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97、我和别的妖艳货色不一样
    温饱问题是个生存的基本要素,石涧仁从下山开始就没让自己饿肚子,哪怕在码头拣破烂木料生柴火也能给自己有滋有味的炖一锅红烧肉。

    先得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谈后面的大道理。

    可作为公众人物的烦心之处就在于,哪怕是吃饭,石涧仁也基本上处在各种骚扰中,无论是好奇的学员,还是认出他来的服务员们,本来只是自助餐随便找桌子,凑在一桌的学员们还是会寒暄着询问关于录制节目的八卦秩事,时不时还有服务员过来或羞涩或兴奋的要求签个名。

    作为曾经的经纪公司老总,石涧仁一直很费解这个签名,喜欢一个明星,看模样看影视作品不就够了么,拿个鬼画桃符的签名去供起来有什么意义嘛。

    不过想归想,还是随手龙飞凤舞的签在对方拿来的册子或者干脆就是菜单背面。

    真不是觉得应该找张洒金印花绢本才值得自己签名,而是连签名的质地都这么随心所欲临时随便的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嘛,分明就是看见别人在签,不管怎么样,不要钱的便宜不占就是吃亏!

    所以比平时吃东西加快了度,就告退一声端了盘子放回去,溜房间里清净点休息了。

    结果有点吃惊,之前好像看见房间安排表上,和自己住一个标准间的是位企业老总,等石涧仁把自己那点换洗内衣和笔记本电脑都弄出来归置好,开门进来的居然是杨武军,好听的声音回荡在狭窄的房间里:“我主动跟戴总换的,来之前宏涛部长就跟我特别嘱咐过要跟你多交流,刚才吃饭我想了想,你上午的表现的确值得宏涛部长的重视,我也就多……24小时沟通,好不好?”

    吃饭的时候,石涧仁注意到跟杨武军套近乎的人不少,大多数人还是习惯于不管怎么说先搞好关系,换做其他人可能不是觉得这是个大好机会,就是怀疑是不是有点贴身监视的味道了,他却笑笑:“看来我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杨武军竖大拇指:“你这心思敏捷真不是盖的,我们直接点,统战统战,请客吃饭,这是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我想以前跟你接触的曹处长或者宏涛部长都会说过,譬如宏涛部长这样还有硬性指标,每年必须要有多少位企业界的朋友,我们也差不多,但请客吃饭这个事儿呢,现在党内开始抓得有点严了,因为大吃大喝是老百姓非常反感的行为,所以我们也肯定会受到牵连,这可是我们统战工作的法宝之一啊。”

    石涧仁点头:“您这意思是……由党外人士来做这个?”

    杨武军再竖大拇指:“跟你说话就是轻松,也不是要你请客吃饭,统战工作的另一个法宝就是联谊交友,对吧,把社会各界的朋友联络到一起来,不光是政治上的工作,大家相互之间都是拥有各种资源的成功人士,资源整合、资源互通、资源共享,肯定也能促进各位的事业展。”

    石涧仁一针见血:“嗯,就是通过这个平台,互利互惠,用利益增加凝聚力,明白。”

    杨武军就算嘿嘿笑都是很堂堂正正的悦耳回音:“也不能说得这么直白,所以我个人觉得,个人感觉,你是不是有点不太喜欢联谊交友,有点独来独往的味道,这个能否调整下,毕竟宏涛部长对你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石涧仁咂摸出点味道了,未来对自己使用的模糊方向:“杨处长,既然你这么开诚布公,我也直言不讳……”

    杨武军还自己给自己鼓掌:“对嘛,这样才好,气氛好!喝茶不?”

    石涧仁坐在床边摆摆手:“我想,统战部营造这样的局面,无非还是个好处,大家都清醒的明白,只用主义或者大道理来凝聚这样的中青年知识分子是不够的,还得用好处,既有你刚才说的联谊交友资源有无,也有政治上的好处,参加过培训班,向组织国家靠拢,直接体现到企业或者院校职称上面,这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我一点都不讳言这种做法的现实性,没好处谁跟着走?当年打天下的时候,就是用一桩桩好处带动了老百姓一起走,所以这无可厚非,但是对我来说,不用这个,我想你也应该清楚,有些人做事,是不考虑好处的。”

    杨武军端着刚沏好的茶杯有点凝固,因为石涧仁说得确实有些意料之外:“现在电视上看见那些自杀式恐怖分子,他们不考虑好处,因为从精神上已经被宗教或者家国民族仇恨完全替代,所以不惜献出生命来杀伤获得影响力达到目的,从外界的角度看,这些人是千刀万剐的恐怖分子,但从他们自己的出点来说,就是英勇献身,哪怕毫无人性,被万世唾骂这些人也执迷不悟,因为站在他的立场就觉得自己是对的,我没有这么极端,但盼这盛世能如期而至,盼这国家可以四海祥瑞,可以千秋万代的心思同样坚定,所以我也不用考虑好处。”

    这个比喻太过出格了点,培训管理处的副处长有点失神的端着杯子,可能有点恍惚,体制内的人应该没少听大话空话,可石涧仁说出来也太大了,而且有种毋庸置疑的真实,很容易让人相信他真是这么想的:“不能这么说,这个比喻很不恰当,千万别公开在外面这么说,我知道你这种爱国的心思,可你,总要有点政治上的追求……”

    石涧仁摇头:“别在意这种细节,我只是打个比方,没错,这是吸引很多能人志士团结在周围的一个重点,但我不是,如果统战部下一步准备把我挪到什么体制内的领导岗位,我就决定退出挂职,我从没觉得当官是种人生价值的体现,为这个国家做贡献的方式千百万种,参政议政也不是我的强项,我更擅长的……嗯,刚才你说的联谊交友其实才是我的专长,譬如说,现在这个培训班,一百来号人,我基本上就能划分出,哪些人再培训也没多大意义,哪些人可以重点培养,重点结交,哪些人更适合用好处回报来引导,而有几位,那就千万得注意未来的使用,假若放到不太合适的位置上,必定酿成大祸。”

    培训管理处副处长彻底忘了本来目的:“谁?哪些人?”

    石涧仁这家伙居然卖关子:“你才是干这个工作的,你自己看啊,我俩来做个游戏吧,半个月的培训时间,你看你的,我看我的,我们最后来把整个班级的人大概交流下感观,看看和我今天的感受是不是一样的。”说着把自己上午随手标注的那本学员手册给推到标准间的电视机台座下,完全压住了不推开电视根本看不到下面有这样薄薄的一份名单手册。

    杨武军连声音都变了:“石……厂长?我自从来统战部参与培训工作,做到今天也有七八年时间,见过社会各界的能人志士也足够多了,但你这样的人才……不,人物,的确罕见,起码三言两语,高屋建瓴的不在话下,触手可及的身边事也不含糊,敬佩!敬佩!”

    石涧仁笑:“那就说定了,全班结业的时候,我们再来印证下对这个班百把人的看法。”

    杨武军兴致勃勃的接受了这个挑战:“好!看看到底是你的眼光独到,还是我这多年工作经验更丰富!”

    所以接下来的课程,石涧仁就能明目张胆的坐在那偷偷东张西望了,这回他只要注意别让上课的教授注意到,根本不用担心杨武军看到他的眼神有什么看法。

    反正石涧仁又不迟到旷课。

    一百来号人,每天上下午都只有一堂三小时左右的课,有的老师会中间休息,有些干脆拉通上,要上厕所或者什么来去自由。

    所以下午下课以后五点多也就是个下班时间,大部分家在市区的都会回去,那个配备给他们的宾馆房间基本上只是中午休息,连杨武军下课都会回去,所以晚上留在餐厅吃饭的就只有二十来个人,因为低于五十个人自助餐制作规模,就改成了大圆桌席餐。

    人少,就没那么嘴杂,坐在餐厅吃饭面对的无效寒暄也少很多,石涧仁觉得舒畅多了,不再匆匆吃完就走,延续自己一贯细嚼慢咽的吃饭风格,跟在座的其他学员天南海北的聊天。

    看到他这么平易近人,其他学员有点欣喜,而且这样多聊得几句,石涧仁感觉到之前对自己有点不屑的部分院校教授态度变化很大。

    知识分子的态度转变是很快的,如果之前把他看做娱乐明星,或者体制内的官员敬而远之,一旦深入了解石涧仁实际上是个什么样的秉性,就能很快转变态度,这就是受过良好知识熏陶的结果,跟石涧仁聊起来毫无障碍,还说准备今晚就去网上把见仁见智找来看看。

    结果石涧仁才知道这百来位学员中近半数都是各家高校的教授副教授、研究员之类,他们中间又大多数都有出国留学的经历,可以说都是跟高开明、唐建文比较类似的海归派,不过基本上在院校搞研究跟教学,就没有唐建文那么市场化,也没高开明那样封闭得厉害,见证过不同国家体制,对自己的人生和业务范围都很有底气。

    跟这些新时代的知识分子相比,一直自诩为文人的石涧仁觉得自己是个假知识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