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96、坦途还是崎岖艰险的山路?
    这是个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面对还在挣扎追求票子、房子、车子的普通温饱阶层,跟他们大声疾呼人生理想、社会追求、政治抱负只会换来嗤笑,就连不愿意结婚谈恋爱这样的念头,都会被看成神经病,根本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这种人。

    哪怕都认同石涧仁的这些大道理,但还是会认为他太过理想化,像个圣人一样不食人间烟火,普通人哪里做得到,哪里能够跟随他的脚步?

    看看身边那些伙伴,这些年才凝聚起来的这点人凤毛麟角。

    可同样的话语,同样的道理,在这些已经越过了温饱线,拥有思考能力的社会精英阶层面前,产生的效果不亚于干柴遇到烈火!

    难道未来就放弃草根阶层,只在这更容易获得支持的精英阶层宣传自己的理念么?

    石涧仁的脑海里有瞬间的火花闪动,这太诱人了!

    你说什么,对方都能懂,你要做什么,有财力有物力,还会得到强大的执行力,无论是来自政府层面的推动,还是企业之间的支持,都比那些怀疑、冷嘲热讽、坐井观天的普罗大众能提供更多配合!

    何必非要去热脸贴冷屁股,生拉硬拽那些掉进深渊而不自知的庸人呢?!

    但确实也只有瞬间!

    没错,如果只为了统治阶层,只为了既得利益者,只为了社会的精英,石涧仁从下山的那一刻就注定应该躲在某个暗无天日的角落,为徐大人的仕途挑选一个个幕僚,觉察一个个祸心,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管自己过得轻松自在,天塌下来也总有个儿高的顶着,哪管世间洪水滔天?!

    可命运就是开了这么一个玩笑,把追随明主的小布衣,变成了草根,伴随众多伙伴一步步走到今天依旧还是个草根,依旧是一袭布衣,如果这时候选择放弃,等于就是背叛了自己过去六年的努力,对于石涧仁这样极为看重心态的人来说,不亚于价值观的崩塌,之前的坚持都变成了笑话。

    如果只热衷于跟精英阶层打交道,就应该停留在酒店集团做大做强,就应该拿着过亿身家的影视集团股份当富家翁,就应该跟随资本大鳄们一起去掠夺四方,就应该牢牢的把众多升值股份抓在手里变成一呼百应的大集团大总裁,就应该在电视节目里面疯狂吸金,而不是今天这样淡泊明志的一衣一书洒脱面对人生。

    所以瞬间的火花更像是面镜子,照亮了石涧仁看清自己坚定的心,自己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富者恒富,强者更强,而是为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是个人物,才会用心胸装满天下,是个人物,才会用视野看到苍生大众。

    也许是整个学习班才刚刚组成,相互之间不算熟,又或者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的确都能收敛自己的态度,课前追星似的的热烈,这会儿反而安静,虽然所有目光都转头看着这个全班最有名的同学,但没有掌声,哪怕有那么几个人悄悄的做了鼓掌的动态,还是因为整体气氛没动静,石涧仁的脸上更看不到他心里浩瀚的波澜壮阔,温和的笑着面对教授,老教授靠在讲台后的椅背上回味了一下这句要当人物的心胸,重新戴上眼镜,拿起学员手册看了看,有点疑惑:“水厂厂长?”

    终于有个前排的女子帮忙回应:“很有名的,不光是水厂厂长,还在江州电视台做了一档娱乐节目,收视率很高!”

    老教授摘下眼镜哦:“娱乐节目……”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笑着摇摇头收拾东西起身,口气跟动作都对娱乐节目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石涧仁本来准备住嘴的,慎言,是体制内不二法门,就像周围这些同学一样,聊八卦聊趣事可以嘻嘻哈哈,但真的到了过经过脉的环节,多半能管住自己的嘴,不关自己的事那就不随便说话或者随便表态。

    可那也得看什么情况,柳子越说的该有勇气的时候,就绝不能放过机会,石涧仁不需要表现自己的机会,但希望让这位一直在传播课程的老者感受点新风:“张教授,恕我直言,而今眼目下,政府公信力几乎为零,您刚才在课堂上讲的这些定义、道理也许放之四海而皆准,但社会上没人听,也许坐在这里的先进分子、无党派人士可以有选择的听一听,但我们转过头没法把这些东西传递给民众,因为老百姓很反感这些官方的声音,政府喉舌、假大空之类根本就和普通老百姓的生存生活不相干,所以我一直觉得有必要换个方式来传递,或许才是更好的办法。”

    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有点大不敬,但从石涧仁跟朱宏涛、曹天孝打交道一两年来的感觉,又或者说自从来了这学校听课堂上讲述的话,石涧仁能敏锐的把握到一点,其实刺耳的话可以说,没谁来捂嘴,没那么独裁,只要不,言之有物的话有技巧的挑选之后都能说,甚至有些在外面不太能说的东西,在这里连老师都在说,所以他也敢说。

    果然,那老教授哦一声,又把手里收拾好的东西放下,正眼看着石涧仁:“小同志,说说你的办法?”

    可以感觉到,这位老教授是的确不知道石正经的派头,但在座的培训学员多半都听说他,那么多的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换个人可能有点紧张,石涧仁却感觉在演播厅一样:“讲大道理喊口号没人听,群众更喜欢听讲故事和娱乐节目,因为说故事的人不急着说服他们,您说呢?”

    张教授笑了笑,和善些:“这也是个大道理,你具体讲了什么故事呢?”

    石涧仁现在有资历可以摆了:“最开始我觉得韩剧是个不错的载体,就跑到韩国去学习这事儿,黄晓薇演韩剧就是我从江州带出去的,但最后觉得这事儿不太靠谱,因为韩剧已经是流水线制作的工业品,整个工业体系不是我能承载的,所以回头先拍了部低成本电影赤子之心,然后找到了投资拍了电视剧,这两者都带着讲故事传递道理的意思,但最后看起来,好像又太过隐晦,真正能把故事含义看懂的人不多,所以最后从去年底开始选择做娱乐节目,寓教于乐,在嘻嘻哈哈中让观众直接听到一些大道理,希望能传递足够正面的信息,哪怕能影响很少的人学会思考,学会辩证的面对生活,这个讲故事的方法就算是成功了。”

    张教授咂摸了几秒,拿起自己的东西出门,走到教室门口才回头:“电影名字我听说过,娱乐节目叫什么?”

    鸦雀无声的教室里,忽然就有好多声音帮忙代答了:“见仁见智!”

    张教授点点头,对后面坐着的两位监堂老师也点点头,走了。

    教室里面就石涧仁站着,楞了一两秒,才有些坐在前面的人起身带动了整个教室闹哄哄的下课,这回有不少人经过石涧仁的时候,伸手相握或者举手示意下:“有想法!真敢想敢做!”

    “很有追求,我也回头去看看你的节目!”

    石涧仁都微笑着恭送,可能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温吞吞的人畜无害,但关键时刻绝对的寸步不让。

    很快教室里只剩三四个还在桌边埋头写什么的学员,然后两位站在最后面的老师也看着石涧仁,班主任叮嘱:“时间差不多了,学员们都自己到餐厅用餐啊,记住下午两点半上课,中午尽量休息下,免得午后课程犯困。”

    声音金石为开的杨处长倒是跟石涧仁握握手:“看过你的节目,也听曹处长谈过你的事迹,赫赫威名不是白来的,真是谈吐见地,别具一格。”

    石涧仁当然不会谈对方的声音:“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如果只是独善其身,我更愿意大音希声。”

    这一如石涧仁的习惯,是个小测试,杨处长果然能听懂了石涧仁的掉书包:“你这执行力和目的性也真够强,从宏涛部长那里也听说过,一贯都是你给别人讲课的,其实请你来参加培训,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了解一些基本的党外人士常识,毕竟万事万物都有一个运行的规则,希望你能从这些基本原则之上入手,更完满的行使好党外人士的各项参政议政、监督职责来。”

    没错,这趟培训的主题就是作为党外人士如何参政议政,来各行各业的精英,走上政治的舞台该怎么做,总不能真的像普通老百姓以为的那样,参加各级会议就是只举手同意就行了吧?

    重点就是提建议和意见!

    这是到了餐厅,杨处长都还在跟石涧仁强调的细节:“统战部有个最重要的职能,就是收集所有党外人士对国家方针政策的建言献策,不过我听曹处长说,你这方面就……喏,那边那位樊律师,每个月都有过四次以上的建言,这是体现积极参政议政的意愿。”

    石涧仁这铜豌豆就哦哦哦,注意力已经在自助午餐上了,这食宿全包的培训,吃得还真不错,放到威斯顿大酒店那边对外营业都能拿得出手了。

    无论这世界如何让人失望,有些东西是必须坚守的,做人原则和底线都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

    不能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