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1188、年轻生命的意义
    所以石涧仁是点头的:“我有记忆开始的时候,师父就已经是古来稀的年纪,可以说从一开始,我就跟小艾一样在师父的指使下做这做那,不然一个老人,一个孩子,根本就没法在山上那种物质条件下生存,我都不知道师父在捡到我以前是怎么独自生活的,喏,我想,小艾这么大的时候,我应该已经能从水井里面打水了,居然没掉进去淹死,真是老天保佑啊。”

    小艾睁大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石涧仁描述,石涧仁顺手摸摸她的头温柔:“爸爸也是被人遗弃,嗯,是丢了,让师父捡回家抚养长大的,这点我们两个是一样,但爸爸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不要放在心上。”

    小女孩儿惊讶的张大嘴,她肯定明白遗弃丢了捡回来是什么意思,没想到石涧仁也跟自己一样,眼泪立刻又盈满了,石涧仁看了怎么会不心软,笑着轻轻抱着她的头抚摸:“好了,好了,现在你有爸爸妈妈,那就高兴的长大。”

    已经哽咽的小艾艰难:“高兴……”

    纪若棠眼圈也忽然有点红,悄悄的坐到石涧仁床头的另一边,试探着想靠在那边胸口,却立刻被小艾现了,小猫咪立刻炸毛似的:“伤!爸爸受伤了!别碰!”

    纪若棠简直给吓开的,然后就嘟嘴了:“你……”

    石涧仁看了她委屈的模样反倒笑:“你长大成人了,真的,糖糖,我刚才说的意思,中心就在于我是陪着一个那么老的老人成长,除了每天灌输的知识,可以说我几乎就是按照这样一个老人的思维模式在生活,我甚至都没青春叛逆期,因为从小我就知道,不听话,不努力,我跟师父都没法活下来,山里面要种点粮食,种点菜,上山下河养活自己,我每天除了听讲学习,就是谋生计,知道我最大的体会是什么嘛?”

    纪若棠终于没其他的情绪了,帮石涧仁把被单掖一下,顺势坐在床边,当然保持了点距离应对虎视眈眈的小女孩,很专心的听石涧仁说话:“是什么?”

    石涧仁难得的回忆了下:“我和师父都明知道他时日无多,所以当我长大以后,无论他怎么催促我下山,我都要等着为他送终,你明白那种感受么,这就是我无比清晰人终究要死去的来源,很多时候我跟老头儿探讨未来,都是基于他死了以后我怎么样怎么做,这个世界很少人能这样清楚的看待死亡的问题,我们终究都将年华老去,回过头来看,老头儿把人生中曾放弃和逃避过的无数事情困难一一剖析给我,说不懊悔是不可能,那时我俩经常做的一个游戏,就是都闭起眼来,我想象自己是他,他想象自己是我,我们最希望的,就是可以再年轻一次,睁开眼!我就是老头儿年轻的时候,我俩一起哈哈哈的笑,真开心,我完全理解一个百岁老人一生中那些坎坷跟不甘,所以重新再给我一次机会的时候,我无比珍惜,舍不得浪费哪怕一点时间去消耗,我在完成老头儿的使命,是他给了我这条生命,把我抚养长大,教我为人处世,还有他一生的失败,可以说他就是一本完整的失败教科书,同样的才能,同样的努力,就因为时代不同,心态不同,导致南辕北辙,他为了成就我不要再走过那些弯路,自从我长大,无数个夜晚,我都能看见他坐在灯下冥思苦想,想尽可能的多告诉我点什么,这样的我,能允许自己放纵享乐么?”

    仿佛下山六年时间,石涧仁终于能开始面对那深埋在心底的过往岁月。

    纪若棠则豁然开朗,认真的点头,表情终于完全褪下了强硬的那副外壳,柔润得眼角带着笑还有泪的感觉。

    石涧仁真的也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好像能感应到,纪若棠立刻就靠过来些,一直睁大眼似懂非懂倾听的小艾没反对,石涧仁还是没伸手:“你已经长大成人,完全是个成年人了,还记得你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安慰你么,真的,那时候你的悲痛在我看来就是个长辈对你的角度,那很难受,但人终有一死,那个年纪的你悲痛欲绝,你觉得那就是你小小人生最大的悲痛了,然而于我来说,我甚至不愿意过多的开解你,等你长大就好了,好了么?”

    姑娘有点舍不得的看着他点头:“好了,可……我心里还是不想长大,只想牵着你无忧无虑的过日子。”

    石涧仁疼爱的抱着女儿:“没了,这个位置现在要腾给小艾了,等小艾再大点,又要腾给丢丢,我就想看着你们长大……”

    纪若棠还是没忍住眼角滑下来的那滴晶莹的泪水:“可,可这世上你就是我最亲的亲人,你不会离开我吧?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小艾似乎也有同感,破天荒的跟着纪若棠这说法使劲点头。

    石涧仁点头:“这时候你就能区分我对你是长辈的关爱感情了,我的理解爱情是自私的,但我对你绝对不自私,如果你能自由自在的飞翔找寻幸福,我从心里祝福。”

    应该说到这一刻,沟通都还是很顺利的。

    纪若棠呆呆的侧坐在床边看着石涧仁,有点小翘嘴的孩子气,但细长的眸子却一直看着石涧仁的眼,仿佛要把那张偏黑的脸膛印在脑海里。

    小艾对小姐姐突如其来的安静还是有点怵,不由自主朝石涧仁臂弯里挤得紧了些,石涧仁把目光挪开看了看她,低声两句问饿了没,估计洪巧云要来接孩子了。

    纪若棠好像缓了口气,更像从石涧仁的气场里面解脱出来,长长吁一下却忽然开口:“你爱上别的女人了?”

    石涧仁下意识:“怎么可能!”

    纪若棠再认真的看看他表情:“嗯,你喜欢倪星澜么?”

    石涧仁脱口而出:“应该和你差不多,你们都是聪慧漂亮,又具有美好未来的女子……”

    纪若棠嘴角带笑的呸:“别说她才捎上我,有她无我!你选谁?”

    石涧仁挠头:“为什么要选呢?”

    纪若棠就大惊小怪:“你还想左搂右抱?!”

    石涧仁才呸她:“这么跟你说,你有点恋父情结,她是厌恶,她那个父亲没起到作用,甚至因为……呃,我就不说坏话,总之不太好,所以她很失望,觉得我这样的品行更值得信任,我是她的经纪人……”

    纪若棠打断他:“好了,听起来不舒服,感觉跟我半斤八两,我可不愿跟谁差不多,我跟耿海燕比呢?不会比她差吧?”

    石涧仁不怕得罪:“她也不比你差,在我眼里她虽然出身很草根,但我恐怕更草根,所以她能奋斗到今天,你也应该佩服她是不是?”

    纪若棠不耐烦了:“那难道连柳清也比不过?”

    石涧仁费解:“为什么非要比呢,你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柳清擅长守成,是个辅助的最佳性子,耿海燕更热衷于猛冲猛打,你就是个踏踏实实一步一脚印的,各有各的长项为什么要比呢?”

    纪若棠哼哼:“那齐雪娇呢?”

    石涧仁终于语塞了一下:“她又有不同,她更擅长战略性的高瞻远瞩,譬如这次把突破点定在打通……”

    纪若棠摆手:“好了好了,懒得听这些女人。”

    石涧仁无辜:“明明是你要提的,怎么没见你问老唐老庄呢?”

    纪若棠振振有词:“我跟你问大男人做什么……”

    正说呢,洪巧云的声音就进来了:“咦?什么男人,糖糖谈恋爱了?”

    纪若棠对上洪教授觉得没抵触情绪,跳起来呸呸呸:“我倒是想,阿仁跟我绕圈呢,接小艾么?”

    洪巧云亲密:“小艾?乖不乖……”

    没想到小艾居然不走,要求留下来照顾伤员爸爸,还无师自通的给洪巧云撒娇,表述自己今天表现有多好,做了哪些事情。

    这下连纪若棠都嫉妒了:“年纪小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洪琼云得控制自己眉开眼笑:“嗯,好嘛,那陪妈妈上街去买睡衣、毛巾、牙刷什么的好不好?”还神秘兮兮的悄悄给石涧仁手里塞了个东西耳语一句。

    小艾终于一步三回头的被带走,纪若棠得到点珍贵的两人时光,有些狐疑:“你说洪教授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岁数比较大了,索性把情感倾注到小艾身上,鼓励养女跟你继续展?”

    石涧仁被这个异想天开震撼了:“喂!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相信?我是她的养父!这是人伦常情!”

    笑眼少女哼哼两声凑近点和伤员眼对眼:“现在有些人还流行喊爸爸呢,觉得刺激,爸爸……”一边说,就挑眉挑眼的轻轻喊一声。

    石涧仁立刻有点呲牙,牙疼的那种:“哎呀,别这样,瘆得慌!”

    纪若棠却没了那刻意挑逗的不熟练妖媚,怔怔的看着他:“如果你真把我当女儿看,我这么喊你,你不应该是跟小艾一样么,这说明你心里的我还是不一样!”

    这是什么逻辑呢,然后这时候纪若棠终于有机会看见石涧仁手里那个彩色的精致锡箔包装,差点大声叫出来:“这……”好不容易压住声音满脸的涨红了凑近:“这是什么!不要脸!”

    石涧仁真的对这个一次性包装没那么敏感,还傻傻的拿起来看:“治病啊,洪姐说……嗯,是医生要我吹气球,柳清叫她买的……啊?这是什么玩意儿?”

    纪若棠抓狂得难以置信:“治病吹气球?你吹给我看看?”

    石涧仁觉得这有什么难的嘛。