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92、依旧还在挖渠道
    大唐网已经经历展了三四年,东南亚市场消费能力有限,附加值比较低,真正的大市场还得在欧美国家,可后者对于普通消费品进口没问题,让中国承担这些生产过程中的环境污染和原材料消耗,一旦涉及到高附加值高科技的产品就对中国制造大肆封锁,造成中国制造看起来数据不错,但实际上尽是利润微薄的加工业和低端产业。

    唐建文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才会寻求到欧洲去建立分支,而不是急着先到亚非拉赚钱,他和石涧仁一样,迫切的希望抓住这个变革的时代,担忧错过这个机会又要被甩开距离了。

    可马克这番话显然真实表达的欧洲当地人心态,一种防范抵触的情绪。

    对于健康的传统制造企业来说,特别是欧美这种比较专业化的行业领导者,经营模式、企业文化通常都是不惜任何代价投入研,用核心技术来掌握出色产品,极为专注的细分领域,拥有长期规划。

    而中国制造就好像一条野狗,粗暴简单的模仿抄袭,哪怕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也不管不顾的只要能赚点钱就成,这样的行业破坏者当然足够讨人嫌。

    而且中国人的确还有种很恶劣的习性,任何很容易就能赚大钱的行业都会立刻引起一哄而上的热潮,懂不懂技术,是不是自己所长都无所谓,只要听说能赚钱,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投身进来,这种做法的结果往往只有前期投资者吃肉喝汤离场,后面全都是买单的满地鸡毛,看看现在资本运作更加肆无忌惮的影视剧行业吧,石涧仁比普通人有更加深刻的体会,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会轻而易举的毁掉一个可能花费几十上百年累积起来的行业。

    他都能看到这种危害,外国人对于侵略性十足的中国制造展销馆不也是同样的看法?

    从印象开始就足够讨人嫌了,现在再努力想做点什么,当然是事倍功半了。

    脑子里转悠着这些,石涧仁却随口问马克:“你不是水务专家工程师么,怎么又有家族企业了?集团不允许兼职吧?”

    马克习以为常的耸耸肩:“家族企业,是我祖父那一代就开始经营了,但是这不意味着我成年以后也必须要投身这个行业,我很幸运,我有几个兄弟姐妹,他们选择了家族企业,我喜欢在世界各地体验不同的风土人情,我喜欢水务工作,而不是天天呆在那个工厂里闻着从小就厌倦的机油味。”

    石涧仁已经有点了思维头绪,想尽快跟唐建文联络沟通:“你还没到这几家公司参观了解过吧,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给您介绍下?”

    马克确实是在体验风土人情的:“能把这张艺术品赠予或者卖给我么?”

    石涧仁介绍更多风土人情:“当然可以,我们还有门手艺叫做装裱,可以把这幅字变成更加便于收藏携带的卷轴,要不要我帮你联系家装裱铺子,去看看这门神奇的手艺?”

    马克连连点头:“艺术品就应该得到最好的对待。”

    石涧仁有这个底气:“那就让你看看中国对于闲暇的事儿能专注细腻到什么程度,先参观公司,我打个电话问问。”

    以前在美术学院的时候,石涧仁就在那艺术仓库区看见过专业装裱的工作室,现在问洪巧云要最专业顶尖的给外国人显摆下,教授笑了:“最好的当然都是给最贵的画家服务啊,老孙把院里最贵的画家都集中到产业园那个画家村了,那边当然有搞装裱、画框的工作室,待会儿我打电话通知一声,你带着过去参观把字丢在那挂在我账上,对了,给我办公室也写两张回头可能要送人,另外小艾的卧室写一张,她那个工整点啊,小姑娘居然现在问我要学英语,还在幼儿园课堂上给老师飙英文,你才教了几天?”

    石涧仁得意:“我的女儿嘛!有客人,回头说。”

    洪巧云嗯。

    于是他又铺开纸给洪巧云写了王维的竹里馆和辛夷坞,小艾的反而有点挠头,那还是“锄禾日当午……”吧,孩子能从小感受这样的思想那是最好的。

    马克又欣赏了石涧仁完全不同的三种书法形式,石涧仁还给他解释了前两诗蕴含的虚静幽寂:“中国古代诗歌不但讲究对仗工整,韵律感十足,还非常强调意境,好的诗歌应该能够吸引人的心境,好比这……一切都是寂静空灵的,没有生的喜悦,也没有死的悲哀,然而一切又都是永恒不朽的,生死两忘,万念皆寂。”

    相比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样的讲道理,诗歌的形式显然让马克有点惊叹,特别是石涧仁又酸文人劲儿作,手舞足蹈的给德国人朗诵了这几诗,那种充满语言魅力的平仄起伏,来中国工作了两年多的马克居然这时候才下定决心:“我要学中文!”

    当然相比诗佛的两诗,马克对最后一粒粒皆辛苦更能理解些,和石涧仁一起走进唐楼里都还在讨论自己大学时候也是个文艺青年,还写了些诗,但看起来仿佛中国这种诗歌更吸引他。

    久居高位,马克的气质还是不错的,所以大唐网这边的员工多半以为这是石涧仁找来的什么外国投资商之类,只有走到监控中心,碰见依旧穿着白大褂在给下属查看细节的高开明,石涧仁才介绍下这位中外合资企业老总:“总体来说他对我们的未来不是很看好,觉得中国人也就只能敷衍了事的仿造,缺乏研精神……”

    果然,全公司上下听了这话,可能连唐建文都是个打哈哈的调子,唯独高开明立刻就瞪眼,本就是带着中国人凭什么不能得到尊重才回国的技术总监立刻就拉着马克去介绍整个企业的研工作了,可以说现在大唐网除了唐建文他们的出差费用,开销最大就是基础研了,从网站到配套翻译产品,还有各种应用软件,处于一个厚积薄的状态,不过在石涧仁悄悄奸笑着准备溜出去给唐建文打电话时候,高开门又给他一棒:“我们这边要求申请两百万的软件研经费,能尽快到位么?”

    石涧仁挠头:“我去跟几位大姐头商量下?”

    上楼才知道原来这份申请已经递到齐雪娇手里,这位董事长头蓬乱的随便拿一根铅笔就把头盘住,双腿也盘着坐在太师椅上使劲挠头:“我已经竭尽全力的在学习这些技术上的东西了,可他这个申请还是有点离谱,手机软件开?我们什么时候又要涉及到手机了,手机不就是用来打电话的么,什么时候还能跟我们跨境贸易沾上边?”

    石涧仁就坐在原来自己的办公室案几边看这份中英文混杂的报告,齐雪娇的英语基础还是有的,但这里面涉及到的专业术语确实有点多,石涧仁这些天钻研互联网资料都没能读通词汇量,只能是泛读

    高开明具有一系列让人炫目的履历头衔,其中在苹果公司就做过硬件测试,所以就算离开了美国,他依旧通过网络跟自己的行业好友、工作伙伴们有多种交流,其中一个不怎么封闭的内部说法就是苹果公司研了一款手机,准备在今年投放市场,正在各种渠道收购软件,能够在这款新手机上使用的软件,作为专业技术工程师,高开明当然得到了一系列编程标准、方案书、内容界定等等专业要求,最终他决定利用这两年监控研中心的技术积淀,做一款能在这个手机上使用的软件,从一开始就交给苹果公司来对外出售。

    当然报告里面说了,出售不是目的,重点是让全世界所有人都机会用到大唐网的这个软件,加入大唐网的网上平台,这比当初他们做的那个翻译机更具有时代意义。

    高开明写技术报告是没问题的,但是这种资金申请报告,而且是针对一个非专业审核者的报告就有些太深奥难懂。

    石涧仁不得不摸出自己的手机给齐雪娇解释:“我这个用的是微软系统,喏,很多软件可以用,未来的手机不再只是打电话,倪星澜和吴晓影的手机都能照相,纪若棠那台能撰写报告,未来手机展的空间非常大……”

    三年前吧,石涧仁买过一台被称为数字终端掌上pda的手机,还是在跟着操作资金股票时候,别人电脑技术专家教他如何用手机完成笔记本电脑的工作,后来送给唐建文了,那时石涧仁就觉得有些叹为观止,等到前年倪星澜给他展示了一台可以拍照的手机,去年看见可以阅读书籍、上网浏览网页的手机,石涧仁他们几个就很确信这是个未来非常非常重要的商业展方向。

    只不过就像当初唐建文笑过他的一样,难道咱们也要在手机行业展么?

    普通人是看不到这种时代跟技术变迁的,哪怕有点敏锐的目光,绝大多数人也是没有这个能力或者财力参与其中。

    但中国这么大,总有些人能沾上边。

    只不过中国人看见什么赚钱行当就一拥而上的恶习,在石涧仁身上是没有的:“我们不是要通过这个赚钱,这就是个工具,我们是使用者,老高的意思是尽可能占据技术优势,让我们能搭上这列快车。”

    齐雪娇洒脱的伸手在申请上签字:“你一说我就懂了,缺不得你,你就是所有人之间的衔接,搞技术的、搞市场推广的、搞媒介关系的,还有我这把控方向的,相互之间要磨合到运转自如,需要你好好衔接,你让这么多位女士都刚柔相济的相安无事了,是不是多花点精力也让公司这边更和谐点?”

    说完又忍不住哈哈的道歉:“啊,不是吃醋,真不是,顺口一说,继续给我讲讲这手机的来龙去脉,我就只当能打个电话呢。”

    再洒脱也遮挡不住那闪亮的眸子。

    石涧仁被提醒:“哦,我真是想上来打个电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