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91、洋大人的时代已经转换
    石涧仁在大唐网已经没了办公室,他也不需要办公室,每个部分虽然都有主动每天提交各种数据报告给柳清,石涧仁现在已经几乎不会对任何公司、部门号施令,都有各自的领导主管在带着前进呢。

    所以现在除了上午按照齐雪娇制定的复健计划到儿童康复中心做完几组训练,就是呆在读书会看书写字,虽然平时没什么孩子,石涧仁也不是消遣的闲情雅致,而是相当系统的在高开明建议下制定了一张关于互联网、电脑技术方面的阅读清单,开始补课,中间经历了一个周末,来自各家读书会的孩子集中了两百多人,听石涧仁坐在上面讲了两天课,期间还去美术学院上了一回课,忙碌而充实。

    写书法就主要是为了保证右边胸腔肌肉的运动了,德国总裁对这种中国传统技艺有点着迷,来看了石涧仁一回,就请自己的翻译也给买了套文房四宝在酒店学着捣鼓,今天其实主要是来请教书法艺术的,但来了以后看孙临才给石涧仁用中文说什么,他就很有风度的转开,等到孙临才换成英语才转回来,指指石涧仁书桌上堆得参差不齐的专业书籍:“你最近开始钻研电脑、互联网技术了?”

    石涧仁的德语水平也是在跟马克交流中直线上升的:“你是专家,也许一辈子都在水务行业钻研,精深到各个环节,而我是杂家,能理解这个词么,中文里面说的乱七八糟什么都要沾一点,诸子百家都要涉猎,只不过古时候没那么复杂,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分得也不清晰,哪像现在成百上千的行业各有区分,古代能各种都精通,现在最多只能蜻蜓点水的都了解下,互联网是未来的趋势,我肯定要花更多的精力来学习。”

    马克试着在石涧仁的太师椅上坐下来,还好奇的拍拍扶手感受下,又去摸石涧仁的毛笔:“你和我认识的绝大部分中国人,不,应该是所有中国人都不一样,你勤奋好学、睿智谦逊、宽容中还带点狡猾,当然,从这里可以看出,你还是个非常善良而有头脑的人,这里近似于教会慈善儿童学习团了吧。”

    石涧仁面对这样的吹捧不头昏:“如果您有空,我建议可以阅读一些中国两千年前的文化著作,有英译本,当欧洲文明还在刀耕火种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已经有了极为智慧的文明,对人生、哲学和世界都有思考,我体现出来的,不过是个普通中国人应有的品行,只是最近几十年我们在抢着追赶物质条件,填补被欧美国家拉大的经济差距,所以我们暂时放弃了一些品行,我从不认为国民素质低下,也不会认为这些品质会消亡,只是前阶段有个孰轻孰重的分别而已,当我们能人人吃饱饭,外部抗衡直起腰,不被别人随意拿捏的时候,这些中国人千百年传承的品行会自然而然的回到大多数人身上,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听说过么,这是中国人在两千五百年前就知道的道理,我们现在正在让十几亿人吃饱穿暖,事情要一步步来,真正有头脑的人,不着急。”

    马克看石涧仁顺手拿起毛笔,就在这张写毛笔字的案几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两行行楷,惊叹不已,特别是听石涧仁挨个字讲解了意思以后更连连点头:“嗯嗯,古代文明的确还是很值得尊重的。”

    石涧仁能听出他的折中含义,笑着换张纸写:方寸之心,如海纳百川,言其包含广也,顺口解释顺口说:“中国全境统一的时候,正好是古罗马统一了欧洲,可一两千年过去了,中国历经磨难依旧统一,而欧洲分成了无数个小国家,小国和大国的竞争力差距是毋庸置疑的,未来谁更强?历史上四大文明古国,中国是现在情况最好的,当然,我知道公司在埃及和印度都有业务,你内心也认同他们的制度更符合你的价值观,这里我们不争论,但论到未来五十年、一百年的展前景,只要保持和平,中国的展潜力肯定是最大的,因为这个国家的巨大和深厚底蕴决定了未来的竞争力。”

    这话终于把德国人刺激了,脱下他一贯的文质彬彬较真:“不可能!你们中国永远不可能比得上欧洲!不可能比得上德国!”

    石涧仁笑眯眯,不跟对方做正面辩论,这是种固有观念的心态,就好像中国人老是对东南亚小国家有种优越感,始终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似的,欧美国家在面对中国时候也这样,哪怕他们嘴里客气称赞,骨子里总是把这里看成落后的垃圾堆,比非洲好点,但总是带点施舍的心态,这还算是好的了,遇见心思狭隘的连脸上那点表面功夫都不屑于做。

    马克读得懂中国年轻人脸上的淡定跟智慧,愈认真:“我不是因为国家情绪随口泄,你们中国人真的永远不可能追上我们德国,你们只会模仿、偷窃我们的点子和技术,你们缺乏创新精神,缺乏精益求精的专注,你们做什么东西都是敷衍了事,大概能行就凑合着用,就连你,我们多了不说,这次取水口的事故,你我心里都清楚,问题就出在你们中国人的贪婪,偷工减料、贪污,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我们德国人身上,就凭这个,你们永远都没法追赶上我们德国人!更不用说最后你居然选择了一个那么敷衍凑合的替代方案,从内心来说,石,我是很失望的,我以为你会跟所有中国人不同,你会坚持精益求精,结果你的上限也就是天花板的高度!”

    石涧仁还是笑笑,不给马克解释什么叫政治:“没错,你说的关于中国人这些缺点,都现实存在,包括我对取水口的替代方案也不符合你的态度,但是请你换个角度,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看待十年、二十年的问题,你知道我们脚下这片土地,十年前根本就是田地么?五年前我参与开这块土地的时候,旁边的酒店每天只有四五位住客,但现在每天百分之八十的客房销售率,经常爆满,这一片土地已经变成欣欣向荣的繁华地区了,这仅仅就是五年的时间!德国要建成这样得花多少时间?我们甚至不需要能管用五十年一百年的东西,我们只能保证立刻开通满足需求的设施,因为几年十年以后,我们有很大的概率要全新换代,满足更高的要求,这叫眼光,战略眼光,你们只能看到这个东西一劳永逸,我们却看重未来的延伸,这和某些真正敷衍了事的国家区别很大,我们是战略性的放弃某些东西,换取现在最重要的东西……”

    马克摇头:“你在诡辩,你们中国人永远不会懂什么叫创新,你们虽然是个制造大国,但顶尖的永远不会出现在这里,而是只会停留在我们德国,燃气轮机、声解决方案,分布式能源,水网scada系统,一切的一切这些决定了行业定义的研究都不会在中国,你们只会粗制滥造,你们的技术含量低得闻名天下,除了生产者创新意识贫瘠,你们根本就没有这个体系,你们能赚钱的只有商人和明星,而不是学者,不是科学家,不是科技创新人才!”

    石涧仁思索着点点头:“没错,这是个恶性循环,没钱就请不到人,没钱没人就搞不了研,产品没有技术含量就赚不到钱,而赚不到钱呢……只有搞股市骗钱,搞房地产圈钱,我从没否认我们有这么困难的现状,但这个国家从上到下,都有人在为了这种现状努力改变,换句话来说,你看到的现状只是表象的一部分,我们花了二十年解决立国基础,花了二十年走上正轨,花了二十年追赶,如果说你印象中的中国人是敷衍、贪婪、凑合、愚蠢,那就只能说是你接触的范围太小,远了我不说,我俩现在身处的这家产业园,接近十家中小企业的领导人,都是我的前行伙伴,我们有绝对的信心去改变我们能影响到一切,时间也许有点长,回报也许不那么丰厚,但我们会争分夺秒的耗费一生去追求这个改变,因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值得更好的回报,我们报效这个国家的目的,就是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马克双手交叉,轻轻玩弄指头好一会儿:“你知道tt1e1stand么?”

    石涧仁皱眉想想:“中小企业?”

    马克摇摇头:“中小企业群,这个我们德国人创造的单词,德国有我们这样巨大的集团,但中小企业群提供了百分之六十的就业跟过一半的附加值,这些中小企业群不是大而全的集团,但每一家都是某个领域范畴的领导者或者技术核心,譬如我的家族企业,就是做牵狗伸缩绳的,全球百分之七十份额都是我的家族企业所有,其他百分之三十是中国的假冒仿造者,而这个份额在不断的被这些仿造者蚕食,他们粗制滥造,删减功能,用便宜得毫无诚意的产品占领市场,知道这对整个世界的伤害么?劣币驱逐良币!”

    石涧仁忽然从这段对话里看到了唐建文有点举步维艰的闪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