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90、善人可不是老好人
    所以石涧仁没敢直接把小艾带回自己那个好久都没回去的家,到产业园去,让办公室的感觉冲淡一下孩子的注意力。

    迎接他的场面不要太热烈,才到唐楼的前台接待处,就好多人涌过来,除了关心他的伤势,就是对那个又变得小心翼翼牵着石涧仁衣摆,躲了半个身子在父亲背后的小女孩儿好奇。

    有人说很多成年人要到三四十岁以后才能相由心生,但显然三四个月的生活方式改变,小艾的原本有点晦暗的脸蛋现在变得圆润白皙不少,重点还是洪巧云把女儿打扮得太过乖巧,每天都要到医院给她带好看的衣服更换,这会儿淡蓝色的花边领牛仔衬衫家百褶纱裙,仙气十足还带着甜美的味道,引得办公室里的女性员工一个个过来惊叹不已,石涧仁都大方介绍:“我女儿小艾,叫阿姨……”

    女员工们翻白眼:“叫姐姐!”

    就算不知道这是洪巧云收养的女儿,也知道石涧仁不会这么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好几岁的女儿,所以当面都能不多问,听着自己的女儿身份一次次被提及,小艾脸上才挂起些笑意来,能小声的叫人。

    石涧仁带着她去读书会,找了两本彩色图画书,这会儿不是什么活动时间,所以没有学生,但两边的书架比起当初成立的时候,书籍数量算是翻番,而且中间的小圆桌、小书桌上都摆满了各种书籍、文房四宝还有电脑,就是没什么玩具,从新旧程度和摆放模式看起来,使用率很高,绝对不是做样子的。

    到这样的环境,石涧仁也舒坦,慢悠悠的给女儿挨个儿介绍书籍分类,自己也赫然现这里居然有相当多比较专业的电脑编程、互联网技术书籍,不用说肯定就是唐建文、高开明这些极客推销的行业知识,小艾有种走进新世界的惊讶,一直在惊叹,抱着图画书爱不释手的一个劲询问,石涧仁都能弯着腰细致的解释。

    等父女俩转头回来,看见的就是柳清抱着手臂有些出神的看着他们。

    从书海中徜徉出来的小女孩儿心情好了很多,对这个穿着很整齐的高个儿阿姨印象也很好,循着之前经验甜甜的喊姐姐好。

    柳清脸上的笑容是真心的,蹲下身来抱抱小女孩儿但没说话。

    直到晚上洪巧云过来把恋恋不舍的小姑娘晚饭后接走,柳清才给石涧仁说:“我也去收养个孩子吧?女孩儿。”

    这刚刚体会到好大一盘棋的石涧仁犹豫了:“干嘛呀,这又不是什么时髦的事儿,洪老师比你大多少岁?再说你爸妈能同意吗?”他知道洪巧云到现在都还没给她爹妈正式通知这件事,就是打算等小艾的情绪沟通得差不多了再引见外公外婆,国内老人对收养孩子的态度差异很大。

    柳清认真:“我什么心意你知道,你什么样的脾性我更了解,我半点都没逼你非要干嘛的意思,但我是真想有个孩子,我俩收养的孩子,从吴姐带着丢丢我就能感受了,等见了洪教授这种情况,我更觉得靠谱,再说以我俩的经济能力,能培育好个孩子,也算是改变一个孩子,不,一个女孩儿的命运,下午抱着小艾的时候,我其实想问问她有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后来想想,这样未必对她是好事情,那反而很容易让她回忆起福利院的经历,我们换个地方去收养。”

    石孤儿从来都不反对收养孩子,他只是觉得自己目前还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居无定所的无法抚养孩子,未来某个阶段退下来以后不排除会把主要精力还是放到读书会这样的精神层面上,再收养教导孩子甚至徒弟,可真不是想现在这样啊,挠挠头:“你能照顾好孩子,可……柳清,任何人都有追寻自己感情归宿的权利,你不应该是个孤老之相。”

    柳清笑笑:“有你,有孩子,就没孤老啊,我谈过恋爱,有过男朋友,经历没吴姐洪教授那么丰富,但也经历过男人,这事儿吧,说重要当然重要,好像单身女人就可悲得没人要的过期白菜似的,可如果活出自我,活出自信,再跟着你见识这么多景致,那事儿也不是多重要,要不我俩去做个试管婴儿怎么样?”说起来还有点眼睛亮的味道。

    这会儿齐雪娇戴着一张口罩进餐厅来,看见吊着胳膊的石涧仁不惊讶:“在办公室就听说你带着女儿来显摆了,呼吸感觉怎么样?”走近了伸手的感觉就是个医生,对石涧仁目光停留在她口罩上随口解释:“有点流感,所以下午才没下楼,怕把小孩子传染了,抬抬手臂……嗯,恢复得还可以,现在还在吹气球没,每天要坚持。”

    柳清本来积聚的一点正儿八经情绪噗嗤又笑出来,就差趴桌子上。

    齐雪娇不笑,过去端了餐盘过来摘了口罩吃饭:“你这段时间不返回水厂是对的,静养休息还能回避调查,每天到公司走动下,顺便我也能给你做复健检查。”

    柳清观察她和石涧仁都波澜不惊的表情,应该是觉得也太像了,忽然就想丢块石头:“今天看了小艾,我给阿仁说,打算跟他也收养个孩子。”

    齐雪娇还是只抬抬眉毛:“好啊,如果能捎上我,我也收养个,这年头如果不想买房,我们这摆脱了低级趣味的,工资还真用不完,如果又放弃了结婚,时间也用不完,我又不像他喜欢没事儿就抱着书看,现在能把那些个专业文献吃透就让我够吃力了,如果有个孩子,说不定就是刚刚好。”

    柳清马上看石涧仁表情,果然这家伙已经没什么抵抗了:“随便你们,别好心办坏事就行,我也相信能有始有终。”

    齐雪娇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我说过,我从小大院里就不少收养的哥哥姐姐,这是好事,国外其实领养更司空见惯,我们几个年龄比较大,有这样的思路不奇怪,万一以后真的有遇见想谈婚论嫁的男人,如果连这个孩子都不能接受,那肯定也不会在考虑范围了。”

    秘书敏锐的感觉出点不同了:“我现你忽然变得好淡定了。”

    齐雪娇对她翘翘眉毛:“阿仁是不错,可他独身主义,或者说心无杂念,我肯定不会给他施加压力的。”

    石涧仁只能说谢谢了,但没说出口,齐雪娇抬眼跟他看看都明白。

    所以接下来石涧仁就真的每天到唐楼,但给供水公司、水务集团和国资委、统战部都有通报,自己是每天过来这边的复健中心做身体恢复的,各家都表示非常理解,供水公司还要求厂办秘书每天过来给石厂长汇报工作。

    孙临才当然也出院了,不过和石涧仁只要不戴护具就没什么特征不同,这秘书始终包着头,当然现在供水公司给厂办安排了一辆德国产商务面包车,厂长不在就是给秘书奔波用的,所以也不显得多遭罪,石涧仁第一回在唐楼外看见这辆崭新的面包车驶来时候还有点皱眉,以为孙临才又开始飘飘然了,结果每天孙临才都会带着不同的水厂主管过来一起给石涧仁汇报工作,从他客气的陪伴态度,就看得出来姿态放得很低,石涧仁又有些惊喜,这个秘书真的开窍了。

    一辆专车,往往就是很多人走上特权之路的变化开端,心态慢慢就变了,但这家伙竟然懂得利用这个小特权来影响各级主管,还淡化了自己独占的味道,如果这是下意识的行为,那才是孺子可教。

    陈有根也来过,说自己也接受了一轮又一轮的监察审理,特别是之后自己设计的那个波纹管取水口方案以及实施工程,所有费用都被犁地似的翻了好几遍,还多次询问跟石涧仁到底有什么关系,最终事实说明,一点瑕疵都找不到。

    有些员工私底下对监察部门询问厂长私生活的问题已经嗤之以鼻了,这是抓不到小辫子,就要彻底把厂长搞臭么?

    所以厂里面沸沸扬扬的还有些员工在串联,要写联名信给上级部门,投诉这种故意抹黑的伎俩。

    石涧仁只是借着复健的机会,又开始练毛笔字,写了“言宜慢”、“心宜善”两幅字分别送给陈有根和孙临才。

    厂务助理终归来说还是个工人出身,喜不自禁的拿了:“就是要我说慢点是么?”

    石涧仁对他的要求也不高:“你足够踏实肯干,也有业务钻研的能力劲头,但千万记住祸从口出,历史上因为说错话得罪人甚至付出惨重代价的不胜枚举,你就是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以后要养成凡事把话在嘴里转几圈再说的习惯。”

    陈有根使劲点头答应下来。

    孙临才却拿了那幅字啥都不问,说自己先回家琢磨,第二天才问石涧仁:“您这意思是我其实心不怎么善?”

    石涧仁看看今天同来的德国总裁对秘书简明扼要的点头:“我个人是没觉得人之初性本善或者性本恶的,没有道德约束,善恶就在一瞬间,这年头没多少道德流行,你的心态其实跟绝大多数同龄人都类似,毕竟现如今的社会也充满尔虞我诈,如果你只在小泥潭里过日子,你争我抢的报复打击为了活命这无可厚非,但在汪洋之中,哪怕是跟人斗争,都要做到心宜善,而不是一条路黑到底,那你在汪洋大海里就到处是朋友,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尊重你的人就越来越多,而且这些人的品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孙临才已经抱着完全是在求师问教的态度:“可这年头真的是人善被人欺啊。”

    石涧仁点头:“你跟人好好说话,别人还以为是你是好说话,这个善不是指当到处拱手相让的善人,而是心里面有善意,客观公正的处理事情,不徇私舞弊,不恶意报复。”

    孙临才想了好一会儿,才用英语回应:“我可能明白了,再想想,想出点什么再来问厂长。”

    一直背着手在众多书架中间转悠的马克听见英语,抬起头来对石涧仁:“谈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