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89、虱子多了不愁
    不管怎么说,石涧仁的女儿真的就留下来照顾他了,可能看在外人都觉得有点离谱,这么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居然照顾当爹的,洪巧云那当妈的还理所当然的跟纪若棠一块儿走了,当然购物回来看见石涧仁吹了好大一个淡粉色“大气球”,把她笑得腰都直不起来,得纪若棠忿忿的扶着走。

    可小女孩儿吃力的拿着盆,却很娴熟的从楼层开水房去端了水过来要给父亲洗脸擦脚,整个楼道都好奇的探头出来看了,看看自己家还在宠溺的小祖宗,这里已经习以为常的自食其力,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石涧仁也鼓励这样的行为,还给女儿传授心得:“爸爸小时候也这样照顾……你应该叫师公,穷苦孩子早当家,我们吃过苦,未来就能比别人更懂事,小艾是个懂事的孩子哦?”

    小艾明显更喜欢这样的沟通方式,石涧仁还怂恿她把陪护床上的水果拿出去给整个楼层每个病床挨个送,希望这样能改变她心底那些小心翼翼的自卑。

    一直坐在外面的厂务秘书终于有空隙进来,面对石涧仁还得抓紧时间:“我……能从现在就开始跟您练习英语了么?不,是用英语对话。”

    石涧仁大满意:“心中有方向的人,不会在意旁人诧异的目光,那些纷纷扰扰的目光反而是你督促自己成长的鞭策,你明白?”

    最后三字已经是英语了。

    孙临才有点触不及防,但嚅嚅着还是用英语结结巴巴的回应,石涧仁顺势给他对音和开嗓的表达形式做了些提醒,然后两人用简单的聊天方式开始英语对话。

    从这时候起,孙临才和石涧仁就基本上不用母语了。

    对于以前一直有点放不开的小秘书来说,主动要求把这种对话放开到病房环境,而不只是在办公室两个人,石涧仁就知道他经过接近一整天的思考,拿定了主意,这种学习不过是一个表明决心的态度,未来看孙临才能坚持到什么程度了。

    所以石涧仁在医院住了五天,孙临才就跟他说了五天的英语,全英语对话的语言环境,让小秘书的对话能力突飞猛进,起码在医生护士像看神经病的目光前,从压着嗓子小心翼翼变得流畅爽朗多了。

    当然最让石涧仁惊喜的就是小艾居然也能跟着牙牙学语,找他询问说的什么,什么意思,她也要跟着学。

    可以说石涧仁积攒了好久,本来想在儿子身上施展出来的教育,居然先一股脑的都给了女儿,而且小艾还一点都没有抗拒不耐烦,毫无抵抗的全盘接受,换任何一个老师也会喜欢这种认真的学生,而不是漫不经心的小皮猴吧?

    这点让每天都要带着儿子来的吴晓影非常懊恼!

    真想把那小王八蛋退货换个女儿来!

    齐雪娇真有点奇女子味道,后面就没来了,除了两位当妈妈的,就是柳清每天会给石涧仁带两本书和当天的换洗衣服过来,不过不带工作报告,说是让石涧仁难得轻松一下,这让孙临才都只敢给石涧仁说厂里还好,现在供水公司和水务集团已经集中调来四五位其他厂副厂长副总之类的领导代理工作,除了用大会战的方式立刻把取水口按照陈老五的应急方案恢复生产,就是保证整个水厂的正常运转,但言必都是帮石厂长站好岗,因为现在市委办公室已经责成国资委调查汇报此事,国资委和供水集团监察部监察室工作组都成队入驻水厂,开始详细清查从建厂开始的每一份合同和清单、账单、货单,还有承建合作公司的情况。

    连孙临才都敢拍着胸口说随便上面怎么查,自从石厂长来到厂里以后,每一分钱都是干干净净的,所以整个水厂上下员工开始热切观察后续进展,然后每天都有不少员工来看望厂长,那些钢精锅、小锑锅都是每天换来换去的送吃的,特别是看见石厂长那乖巧得有点妖孽的小女儿以后,来的女工又多了不少,估计是来看稀奇的,还带了不少孩子。

    在不知道这个女孩儿真实来历的前提下,这也太懂事了吧,普通人家哪里能看到?

    在水厂都成传说了!

    石涧仁并不拒绝这种好意,一来真诚,二来自己也给员工们一个和厂长交流的机会,并在这个过程中引导孙临才来代替自己交流,秘书学得很快。

    但时间一到,石涧仁还是决定出院,每天稍微拿起书看几页就被打断寒暄几句的感觉他还是很难接受的,所以伤口被确认没事,吹气球的持续感觉也达到医生要求以后,石涧仁就开始张罗着出院。

    没敢先通知柳清她们,但有让孙临才给厂里说,自己先回家休养几天,也给厂里水务集团足够的调查空间,说不定自己这一伤就回不去水厂,想想朱宏涛部长来看望自己的说法,另有安排也不一定呢,早就别让员工们再来送吃的送营养品了。

    可不知是孙临才回去表达出了偏差,还是这些天厂里面的调查和生产状况给了员工们感觉,没了厂长的感觉,立了大功的厂长是不是要高升了?!

    所以听说他出院但是不回厂里,居然从中午饭后,医生查房开始,就有水厂员工络绎不绝的来拜访。

    石涧仁头疼,赶紧收拾东西走人,他没什么东西都能安排秘书处理,小艾看见人多就紧紧抓了他的衣摆,亦步亦趋的往外走,石涧仁还要吩咐秘书自己负责结账,因为肯定都是水务集团的财务来全包医疗费的,他赶紧溜掉就好。

    可挂着一个固定右臂不会扯动胸口的吊带出病房来,石涧仁诧异的看见外面挤满了员工,很多还穿着浅蓝色的水厂工作服,应该是刚下班赶过来的。

    经历过一回在风土镇离职的场面,石涧仁自觉得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了,这会儿再次看到那种类似的目光,那种依依不舍中带着被丢下被抛弃的目光,石涧仁再次确认,自己在领导的胸怀上,确实只能是一地一隅的级别,他做不到杀伐果断的毫不在乎,稍微提口气想说话,旁边有个女工却先打自个儿孩子:“闹!闹锤子闹,带你来看姐姐,就晓得闹,不听话把你扔出去,再捡一个回来!”

    毕竟不是风土镇的街上,毕竟都是合资水厂的员工,在医院的楼道里素质还是要略微高点,没那么咋闹,不少女工来都喜欢带着孩子跟厂长女儿套近乎,好像她们觉得这样很容易说话,结果这个小男孩儿可能比小艾还小点,皮得跟丢丢一样扭来扭去还要闹,就遭了顿莫名其妙的打。

    响亮的骂声和拍打声所有人都听见了,女工才觉得有点不合适的吐吐舌头想把儿子拉到后面去。

    听见打骂就突然躲到石涧仁身后的小艾本来是沉默的,这会儿悄悄探头低声:“你捡回来的小孩也是不听话的,是他妈不要的,听话的都舍不得扔。”

    石涧仁忽然觉得很心疼,弯腰用左手抱起她来坐在自己臂弯上:“大家好,非常感谢你们来送我出院,我也知道大家来除了希望我早点康复,也想知道未来厂领导是谁……”

    后面有声音:“不是想巴结新领导,是真的还想您当厂长,我们服气。”

    石涧仁笑笑点头:“对,石沱水厂对我来说,跟我的女儿一样重要,但我的女儿会长大,总有一天她会长成个大姑娘,去读大学去谈恋爱,结婚生子,我不可能一辈子陪着我的女儿,水厂也是这样,我总体来说是听从上级安排的,具体的还没谁跟我谈过,但我保证,第一,有什么情况我会亲自回厂里跟大家说,不会不声不响的走掉,第二,就算我要走,也会把厂里面安排得妥当,起码知晓接任厂长是不是让大家服气才能走,我同时还是供水公司的独立董事,国资委的处长,我想我还是能做出一些建议和决定的,请大家放心!”

    这下水厂员工们才显得安定了很多,脸上也挂起笑来:“您肯定以后会当大官的,那可是我们石沱水厂的骄傲!”

    石涧仁笑笑,抱着女儿给那女工和调皮孩子做再见,然后才拿女儿的态度当借口溜了。

    连车都没有,石涧仁直接在医院门口叫了辆出租车,坐在后面才把女儿放下来,小艾乖巧的松手,虽然对石涧仁不会有气鼓鼓的模样,但石涧仁多会看脸色的,现小姑娘不高兴:“怎么?”

    小艾不看他看窗外,扭着脖子那种:“我不离开爸爸,我不结婚,我要一直跟爸爸在一起!”

    换做别的父母,可能听着当笑话就过去了,石涧仁却能从看似平静的声音里分辨出毋庸置疑的认真:“嗯,这些道理等你长大再做决定,爸爸妈妈会一直陪着你长大的。”

    石涧仁觉得自己这个回应已经四平八稳的很应对得当了,谁知道四五岁的小姑娘转过头来脸上没表情:“没有谁可以把我跟爸爸妈妈分开,那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唉!这小姑奶奶都受了些什么样的资讯教育啊。

    石涧仁忽然现自己仿佛老账没清完,又开始借新账,而且还是十多二十年以后的那种高利贷!

    拴住他根本就没法逃!

    以他的脾性,假若有一天抛下所有成功的伙伴消失,不是没可能,可要他丢下一儿一女,放弃这种教育陪伴他们成长的责任跑掉,怎么都不可能!

    姑奶奶们这盘棋下得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