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93、来来来,来上学
    石涧仁跟唐建文沟通:“今天跟我们那供水公司德国总裁聊天,传递了不少外国人对中国制造的看法,其实你应该看得更多,但我这忽然有个想法,能不能对外拓展的展销馆,多用外国人,多用当地人,利用外地人帮我们降低这种心理层面的抵触?”

    唐建文在俄罗斯中亚一带考察,寻思着回应:“搞带路党?其实我们已经用了不少当地人,但你这个提议提醒我,仿佛可以把总经理这个层面的职务直接给外国人,更像是个当地人开的。”

    石涧仁又建议:“那能不能用加盟连锁的形式呢,降低我们展销馆的规模档次,放低到更小的门槛,直接请当地人做我们中国制造的加盟店。”

    唐建文在那边笑:“你是不是看了耿小姐的连锁店,也有这样的思路,还是有点不同的,我们主要针对工业制造,又不是终端销售门店,我考虑下。”

    石涧仁顺便把高开明的方案说了说,唐建文还是笑:“我知道这事儿,很赞成,但我也知道这种事情要齐小姐学着理解,所以让他们自己沟通……”

    石涧仁小声:“那意思是说我还插手错了?”

    唐建文多机敏的,一下就听出来:“在齐小姐办公室?哈哈哈,听说你受了个吹气球的伤,怎么样,好点没?我要下周才能回国,要不给你带点什么俄罗斯的跌打药?”

    石涧仁还傻不愣登:“俄罗斯的跌打药?很出名么?”

    唐建文笑得有点贼:“哈哈,就是伏特加啊!”

    石涧仁嘁,齐雪娇笑眯眯的起身帮他倒水,然后闲逸的靠坐在桌子角上,算是绕到桌子前全面的看着石涧仁,自己端了杯温水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纯粹只是这么看着就舒心的感觉。

    她以前打扮还有点妩媚,但自从比较了吴晓影、倪星澜这种专业选手,好像就不怎么认真了,这次看见仿佛彻底放弃了精细的梳妆打扮,蛮随性的那种,现在一条宽松的灰色运动单裤,上身就是普通的深蓝色圆领t恤,除了显得胸口比较显眼,其他的女性特征一点不在乎,头更是有点蓬乱,不知道是不是中午趴在桌上睡过。

    其实也才三十出头,这年纪的姑娘应该更在乎化妆打扮了吧,偏偏齐雪娇就是有点反其道而行之。

    不过石涧仁打着电话靠在班前椅上确实没觉得有多男女之别,偶尔还跟齐雪娇对对眼,有种淡化了性别的感受,他也比较随意,结果这会儿他的手机响起来,抱歉一声挂掉国际长途,翻开手机一看不算吃惊:“曹处长好?”

    曹天孝直接跳过寒暄:“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明天能去参加一个培训课程么?”

    石涧仁最近都是给人上课讲大道理的:“我去讲课,还是听课?”

    曹天孝简明扼要:“你忘了?当初你到风土镇去挂职,我就跟你提到过,统战部按照规范是要给挂职干部提供一系列的各种培训,但因为你的工作确实比较繁忙,所以一直都没有腾出时间,前两天你不是说你在产业园做复健休息么,那就干脆抓住这个间隙,到社会主义学院做个培训。”

    石涧仁和大多数人的反应类似:“什么?还有社会主义学院?这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就挺洗脑的一个地方。

    曹天孝看来早就解释过无数遍,娴熟业务范围:“既然党校是针对党员的,社会主义学院就是针对党外人士的,几十年前就有了,十四天培训期全脱产住在学院,也有健身房可以复健,有没有问题?”

    石涧仁真是下意识的抬头看看,也就齐雪娇了,换个姑娘肯定不知道那学院是什么,温柔而坚决的给了石涧仁一个眼神,其实就是闭了下眼,石涧仁哦,对那边答应下来。

    曹天孝不意外:“你是朱部长亲自点名的,闫书记听说你受伤以后也提醒抓住养伤的机会多做些全面系统的培训,那明天一早九点前到这个地址去报到,所有食宿全包,但不得随便缺席的。”

    挂了电话,石涧仁回给齐雪娇询问的眼神,姑娘端着温水杯:“正如我之前所说,你不愿进入体制,更不可能如同我妈说的那样入党走标准的历练道路,那就应该成为民主人士,我们国家政治体制中党领导当然是主体,但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辅助地位还是存在的,普通人可能想当然的认为不入党就没机会,其实……去看看吧,我说多了没用,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人的格局、思想、智力算不算成熟,就是看能不能耐心观察比较不同的思想,能不能接受不同的看法说法,而无碍于处世行事,你先去感受这样的课程说什么。”

    石涧仁笑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大多数人可能会觉得去参加这种名目的课程是洗脑,是搞政治考察,其实对我来说,更多是好奇,我还没住过宿舍呢,好好去感受下这点新鲜,至于意识形态方面的事情,我自然有我自己衡量的标准。”

    党员姑娘做个鬼脸不说,随手从桌上抓了包什么感冒冲剂之类的撕开,石涧仁一贯都是按部就班的把冲剂倒进装了热水的杯子里冲服,所以还起身打算帮病员倒热水,却没想到齐雪娇直接把冲剂倒进嘴里,然后端了那温水杯喝一大口,咕嘟嘟的漱个口就吞下去完成了,效率高得石涧仁忍不住哇:“还能这么喝药?”

    齐雪娇多习以为常的:“对啊,不就是热水冲服么,我这样还可以少洗一次杯子呢,节约水资源!”

    石涧仁只能半白眼:“就是懒!还找这么理直气壮的理由!”

    但晚餐时候,一大桌子听说石涧仁要去那什么学院上课,几乎都是异口同声的笑他太上进,这么积极的向组织靠拢,还齐刷刷的拿视线集中到齐雪娇那里。

    齐雪娇又戴上口罩撑着下巴坐在桌子边病怏怏还号称减肥不吃东西:“别看我,跟我无关,我都是读党校!”

    然后一桌子人又景仰这读党校的,还问她都学些什么,齐雪娇卖关子:“阿仁去读啊,你们问他,他比我有说服力。”

    于是所有人又端着饮料杯祝仁总学成归来。

    石涧仁真的没有上过学嘛,以前去驾校上个理论知识课和学个外语都多认真的,这回居然要住校学习,还嫌时间有点短呢,兴高采烈的回家挑了好几本书带上准备好好研读下。

    柳清给他收拾的行李,第二天一早更是直接开车送他去学校,因为石涧仁觉得这种培训反正都是食宿全包就不用开车来了,到时候自己坐出租也能回去。

    秘书多了解他了,只是把工作交流程序确认了一下,还是每晚打电话,如果学校那边有网络,还允许上网的话,再连接电脑,如果什么都不允许,那就只有她每天晚上过来门口会个面交流几句。

    说起来还有点像大学生的恋情,结果秘书也说得兴高采烈,都到了那所看起来很普通,就跟随处可见的中学差不多规模校园以后才想起来:“吴姐联络了另外一家儿童福利中心,等你回来我们去接孩子?”

    石涧仁不争论了:“只要你能确定说服父母,我当然会用心养育好孩子。”

    柳清也不争论:“好,待会儿记得确认联络方式,如果没给我打电话,那我晚上六点过晚餐时间就在这学校大门来等你?”

    石涧仁疑惑:“没有这么龙潭虎穴的感觉吧?”感觉柳清说起来好像走进那教室里面就有一群黑大汉要立刻扣留所有东西啥都不许跟外界联系了。

    柳清也期望是:“听说纪律很严的。”

    结果现实让秘书大失所望,石涧仁十多分钟以后就给她打电话过来:“哎,就是个招待所普通酒店的样子,每天上下午各一堂课,其他时间自由处理,随便回家都没关系,没什么限制,打电话吧,房间还有网线呢。”

    秘书撇嘴:“那你晚上回家不?”

    石涧仁有追求:“来都来了,那就当个好学生,难得坐在课堂里。”

    的确是,对石涧仁来说,天下没什么是不能学习的,如果说根本没有了解实际情况就一口咬定这种政治学习毫无意义,就是给政府唱赞歌来洗脑的,那智商水平的确堪忧,连个起码的公正看待现实都做不到了。

    何况这学习班的情况还让他有点意外呢。

    先是人数多,石涧仁小骄傲的以为被统战的对象就自己这样的肯定不会太多,结果到了报名处拿到一份文件袋里面除了装几本书就是学员手册,里面除了详尽的课程安排,还有整整一百个人的名单,详细到每个人的姓名身份和联系手机号码。

    其次是职务水平高,从名单上看,近半数都是来自江州各大院校的教授、副教授,其他也多半都是研究员、医生、工程师、律师之类的高级知识分子,石涧仁自己名字混在十多个体制内企事业干部里,最后的名单有那么十多二十个总经理、总裁之类的职务,反正没有几个普通工作的。

    这就是现实的第一课,什么都不是,统战都不稀得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