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94、天生我材必有用
    人,生而平等,真的只是在生下来的瞬间平等,都是从娘胎里出来的皱巴巴小不点,但之后的成长变化就千差万别了,能说码头上的小姑娘和演艺世家的童星,还有酒店集团总裁的女儿未来还平等么?更别提那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上山下海女汉子了。

    所以这句话只能理解为人格上是平等的,精神世界里谁都拥有自己的独立而高贵的人格,可又有多少人能拥有强大的内心世界抵御外界的巨大落差呢?

    连在法律意义上都做不到人人平等,金钱和权势在大多数时候都能影响改变一切。

    于是这句千真万确的大实话就变成了空话,所有人嗤之以鼻的笑话。

    可对于绝大多数人都懵懂不关心的精神世界,也只能这么宣传,起码像个婊子的遮羞布,还能聊以好比六年前刚刚下山站在这座城市的小布衣,到现在他的内心世界应该都没有太大的变化,甚至相比那时朴实无华的璞玉还被打磨掉了一些外皮,可那时的他一个保安一个货主都能把他呼来唤去的斥责,处在整个城市的最底层,多少人在那样的地位还能保持平静安详的心态?早就完全放弃了人生,就这样胡乱混过去吧,寄希望于下一世投胎到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人生而不劳而获才是绝大多数人的追求。

    本来以石涧仁的心态,就那样他也能活得精心自在,人,他这样明白大道理的人,不需要活在物质跟虚浮享受中,如果不是詹浩思给他点出人立于世,先要成功自己才有说服力,没准儿石涧仁还是清心寡欲的在过他那种安于清贫的简单生活,当然,现在他的生活也没富裕到哪里去,真不知道柳清的小荷包都装了多少钱。

    而到了这会儿,石涧仁显然就是全班最名声显赫的一个,有两位从面相上来说就富贵逼人的总裁都没他激起的热烈程度强大。

    石涧仁有考虑过这个,所以来的时候戴上一副黑框眼镜,觉得和平时在电视节目里的水晶无边框眼镜用来扮斯文区别已经很大了,但他提着个电脑包到那个招待所档次的酒店大堂办理了简单的入住手续和领取培训文件袋时,就觉得前台里面三个姑娘频频交头接耳的目光闪烁,显然是在议论他。

    除了觉得这些工作人员不怎么专业,石涧仁还不好说什么,万一是自己自作多情呢。

    礼貌的询问方位,到楼上房间放了东西只带文件袋和自己的记事本出门,找到另一栋教学楼上的教室那就证明不是自作多情了。

    刚刚走进去,已经站在里面略显嘈杂的几十号人立刻就把认出来,而且是以一位穿着柳清款黑色商务套装的校方工作人员带头:“啊呀!真的是石老师!”

    就这么一声惊喜的叫声,所有眼睛转过来,然后二三十号人,其中还大多数都是中年女性为主的人群立刻朝着石涧仁涌过来!

    有那么一瞬间,石涧仁是想掉头跑的,但看看教室前面横幅上的江州市青年无党派人士培训字样,使劲吸了一口气,还是挤出点微笑,面对伸过来的好多手:“对!我就是石涧仁,很高兴认识……”

    不容他话说完,周围已经好多人都笑起来,好像他随便说个什么都很好笑似的,还有人在惊叹:“哇!真的叫石涧仁呢……”

    石涧仁得忍住不翻白眼,自己的这个名字早就在电视屏幕上打了字幕的,难道还有艺名么?

    当然也不需要多想,都在热情的要跟他握手:“一看见学员手册上有您的名字,再看看后面的工作单位是水厂厂长,就猜测您是不是真的要来参加培训,大明星啊!”

    “看起来比电视上还要帅气!”

    “能不能带我们也去看看倪星澜啊,我是你的粉丝,我儿子老公都很迷倪星澜啊!”

    石涧仁都能客气的一一握手,男性少点,显得更稳重成熟一些,而且握手接触的基本上都是穿着比较好的几位,一些明显气质状态都更学术化的男性站得远点,远远的看着,脸上表情各异,有和石涧仁眼神交错点头笑笑的,也有没啥表情更没反应的,目光里带点其他意思,嫉妒或者厌恶的也有,但掩饰得还不错,毕竟能选到这里来的,街头小痞子小毛头似的浅薄之人肯定不会有。

    原本想悄无声息的进来随便找个角落看书学习的石涧仁,不得不重新考评下自己留在这边学习的意义,如果这半个月又要花不少时间在这些寒暄应酬上,那真不如下课就回家,但这样能大面积观察中等偏上的有识之士,又是种很有趣的体验吧。

    循着横幅上的青年两个字,石涧仁飞快的把目光从在场所有人的脸上扫过,其实都应该是过了三十岁的术业有成,迅筛选出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明显四五十岁穿着打扮都带着体制内干部风格的模样,表情客气还有笑纳八方的接待态度,而另一个站在他旁边的男人虽然年纪较轻,但戴着细边框眼镜的眼神和表情就跟在场所有学员不同,那是种目光炯炯还带点强势凌厉的感受,石涧仁基本有底儿了,这可是标准的红白脸搭配呢,挺有意思的。

    没有过去打招呼,石涧仁还是尽量要求自己跟个普通学生一样,虽然没法做到那么低调安静,但还是别那么招摇吧,压低了声音跟周围女性同学比较多的人群:“我们还有不少的学习交流时间,相互熟悉不影响课堂秩序?”

    结果这人群还真就这么围着他随意的坐下来了,好像石涧仁身上有种天然磁场。

    如果说这些年周围出现的那些姑娘是因为他的温和友善还有担当吸引过来的,现在估计就全靠名气了,但看着就干净爽朗的石涧仁也确实挺有吸引力吧。

    人不就是这样,会不由自主的被有些优秀的人吸引,特别是自己也比较优秀,很认同对方的为人处世,那就更容易有种向心力。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有些天生的东西就已经不平等了。

    譬如说十多分钟以后,当整个教室站得满满当当,那位四五十岁的笑眯眯终于拿起个麦克风开始招呼:“好了好了,根据报名前台那边的统计,已经基本上各位都到了,先坐下,就近找座位坐下,还有十分钟开始正式上课,我作为本次培训班的班主任,给大家简单的说几句。”

    果然,如同石涧仁揣测的那样,这位班主任就是校方派来的人手,主要就是起个串场介绍等作用,交代下学校环境,各位住在这里有什么情况都可以跟他联系,当围着他们的不少人散去以后,那个目光强势的年轻人站在他旁边成了唯一留下来的,等班主任说完,旁边的年轻人再接过麦克风一开口就让石涧仁觉得从毛孔里都张开种舒服的感受!

    看着也就三十多岁的年纪,面相就是偏福相的端正之姿,体型略显富态,之前石涧仁还猜测他的长处可能就是这种看似外表温和下的实际强势,没想到一开口才说明了人家的强势凌厉才是后期外加的,压根儿就是福气包!

    说话表情不自而然的就带点笑,不是牛鸣雷那种搞笑的笑,而是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哪怕他竭力在想添加点严厉,可看着就是让人舒坦,而且这位福气包说话还很喜欢下巴上扬,加点手腕翻动的手势配合语气,可能别人做出来就是傲慢,在这位脸上就是亲和,甚至那面部随着昂起头还有点笑罗汉的憨厚感,让人看了就想亲近,伸手拍拍肩膀说几句聊一下的感觉。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声音浑厚洪亮略带沙沙的磨损感,还带着一种非常难得的鼻腔共鸣,也就是常说的带磁性的声音。

    听了就是让人觉得舒服!

    浑身都舒服。

    石涧仁自己的声音就不错,但在听音辨人中,他更接近五行之声的金声,这种声音和润悦耳,比较平缓,更多是从小对着大山畅谈诗词练出来的,这位却是木声,高畅响亮,自带回音的那种!

    可以说整个教室里本来还有点说小话的,瞬间就安静下来所有人集中注意力倾听对方讲话。

    喏,这就是天赋,后天培养几乎做不到,之前在电视台挂职抓住的那位吸毒男主播,声音就是在这种天赋上再专业培训变得非常稳定,当时石涧仁了解过一些在专业院校练这种嗓子的特点,这位连普通话都不是很标准,那肯定没接受过训练,可天生一副好嗓子。

    接着再听听他自我介绍身份是统战部培训管理处的副处长,这些天会作为统战部的派驻干部一直跟随,也是不多说培训本身内容,主要强调纪律:“你们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代表,统战部更一贯以朋友的态度和大家交往,但在座也有不少大学教授,你们应该清楚,没有纪律不成方圆,我这里简单强调几点,迟到早退一定会被记录在案,旷课缺席一律要事先看到请假条,没有的最终通知所属主管部门,你可以当成是悠哉游哉的放松,也可以当成是追求上进的学习,但放松有很多方式,其实大可不必选择占用这样宝贵的培训名额,有大把的人想参与其中,我不管各位是以什么渠道来参加培训,又或者是什么心态,我要的就是纪律,上课时间手机铃响、破坏课堂秩序、玩儿别的事情,我都会尽量记录在案,所以现在……所有人从教室这个角开始,按照学号挨个儿坐,中午我们的工作人员会把各位的姓名标在桌上,这样我只要拿着点名册一目了然哪位没来,谢谢大家配合,下面开始上课!”

    看得出来这位杨处长也明白自己的优势所在,所以尽量把声音严厉一些,整个教室里回荡的声音铿锵有力,让不打算旷课的石涧仁都觉得自己要注意作息时间配合工作。

    只不过这位叫做杨武军的处长如果仅仅是这样利用自己的天赋,还是可惜了。

    原本下山就是针对知人善任而来的是小布衣有这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