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202、晴天霹雳一声雷
    1202、晴天霹雳一声雷

    应该说石涧仁到这么具有政治意味的学院上课,姑娘们还是有所顾忌的,起码不像当初温泉度假城那样,还能结伴过来看望,反正也只有两周时间,所以这个周末石涧仁在抓紧时间上课的时候,也没谁来找他。

    况且最近确实比较忙,耿海燕和纪若棠好像有意无意在搞比赛似的,一直在外面督战,偶尔回到公司都是抽调人手加强火力,齐雪娇更是每隔一两周飞一次平京,有时还会带上吴晓影跟柳清,洪巧云就不用说了,不是因为陪小艾到处看看,忙得基本不会到这边的画室来,所以石涧仁打电话回去叮嘱做点起码的准备工作时候,柳清还有点意外的惊喜。

    杨武军中午主要联系了两部学院的大巴车,先送学员们到江州比较著名的几处革命景点去看看,这的确是个统战工作有悠久历史的城市,作为抗战时期的陪都,这里是迄今全国大半民主党派成立的地方,也是共产党最艰难的时期,在这里发展各种民主党派关系的地方,所以江州市搞了个民主党派陈列馆。

    装修档次和陈列的文物都相当有水平,不过石涧仁对场馆现场管理却不敢恭维,应该是耗费了重金修建起来的地方,免费对外开放参观,可看看开馆时间,几年就变得很多细节破旧不堪,也许是在酒店业做过管理的原因,石涧仁转了一圈,对陈列本身没怎么认真看,反而专注于这些细节,而另一位同行的博物馆馆藏研究员还职业性的发现有几张陈列的印鉴放错了,认真的到意见留言簿上去写下来,石涧仁对对方这种专心程度表示很有好感:“博物馆……你们那单位好像就是之前的江州市政府吧?”

    研究员点头笑:“嗯,从这过去就一站路,听口音你就不是江州本地人,那一片原来是市政府,后来迁走了只留下市党委在这边,因为这一带有不少历史痕迹,加上整个直辖市成立新气象,就把那一片全都给了我们修建博物馆,去参观过没有?很不错的,之前的老市委书记特别题词,他可是书法大家啊!”

    石涧仁心中忽然一动:“哦?叫什么名字?”

    研究员有点诧异的转头看看他:“徐清华,你居然不知道?是他一手促成了直辖,改变了这座城市的未来走向,不过当直辖尘埃落定的时候他已经调到中央去了。”

    石涧仁如同过去几年不多的几次开口询问换来的失望一样,哦一声随口:“抱歉,我确实没有钻研过江州政府历史文献,徐少连呢,你听说过这个名字没?”

    研究员更诧异了:“你连徐清华都不知道,又居然知道徐少连?这年头就没几个人知道徐清华老书记字少连吧,因为后来有类似不成文的规定,要树新风不要带着那些过于老旧历史的痕迹,他就很少对外提到这个表字了……喂?石厂长,你怎么了?”

    石厂长从研究员随口说出字少连的时候,就已经石化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真是全不费工夫,改变自己命运的,居然就因为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字号?

    老头子当年和被贬到乡下的徐大人相识相知,就是从书法开始的,对现如今政治抱有相当警惕性的老头子开始还给自己用了个抱石山人的别号,那徐大人这位深谙古风书法之道的落难之人,很有可能就开玩笑的用了个字来对应抱石山人啊!

    我的个天,这年头还有谁会对外用表字的!

    古时候也仅仅是很多文人喜欢用表字来表达自己的志向,现在除了书法作品,还有谁会用这个别号表字啊?

    石涧仁从生下来就没这个,他也没这种意识,再加上那位徐大人显然后期刻意隐瞒了自己的表字,所以就……

    历史陈列馆都是那种带着昏黄古旧遗迹的味道,到处都是带着发黄照片的历史手迹,到处都有历史人物表字的说法,自己这几年来居然从未想到过这种可能性。

    谁会想到这年头,还有谁会写信留表字啊!

    老头子是老眼昏花了还是思维迟钝了,只给可怜的小徒儿一口一个徐大人,少连弟的,石涧仁拿着那几封信笺一直都以为叫徐少连呢!

    这坑死人的老头儿!

    这座历史陈列馆陈列的其实恰恰就是老头儿年轻气盛的那个年代,站在局部照明点亮的一座座玻璃橱窗中间,石涧仁忽然觉得有点时空错乱,不知道自己是感同身受的和师父一样回到了那个年代,还是想起了徐少连……唉,石涧仁脸上忍不住的泛起苦笑来。

    也不是很苦,可能主要是讪笑或者自嘲,自己的人生轨迹,居然被这个表字给硬生生的掰岔了道,可以想象,就算当初是那副衣衫褴褛的模样,只要知道自己找的是曾经的地方一把手,有个明确的人,自己可能有条件换身衣裳,找个靠谱的人,或许就能辗转联系上那位徐大人。

    而现如今呢?

    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挑着乌木棍来追寻明主的少年郎了,再去找寻这位看起来已经高居庙堂的徐大人,那就不是追随而是攀附了,用自己现在有所求的心态去攀附,自己要做的事情还需要去面对那个素不相识的徐大人么,仿佛已经成了个虚幻的身影。

    所以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个笑话,曾经苦苦找寻的目标忽然放在眼前了,又变得那么无足轻重,毫无意义。

    石涧仁呆呆的站在那,如果是拍电视剧,一定会有个旋转镜头,对着他来个三百六十度的全身定格。

    研究员肯定想不到他这会儿心中的百转千回,伸手在石涧仁眼睛前面晃了晃:“喂……”

    石涧仁才定住神,收起那复杂的笑意变得亲和:“对不起对不起,忽然想起点事情来,徐清华,嗯,水木清华,高洁显贵,好名字……嗯?他们都参观到什么地方去了?”

    研究员显然不是第一回来这里:“那边,应该去二楼了,那边有个庄园,当年庄园主人就是舍尽家产全力支持各方人士报效国家,好酒好菜的跟孟尝君似的,关上门自己家人却吃糠咽菜,你相比之下就很有这种风范啊。”

    石涧仁有点漫不经心了:“我可不会吃糠咽菜,哪怕是野菜,我也能想办法捣鼓得味道好吃。”

    真的,这次陈列馆参观的主题,石涧仁都不那么认真,只到那庄园随便看了几眼就回到大巴车上独坐了。

    对于他的人生来说,除了老头子,这位徐大人就是第二重要的人物,甚至更接近于一个有点亲人的关系,老头子去世就是把他交给了徐大人。

    可从决定帮助耿海燕改变命运,石涧仁就基本放弃了找寻徐大人,等到面对纪若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决定索性做个草根布衣来照亮别人开始,他就已经淡看了这位徐大人,后来几次顺口询问,更像是在找寻个答案,用来回应老头子在天之灵的答案,那位徐大人究竟去了哪里,可不是自己不愿意跟随徐大人,而是根本找不到。

    结果在现在这样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时刻跳出来了。

    要说对石涧仁的心态一点都没有影响,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得坐在这里静静的平复自己的心态。

    大概半小时以后,学员们才开始陆续出来登车,因为参观产业园是培训课程之外的项目,杨武军还是说前往自愿,培训班今天在这里算是就地下课,要回家的可以直接回家,但最好是能大家一起到产业园去参观一下。

    这话已经说得很清晰了,还是有二三十个学员赶着回去接孩子或者赶回单位去做点什么事情,自顾自的先走了,剩下的人依旧分乘两部大巴前往产业园,有七八辆豪车跟在两部大巴车后面,青年总裁的劳斯莱斯最显眼,但这几位豪车的主人却都在大巴车上,也没谁炫耀自己的车多少钱。

    这才是算搞明白了道理的有钱人。

    所有人都以为石涧仁提前回到大巴车上是在准备待会儿产业园的接待,青年总裁还很活跃的起身:“我们到石厂长的根据地,肯定也不能空着肚子走,既然石厂长提供了场地,我们借着统战部这个平台,联谊交友不是我们的一贯宗旨嘛,今天我来负责组织安排晚上的活动,各位捧个场共进晚宴?我争取一定比过学院的工作餐!”

    看看人家这有钱人的做派,多会烘托气氛,哪怕大多都不会在乎一顿饭的事儿,还是换来不少的热烈掌声回应,石涧仁也跟在其中。

    结果青年总裁在大巴车抵达产业园停在唐楼前面时候,站在大巴车台阶上做拭目远眺状:“老石,你这民国街上的餐饮档次有点低,就没有什么高档西餐厅还有日料之类……”然后就转头看见旁边高耸的假日酒店了,叹口气:“还是凑合这个酒店里面吧,就算味道可能不怎么样,起码档次不掉分,老石,你这人我现在发现你就是有点过于实诚……”一边说一边摸出手机开始给自己的司机或者秘书吩咐工作,那辆劳斯莱斯立刻掉头去了假日酒店。

    唐楼的台阶上,个头最高的柳清站在中间,齐雪娇和吴晓影分列两边,和蔼可亲的笑容面对鱼贯下车的各位石涧仁同学来,光是那清冷、妩媚或知性的不同风格,就引得学员们惊叹不已:“哦,你这里是按照选演员的标准选人么?哎呀,这,这不是真的是明星,那…谁!”

    石涧仁想了想,好像也有点道理,相面筛选过的长相就没有歪瓜裂枣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