐跟寻求刺激,我们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尽可能在阅读滋养向生长的力量……”

    不少学者鼓掌,因为柳清笑着婉拒了几位热情学员说要参与捐款的行为:“这个开销不算很大,我们自己承担,没想把这做成商业行为。”

    跟在旁边的石涧仁忽然发声:“各位要是有多余的书籍可以捐赠给我们倒是很感激,另外这大部分都是来自江州各大高校的学者,如果能够给予读书会的孩子,到各大高校去参观感受高等学府的机会,那请随时跟柳总联系。”

    教授们跟他已经很惯熟了,笑着说现在高校里面的状况可没那么乐观,孩子们去看了没准儿会觉得失望,怎么大学生玩得这么厉害,简直要怀疑人生。

    笑归笑,学者们对读书会非常认同,纷纷表示回头从自己那边组织整理书籍给送过来,柳清表示可以派人门搬运,一个电话成。

    那位青年总裁和几位商界学员走在后面了,时不时的低声交流,石涧仁有跟杨武军说过的那位谁都能搭话的陈洪元,把一个小电脑提包款式的名牌包包挂在手肘,笑嘻嘻的在其间左右逢源,这让石涧仁略微诧异,陈洪元可是从来都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好处的人和事根本不浪费时间,几乎没看见他跟学院派的学员们说过话,课也是能溜号请假,今天怎么还跟着呢。

    杨武军自然随着石涧仁的目光也多看了几眼陈洪元。

    柳清没多在读书会耽搁时间,介绍江州本地那些区镇已经有了读书会,各位遍布各区的院校都可以近去有间奶茶店或者别的形式读书会参观联络,主要是接受捐书和给孩子们跟多开阔视野的机会,说着交接给了唐建。

    作为络公司,大唐现如今的规模其实很一般,没有拉虎皮做大旗的绷面子,也没有为了忽悠投资者使劲烧钱的空壳,更没有专门用来蛊惑投资方的ppt阵营,唐建是简单的顺着营销部、技术部等楼层走走看看,途还跟石涧仁顺口说话,所以介绍的场面话还得吴晓影来说。

    公共事务总监对待这种场面确实是轻松自如了,把大唐的架构、模式娓娓道来,也确实去掉了石涧仁在整个企业里面的存在,只是把大唐强调为一群志同道合伙伴共同发展的事业,顺着落地窗边还指了指那边藏在竹林的玻璃房子:“也欢迎各位待会儿有空去参观仁人食品和云仁装饰的办公区,不过今天真的有点热哦。”

    说起这个唐建笑,原来最近装修公司和食品公司简直在受酷刑,江州的夏天本来热出了名的,这七八月间的江州午后室外地面都能直接烙蛋饼了,那玻璃办公楼看着是好看,但基本是个暖房,冬日能硬生生的周围高几度出来,夏天么,算空调一个劲的猛吹,反正庄成栋那汗水瀑布,据说已经减肥成功,怪不得全力以赴都要搬办公室到大楼里面去。

    说着轻松的笑话,感觉没有刻意接待的场面,大家随意的走三楼,结果几位搞电子工程以及计算机方面的教授,一眼看见了依旧一丝不苟白大褂的技术总监,惊讶得不行:“老高?原来你藏在这里了?”

    石涧仁万万没想到,高开明才成为了这次培训班学员参观活动的关注重点。

    全班近百人,有六七十人都来参观了,走掉的基本都是对这种事情不怎么心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所以大部分高校教授和研究员都来了,企业老板们是觉得可以看看石涧仁的真实状况,所以也来得不少,结果这两部分有多半居然都知晓高开明,其部分学者更是和高开明非常熟悉!

    少数几个连忙悄悄打听这位白大褂是谁,听了那一连串让人炫目的履历之后只能咂舌,连带对石涧仁的观感猛然拔高。

    如果说吴晓影、唐建这些人精根本不需要提前说,只要知道来的是石涧仁的政治培训班同学,知道怎么拿捏话语,既不沾他的利益关系,又不会显得和石涧仁生分,表现友谊的火候拿捏非常精准,而高开明不擅长这些了,永远都是冷静的扑克脸:“啊,你是那谁……嗯,搞电子信息工程的吧,你们那个bdn芯片还没解决问题么?”

    被他点到的哪怕没叫出名字,也受宠若惊,腰都弯了凑去:“正在攻克正在加大研究力度,但是有点想跟您请教……”

    高开明只要说到技术表情都柔和些,但人多嘴杂,顺着招呼他的声音有点不耐烦的看了这么一大群人,抓住了石涧仁:“仁总,正好你来,我们那个软件已经有眉目了,现在我又有个新想法,要批款三百七十万。”

    看看这三楼原本叫做监控心,现在彻底变成研发心的人员规模吧,一楼的销售部因为大多数人长期都在外面跑,剩下办公室都是些员,二楼原本技术部现在几乎被高开明的研发队伍给吞噬了,两层楼到处都是技术人员,还到处都有学着高开明穿白大褂的,唐建成天带着人紧巴巴的在外面节俭度日,而技术研发心花钱那才叫一个流水!

    不停的招人,能被高开明看的都不便宜,用着不顺手立马换人,不停的搞新项目组,也不停的增加人手规模,法务部的建立都有一部分原因是高开明带着人搞出来太多项目,注册专利都够让法务部忙得团团转,大唐的消耗有多半都是他们搞掉的,可哪怕现在研发心是个黑洞一般的存在,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必须经过的技术沉淀积累阶段,整个跨境贸易平台的建立还有很多周边配套的信息技术架构,必须得这样一点一滴的去填补,量变终究会产生质变,所有人都在等待大唐整体破茧重生的那一天。

    石涧仁挠头:“不是说了么,现在我已经不担任这边的具体职务,这种事情跟齐总谈……”

    高开明在这方面的确有些不谙世事,或者说他不屑于浪费脑细胞在人情世故:“我是认同你,景仰你才全身心投入到这项工程来,今天七总、明天八总,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去适应这么多人,我着急,我只想赶紧做出东西来!跟这些个不懂技术的说那么多费劲!”

    监控心里面安静了下,看似内讧的场面展现在外部人士面前,有些技术人员脸是有点尴尬的,唐建和吴晓影却做着鬼脸相视扭开头装没听见,显然平时他们也没少被高开明噎,这会儿看石涧仁怎么收场。

    而本来应该是对这种企业产生疑惑的学员们,却只会有另一种感受。

    因为石涧仁使劲挠头,过去揽住高开明的肩膀:“我也不懂技术,我相信你,所以技术都是你说了算,但我也要做事,也要工作,还要追求更多突破,现在我是个自来水厂的厂长,齐总既然担当了整个架构的管理,那么她要履行她的职责,一切按照规章制度,按照财务制度来前进,配个秘书,给你配个秘书专门负责这种杂事好不好?”

    高开明忍不住嘟哝:“不要不要,节省点人手经费做事,你去当什么水厂厂长嘛,不务正业!”

    他一贯都是冷脸冷面的没表情,说这话对石涧仁又有点孩子气,石涧仁乐了:“不错嘛,现在你也有成本意识了,那真的试着自己去跟齐总打交道,你这不光是搞研发,也是整个团队的带领人,总得接触点这种事情啊。”

    高开明脸很不屑,但迟疑着还是点头了。

    看在其他教授学员们眼里,对水厂厂长只能是高山仰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